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7 10 月, 2020
玄幻小說

998es精华都市小说 皇兄萬歲討論-227.意中勝利,意外來客(第二更)看書-w5vcq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答应了这场战利品丰厚的战斗。
鬼帝遵从约定,把“绝地令”,“诡海古卷”、“帝令”放在了望江楼中,由五大世家共同看守。
而看守之人也需要对心魔起誓,若是鬼帝死了,那么这些东西必须交给风南北,而吴家人绝不可阻拦。
一切已经就绪。
大江之畔,那原本为弟子对决搭建的比武台,竟成了苏家帝师与吴家鬼帝定生死的地方。
没有人可以再去阻止了。
飞雪连天,夏极已经站在了台上。
他轻轻跺脚,台上白雪顿时一扫而空。
鬼帝负手登台,站到他的对面。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镂金帝袍的男子,威武异常,双眸里带着一股折煞众生的气魄,让人无法承受那威势,而禁不住想跪拜,叩首。
鬼帝双手一直负于身后,
手上戴着黑手套,
手心抓着一把刀。
刀近于太刀,长度比短刀略长几分,
刀镡为银色骷髅,刀身浮绘着一些古怪的图纹,那图纹正在闪烁发亮,显然是神兵种类。
若是真正论起来,两人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地平视着对方。
然而,虽是第一次。
却已无话。
世上之事,若是都能轻易解释清楚,那又岂会有恩怨?
除非鬼帝和夏极,迫切地想要和平,并为世家和平奔波而走。
但可能吗?
鬼帝身为帝君,最重要的尊严被人践踏了。
夏极则是一个“装睡”的人,你想让他去促成世家和平,和做梦差不多。
苏家可能吗?两方世家阵营三千年的对立是假的么?青王暴毙、栽赃陷害的事又是假的么?
恩怨到了一定程度,就不需要理由了,也不需要管对错正邪了。
“贪婪是罪,弱小也是罪,风南北,你是个人才,却不幸沾了这两样。
我不管你上次用的什么手段,这一次…我已经准备好了。”
“想再见一次吗?”
“不了,你来不及了。”
鬼帝微笑着,往前踏出一步,他的手一直在背后,手指轻轻敲打着银色骷髅刀的刀柄,仿佛在进行着某种神秘的仪式。
刀柄在他掌心里跳动着,灵活无比。
在他吐出“来不及了”四个字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松开了。
夏极抓出黑刀雷火,漫天风雪的天气,空气湿润,正是应了雷弧跳跃的天时。
当~~
此时,鬼帝手中的骷髅刀已经插落在了地面。
嗡~~~
刀身发出一声奇异的鸣响,糅杂着诡谲怪异的嘶吼,向四方一瞬扩散而去。
观战的世家人只觉气血忽然“粘滞”住了,境界低一点的则是因为供血不足,而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晕眩感、恶心感。
不远处,亦有好奇观望的江湖人,而他们更是无法承受,已然晕了过去,若是无人相救,只要在这刀的笼罩范围之内,这些江湖人就会很快死去。
风吹雪与谢琼峰忍着晕眩感,飞掠而出,拖着晕倒的人往后急退,许铃铃无奈,也跟着救起人来。
吕妙妙瞪大眼,她认得这刀。
这是吴家的神兵“魂封”,
一旦完成了简短的仪式,就可以将一片区域的所有人气血封住,让人直接废了。
除非力量远超过用刀之人,或是有什么特殊的破解之法,否则直接就是束手就擒了。
这不是一把杀人刀,而是一把介于精神冲击与玄阵之间的刀。
果然,这一刀插地后,夏极的身形也稍稍凝滞了下。
他右手撑着黑刀,站在台上。
他不是神,此时也感受到了这奇异的束缚感。
就好似有诸多哀怨的冤魂在纠缠着自己,使得自己的躯体下意识地呈现出“粘滞”的状态,气息缓慢,血流缓慢,好似一重重枷锁束缚而来,让他成为囚徒。
他拔刀的时候,躯体竟然产生了一种“生锈”的感觉,发出奇异的咔咔声。
刀出一寸,无穷雷弧从刀镡下涌出,化作初起的雷潮。
而此时,鬼帝已经做出了第二个动作。
他开始“分裂”。
这景观,看的现场众人都呆住了。
一瞬间,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个鬼帝从八个方向包围住了夏极。
而鬼帝与鬼帝之间则是有着一种奇异的联系,隐约可见寒光缕缕。
铿!!
夏极粘滞的动作依然维持着,他的刀出鞘一半,紫光灼灼之间,照耀的八个鬼帝越发阴森。
“傀儡术。”远处的谢琼峰直接道出了答案,“我遇到的阴九笑也会傀儡术,此人是他的老师,这傀儡术果然用的天衣无缝,我根本没看出那是七重傀儡。
甚至,我现在还是没办法分辨,那八个里哪个是真的。”
风吹雪想了想道:“也许都是假的,我遇到的那个人,她可以让身体化为类似鬼魂状态,无法被刀斩到躯体。”
他淡淡地说出这话,谢琼峰猛然侧头看向这位大师兄,他很想问“那你是怎么斩到的”,但他还是憋住了,习惯,习惯就好。
许铃铃道:“这么说来,真正的鬼帝并不在那八个躯体之中,而是藏在某处操纵着那八个躯体?”
她设身处地地想了想,发现自己若在局中,直接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她再看风吹雪,这位大师兄眼神疯狂,怔怔地看着远处,显然也在设身处地地想着自己若在那局中该怎么办。
许铃铃看那充满战意的神色,露出古怪之色。
风吹雪,你这都觉得能打?
望江楼上。
世家人观望者这战局,神色各异。
而吴家人却已然轻松了下来,他们认出了自家帝君的手段。
“神刀封魂镇压血气,金尸八傀水火不侵,天罗法丝无物不裂,还有鬼帝的法身…我实在不知如何输了。”
“风南北即便有强大的法器也来不及使用了。”
“他终究还是年轻与托大了,不知道先机的重要性,他早该取出法器,而不是拖到这一刻。”
“但即便如此,这风南北也足以自傲了。
帝君是真的把他当做了敌人,所以才在登台之前,就已经抓出了骷髅刀,在提前进行仪式,所以帝君才能在初登台时,就使用了神刀封魂。”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帝君虽然赌注下的大,但却也小心谨慎,全力以赴,以求万无一失,不愧是帝君。”
“我吴家总算是掰回一局。”
吕妙妙趴在栏杆前,看着风雪外的那道被包围的身影,有些担心地轻声呢喃道:“大叔…”
夏极立与风雪的孤台,眼前是恢恢天网。
八个鬼帝如同八只蜘蛛,彼此之间的蜘蛛网星罗棋布,囚着中央无法逃脱、无法挣扎的猎物。
这又是第二重枷锁了。
封气血,
割血肉。
而就在这时,夏极握了握黑刀。
哧哧哧…
深紫色雷潮冲击着他的躯体,将他血液里的一切粘滞都淡然地去除了。
但鬼帝也没准备凭这一把神兵封住他,鬼帝要的只是一个先手,当你花费时间去解除这种粘滞时,他已经有了时间去用出真正的杀招了。
哧啊~~~~
无穷尖锐刺耳的鸣声,同时响起。
八个鬼帝带着漫天的“蛛网”,旋转起来。
这些“蛛网”是天罗法丝构织而成。
无坚不摧,无物不裂。
而在这种切割一切血肉的绞肉机里,一道诡影竟是完全无视了所有的“物质”,而如一道幽灵拖着极多的残像,穿过“绞肉的蛛网”,向中央的夏极扑去。
那幽灵周身沾染着死亡的气息,那是真正的十一境力量,甚至是因贯通法脉,而动用了的属于法身本身的力量。
三道枷锁,
一盘杀局,
一绞肉身,
一灭神魂。
鬼帝从下望江楼时就开始策划、筹备,如今才在这一刹那让夏极陷入了这十死无生的局。
谁,都不是无脑的莽夫。
鬼帝即便成了急于翻盘的恶赌鬼,却也是能够丢出一把“王炸”!
然而,夏极就没有准备么?
夏极就真的托大么?
没有。
他周身长袍鼓荡,其中蕴藏着数不清的法相。
而就在杀局产生的那一刹那,他猛一踏地,
气浪滚滚向八方散尽,绝强力量宛如万兽齐奔。
巨力轰击之下,远处的望江楼震了震,比武台边的江水猛地腾空而起,地面如有流星坠落,轰然崩塌。
他在这一踏之间,整个人也随之直射地下。
那坚硬的比武台哪里还在?
在的只是一个深坑。
坑洞里,尘岩泥石,逆冲穹宵,映照着漫天落下的大雪,构织成一副玄幻的奇景。
而原本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天网恢恢之相却也是扑空了,而变成了从上往下的攻击。
鬼帝一切的力量覆压而下,好似天倾,天要你亡,你不得不亡,便是下了地,就能逃么?
“死!!!”
诸多怪异的声音,糅杂成一个字,笼罩而下。
夏极仰起头,手中的黑刀从那深达十多米的地下,往上挥出了一击。
一重法相也许会有形态,会是野兽,神佛,甚至传说里的神兽,风雨雷电,各种…
但这一击,挥出的却不是一重法相。
茫茫然雪海之间,仿有神柱逆天而起,带动一道无以形容的刀光,似加速了万倍十万倍百万倍的日出,在众人眼里升起。
除了璀璨,除了伟大,难以再去描述。
这一刀,甚至连黑刀雷火原本的紫色电弧都没有了。
这就是纯粹的刀,压榨了无穷法相、包容了无穷法相的刀。
正因为法相极多,反倒是没有了法相,而变得纯粹,极致,美妙,混杂一切,反而单纯。
让人不禁去想天地开辟之初,那无上的一斧是否也如此刻般的静谧而极美?
凡尘容不下这样的刀光。
所有人瞪大眼看着这刀光。
这还是十境的力量。
但这源于十境的力量,却已经给了他们心魂以最大的惊骇。
原来,极致与纯粹,是如此强大么?
强大的一如此刀,绝世无匹,摧枯拉朽,没有悬念地淹没过了鬼帝的一切。
金尸八傀水火不侵,但却在这淹没里粉碎成尘。
天罗法丝无物不裂,但亦在这刀光里寸寸崩断。
鬼帝法身,那是一重重鬼魅的叠加,是没有形体的存在,是可以穿过“物质”的存在,但却也在这一刀里彻底败亡。
刀光散尽。
明明只是刹那。
却如经年。
半空里,鬼帝实体显出,浮空,维持着最后一刹的轮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刚刚这一刀的力量。
这是何等的怪物?
人为何能做到这种程度?
这样的人凭什么达不到十一境?
凭什么活不过五百年?
而自己…
也终究成了这样一个神话的踏脚石了。
“呵…”
他咧开嘴,发一声自嘲的笑。
勉强维持浮空身形的那一抹神魂终于散了,躯体随风,灰飞烟灭。
一年学万法,六年六万法。
万法磨一象,今已成六象。
谁能看到这理所当然的一刀背后的付出?
战场如是天灾碾过,
烟尘缓缓散开却散不尽,
一道身影从中走出,那身影极快,矫键轻捷,犹如天帝巡视,几个呼吸便已经到了五人公证的赌注边。
夏极抬手一招,直接卷向那三样宝物。
然而,只有绝地令和诡海古卷被他卷走,那“帝令”却是稳稳沉沉,压在桌面上,纹丝不动。
一旁看守的五人面面相觑。
夏极冷哼一声:“吴家,是输不起,要抵赖吗?”
他抬手直接向着最后一样帝令抓去。
帝令如山,镇压此处,而无法动弹。
夏极忽然察觉了一抹古怪。
不是说他无法抓起帝令,而是需要他动用黑皇帝的力量,动用自己几乎全部的力量才能抓起,而这显然是过了。
所以,从明面的局势上来看,这帝令他已经不可以抓起来了,否则得不偿失。
他淡淡问:“是吴家哪位?发了誓不怕心魔么?”
一声让人颇有好感的笑声响起。
众人看去,只见角落里坐着一个书生样的男子,那男子双颊粉而透白,有着奇异的暖意,但若不是他这么一笑,根本没人察觉到他。
那男子微笑道:“我姓苏,所以没发这个誓言,帝令你不可以取走,其他两样就算你击败鬼帝的酬劳了。”
夏极还没开口,苏家人已经认出了这男子。
一位苏家执事怒声骂道:“苏瑜!你这叛徒!”
另一人道:“你叛入吴家,可不就是吴家人么?我苏家帝师如约取帝令,又如何?”
说话之人话音刚落,苏瑜轻轻拍了拍桌子,而这一拍,那两个出声之人顿时露出了惊骇之色,紧接着便抱住头,发出凄厉的哀嚎,再转眼,已是七窍流血没了气息,他们瞪着惊惧的双眼,如是死前看到了无比恐怖的东西。
苏瑜起身,一瞬间已经到了桌前,他抬手取向帝令,微笑道:“我不是吴家人,所以这约束对我无效。今天我就是不让你拿走帝令,你又能如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