Tag: 近身狂婿


人氣連載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人創造的!讀書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陈生撇嘴道:“我嫉妒个屁。他一个打光棍的武痴,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我的生活,是他想象不到的幸福。”
楚云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生活不可以孤独,更不可以孤苦。
不论面临任何压力与挫折的时候。
只要有人可以站出来化解内心的负担,总是一件好事。
楚云的心情是好了些。
可想到姑姑从来都是一个人生活。哪怕这一次面对入魔,也没人帮她一起扛。
楚云的内心再一次沉重起来。
他背靠车座,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姑姑是为了老爸的线索而努力着。
他呢?
他当所谓的红墙第一人的目的,又是为什么呢?
老妈让自己这么做,肯定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变强吗?
真要说强大,老妈已经足够强大了。
哪怕真当了红墙第一人,也未必就能压得住老妈。
那么其背后,又有什么目的呢?
又是否,跟老爸的死有关?
楚云最近一直在纠结这些思绪。也在琢磨有关老爸的事儿。
可他内心很清楚。
不论是什么事儿,都不是靠楚云凭空想象,就能够有答案的。
一切,都得往前看,往前走。
等到接近真相的那一天,一切也都将真相大白。
重生 之 溫 婉
十国帝王 我是蓬蒿人
他当下要做的,就是努力变强。
强大到无人可以撼动自己。
强大到,足以去挑战古堡一号!
“回家。”
楚云下达指令,陈生则是专心地开车。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楚云便约见了段阿姨。
有些时间没跟段阿姨喝茶聊天了。
甚是牵挂。
“是真的牵挂,还是找我有什么事儿要办?”段阿姨红唇微张,玩味地扫视了楚云一眼。
“单纯想念段阿姨了。”楚云早就是成了精的老油条。岂会轻易露怯。
段阿姨闻言,也只是浅笑几声,并不深究。
二人品着茶,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窗外,是车水马龙的街头。
阳光挥洒在脸上,令人暖洋洋的。
“我已经决定去做一件大事了。”楚云话锋一转,直奔主题道。
“做什么大事儿?”段阿姨好奇问道。
“段阿姨不是知道吗?又何必明知故问。”楚云笑了笑。“当然是做红墙第一人这件大事。”
“原来是这件事儿啊。”段阿姨微微点头,笑道。“之前就听说了太多次。现在忽然听你提起,却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儿了。”
“但行动起来,可不容易。”楚云叹了口气。“我甚至不觉得我能完成。”
“有志者事竟成。”段阿姨说道。
“我的志气,肯定不如李谪仙和宋靖那么强烈。人家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哪能是我这种半路出家的所能比拟?”楚云苦笑道。“真要论及志气,我不如他们。”
“但你的执行力,比他们强。你的底子,也比他们厚。”段阿姨说道。
“他们可都是正当红的豪门望族。而我,也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古老人脉。我也不觉得我强过他们。”楚云谦逊地说道。
“你太过妄自菲薄了。”段阿姨摇头。
“我这次跟段阿姨喝茶,就是想听您说说这里面的事儿。比如我现在有这个心,应该如何去执行。又应该如何去展开思路。”楚云笑了笑。说道。“我很认真的。我也打算把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了。”
段阿姨闻言,深深看了楚云一眼道:“真的下定决心了?”
“嗯。”楚云点头。笑的非常坦然。
段阿姨见状,却是轻叹一声。说道:“你知道的。一旦走上这条路,你这辈子就再也脱不了身了。这条路,也必将用尽你一生的心血去走。其中的凶险与艰难,是远远超出你想象的。”
“我知道。”楚云点头。“但我必须走这条路。我也必须成为最强的那一个。”
姑姑就是前车之鉴。
不论是实力还是武道。楚云都必须站在巅峰。
只有如此,他才能保护身边人。保护他的至亲。
他不能再忍受第二次姑姑事件发生。
再来一次,他会彻底心态爆炸。
“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了。那么你去走这条路的方式,想必也是暗中掌控全局。对吗?”段阿姨说道。
“是。”楚云耸肩道。“我也不太可能做明面上的第一人。主要原因是,我没这个资格。”
楚云已经三十岁了。
三帝传说之雷帝 弱水空濛
而且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就连履历,他也不存在任何造假的空间。
楚云真要走这条路,他只能做暗中第一人。
段阿姨微微点头:“那你有什么想法和策略呢?”
“我要有,还用得着问段阿姨吗?”楚云苦笑一声。
他不说完全懵逼。最起码,他并没有这方面的思路和头绪。
他也并不擅长干这种事儿。
段阿姨就不一样了。段家几代人都是干这个的。
段阿姨更是人称女诸葛的高手。
如今作为一只脚踏入红墙的女大佬。段阿姨在红墙内外的话语权,也在日益加重。
由她帮楚云出谋划策,楚云心中很踏实,很有底气。
段阿姨闻言,略微沉默了片刻说道:“首先,你需要足够多的人脉和势力。”
“在这方面,我还算拥有一些。要不我老妈也不至于让我干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楚云微笑道。
段阿姨笑了笑,并不否认。
楚家在政治方面的资源,是绝对充足的。
哪怕是与当今的几大豪门相比,也不遑多让。
“其次。你得找一个牵头的。找一个主心骨。或者说——”段阿姨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的官方代表。”
这所谓的官方代表,是真正意义上的官方代表。
也是楚云必须选中的人选。
没有这个官方代表,楚云将寸步难行。
而没有这个官方代表,楚云暗中积蓄的力量,也难难以施展。
那么谁,适合当这个官方代表呢?
“段阿姨,我既然来找您。自然是觉得您就是最好的官方代表。”楚云微笑道。“除非您还有更好的人选。”
段阿姨红唇微张,打趣道:“你这是打算收买我,并让我给你当跑腿的。对吗?”
楚云连忙解释道:“我想让您,帮我成就一番事业。”
“你知道的。我注定成不了你想象中的那个人。”段阿姨耐人寻味地说道。“这是在现有的游戏规则之下,不存在的。”
“规则,是人创造的。”楚云意气风发地说道。


熱門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切磋一下?熱推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在回国前,给真田木子布置了一个不算任务的任务。
不必主动去找寻姑姑的下落。
但如果楚云有这方面的需求,真田木子必须拿出一定的消息和情报。
这是楚云的底线。
他不能真的让姑姑在自己的世界彻底消失。
他必须确保自己想见到姑姑时,不像无头苍蝇乱窜。而有所眉目和线索。
真田木子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甚至是一个长期的,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来维持的任务。
但楚云提了,她一定会照做。
“你离开的这段时间。燕京城也发生了一些事儿。”陈生汇报道。“但之前因为你太忙,我也不敢打扰你。”
“说说。”楚云微微点头。
他必须按捺住对姑姑的牵挂和担心。
他必须尽快让自己变得强大。
而且是在不操之过急的前提之下。
他很清楚。
姑姑现在的处境非常棘手。
他自己的处境,也并不美好。
他的敌人太多了。
不论是宋靖还是李谪仙。
都将成为他前进道路上的一道关卡。
如今的他,也并没有在红墙内与二人公平竞争的机会。
他终究还是欠缺底蕴。
他能自保,敢打敢拼。
可要在红墙内站稳脚跟,这并不容易。必须依赖他所拥有的人脉与关系。
比如段阿姨与卢庆之组成的势力。
比如至今依旧倾向楚家的势力。
可前者太年轻。
而后者,又太苍老。
都不是当前的红墙主流势力。
他需要积攒,需要靠时间和精力,来打造全新的势力。
在这方面。
楚中堂是可以为他提供一定帮助的。
楚家的老资历和人脉,同样能为楚云提供一定的帮助。
楚云知道,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
他也并不着急。
不论是与宋靖略显表面的恩怨,又或者依旧在蛰伏的李谪仙。
都不是好对付的敌人。
楚云在忙完了手头的安排之后。
他第一个见的不是别人,是洪十三。
他亲自来到洪家,来到了洪十三的练功房。
洪十三依旧在勤学苦练。
他的外表不似当年那般清秀。
可他的眸子,却愈发闪烁精光。
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大了,成长了。
这让楚云愈发有信心今晚的谈话,不会让自己失望而归。
楚云席地而坐。
面前有一杯热茶。他抿了两口,便安静地凝视练功的洪十三。
大约半小时后。
洪十三擦着汗,坐在了楚云的面前。
“听说,你出去了一趟。对你的影响还很大。”洪十三说道。
“你见过我姑姑。”楚云说道。
“见过几次。”洪十三微微点头。没等楚云开口,洪十三缓缓说道。“你姑姑是个非常强大的强者。是个至少当初的我,完全无法看透的强者。”
“她的确很强。”楚云说道。“她甚至亲手杀死了古堡二号强者。”
“古堡二号强者?”洪十三皱眉道。“以我对古堡的了解。如果能成为古堡二号强者。最起码,也是传奇巅峰强者。”
“他的确是传奇巅峰强者。”楚云说道。“他险些杀死我的姑姑。但最终,我姑姑主动入魔,压榨了武道生命,反客为主。杀死了他。”
“主动入魔?”洪十三皱眉道。“入魔还可以主动?”
“别人不行。但我姑姑可以。”楚云抿唇说道。“她曾经有过一次入魔的经历。这第二次对她来说,是轻车熟路的。”
洪十三闻言,深深看了楚云一眼:“以我对入魔的了解。这是很危险的。哪怕是被动入魔,都极度危险。主动的话——”
“还能走出来吗?”洪十三深吸一口气。
“我相信姑姑可以走出来。”楚云说道。
“这也是对你的一次警示。”洪十三说道。“你也有过入魔经历。如果发生第二次,谁也无法确保后果会是如何。”
“我暂时还没有考虑我自己的问题。”楚云摇摇头。看了洪十三一眼道。“你现在评估一下,你处于什么武道境界?”
洪十三闻言,非常平静地说道:“我或许也是一名传奇强者。”
“传奇强者,也分强弱。”楚云说道。“至少我见识到的传奇强者,并不能一概而论。”
“那我起码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准。”洪十三说道。
“也就是说。你甚至能达到我姑姑的武道境界?”楚云稍微拉大了尺度。
“应该可以。”洪十三并不显得过分自信。
但他对自身实力的评估,还是准确的。
“我呢?”楚云问道。
洪十三闻言,却是摇头:“我给不出你的评估。因为至今,我都不觉得你会被任何人打败。哪怕是明明看起来比你更强大的强者。也未必有把握打败你。”
“这话太含糊了。”楚云沉声说道。“在你看来,我算传奇强者吗。”
“你不仅算。更是一名合格的传奇强者。”洪十三说道。“毕竟,你曾打败了一名传奇强者。”
“我没有打败。”楚云很坦诚。“我只是没有输而已。”
洪十三微笑道:“不重要。”
顿了顿,洪十三又道:“为什么忽然想问这些?”
在洪十三的记忆中。
楚云并不关心也并不纠结于所谓的武道境界。
他总是凭自己的战斗经验,去面对任何困难。
但此刻。他却很计较这些所谓的细节。
看来,此次瑞士一行,对楚云的影响是巨大的。
也让他有了更明确的目标。
“我想成为真正的强者。”楚云缓缓说道。“成为我媳妇口中的,真正的不败战神。”
叱咤 風雲
“你已经是了。”洪十三说道。“事实上,你从未败过。”
“还不够。”楚云摇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努力和你切磋。我会只要有时间,就找你谈谈武道境界的事儿。我也会拿出我的全部看家本领,让你帮我指点一二。”
洪十三微笑道:“指点不敢当。切磋就够了。”
略一停顿,洪十三话锋一转道:“看来,你很迫切地想要变强。”
“如果我连自己在意的人都保护不了。那我楚云,就是个废物。”楚云说道。“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洪十三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说道:“不如,我们现在就切磋一下?”


人氣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沒有必要!相伴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他目光晦暗地盯着楚红叶。
浑身因愤怒而剧烈颤抖着。
他已经败了大半。
就像入魔前的楚红叶那样,他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扭转局势。
丫环好狡猾
除非他也可以入魔。
但这条路,根本行不通!
而这,也是他不甘心地源头。
是他不能承认也不接受失败的根本原因。
凭什么你可以入魔。
而我却不行?
凭什么你可以在绝境之下扭转局势,而我不行?
你楚红叶这是作弊!
是绝对的不公平!
面对段云龙异常复杂地质问。
整个人陷入嗜血情绪中的楚红叶,只是微微抬起那猩红的双眸。红唇微张,嗓音低哑到了极致:“因为这不是我第一次入魔。”
“你有更丰富的战斗经验。而我——”
“有更丰富的入魔经验。”
嗖!
楚红叶身形一闪,覆盖了白色手套的右手,穿透了段云龙的胸膛。当场碾碎了他的心脏。
扑哧!
血花在胸膛绽放。
妖异而充满了腥味。
段云龙死了。
被入魔的楚红叶当场处刑。
这是一场恐怖的极刑。
更宣告着古堡二号人物,段云龙的辉煌人生就此终结。
楚云看到这一切。内心是有所悸动的,更是震撼。
可他更关心的,是姑姑的现状。
是姑姑入魔后的各种反应。
他疾步上前,想要靠近姑姑。
矗立在原地的楚红叶,却用那低哑的嗓音警告楚云:“离我远点。”
楚云闻言,身躯僵硬在了原地。
“我现在的情绪,你比任何人都懂。”楚红叶嗓音低哑地说道。“不要逼我。”
重生之帝师难驯 追梦人儿
不要逼我杀你!
我楚红叶,已经入魔了!
我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人性!
巅峰传奇强者的入魔,所遭受的反噬和对内心的冲击。是当年的楚云无法比拟的。
如今的楚红叶,满脑子都是杀戮,是毁灭的念头。
她所承受的痛苦与折磨,更胜过当年楚云所经历的煎熬十倍,百倍!
楚云紧咬牙关,心疼地凝望姑姑那看似纤细,却无比阴寒的背影:“姑姑,我会帮你。”
“我不需要。”楚红叶冷冷说道。“离我远点。”
她说罢。
转身朝自己的轿车走去。
她浑身都笼罩着血腥味。
一股弥漫全身的阴寒之气,经久不散。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仿佛透出杀戮。
她难以掩饰内心的疯狂。
也根本控制不住自身的情绪。
她就连开门,手臂都在微微发颤。
她已入魔。
她连人,都已经不是了。
没人可以要求一个魔鬼,去善待人类。
去善待所谓的亲人。
而楚红叶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楚云离自己远点。
这,已经是她理智的极限了!
“我曾经入魔!但我走了出来!”楚云放大了嗓门,朝姑姑的方向喊道。“姑姑你这也不是第一次入魔!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你还能走出来!”
楚红叶上车的动作顿了顿。
片刻之后,她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不需要在你的世界留下痕迹。也没有必要。”
咔嚓。
她关上车门。
司机非常迅速地驾车远去。
根本不给楚云挽留的机会。
楚云怔怔地站在原地,双眼通红。一阵阵干涩的滋味,侵袭着他的眼球。
此刻的局面。
对楚云而言是无法承受的。
他也不知道姑姑以后究竟会怎么样。又是否还会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
姑姑已经入魔。
楚云非常清晰地记得。当年他入魔时,他甚至考虑过重回独居生活,并沉默地死在某处。
那一次次情绪上的绝望,那一次次生理以及心理上的折磨,都将楚云推向了悬崖边,推下了无尽的深渊。
而这对如今的楚红叶来说,折磨更胜过千百倍!
当年楚云险些崩溃,险些扛不过来。
现在的姑姑呢?
她又能抵抗这一切吗?
又有希望,重回光明吗?
楚云不知道。
或许就连姑姑自己,也不知道。
否则,她岂会让自己离她远点。
并说出如此决绝的告别之言?
“楚老板已经走了。”
真田木子不知何时站在了楚云的身后:“或许楚老板只是不想伤害你。”
她见识过楚云入魔的恐怖。
如今,楚老板也入魔了。
而且是以更恐怖的武道境界入魔。
所承受的反噬,自然也是更为猛烈的。
一个魔鬼,一个失去理智的魔鬼。会有多么的可怕?
真田木子不敢想象。
她只是亲眼目睹了楚红叶捏碎段云龙的心脏。并留下一具没有心的尸体。
光是这一幕,就足以让真田木子对眼前的画面铭记一辈子。
巅峰强者入魔。
是真的沦为了恶魔!
沦为了毫无人性的魔鬼!
楚云怔了怔,逐渐回过神来。
他眉宇间写满了懊恼之色。
写满了对自己无能的痛恨。
“我今生今世,都无法报答姑姑的恩情。”楚云咬牙说道。“我甚至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姑姑。”
他的手脚冰凉,说不出的绝望。
真田木子闻言,心头也是一阵颤抖:“我相信楚老板有能力走出来。她也一定会以最好的姿态,再一次站在你的面前。”
楚云苦涩地摇摇头。
这番话,真田木子不会相信。
他楚云也不太能相信。
入魔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
也是没有任何所谓的正确方式的。
至少楚云不知道,这世上谁有把握帮助一个入魔之人。
就连薛神医,也没有任何自信。
尤其是像姑姑这样的传奇巅峰强者入魔。
更是如同病入膏肓一般。
楚云的内心低落到了极致。
就连复仇击杀了段云龙,也无法让楚云感受到半点痛快。
因为段云龙的命,是靠姑姑拿命换的!
这样的复仇,又有什么值得痛快的?
小小的小人物 搬砖师
又有什么——值得他楚云高兴的?
楚云坐上车,一言不发地回到了酒店。
他拿出手机,打给了母亲。
可本该第一时间接听他电话的萧如是,却选择了径直挂断。
她没有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慈母的一面。
她也没有动用任何方式,来宽慰她唯一的儿子。
任何人面临苦难时,靠自身的精气神去消化,才能愈发强大。
而不是永远依赖别人。
那样的成长,终究只是温室花朵。
萧如是的儿子,不该是温室花朵。
家族秘令:最强校花
楚家后人,也不允许是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
因为他姓楚,并且血脉里流淌着萧如是的鲜血!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爲他入魔!熱推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的心,陡然一沉。
刹那间,他浑身杀机陡升。
险些冲过去加入这场不属于他的巅峰之战。
他感受到了危机。
左 耳
心中也非常明白。段云龙已然在运用自身的经验,去想要击溃同样强大的楚红叶。
而到此刻,这场巅峰对决,才真正到了考验强者之气的时刻。
呼哧!
罡风阵阵。
段云龙如天神下凡,浩荡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他杀机必现。
漆黑的眸子里,更是闪现出浓烈的寒光。
在漫长地斗争之后。
段云龙已经铺垫好了这一切。
此刻这一击,是他的压箱绝学。
更是在消磨了楚红叶的耐心之后,最为致命的一击。
他这一击。
成功且毫无保留地击中了楚红叶的后背。
刹那间。
楚红叶的魂魄仿佛被挤出了身躯。
她一个踉跄,口中涌现出殷红的鲜血。
覆盖白色手套的右手反手一挥。逼退了想要进行下一轮攻势的段云龙。
但只是转瞬之间,段云龙占据绝对的先机。也成功重创了楚红叶。
你输了!
这是段云龙的先锋词!
输了,就会死!
而这,是段云龙对今晚这场决斗的最终总结。
输了,就会死!
而你楚红叶,必死无疑!
这就是段云龙的强大。
是他明明在硬实力上,在武道境界上,并不会强大与楚红叶,却依旧能够重创楚红叶,并将其击败的底蕴!
他崛起于楚殇时代。
更是在那个群雄林立的时代,依旧不落下风,不被人掩盖光芒的强者。
否则,他岂会至今仍然是古堡二号大佬。
是连楚中堂,都没有贸然动手的强者?
段云龙的底蕴,是任何人都不可忽视的。
而楚红叶作为一个“晚辈”。作为一个并没有太多战斗经验的传奇巅峰强者。
站在客观的角度,她能跟段云龙斗到现在才败下阵来,已经是实属难得。更是对她武道实力的绝对认可。
毕竟,段云龙是参与了猎杀楚殇计划的强者。
更是拥有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的老一辈强者。
他所拥有的底蕴,是楚红叶无法比拟的。
扑哧。
仿佛是气血无尽的翻滚着。
楚红叶再一次吐出了鲜血。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的唇角。也令她冰冷的脸色,变得苍白而黯然。
就连那猩红的眸子,在此刻也莫名有些晦暗。
她转身,目光直视段云龙。
“这就是你段云龙的手段?”楚红叶薄唇微张,口吻说不出的漠然。
“你不服?”段云龙反问道。“还是你不甘心?”
“没有。”楚红叶淡淡摇头。“不管是什么手段,能打倒敌人,就是好手段。”
“看来你并不幼稚。”段云龙微微眯起眸子。“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与我一战之力吗?”
顿了顿,段云龙又道:“或者说,你打算喊楚云帮你出战?”
段云龙连楚红叶都没有放在心上。都不认为她能够难倒自己。
楚云?
段云龙内心生出轻蔑之色。
在打败了楚红叶之后,他很得意,也很骄傲。
楚红叶的真正实力。古堡在此之前是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和线索的。
唯一能确认的,只是她拥有传奇实力。至于达到了怎样的高度。今晚才通过那两名古堡传奇强者得到验证。
段云龙能够打败传奇巅峰强者。
他的确有资格骄傲和得意。
更有底气看不起和轻蔑楚云。
一个甚至只是一只脚踏入传奇之境的楚云,凭什么让站在传奇巅峰的段云龙另眼相看?
这里面的差距,或许只是三五年就能追赶上来。
或许,是三五百年。
“这是你我之战。”楚红叶抹掉了唇角的血迹,口吻冰冷道。“不涉及第三人。”
“你已经败了。”段云龙说道。
自己这一击的杀伤力有多大。
他很清楚。
他不认为此刻的楚红叶,还能与自己正面交锋。
就算硬着头皮打,也只是强弩之末,也只是自取其辱。
“只有死人,才可以说是失败。”楚红叶红唇微张,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死了吗?”
“你会死的。”段云龙淡淡说道。“而且就是今晚。”
“等我死了再说。”
楚红叶陷入了沉默。
她浑身的气极,在瞬间收敛!
就仿佛一个察觉不到任何温度,也没有任何气息的“尸体”!
这种变化,不仅段云龙感到惊讶。
就连站在一旁观战的楚云,也感到非常的震惊。
“楚老板这是在干什么?”真田木子匪夷所思地问道。
她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楚红叶,似乎放弃了抵抗?
浑身的气息,也变得低沉而近乎湮灭。
这种感觉,是很诡异的。
诡异到就连见多识广的段云龙,也无法给出任何细节上的判断。
他不知道,这身负重创的楚红叶,究竟要干什么。
直至——
一股滔天的死亡气息从楚红叶身上释放出来。
直至,那让楚云感到异常惊悚,却又万分熟悉的气势从楚红叶身上喷薄而出。
楚云陡然往前冲出两步,大吼一声:“姑姑不要!”
楚云懂了!
整张脸都变得狰狞起来!
内心的焦虑与绝望,得到了极致!
他看出来了!
也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姑姑在干什么!?
姑姑又是如何做到的!?
楚云不懂。
他唯一懂的就是:姑姑入魔了!
仿佛是姑姑主动的,而且是完全能够自控地——入魔了!
她猩红的眸子,仿佛要淌出血水。
那浑身爆发出来的冰寒之气,将其身躯彻底笼罩。
那令人胆寒的嗜血之气,正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地席卷整个街道。并向段云龙喷薄而来。
置身战场之中的楚红叶,化身真正的女魔头。
传奇之巅的楚红叶入魔了!
此刻的她,会又多么的——惊世骇俗!
一个入魔的传奇巅峰强者,又会爆发出多么恐怖的战斗力!?
这样的一个入魔强者,是靠所谓的战斗经验,是靠所谓的智慧和狡诈,就能够摧毁的吗?
是段云龙,敢轻易说被他打败的吗?
段云龙不可思议地盯着楚红叶:“你这个疯子!”
“那么。”
低哑而腐朽的嗓音,从楚红叶口中流淌而出:“现在,才是开始。”
姑姑楚红叶。
为楚云得到父爱,入魔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近身狂婿討論-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傳奇巔峯對決!展示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关于楚家。
古堡一直关注着。
不仅是段云龙在关注,就连古堡一号,也从未放松警惕。
这是一个底蕴极其深厚的家族。
更是从老爷子那个时代至今,始终独占鳌头的超级豪门。
不论是商界,还是在政坛的影响力。都充满了恐怖的威慑力。
楚家老太爷如此。
楚老怪楚中堂如此。
就连始终保持低调的楚红叶,其实力也是古堡无法预估的。
因为她从未出过手。
因为古堡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去考究楚红叶的实力。
但今晚。
在面对古堡两大传奇强者的前后夹击。楚红叶非但不落下风,还稳稳地压制住了二人。
这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所带给所有人的视觉盛宴,是无法想象的。
也是段云龙不得不亲自出手的动机。
他很清楚。除了自己,古堡已经无人可以威胁楚红叶了。
一号?
他不会出手。
至少不会对楚红叶出手。
身份不匹配。地位,也不在同一起跑线上。
如果古堡一号是那种什么角色都会亲自出手下场的。
那最起码,会显得他毫无江湖地位。
也配不上古堡一号的身份。
面对段云龙毫不掩饰地赞美。
楚红叶神情不变。
只是用那双猩红的眸子,冷冷凝视着段云龙。
“你终于现身了。”楚红叶缓缓逼近段云龙。
力挫两大传奇强者。
楚红叶的气息略显得不顺。
但楚家人除了没一个正常的之外。
另外一个特性,就是足够顽强,充满韧性。
楚云可以一夜之间接连挑战强者。
她楚红叶,同样可以。
此刻。
面对古堡二号人物段云龙。
楚红叶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她冷漠之极。
对待段云龙的态度,强硬到了极致。
“你在等我?”段云龙看似轻松地问道。
“是。”楚红叶说道。“你是古堡核心。是那场猎杀的我主要成员。杀你,不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当年那场事故,我的确是核心成员。”段云龙淡淡点头,随即却是抬眸凝视楚红叶。“但要杀我,并不容易。”
“我从不做容易的事。”
楚红叶动了。
挂名老婆乖乖就擒
她没有丝毫的停留。
在简单地开场白之后。
她如一道鬼魅。
如暗夜中的一只精灵。
凭空消失在原地,而后,出现在了段云龙的面前。
依旧是那覆盖了白色手套的右手。
依旧是快如鬼魅,充满杀伤力的一击。
楚红叶的出手非但没有花哨,甚至不留余地。
她的动作十分凶猛。
杀伤力之大,充满毁灭性。
砰!
段云龙抬手,硬扛下了楚红叶的这一击。
他身形不动。
却有一股恐怖的气劲,从他四周爆开。
那是强者的气劲冲撞。
是会对身体构成极大反噬力的气劲。
看起来,段云龙毫发无伤。
可这一击的冲撞所带来的反噬,却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
就连真田木子,也无法理解这一次冲撞为战场之中的二人会带来怎样的伤害。
楚云,却完全能够阅读这一战。
这场凶险万分的巅峰对决!
真正意义上的,就连楚云都不曾经历过的巅峰对局!
传奇之巅的,恐怖对决!
咔嚓。
楚云推门下车。
内心惊涛骇浪。以一个低视角,去仰望这场恐怖如斯的强者对抗。
曾几何时,他一直都是被人所仰望的武道强者。
但今夜。
他必须以小角色的视角,去欣赏,去仰望这场巅峰对决。
因为不论是姑姑还是段云龙,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是楚云无法企及的。
至少是现在的楚云,难以高攀的。
吐出口浊气。
楚云走下车,矗立在了路灯之下。
昏黄的路灯,覆盖在他沧桑的脸庞上。
显得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更显深沉。
他凝视着战场之中的两大传奇强者。
眉宇间,却闪烁出顾虑之色。
他不确定姑姑能否打败段云龙。
但他看的出来,段云龙的实力,绝不在姑姑之下。
古堡二号人物。
那个与自己的父亲出生于同一个时代,崛起于同一个时代的老一辈巅峰强者段云龙。
绝不是传奇巅峰强者,就能够轻松击败的。
因为,他也是传奇巅峰强者!
他更是被一号亲自下达了死命令,要除掉楚红叶的压轴强者!
段云龙上一次收到古堡一号的命令,已经是三十多年前了。
是楚殇被猎杀的前夜。
这一次,他再度接收到了古堡一号的命令。
要他亲自出手,除掉楚红叶!
“您能看出来,谁更占优势吗?”真田木子尾随而出,站在了楚云的身后。
楚云闻言,却是微微摇头:“看不出来。”
略一停顿,楚云苦笑道:“我只能看懂这场巅峰对决。却没有能力去判断这场对决的走势。”
“毕竟,我的武道境界,根本达不到他们的高度。”楚云意味深长地说道。
真田木子闻言,陷入了沉默。
很明显。
楚云这么说,也就意味着他根本没能力去干扰这场对决。
甚至没能力去帮助楚红叶脱困。
天赋异禀的武道强者楚云,终于遇到了比他更强大,强大到连插手余地都没有的巅峰强者。
这种滋味,楚云第一次体会。
很难受,却不得不屈服。不得不承受这一切。
轰隆!
段云龙抬手。
主动出击。
他气势如虹。
甫一出手,便如风卷残云,裹挟恐怖之威。轰然袭向楚红叶。
他不曾掏出任何武器。
可光是靠血肉之躯,所带来的杀伤力,便足以让观战的楚云感到震惊。
传奇巅峰强者之境的杀伤力,是不可小觑的。
更是楚云自叹不如的。
而如今,姑姑所面对的,便是段云龙这霸道之极的攻势。
他巍峨如山。
坚硬如塔。
轰然而至,乌云蔽日。昏天暗地!
呜呜!
寒风大作。
刺得人难以睁眼。
面对段云龙这恐怖一击。楚红叶却是沉稳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楚云见状,内心陡然一紧。
他知道,段云龙出杀招了!
起初,或许只是试探。
那么此刻,段云龙真的下狠手了!
楚云见到眼前这番局势,他自忖,自己绝对招架不住段云龙这一击。
那么姑姑呢?
她顶得住吗?
她能招架得住古堡二号人物。与父亲的死,有直接关系的段云龙吗?


q05gn優秀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要臨盆了!看書-vw7gk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想什么呢?”楚云斜睨了叶教授一眼。“我妈都开口了。能是华夏最有钱的男人那么简单吗?”
“那你说的天下第一,是什么意思?”叶教授来了兴趣。
她知道。楚云母亲既然开口了,就绝对不是简单的事儿。
而且凭楚家的资源,乃至于苏明月的财富。
这世上能有什么事儿是连楚云都会头疼的?
天下第一!
难道是要做整个华夏的天下第一?!
叶教授的内心颤抖了几下。匪夷所思地望向楚云。
“你该不会打算从政了吧?”叶教授的提问。从某种角度来说,就算是接受到了楚云这番话的信号。
天下第一。
绝非商界第一。
而是整个华夏的天下第一!
叶教授的聪明与智慧,楚云从未怀疑过。
此刻,也彻底彰显出来。
“没这个想法。也不感兴趣。”楚云摇头说道。
“那你如何成为天下第一?”叶教授问道。
楚云眨了眨眼:“做幕后的,天下第一。”
“那难度可太大了。”叶教授意味深长的说道。“而且需要经年累月的努力。不是短时间能够达成的。”
最重要的是,政坛瞬息万变。
今天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大人物。明天就有可能倒台。
要真正做到天下第一。那可不是说靠今天或者明天的努力,就能完成。而是需要时间的沉淀。
靠真正意义上的权势,去积累。
叶教授忍不住看了楚云一眼:“你母亲对你的要求,可真是很高啊。”
“是吧?听起来就很不可思议。听起来就像是在为难我。”楚云撇嘴道。
神仙一箩筐 语地
“那你怎么想的?”叶教授好奇问道。
“先拒绝。如果拒绝不了。就敷衍了事。成不成,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做不到,她又能把我怎么样?”楚云的心态倒是还算端正。
叶教授摇摇头,说道:“你母亲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必然是有原因的。”
“我知道。”楚云抿唇说道。“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也不能让我的生活变得太艰难。”
叶教授沉默起来。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
一个或许连楚云都不曾想过的问题。
“你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叶教授缓缓问道。
“不知道。”楚云摇头。
楚云想过。但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老妈为什么给自己提出这么高的要求?
因为什么?
仅仅因为父亲当年本应该成为天下第一?
仅仅因为二叔被老爷子拦住了,没机会在红墙发挥?
还是仅仅因为,老妈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实力?
可不论是哪一种。都不值得让楚云去做这件事。
做这么一件难度极大,甚至会让楚云奋斗一生的事儿。
而就算真的奋斗了一生,也未必能够实现。
回报率太低了。
甚至这所谓的汇报,对楚云毫无意义。
他既对名利不敢兴趣,也从不享受权利所带来的快乐。
做一个正常人。
享受正常人的酸甜苦辣。才是楚云此生所追求的。
叶家在明珠城,是当之无愧的首富之家。
叶家老爷子在官场上的人脉,也是非常了不得的。
可能从某种角度来说,叶教授对官场的了解,比楚云还要多得多。
毕竟楚家虽然也有很强的政坛资源。可楚云离家早,对这种关系,也一直不太感兴趣。研究的不如叶教授深,也是情理之中。
“我觉得你母亲有她的道理。尽管我不了解你的母亲。也不知道她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我想,她说出来的话能让你没有直接拒绝。你心中应该也明白,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要求你。让你做一件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都是非常艰难的事儿。”叶教授缓缓说道。
楚云苦笑一声。
他没直接拒绝,正如叶教授所言。他相信自己的老妈不会无缘无故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这么做,必定是有她的理由的。
只是她认为时机还不够成熟,所有没对自己说而已。
楚云苦笑一声,道:“就算她有绝对充沛的理由。也不得考虑一下我能否做到?”
“至少在我看来,你母亲相信你能够做到。”叶教授说罢,忽而妩媚地笑了笑。“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
楚云翻了个白眼:“我对仕途的不敢兴趣,甚至超过比对财富的兴趣。”
楚云不贪财。
因为他没真正的穷过。
楚云更不贪权。
因为他没有真正的因为权势,而被人欺辱过,或者踩在脚下。
没有经历过的苦难,想让他去设身处地,是很困难的。
至少这是楚云的观点。
他不渴望财富,也不贪图权势。
对一个领域完全不敢兴趣,又如何成为最强者?
又如何成为那天下第一?
“如果你真的从心底里就拒绝了。反倒不必这么烦恼了。”叶教授缓缓说道。“不是吗?”
“她是我妈。”楚云吐出口浊气。“这是她对我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顿了顿,楚云皱眉道:“我不能因为我不喜欢,或者我不感兴趣。而拒绝她。”
楚云得找出一个足够合适的理由,甚至是动机。才能说服自己拒绝老妈的无理要求。
但现在,他还不知道如何拒绝。
叶教授微微点头。笑道:“既然没有足够的理由去拒绝。那何不尝试着去接受一下呢?万一你就是这方面的天才呢?万一你就是天赋异禀的存在呢?”
楚云愣了愣。斜睨了叶教授一眼:“你在糊弄鬼呢?”
叶教授摇摇头:“我是认真的。而且我一直觉得,凭你的能力和毅力,不论做任何事儿,都一定能做到最好。”
“这已经不是最好了。而是唯一。”楚云吐出口浊气。
“你一直都是唯一。”叶教授掷地有声地说道。
楚云端起咖啡抿了两口。
给叶教授这么一说。楚云好像还真没有什么理由去拒绝老妈了。
虽然他未必会接受。
但至少,他现在不知道如何拒绝。
真要做天下第一?
楚云真没那野心,也没那斗志。
聊完这烦心事儿。
楚云随意地聊起了生活中的琐碎。
也关心了一下叶教授最近的工作状态。
确定她过的愈发滋润而潇洒,叶家在事业上也蒸蒸日上之后。楚云告辞离开了。
他本想约叶教授吃个晚餐。
但女人很懂事。知道顶梁快生了。楚云应该要当二十四孝好老公。陪老婆回家吃饭才是正经事,就没耽误他的行程。
时光飞逝。
在两个月的漫长等待之后。
顶梁终于要临盆了!


40f0j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是我的大哥!讀書-qnksk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楚云对父亲许下的承诺?
那晚的猎杀行动,父亲可以说是罪魁祸首。
楚云又何必向父亲承诺什么?
刹那间,林幽妙想到了关节所在。
“是你让我父亲打断官世恒的双腿?”林幽妙迟疑地问道。
楚云微微点头:“是我。”
千年等一回
说前面那些话,就是为了铺垫这一句。
这件事,楚云不想瞒着林幽妙。
他们是朋友,而且事情与林万里有关。楚云不必隐瞒,也不想隐瞒。
林幽妙沉凝片刻,也没多问。只是抬眸看了楚云一眼:“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你对我父亲的报复吗?”
“甚至谈不上报复。”楚云摇头。
“那是为什么?”林幽妙红唇微张。眉宇间,写满了复杂之色。
“是利用。”楚云说道。“我不是不可以亲自动手,但既然能利用你父亲来收拾官世恒,我倒是省去了一些麻烦。”
林幽妙闻言,基本明白了楚云的用意。
父亲,要杀他。
官世恒,也要杀他。
而那天夜里。父亲与官世恒彻底决裂。并促成了某种协议。
楚云却在这天夜里,利用了父亲的将死之身,对官世恒进行打击报复。
这是合情合理的。
也是非常聪明的手段。
顿了顿,林幽妙点头说道:“而父亲之所以肯听你的。就是因为你答应护着我?”
楚云仍是摇头,目光平静的说道:“护着你,无需和你父亲做任何交易。我答应他的,是保住你们的林家。”
林幽妙愣了愣,沉凝了片刻说道:“你知道吗?就算父亲不打断官世恒双腿,他也活不成。”
“我知道。”楚云点头。“我只是让你父亲的死,更有价值而已。”
林幽妙陷入了沉默。
她并不因为楚云的指使而有所埋怨。
相反,她很感激楚云。
感激楚云没因为父亲的所作所为,而对其咬牙切齿。
更没因此而牵连林家。
相反,还在最后关头决定拉扯林家一把。
林幽妙深吸一口冷气:“不管如何,我替我父亲,向你道歉,也道谢。”
“没这个必要。”楚云唏嘘道。“坦白说。我虽然不怎么喜欢你的父亲。但他的确是个很专注的人,为了林家,他真的可以连性命都不要。而对于你的态度,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不得不说的是。”楚云平静地说道。“在某种程度上,我还有些敬佩你的父亲。”
林幽妙为楚云倒了一杯茶。神情说不出的欣慰:“你不恨他,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结局。”
徐徐
“他没什么值得我恨的。”楚云耸肩道。“要我死的人,没一万也有八千。多你父亲一个不多。我要是都恨,不得忙死?”
林幽妙知道楚云大度。
但此刻的大度,绝不是因为真的不恨要他死的人。而是给自己面子。不愿让自己难堪。
她轻叹一声,红唇微张道:“不论如何,我很感激你。虽然这对我而言,不是最好的结局。但已经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父亲死得其所。
终于让林家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燕京城。
而林家,也有了大靠山庇佑。
一番闲聊之后。林幽妙起身道:“不打扰你养伤了。我先回去了。”
“不管是官家的问题,还是古堡。遇到麻烦了,随时找我。我答应你父亲会护住林家,就不会食言。”楚云说道。
天衍神錄 永恒U夢
林幽妙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她知道楚云的为人,也清楚楚云说到就一定能够做到。
但如果自身能够解决,她半点也不希望麻烦楚云。
离开医馆后。
林幽妙径直坐车离开。
她今天从别墅离开,是为了把留在咖啡馆的东西拿走。
咖啡馆,不会结业,但她以后就无法再留在那儿了。
她的人生,将迎来崭新的篇章。
那未必是她所渴望的。
但那却是林万里为她苦心安排的。
是用自己的性命,用无数林家儿女的血汗,换来的。
她无法卸下这个担子。也不可以让父亲失望。
收拾了咖啡馆的东西。包括吧台内的那个烟灰缸。
林幽妙左右看了看。
这个她亲手经营的咖啡店,即将成为过去式。
未来,她恐怕也没时间亲手烹饪咖啡了。
林家任重道远,她需要面对的麻烦和困扰,比想象中还要多。
收拾完行李。
林幽妙亲手为自己烹饪了一杯咖啡。
和楚云爱喝的甜蜜咖啡不一样。
我盗墓的那些年 飞天琴仙
她更倾向苦涩的咖啡。
如人生一般,苦中带着一抹希望,一抹甜意。
透过玻璃窗。
林幽妙欣赏着街道边的车水马龙。
頂級
内心说不出的复杂而意味深长。
“林小姐,你在思考什么?”
耳畔忽然传来一把平稳的嗓音。
林幽妙微微抬眸,一眼望去。竟是李谪仙。
这是林幽妙第一次见本尊。
以前她只在资料中见过,也知道长什么模样。
更是确定,李谪仙的武道实力,甚至不在楚云之下。
还是红墙内的顶级大少。
如此全方位强大的年轻人,林幽妙没道理不做全面了解。
“李大少,我和你有见面的必要吗?”林幽妙径直问道。既不显得热情,甚至有些冷淡。
“以前没有,现在,或许有一些道理。”李谪仙说道。
“比如呢?”林幽妙反问道。
“官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你执掌的邻家。”李谪仙说道。
“这一点我比你更清楚。”林幽妙说道。
“所以你需要一些盟友,或者说,支持你的力量。”李谪仙说道。
“你是想说,你要支持我?当我的大靠山?”林幽妙微微眯起眸子。
“我没这个能力。也对这样的事儿不感兴趣。”李谪仙说道。
这下,还没等林幽妙开口。
李谪仙继而说道:“但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一个有能力帮助你,保住你们林家的大人物。”
“这个人是谁?他又为什么愿意帮我?”林幽妙问道。
“你一定知道这个人是谁。”李谪仙说道。“他叫宋靖。是我的大哥。”
说话间。
宋靖从店门外走了进来。并径直坐在了林幽妙的面前。
“林小姐,你好。”宋靖微笑着。
眼中,却分明透着狡诈。


6in5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三百章 敗,則死!閲讀-yiob4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三日后。
楚云意识到了危机的降临。
那是一种风雨欲来的危机。
是近乎狂风骤雨的危机。
不论是他出门,还是人在车内,又或者晚上回到家。
他都能够感受到强大的恐怖的杀戮之气。
他仿佛置身炼狱之中,仿佛置身血海之中。
他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够感受到凌厉的杀机。
尽管他的面前,不曾出现一人。
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大战,一触即发。
一场在燕京城掀起的腥风血雨,即将来临!
楚云的指间,夹着一根烟。
但他并没有去点燃。
这根烟从昨天,就一直在他的手中,在他的兜里。
他呼吸着烟丝的气味。
寻找着久违的味道。
但他答应了苏明月戒烟,也决定为自己即将诞生的孩子戒烟。
如果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到。
如果连这点毅力都没有。
他楚云,绝活不到今日。
“你这两天的压力,是不是有点大?”苏明月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她的口吻很从容,也透露着一股关心的意味。
“要说完全没压力,是骗人的。”楚云笑了笑,将香烟收入兜里。“但也不会太大。这些事儿,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杀戮,对楚云而言并不陌生。
这些年来,他也基本是从刀山火海闯过来的。
但这一次不一样。
他面对的,是众神会议的围剿。
是林万里所代表的那座古堡的攻势。
甚至,是红墙顶级大少官世恒的猎杀。
挥一笔夏伤
而他,从某种角度来说,只是一个人。
势单力薄,是不可避免的。
但他并没有征求任何帮助,也不曾找谁过来支援自己。
比如身在燕京城的楚老怪。
比如远在海外的萧如是。
他都没有求助。
皓月公主
他想靠自己的能力,去应对这一切困难。
異時空之戀:我的老公是條龍
在他还能战斗的时候,他轻易不会向任何人求助。哪怕是最亲近之人。
“我知道你的内心很强大。”苏明月红唇微张道。“我也从来没有替你担心过。我知道,不论面临怎样的困境与劫数,你总能扛过去,总会让所有人见识到你的毅力和胆魄。”
“但现在。你是即将成为父亲的男人。”苏明月抿唇说道。“我不希望你有事。你也不能有事。”
“第一次听你对我提要求。”楚云微微一笑,转身看了苏明月一眼。“我还感觉挺不适应的。”
“以后你会适应的。”苏明月抿唇说道。“时候不早了。再点休息。为未知的明天养足精神和体力。”
“嗯。”
楚云点点头,陪苏明月回房睡觉。
一夜无话。
起床后。楚云陪顶梁吃过早餐,便按惯例送苏明月回公司上班。
一路上,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盯着他的妻子。
那一双双暗藏杀机的眼眸,如深山野林中的豺狼,弥漫着浓郁的危险气息。
冰山校草的專寵寶貝 伊夢嵐
“苏明月这边,基本没有机会。”
视野死角。
沉船 倪匡
万界永恒
一名三十余岁的青年男子向中年人汇报道:“如果动她,必定全城大乱。这不符合我们的行事准则,主人也不会同意。”
“但苏明月,是楚云最大的死穴。”中年人薄唇微张,缓缓说道。“唯有动她,才能真正给予楚云致命一击。”
“已经将近一周时间了。我们推演过不下二十种行动方案。”青年男子皱眉说道。“事实上,没有一种的成功率高达五成。而且一旦失败,楚云这边就很难再动手了。红墙内的大人物,也不会再允许我们行动。”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和楚云硬碰硬?”中年人眯眼说道。“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重生九零小富婆 酒女
“差不多。”年轻男子摇头说道。“事实上,苏明月是华夏商界的年轻领袖。就连在华尔街,也是华夏商会主席。要么一次就控制住她。否则,往后的行动会非常棘手。甚至会终止行动。”
中年人吐出口浊气,双拳紧握道:“看来,真的只能对楚云发起攻势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中年人话锋一转,沉声说道:“今晚启动猎杀行动。务必在天亮之前结束。”
说罢,中年人又顿了顿,深吸一口冷气:“如果可以结束的话。”
……
“大哥现在的处境非常不乐观。”
楚家。
楚少怀冲入父亲楚中堂的书房:“爸你就没打算做点什么吗?”
“如果真的需要我做什么。他会来找我。”楚中堂反问道。“你会被人打了一顿之后,就找我来诉苦,让我帮你打对方吗?”
“你不会。他也不会。”
楚中堂点了一支烟,目光锋利地说道:“这是他的私事。与你无关,与我,也没有关系。如果一定要有关系的话,前提是他来找我。”
“记住。每个人都有必须要经历的苦难。如果凡事都让别人帮你分担了。你还如何成长?你该怎样长大?”楚中堂轻描淡写地说道。
“如果大哥熬不过去呢?”楚少怀皱眉道。
“我哥曾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楚中堂缓缓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
楚少怀撇嘴道:“看来你是真不担心我大哥。”
楚中堂没有多言,只是沉默地抽着烟。良久之后,抬眸扫视了儿子一眼:“你不用上班工作吗?”
楚少怀闷哼一声道:“我不能给自己放几天假吗?”
“可以。”楚中堂淡淡点头。“但你是出去放松也好,去外面戏耍也罢。不要站在我面前,我觉得很碍眼。”
楚少怀咬牙切齿,怒视了楚中堂一眼,愤恨离去。
他很担心楚云。
君恩難拒
但他也无能为力。
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依附在楚中堂身上的。
如果老爸没有动作,他能做的,也实在有限。甚至无法为楚云提供任何帮助。
这种无力感,让他愈发想要自立门户。
拿着姑姑和大哥提供的财富,去成就一番事业。
同君醉往生 七米塘
否则,他这辈子都得在父亲的监控之下成长。
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在象牙塔下生活了快三十年的楚少怀,终于决定出去闯一闯了。
而就在这个夜晚。
他大哥楚云,那个在最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了将近三十年的男人。
也将面临或许是他人生以来,最为险峻的挑战!
赢,则生。
败,则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