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0 10 月, 2020
科幻小說

9u3o8精华言情小說 大道紀-第669章 靈肉合一,千變萬化!讀書-wnt0b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终于,成了。
安奇生的自语长叹,终归是不曾有人听到。
便是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什么触动,因为在绝大多数人的眼中,他横空出世,数十年登峰造极,天资之强堪比古今皇尊。
可唯有安奇生自己明白,自己并不是什么有天纵之才,从前世到今生,从来不是。
这一声长叹,是他两世为人,数界穿梭,梦中不知多么漫长的修行,推演,悟道之叹。
人人惊叹他的成就,可谁又知道无数个日夜之中,他经历了多少?
弓是至尊神兵,这箭却不是。
穹天破日弓,也根本无需专门铸箭,这一支箭,是穹天破日弓的法理所在,也是开弓之人无数年的积累。
而在安奇生的眸光之中,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一箭之中,蕴含着那一尊名为阳神的圣灵近两万年的修持!
他的血气,神力,元神,心念,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箭之中。
这,就是开弓之代价。
而巨大的代价也带来最为恐怖的力量,大始金钟虽未极尽复苏,可想要洞穿其钟波纹理,已然不是寻常封王强者所能做到。
换而言之,这一支箭,足以射杀天下九州,宇宙星海之中任何没有至尊至宝庇护的强者!
这是天下绝强之箭!
哪怕是此时的安奇生,若无大始金钟罩体,也无法抵挡,纵然有着大始金钟的格挡。
此时箭身半入金钟之内,那纯粹至极的杀伐之力所掀起的浪潮拍击之下,虚空都在狂抖震荡。
虚无之中一切有形无形之物连同其所在的空间,都被那极致的杀伐之力所抹杀!
其威能堪称可怖。
嗡嗡嗡~~~
这一刻,金钟虚影之下,光芒很盛。
在诸多人的目光之中,此刻的白发道人好似星空,其身躯之中,有着一颗又一颗的‘星辰’亮起。
直至光芒归一,贯于手掌之中。
那一只手掌之中,有着道蕴流转,有着法理交织,更似有着群星闪烁,枯寂星海!
只是看一眼,所有人的心头竟升起无比沉重,好似要被压的粉身碎骨之感!
“大始金钟!”
罡风之中,一大始圣地的长老不由发出呻吟,身子颤抖。
那元阳道人竟不知以什么手段,在汲取大始金钟的力量对敌!
纵然是至尊都不能独立于天地之外自给自足,至尊至宝也需要积攒力量才能够复苏。
圣地的存在,就是加快这个过程,为至宝的复苏提供力量。
而此时他能够感觉到,大始金钟积攒多年的力量,在以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流逝!
那流逝的,全是大始圣地的底蕴啊!
他,乃至于整个大始圣地的高手们,如何能够不心痛?
但毫无办法。
此时此刻,哪怕是距离两者交锋最为近的那两尊封侯两者,也遥隔十数万里。
根本鞭长莫及。
咔咔咔~
混蒙一色的光芒缭绕之间,五指开合,手掌上扬,哪怕是如此细微的动作,虚空竟也有着寸寸开裂。
丝丝缕缕的混沌之光纠结盘旋,道纹流转,组成一圈又一圈的太极图虚影,笼罩向那极致锋芒的来源。
嗡~
那一支箭似乎感受到了这一只手掌之上蕴含的力量,开始极尽绽放。
纯粹到了极致的杀伐之力与大始金钟不住鼓荡的法理碰撞着,怒啸着,撕裂大片大片的虚空。
但安奇生却如一方神山,任由无尽的杀伐之力冲击而来,却仍旧巍峨不动。
甚至于,其身体之中好似藏有一方黑洞,在鲸吞一切杀伐之力。
“什么?!”
遥隔无垠星海,阳神突然神色一变,感知到了力量的流逝。
他自然无法窥探遥远星海之外的战场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却能够感知到自己灌输在箭矢之上的力量。
在流逝!
“不对,不对……”
阳神心中悸动,隐隐间感受到了不祥。
一万多年里,他不止一次狩猎星海,曾杀过不知几个能于天变之时修成大法的天骄。
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反常的事情。
这让他感受到莫大的不安。
终于,他一咬牙,闭上眸子,跌落谷底的血气元神再度沸腾起来,施展秘法,欲要亲自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呼呼~
星海真形,悭山洞天之中,一众‘囚徒’看着星海真形之中一颗又一颗熄灭的星辰洞天,都是毛骨悚然。
“至尊气息?!”
万法楼那太上长老发出呻吟之声,本以为早已震惊的麻木的心灵,再次受到了震撼。
这才多久?
这才多久!
那元阳道人,竟然已经能硬撼至尊至宝了?!
“呜呜!”
悭山之下,一只毛发纯黑,似狼似狗的灵兽汗毛倒竖,蓬松的尾巴竖的老高,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怖。
“吼~~~”
而如果说悭山洞天之中的其他人感受到了震惊,那么星海之中被群星镇压的敖广,则是震怖了!
敖广震怖已极!
一股无从感知,无可抵御的杀伐气息的鼓荡之下,他引以为傲,冠绝当今九州四海的强大龙躯。
在解体!
什么坚不可摧的龙鳞,什么强横至极的龙骨,统统都成了笑话!
“不!”
星海龙血如瀑,震怖到了极点反成暴怒的敖广拼命了,燃烧着自己千百年积攒的底蕴。
甚至不惜压榨自己晋升通天的潜力。
为这片星海真形提供了更为强大的镇压之力,反扑向那滚滚而来,似无穷无尽的杀伐气息。
咔嚓!
而在外界,大始金钟之下的虚空之中,安奇生的手掌,也终于跨过这看似短暂,实则漫长的虚空。
在大始金钟法理缭绕之下,五指合拢,将那一支凶戾至极的杀伐之箭,握在了掌中!
轰隆!
惊天碰撞于虚空之中一下炸开,又如亿万头太古凶兽奔腾践踏虚空,以无比强绝的姿态,自四面八方,撞击在大始金钟的内壁之上。
当!!!
比之前任何一道钟声都要宏亮,都要恐怖十倍的钟声,炸响了!
霎时间,天地好似不存在了。
大始圣山之上,曾经大始至尊留下的阵法,彻底复苏,展开,将悬浮天宫乃至于整个大始圣地都笼罩在内。
而长空之上,被之前气浪拍击而出的众人,则在无比恐怖的钟波之下,全都好似失去了所有神志。
自长空跌落而下。
哪怕他们距离碰撞之地有着十数万里,更在碰撞之前就在疯狂遁走,也根本无济于事!
何止是他们?
哪怕是以某种手段窥视此处的其他宗门,圣地之中,都是一片大乱。
那钟波如影随形而来,一声炸响,不知摧毁了多少阵法禁制,所有人,全都被这一道钟声震的元神空白!
飞天的坠落,腾空的跌落泥泞!
至尊之前,无人能够飞渡!
“他,他要做什么?”
那两个封侯老者在钟波之中同样跌落长空,但他们却没有昏迷,刹那的迷蒙之后,再度凝神观战。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之中,也唯有他们两人能够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这一看,他们心中却都生出寒意。
那是一幕极为血腥的场景!
那元阳道人,在握住那杀伐之箭的刹那,就已‘粉身碎骨’!
凡俗之中有过凌迟之酷刑,而此时发生在那元阳道人身上的场景,比之凌迟还要恐怖十倍,百倍!
他的筋骨皮膜,血肉内脏,在此刻,统统被那凶戾至极的杀伐之气,剥离,毁灭!
刹那而已,已经连一点点皮肉都不剩下了!
不对!
他那手掌,仍然握在那神箭之上,以刺激那神箭迸发出更为恐怖的力量!
“他,他死了?!”
低矮老者有着刹那的发懵,这一幕的冲击太大,让他一时都有些不适应。
“不对!”
但他转瞬已经察觉了不对。
以其体魄强大程度,若是死了,此刻必然能够感知到强烈至极的死气,但此时,他根本没有感受到一丝死气。
反而,感受到一股无比旺盛,可堪蓬勃的生机!
而且,那一片杀伐充塞的虚空之中,那纵横流转的五色神光承载的三朵花,越发的鲜艳。
好似要彻底绽放。
并没有在那凶戾至极的杀戮气息之中有一点点的损伤!
好似,他的粉身碎骨,就是要保护那神光,三花!
又或者,身躯粉碎,是为了滋养这三花。
“他要脱胎换骨?!”
雄壮老者神意震动,看出了端倪,有着震惊,不可思议,也有着一抹敬畏:
“他,他这是要铸神体吗?!”
他很震惊。
虽说修行九境,任何一境皆可通天,可谁能想到在修行发展到了如今,这元阳道人竟然没有铸就神体?!
如此强绝的修为,能够铸就何等强大的神体?
而让他感到敬畏的是。
那元阳道人竟是接着两件至尊至宝的碰撞,以最为恐怖的环境,最为决绝的姿态来铸就神体!
这是何等疯狂?
他,不怕死吗?
两个老者坠落之中面面相觑,心中终于有了恐惧。
这样的人,若是为敌…..
呼呼~
金钟颤动,在那一道道恐怖的杀伐之气的撞击之下,不住嗡鸣。
钟声向外扩散,也同样在钟内炸响!
两件至尊至宝的碰撞,哪怕不是极尽状态,哪怕彼此碰撞消耗了绝大部分的凶性,也足以毁灭世间任何人与物了!
自然,也包括此时的安奇生。
自来此界,他的道路从来很明确,就是要以此界修行万法为资粮,来铸就自己最为完美的体花。
三十年里,他也曾不止一次的想要铸就神体,可终究达不到满意。
美食,美酒,美人,权利,财富,有也可,没有也无所谓,唯有修行,他很认真。
认真到,不允许有任何疏漏,任何不完美。
若为生存,一切可将就,可唯道,
不可将就!
这一幕,他有着预见,可未来无定,他不会认为自己所推演,感知一定会成功。
可他,还是如此做了!
当~~~
一声又一声的钟声回荡在安奇生的魂灵之中。
粉碎,不是消失。
血肉也不是人最为细微的组成。
封侯至宝无比强大,可失去真正主人的如今,未曾极尽复苏的此时,也根本无法将他从粒子层面彻底的毁灭。
而此时,安奇生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灵肉合一’。
在肉眼,乃至于元神都无法窥探的虚空细微之处,无数渺小至极的粒子之中,安奇生的魂灵有着升华。
穆龙城创了‘万法四劫心圣法’,能够追溯到人最为细微之处开始修行,雕琢微粒以强大之身。
可他也根本想不到,安奇生能够将这一门‘万法四劫心圣法’修行到这般高的地步。
什么血肉再生,滴血重生,分身千万,都无法形容安奇生此时的状态。
将自身的魂灵,烙印在组成自身的每一个‘微粒’之中,同时感知到的画面,信息,何止是京兆?
直到此时,安奇生横跨数界,所打磨出来的神意,才显现出其真正的颜色来。
若无强横的魂灵,如何能够做到这一步?
一抹灵光在魂灵之中泛起。
他所想修的,可不是任何一种神体。
一切神体的组成,是血脉,是体质,也是‘微粒’的运作,变化。
换而言之,掌控了‘微粒’的运作,也就可以修成天下间,所有人的神体,所有的圣体!
佛魔一身?可也!
道儒一体?可也!
万法兼修?同样可也!
包容万物者,方才为道,道在一中寻,也可在万中求!
“血肉再生,滴血重生,这一步,就叫做千变万化吧……”
一身轻叹飘荡在这无尽杀伐气息与钟声双重震荡的恐怖虚空之中。
下一瞬,在这片虚空各处,有着亿万万渺小至极的灵光闪烁。
那灵光渺小细微至极,但出现之后,就好似在汲取天地虚空之中的灵机壮大。
嗡~
五色交织的光芒之上,那三朵清光缭绕的花朵,瞬间落下,被那无穷的微弱灵光所笼罩。
骨架,内脏,血肉,皮膜,五官次第而现。
前后不过刹那而已,在那两个封侯老者的震惊之中,安奇生的身躯已然彻底重组!
甚至于,连他那被化作齑粉的道袍,也重新浮现,其色为青,上有黑白太极纹路。
相比之前光滑如新,被其披在身上。
咔嚓!
虚空发出镜破之音,汹涌神光之中,那一支被安奇生捏在掌心,蕴含了一尊封王近两万年底蕴的箭矢,
在此时,荡起一抹深沉的意志波动:
“你,你竟没有死?!”
这一瞬,阳神终于看到了窥探自己之人的面目,更诧异于,这白发道人,居然没有死!
甚至于,接下了自己射来的神箭!
“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你这份礼,贫道很喜欢…..”
与他的声音一同响起的,是一道‘咔嚓’之音。
那一支神箭,被其彻底捏断!
安奇生眸光明亮,似在远眺星海彼岸:
“我的回礼,
你也一定,
会喜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