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1 10 月, 2020
其他小說

gnfev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愛下-第三百六十章 藍天航空和星飛航空合併看書-05332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周末,陆家庄园。
依着陆钧想要合并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的计划,他将梅婷婷和杨霁月都请过来了,而徐清和李先奕纯粹就是作为护花使者的角色过来蹭吃蹭喝。
徐清一行四人在陆家庄园碰头之后,梅婷婷就拉着杨霁月跑到另一个房间说悄悄话去了,客厅里就留下徐清和李先奕。
徐清一个人瘫在沙发上,看起来精神有些萎靡,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最近精气消耗得有些多了,实在没啥劲头。
李先奕看徐清一副被吸干的模样,就知道徐清遭受了何等的苦难。想他三个月之前也是这样的,如今杨霁月怀孕了,这才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看着现在面黄肌瘦的徐清,不就是数月之前的自己吗?
看徐清没啥精神,李先奕也不好强拉着徐清扯淡,杨霁月又不在,索性出去到外面庭院走走。留下徐清独自在客厅沙发上休息。
李先奕出去后没多久,已经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的徐清突然感觉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有人给他打电话,号码是座机,还不认识。
徐清想了想还是接听了:“喂?”
“你好,请问是徐清吗?”电话那头是个女声。
“对啊,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这边是机队,有件事跟你核实一下。”
一听是机队,徐清还以为是之前蓝天834X风挡破裂的事儿,心脏还小小地揪紧了下:“什么事?”
“我就是想问一下,之前你们在W市的经纬大酒店过夜的时候,乘务组的赵子舟是不是去过你的房间?”
“嗯?赵……赵子舟?哦哦!对的,对的!她是来过。”徐清没想到不是问风挡的事儿,竟是问得过夜的事儿,心里的大石头一下子就放下来了。刚刚绷紧的身子随之又瘫了下来。
“那方便说一下,你们在房间干嘛了吗?如果不方便可以不说的。”
机队这边也是对徐清例行询问,但是一对男女在房间干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特意说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说。要是徐清说不方便,那么机队那边就算心领神会了。
然而,回应给机队的是徐清大大咧咧的声音:“不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那天我肚子不舒服,赵子舟好心给我送了粥,我们在房间喝完粥,她就回去了啊。”
“喝粥?就这些?”机队的人没想到徐清的答案竟是如此。
徐清不耐烦道:“不然呢?”
“不……不是,我的意思……好吧,喝粥是吧。”机队的人说道:“那我就这么报上去了。还有一件事,因为公司这边规定,在过夜酒店,不允许异性同处一间,你这边可能要担些责任。”
“什么跟什么啊?我又没干嘛,什么担责任?要处罚我?”徐清被说得一头雾水,机队那人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连起来就不知道啥意思了。
“具体怎么说,还要飞行部研讨再说。而且这件事赵子舟是主要责任,你这边就算受罚也不会很重的。”机队的人还安慰起了徐清。
徐清听得更糊涂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机队的人觉着徐清是恼羞成怒了,毕竟这种事儿搞得人尽皆知确实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儿,旋即道:“你有事儿先忙,我先挂了,有什么事再联系。”
整个通话过程,徐清都是听得一头雾水,等到机队的人挂了电话,都是搞不清机队的人想要说啥。
“莫名其妙。”回想一下自己最近好像没有闯什么祸,前几天出问题的也是蓝天航空的飞机,跟自己应该没什么关系吧。既然觉得自己没啥问题,徐清安下心,继续休息去了。
机队这边跟徐清通完电话之后,马不停蹄地又给李先奕打了电话。换到李先奕这边,机队的态度就好太多了,起始就是:“李总,现在忙吗?方便不?”
李先奕在庭院里瞎转悠没啥事:“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之前8341航班在经纬大酒店过夜的时候,我看那天晚上你去了副驾驶徐清的房间,有这回事吗?”机队的人问道。
李先奕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反问:“你怎么知道?”
他非常不喜欢自己的行程被人监控的感觉。
听出李先奕口气中的不悦,机队的人连忙解释道:“是当时乘务队的一个乘务员晚归了,后来查到她去了徐清的房间,正好看见李总你,后面也去了徐清房间,就询问一下事情经过。”
“乘务员晚归查我们飞行的是几个意思?”李先奕嘴上这么说,心里就发觉事情有些不妙了。
“乘务员晚归的事儿我们飞行部不管,就是咱们公司不是规定异性不允许在出勤楼和过夜酒店独处一间嘛,所以这事儿……”
“还有这事儿?”李先奕回忆起似乎还真有这事儿。不过他在男女之事方面还算比较克制,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所以当时看了也就是粗略扫了眼,并没有放在心上。
李先奕追问:“这事儿怎么定性的?”
机队的人有点儿懵,怎么攻守转换,变成她被问的那个了。不过李总发问,她也不好置之不理,随即答道:“主要责任在乘务员那边,不过徐清可能也要受些处罚。”
“什么狗屁规定,谁拟的?”一听好兄弟徐清要受罚,李先奕顿时不乐意了:“跟我说说是哪个大领导提的这个规定,还是他们在办公室喝茶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李先奕敢抓着公司领导喷,机队的人可不敢接茬,而是转移话题:“李总,徐清说那天晚上乘务员是给他送粥去了,你后面去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留下的餐具什么的吗?”
“没有啊!”李先奕下意识地说了实话,只是转念一想,这事儿怎么感觉有点儿变味了,连忙道:“这事儿是客舱部通知过来的?”
“对啊!”
“客舱部那边处理到哪一步了?”
“客舱部那边已经基本处理完了,就等我们这边的处理结果出来,然后一齐公布。”
“什么处理结果?飞行部那边什么意见?”
机队的人那边稍等了会儿,电话里传来一些细微的文件翻动的声音,片刻之后:“飞行部这边对徐清的处理意见就是扣一个月的绩效工资,考核分扣一分。大概率应该就是这个了。”
“既然处理结果都出来了,还打电话干嘛?”李先奕有些不爽。
机队的人:“流程就是这么走的,李总我们也没办法。不管徐清和那个乘务员在房间干什么,都是违反了规定,受罚是逃不了的。”
“算了,算了,这事儿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弄吧。”李先奕烦躁地挂了电话。想了想,直奔客厅而去。
机队的人看李先奕挂了电话,连连冷笑,徐清说在房间喝粥,而李先奕却说没看见餐具之类的东西,难不成他们喝粥把餐具都喝了?
果然就是那些龌龊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要撒谎骗人呢?
到这里,当时赵子舟急中生智,将餐具打包从窗户丢下楼的举动直接毁去了她去徐清房间的真相。
其实,从一开始赵子舟提着粥去徐清房间的时候,就特意没有塑料袋,而是装在了肩包里,这样从监控里就看不出来赵子舟是带粥进的房间。
原本她是打算吃好了将剩余的餐具收集起来,然后再装进包包里带走,这样出来的时候,监控也看不见。
赵子舟很清楚只要她去徐清房间只是一起喝粥的事儿曝光了,她的把戏就玩不下去了了,这件事情的八卦属性基本就没了。
再联系徐清当天肠胃不舒服,赵子舟又是签字的乘务员,事情很可能就变成了赵子舟愧疚于徐清机组餐吃坏肚子的事儿,好心地买了粥送给徐清。
甚至还可能变成员工之间互助互爱的模范,至少赵子舟不愿意变成如此。她想要将自己逼到舆论的死角,然后利用徐清的同情和愧疚,捞一笔就辞职。
与徐清短短的相处看来,赵子舟几乎可以肯定徐清就是那种心肠很软的人。她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再给自己装饰上一点儿悲情色彩,以此博取利益。
李先奕回了客厅之后,发现梅婷婷和杨霁月已经回来客厅了,徐清则是满眼红血丝地在旁边装作一个认真的倾听者,不是还附和两句,只是不知道徐清真正听进去了几句话。
“这么快就聊完了?”李先奕一步跨进客厅里,含笑着坐在徐清身边。
杨霁月几年穿了件相对宽松的衣服,基本发现不了腹部的隆起,她看人都到齐了,说道:“姐夫刚才打电话过来,说马上就到,我们就回来了。”
自从杨霁月和李先奕结婚之后,就随着李先奕喊陆钧叫姐夫了。
话音刚落,一脸风尘仆仆的陆钧大步流星地从外面进来。一看人都在了,吩咐下去,马上开饭,便是拉着众人直接去了餐厅吃饭去了,边吃边聊。
经过一年多的来往之后,徐清和梅婷婷跟陆钧还算是比较熟络了,因而说起话来倒是没什么生份,就跟一家人拉家常一样。
“姐夫,今天可是你喊我们过来的,怎么自己反而迟到了。”李先奕上来就发难。
陆钧比他大不了几岁,虽说嘴上喊着姐夫,但是李先奕跟陆钧一向都是哥俩儿的相处状态。
陆钧哈哈笑道:“还是徐清前几天吃坏肚子的事儿。”
“跟我有什么关系?”徐清一边啃着大龙虾,一边疑惑道。
应该是陆钧提前跟厨房沟通好了,他们一行五人刚坐下没多久,菜就开始上了。陆钧听李先奕说徐清喜欢吃海鲜,所以特意加了不少海货,徐清吃得欢得不行。
陆钧:“飞行员吃机组餐吃坏肚子了,这可不是小事,我原本是打算让飞行部上报局方的。后来,我想想就提前跟航食公司的老板沟通了下,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现在航食公司难啊!”
“可是我看你很开心啊!”李先奕冷笑道。
“哪有,哪有!”陆钧连忙正经道:“这几年,航食公司基本没有利润了。为了赚钱,航食公司只能压缩成本,结果导致有些机组餐出了问题。像之前徐清这种吃坏肚子的情况,最近一段时间发生过好多起了。出事飞行员的航空公司跟局方投诉,局方架不住压力就让航食公司停业整顿。航食公司本就捉襟见肘,再一停业,一下子就去了半条命。最近一段时间才重新开张,结果就出了徐清的事儿。要是我们再上报局方,局方十有八九要吊销他们航食运营的资格。”
航空食品,尤其是给机组吃的餐食是有严格规定的。不然,万一吃了不舒服,导致机组失能怎么办?
因而,如果一家航食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航空公司投诉,局方很有可能考虑取消航食公司的运营资格。毕竟,局方要为机组人员的身体健康考虑。
“所以呢?”李先奕抬起眼皮,他似乎已经猜到了陆钧想要干嘛……
陆钧一摊手:“所以开不下去为了啊!”
李先奕嘁了一声,埋头吃菜。
“航食老板说这一行现在赚不了钱了,这还是在压缩成本的情况下。要是继续压缩成本,将来肯定还要出问题,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被局方收回运营资格了。与其那时候烂在手里,还不如趁现在运营资格还在,转手卖出去。”陆钧说道。
徐清啃大龙虾的动作猛地停住:“你不会要把航食公司盘下来吧。”
“对啊!我是有这个想法。”陆钧倒是不隐瞒,当即点头:“反正是一家只在N市机场运营的小航食公司,又不大,花不了几个钱。”
“花不了几个钱?”徐清忽然觉得手里的大龙虾不香了,很是不爽地龙虾丢在盘子里,揉揉太阳穴:“你等会儿,我缓一下。”
杨霁月和梅婷婷看徐清的动作都是在暗暗偷笑。
徐清缓过来之后,脸上五官挤成一团,视觉上可见的纠结,他没跟陆钧说话,而是问李先奕:“你们有钱人都是这么玩的吗?这就是有钱人吗?”
李先奕登时不乐意了:“我叫有钱人,每月的生活费还要跟老婆申请的人叫有钱人,你去问她,实在不行,问你老婆也行。在这个桌子上,你最最不应该问的人就是我,知道不!算了,算了,家丑不可外扬,见笑了!”
李先奕借此大倒苦水,杨霁月则是双眼都笑成了月牙儿。当年的李先奕虽然算不得风流浪子,但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现在婚后被自己治得服服帖帖,成就感爆棚。
“徐清啊,你不知道,这种仅限于一家机场的航食供应公司是没多少钱,比不得那些大型的航食公司。比如,东方自家的东方航食,在国内一线机场都有分公司,那才是巨无霸,咱们碰不起。像N市机场这家航食公司还是收得住的。”杨霁月耐心地跟徐清解释道。只是徐清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动不动就买一家公司,口气都这么大吗?
“我也同意。”梅婷婷拍板道:“清源投资可以分担一部分。”
“别!我收这家公司可不是为了赚钱,你们就不用参与了。”陆钧说道。
梅婷婷笑道:“陆哥的意思我懂。不过,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合并在即,不必分你我。”
陆钧收购航食公司原本就不是存在赚钱的心思去的。陆钧作为老板,别的不说,至少在对待员工上还是值得竖起大拇指的。
陆钧的打算是收购航食公司之后,不求盈利,专门为本公司提供高质量的航食。相当于提高员工福利了。
收购航食公司之后,航食支出将大大减小。余出的钱一部分用来提高航食品质,另一部分填补收购航食公司的支出。
这样算下来,其实陆钧基本没亏什么钱,甚至说长久来看,还能赚些钱。不过就算赚钱,也赚不了太多。毕竟,规模摆在那儿,想要大幅盈利根本不可能。不然,航食公司的老板也不会生出套现转行的念头。
“看来你们已经商量好了。”陆钧听梅婷婷说起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合并的事儿,心里不由大喜过望。
说着,他转头望向化悲愤为食欲的李先奕,问道:“你什么意见?”
蓝天航空由清源投资绝对控股,而清源投资则是梅家和李家注资而成,其中梅家占的股份更多一些,因而梅婷婷是大股东,但是多的不多,所以还要问问李先奕的意见。
李先奕头都不抬的:“这事儿问霁月,我不管的。”
陆钧当然知道所有关于钱的事儿都是杨霁月在管,不过饭桌之上,总归要问一下李先奕的。跳过李先奕直接去问杨霁月,说不得李先奕要耍小脾气。
“姐夫,这事儿不用谈的,两家想要突破瓶颈,合并是势在必行。”杨霁月笑道:“蓝天航空的局限性太明显,星飞航空同样如此,只有明确分工角色,才能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节约成本,盈利能力才能上去。”
说完,杨霁月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姐夫,如果两家公司合并,清源投资公司更为清源集团,旗下囊括蓝天航空,星飞航空和翔羽训练中心。这是合并方案,你看看如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