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7 11 月, 2020
仙俠小說

3j2xv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六百五十章 一遇風雲便化龍熱推-19g4m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连天雨夜过去,天与海面的尽头升起金灿灿的阳光,照着海面波光粼粼蔓延过来,忽然,一道人的嘶喊打破了码头的宁静。
“啊——”
“我的船呐~~”
“大伙快出来,船没了啊!!都没了啊~~”
初升的晨阳之中,先出门查看货物的船家跑到码头陡然嚎啕大哭,码头附近多是行船人,或仓库看守,听到哭喊,一窝蜂的跑了出来,看去码头一艘艘停靠的海船,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有些更是跟着先前那人一起哭了起来。
系船的一座座渡桥前,随着海面微微起伏的船只破损严重,桅杆折断不说,大多船板掀翻,船舷一侧的船体不知被什么东西砸开了硕大的洞,就算补上,不至于渗水,可要远行就别想了,一旦遇上稍大一点的海浪都撑不了重新破开。
“这可如何是好啊,我这边货物还要送去福州的。”
“…..你走沿海都还好,我可是要去高丽,别人都给了定钱,这要是把货砸我自己手里了啊!”
“明明昨日就祭过龙王……这他娘怎么回事啊!”
抱怨声里,也有人反应过来:“快去通知船舶司!!”
“喊他们有个屁用,还能给俺修船啊!”
紫血回魂 葉星雨
…….
码头出事大多都会跟城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一时间吵吵嚷嚷惊动了整座县城,不少人赶了过去。
悦来客栈也是一片嘈杂,陆良生被客栈寄宿的商贩吵醒,起身打开窗户,能见下方许多人奔去码头的方向,微微蹙起眉头,瞥了一眼那方码头,此时那边已经围满了身影。
“难道是昨日的狂风暴雨…….”
想起昨日始皇帝说的那番话,陆良生连忙收拾了行礼,将还在睡觉的蛤蟆道人一起塞去书架,提上就出了房间,结账时询问了掌柜,印证了他的猜测。
怕又出什么祸事,不敢大意,连忙拉上老驴赶去码头,途中不时听到行人低声言语。
“听说是昨晚龙王发怒,把大伙的船全给砸了。”
“会不会是贡品不满意啊?”
極修傳
“谁知道呢,一大早起来,码头那边的人就发现所有船基本走不了了。”
“哎,我前几日还向老王付了一些钱,让他回来时,替捎几十支高丽参,这下全完了。”
“那么多,你吃啊?”
“……晚上…..唉,补身体啊,家里婆娘三十了,猛的很……”
絮絮叨叨的话语声里,陆良生牵着老驴挤过外面的人群过去,码头上一片狼藉,堆积的一些货物凌乱的坠地上,甚至还有几条海鱼在角落拍着鱼尾活蹦乱跳,无人理会。
陆良生过去时,衙门的人也在那边维持秩序,还有四个穿着不同县衙官袍模样的背影正与数十个船家商贩交涉,四人像是被逼急了,胡乱的比划手势,乱糟糟的说上一通。
“……怎么办?我们哪知晓如何办?昨日才来的啊,司里人都认不全,就叫我四个来办?”
夢魘侵蝕 很甜的鹹魚
“哪个……在下觉得,船补一补,该是还能用的?”
“就是,别以为我们读书人就好欺负,不怕告诉你们,我们没钱!”
那边的船家、商贩也不干了,哪一次他们不上税,到了这关头,要是官府不出力,那他们全都要亏死,一激动围着那四个书生吵嚷的推搡起来。
那边,站在人群中的陆良生看着那边四个人背影有些眼熟,听到说话声不由笑了起来,又是这四个家伙,越国公离世后,想来皇帝并未为难他们,给了一点官职遣到了这边,不过他们模样,像是没办法处理这桩事。
目光随即扫去码头的船只,若是真按始皇帝所说,这事岂不是由他引起的?这些船家、商贩,包括那边四个书生都被牵累了。
想着,陆良生牵着老驴绕去人群另一边,靠近最近的一艘大船,看了眼船体上破开的大洞,有了一个主意。
袖下,手指掐出法决,悄然一指,原本断裂的木板破损处,忽然间生芽沿着断裂的地方慢慢向破空合拢过去,随后法力流转,飞去下一艘。
那边,被推搡的头发凌乱的四个书生大声叫喊:“都退开啊,再过来,我们真的要发飙了!”
稍矮的书生拨开头顶上的不知谁的手,也在说。
“怎么个帮法,也要先让我们看看船啊!”
一帮船家商贩愣了一下,好像还真没让船舶司的人勘察受损的船只,自己一群人就围到现在。
“那…..那行吧,你们四个先过来看看船。”
有人挥了挥手,往前带路,走到渡桥上,看着后面四个,抬手指去受损的地方:“就是这里,看吧,省得我们无理取闹。”
跟上来的狼狈四人顺着对方指着的方向,看了看船身,面面相觑,围成一圈嘀嘀咕咕说了起来。
“简直指鹿为马。”
“嗯,根本没破,这些家伙肯定想诈我等!”
“那怎么办?”
这时,指着船体的那船公惊愕的叫喊起来:“明明破了啊,怎么回事,大伙快过来看啊。”
听到老船公的呼喊,呼啦啦一帮人冲了过来,惊骇的看着平整如初的船体,有人连忙也跑去自己的船,同样惊呼喊出声来,不到片刻,惊讶的呼喊此起彼伏,就连外面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城中百姓也都往这边跑。
当看到完好的一艘艘海船,惊讶的瞪大眼眶,张开嘴都难以合上。
“怪哉,明明刚才来的时候,都是破的啊,怎么就全部补好了,跟原来一般无二。”
“莫非是龙王显灵了?”
“走走,快去庙里拜拜。”
護花龍神
围满的码头,不少这样的话语传出,原本看热闹的百姓一下冲向码头靠近街道的一侧,瞬间满满当当都是人的身影跑的所剩不多。
鬼道 隱若
陆良生抚过老驴鬃毛,收了法术,笑着过去一艘海船,正要询问是否照常出海,明媚的初晨阳光,陡然在视线里阴了下来。
呼——
一阵大风从海面吹来,停靠码头的一艘艘大船吱吱嘎嘎的在水上起伏晃动,岸上的船公、商贩,还有那四个书生抬起袖口遮住头。
就在其中一个人喊出:“哎哎,好大的风啊。”的刹那,陆良生猛地偏过头,龙王庙的方向,一道磅礴的法力冲天而起。
‘果然冲我来的!’
陆良生呢喃一声的同时,冲天而起的法力化作一道巨大的长影,常人似乎看不见,只觉得风太大,一个个蹲在地上抵御大风,他们头顶上,丝毫没察觉到巨影摆动五爪游移扭动滑了过去。
那长影带起的风更大了,有人甚至从地上被掀了起来,地上装有货物的木箱也在摇晃,然后,猛地掀飞,将里面的东西卷了出来,漫天飞舞。
顷刻间,陆良生朝那边百姓施了一个辟风的法术,看着那道黑影直奔这边,不敢在这里停留,拉着老驴跑去一艘海船,脚下一蹬,拽着驴子一起飞上甲板,快步冲上船首,手指法决飞快变换,点去海水。
下一刻。
明末稱雄 木子藍色
硕大的船身下,那片海水流动起来,托着船身缓缓向前驶离码头,系着的绳索也在瞬间崩断。
名門財女(完結) By鳳七 鳳七
“我的船!我的船!”
码头上有船公抬起脸看了一眼,顾不上大风,连滚带爬的朝渡桥跑过去,迎面有东西从飘走的船上飞来,本能的伸手一挡,一个袋子砸在手臂掉去地上,是个钱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块。
足足数十两之多,足够买一艘新船了。
还未来得及高兴,狂风吹来,隐约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远处过来飞过那边船公商贩上空,然后,一片人仰马翻。
“兄长救我!”
身子单薄的四个书生里,有人卷上天空,下意识的伸手拉去旁边的人,随后,第二个书生拉拽之下跟着掀飞起来。
“三弟救我!”
接着又是一声:“二哥救我!”
“救你娘,我也在飞啊啊啊……”
……..
惡魔總裁你好毒 韓凈沫
哗——
海浪扑卷,驶离码头七八丈的大船少了大风的颠簸,显得平稳了,陆良生仍旧掐着法决,让船只保持速度尽快脱离那黑影吹出的法风,然而,下一秒,天空接连几声“啊——”的叫喊传来。
陆良生回头,只见半空上,有四道身影手拉着手齐齐落下甲板,重重砸在老驴不远,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老驴歪了一下头,就见其中一人抬了抬脸,擦了一下满脸鼻血,嘟囔一句:“终于落地了…..真踏实。”然后,咚的一声,昏迷过去。
这四个家伙……
掐着法决的陆良生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