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5 10 月, 2020
歷史小說

ydkja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ptt-第三千六百二十一章 我方人士所做計劃閲讀-61yep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戈尔迪安气的够呛,但是李傕这个时候已经跑了,追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能骂上几句,告诉自家手下的士卒,只要发现李傕等人立即汇报,这次逮住之后,戈尔迪安准备将李傕等人给缴械了。
“还好我们跑得快。”李傕跑路的时候一副得意的表情,就算是他很有自信,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二十军团真的将他们围起来,他也只能认栽,兵力差距太大导致云气强度出现了极端差距,被围起来,跑都没办法跑的情况下,那就真的只有完蛋了。
寇封表示自己现在需要写日记这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全部记录下来,以作为证据,反正李傕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寇封也懒得再讨论那些没意义的事情了。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寇封扭头对郭汜询问道。
“还能怎么办,凯尔特人缺一个带领他们获得胜利的爹,我们刚好合适,所以我们去当凯尔特人的亲爹就是了。”郭汜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可是非常适合这个角色的。”
“我的意思是该怎么操作?”寇封翻了翻白眼说道,人类和人类之间的交流应该是很轻松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和三傻之间的交流是异常的困难,可能是因为其中有人不当人了。
“这还用什么操作,我们无敌的西凉铁骑带他们一起莽就是了。”樊稠拍着胸脯说道,“我们科室标准的辅助性质的军团。”
“你们辅助的意义就是将对手打死了,保护我方的输出?”寇封表示这话里面的槽点太多,他只能找最能接受的部分进行吐槽。
“哦,这倒不是,我们西凉铁骑,有强大的辅助加持能力,最高可以达到百分之一百以上,所以只要凯尔特人认为我们是他们的爸爸,他们就能从我们这边获得极大的加持。”郭汜认真的回答道。
别问为什么当年吹牛吹出来的特效,这么给力,简直可以当做是隐藏天赋,可只要在老夫需要的时候,这个天赋给力就行了。
“你们还有这种能力啊。”寇封扶额,感觉到自己的认知再一次受到了冲击,这都是些什么见鬼的设定啊。
“不要慌,这年头优秀的军团都是打辅助的,比方说第一辅助军团。”李傕非常认真的回答道,“所以接下来我们需要找到我们的儿子,只要找到了,我们就能攫取胜利,戈尔迪安这狗东西,居然想缴老子的械,老子不把他缴了才怪。”
“对头,对头,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受过这种气,搞他。”郭汜大声的附和道。
“搞他!”樊稠同样大声的附和道,然后所有的西凉铁骑一起欢呼道,恶人就是这点好,搞别人的时候,没有一点点压力,道德因素什么的几乎完全不需要进行考虑。
然而找了两天,李傕等人就怀疑人生了,他们没有找到一个凯尔特人,这样一来,当爹的计划也就破灭了七七八八了。
“这是啥情况,我们的儿子呢?”李傕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没儿子搞个屁啊,就凭他们能打过罗马二十鹰旗军团。
“没找到。”郭汜挠头,这是真的头大了,作为想要率领凯尔特人推翻身为压迫者的第二十鹰旗军团,结果现在连人都找不到,这怎么搞,就算有再多的能力,也没有用啊。
与此同时,戈尔迪安这边终于发现了自家没了一支百人队,没办法,这年头二十鹰旗军团在大不列颠就是属螃蟹的,只有自己虐人,没有别人虐他,所以行事也颇有些肆无忌惮。
区区几百人的侦查队伍,都敢带着一个月的粮食跑到几百里外进行侦查,这也是戈尔迪安这时才发现自家百人队没了的原因,因为这群人出去搞事,经常半个月,一个月没下文。
时间久了,哈德良长城这边也就习惯了这种断线的联系方式,然而真当出意外的时候,戈尔迪安还是非常的生气,尤其是在前不久才被李傕卷走了十几车的麦子,心情那就更差了。
“瓦里利乌斯,你带着你的千人队去搜索汉帝国那些家伙,我带人去剿灭那群又敢出现的凯尔特人。”戈尔迪安有些愤怒的说道。
不过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家伙,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至少异常愤怒的戈尔迪安只是怀疑了李傕等人一瞬,就将这事甩到了凯尔特人身上,毕竟李傕等人神经病归神经病,但双方是能交流的。
故而只要遇到了,不可能打起来,当然现在遇到了的话,那打起来几乎时候必然的,毕竟之前那行为,双方闹得都很不开心。
戈尔迪安觉得我给你脸,你居然不要脸,让你拿东西滚蛋,你居然还想伸手,当我们第二十鹰旗军团的地盘是你家开的啊,而李傕觉得,我自己抢的东西,凭啥属于你,你怕不是脑子有疾!
总之双方都很是不爽,这种不爽堆砌起来,最后就成了这样。
不过如果真闹到最后打起来,只要没有其他推波助澜的,基本上都不会下死手,最多是缴了械,羞辱两句,然后装运发走就是了。
然而有些事情,总是不会如此顺利的按照人类的想法往下推进。
比方说现在,审配神情愉悦的接收了来自于爱尔兰的接近两千匹夏尔马,大不列颠的凯尔特人,在经历了最为惨烈的五年之后,当袁家带着教宗的信物和不少可以用以作证的自己人之后,目前几乎已经没办法在大不列颠生存,准备转向爱尔兰苟延残喘的凯尔特人果断上了袁家的贼船。
自然留存在爱尔兰那边的一千多匹夏尔马,以及大不列颠这边属于凯尔特人的几百匹夏尔马,全部都由凯尔特人转交给审配等人,并且剩下的不到十万凯尔特人也打算跟着审配等人一起回袁氏那边。
如此顺利的局面让审配和淳于琼都有些吃惊,要知道袁氏从出来之后一直走的是吃什么好处,背什么锅的状态,这年头袁谭基本就没平白无故落过任何的好处。
别的人光看袁谭拿到这种好处,那种好处,可仔细想想每一种好处拿到手,袁谭都免不了站直了和别人互殴。
甚至到现在袁谭自己都快成靶子,和罗马正在进行无限制搏杀。
故而到后面袁家的上上下下都习惯了拿到好处就和对手开干这种事情,至于说偷渡欧洲,成为欧皇进行白嫖这种行为,绝对没有可能的,袁氏这都好多年没白嫖过好东西了。
“正南,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淳于琼在接近两千多匹夏尔马到手之后,心情颇好的同时又有些担心的看着审配。
“先分一部分人,趁着现在,让爱尔兰的凯尔特人前往我们袁氏那边。”审配颇为平静的说道。
“那接下来,尝试越过安敦尼长城,去南边将那些罗马人掠夺走的夏尔马回收是吗?”淳于琼看着审配认真的询问道。
“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又怎么能放弃。”审配叹了口气,“我们只到手了不到两千匹战马,现在退走确实是百利而无一害,但这样退走的话,我们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培养起来,再加上夏尔马的生长周期,我们可能再需要五六年才能有第一批夏尔马出来。”
“好吧,那就先将凯尔特人那些小孩子送走吧。”淳于琼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审配的意思,他也清楚审配说的很正确,四千多匹的种群,和不到两千多匹的种群,进行繁育的话,是两个概念。
“我想凯尔特这些人也憋了口气,想要和罗马人战上一场。”审配看着淳于琼询问道。
“那就这样吧。”淳于琼点了点头,“我也算是舍命陪君子吧。”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统合凯尔特人,我们的优势在于截至目前罗马人依旧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也不知道我们战船的存在,接下来我们要先锁定罗马人在哈德良长城之后的马场在什么地方。”审配神色凝重的说道,“二十鹰旗军团是个硬茬,真拼命,我们未必占便宜。”
“所以兵贵神速,锁定位置,正面强攻,然后从后面偷家,对方肯定不知道我们的目标其实是他们用来种田的夏尔马是吧。”淳于琼笑着将后面的内容补全道。
“是的,太过复杂的计划,需要的条件也会非常的复杂,还不如简单一些,至少这个计划的可执行性足够高。”审配点了点头说道。
“万一,嗯,我说的是万一,万一我们从海路偷家的队伍,失败了呢?”淳于琼看着审配询问道。
“那就只能从哈德良长城的位置强行越过去,然后劫了夏尔马,从东南位置乘船跑路了。”审配叹了口气说道,“这个计划,也真是多亏了罗马人在大不列颠的驻兵不多了。”
“这么简单粗暴吗?”淳于琼看着审配难以置信的说道,审配点了点头,他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