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9xc精彩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 起點-第883章 行動(萬更求訂閱)讀書-fs7yc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男子猜测苏宇是门外之人,最后更是定位到了文王他们身上。
苏宇很无奈。
为何这么想?
多不合适啊!
人家多老啊,我多年轻啊,你们咋想的?
但是,这男子笃定了门内中人不可能开天,显然,他对自己的信息情报是极其相信的,笃信他得到的消息才是真的,所以,别人不敢想的,他敢想。
没人想过,苏宇会是门外之人,而他,一开始就笃定苏宇和门外有关。
此刻,苏宇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
男子一脸挣扎,满脸血腥,有些痛苦道:“你……能恢复我实力吗?给我恢复一下伤势,我受不了了!”
太痛了!
苏宇看着他,笑了笑:“怕死?”
“谁不怕?”
男子无语,谁不怕死?
苏宇又笑道:“怕死,那就可以交流了,我以为你不可以交流的。”
“……”
男子无言以对。。
苏宇挥了挥手,他气息恢复,瞬间达到了20道之力,到了这地步,一些伤势,那就是真的小伤了,瞬间恢复,皮开肉绽的血肉,瞬间恢复了。
当然,肉身没之前强大了,本体肉身被打爆了,再恢复,也没之前强大,还得需要时间抽取大道之力慢慢巩固。
此刻的苏宇,对他很感兴趣。
一挥手,天翻地覆。
眼前,天地变幻。
瞬间,他们出现在一个凉亭之中,四周,河流翻滚,烟雾缭绕。
凉亭中,火炉上烧着茶水。
男子不感兴趣,而是朝身边的河流看去,看了一眼,心中一悸。
苏宇笑了笑:“别看了,只是模仿时光长河诞生的万道河,这些河水,都是混杂的大道之力,把人塞进去,万道之力冲击,腐蚀肉身,腐蚀精神,一直冲刷到化为河流的一部分……其实这万道河,很好玩的,要不下去游个泳?”
男子沉默了一下,开口道:“何必呢!”
明摆着在威胁他。
男子无奈:“我入了你天地,算是上了船了……”
苏宇摇头:“不,不一样的!入天地算什么?大不了一死!有些人怕死,但是也不怕死,很复杂吧?其实不复杂……”
男子叹息:“不用和我说大道理,我活的应该比你久。”
小年轻一个,就别和自己谈人生了。
他坐了下来,拿起了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端着茶杯,看着苏宇,陷入了沉思中,许久都没吭声。
他知道苏宇想问什么!
但是……
男子看了苏宇一会,微微有些恍惚,忽然道:“你……可以换一身白袍吗?”
苏宇挑了挑眉,男子尴尬道:“那个……要不……你换一身试试看?黑袍有些……有些不适合谈话,比较严肃。”
苏宇看着他,笑了。
身上黑袍,自动换成了白袍。
男子看着他,见苏宇朝他笑,心中微微一动,又干巴巴道:“那个……那个……能……能手上……拿本书吗?”
苏宇看着他,没说什么,一本书籍浮现在面前。
男子咽了咽口水,又干巴巴道:“那……那要不……笑一下,灿烂一点?”
苏宇笑了!
很灿烂!
男子一看,许久,呆呆道:“还真是!你果然是文王的儿子,出乎我预料,他……和谁生的?”
他抓了抓脑袋,有些无语,“他这些年也就和武王在一起,好像也没离开永生山附近太久……奇怪了!”
苏宇看着他,笑了笑:“为何不怀疑文钰?”
为何非要说是文王生的呢?
男子无言,半晌才道:“不可能,你若真是文钰生的,那不可能这么像文王,外甥多像舅,那也得经常见面,气质这东西,见面不多,如何相似?”
苏宇又笑了:“你见过文王?”
要不然,你哪来的那么多要求。
要不然,你如何熟悉?
男子沉默一会,点头:“见过一次……但是隔着很远看到的,没敢上前,太危险了!”
“你是人族?”
苏宇看着他,男子点头:“算是吧,但是和你口中的人族,也许……不太一样,毕竟不是一个时代。”
苏宇微微点头。
他就这么看着男子,男子也看着苏宇,好半晌,讪讪道:“那个……你还能提供一点佐证,你是文王他儿子吗?”
苏宇不吭声,就这么看着他。
男子无奈,“你要是文王的儿子……那有些事,其实可以聊聊,但是,你要是不是,那就不好说太多了,你打死我,我也不能说的!”
苏宇不着急,开口道:“你来光明城做什么?”
“探查一下消息。”
男子这个倒没隐瞒:“这不是禁地之会马上开启了吗?文王他们恐怕有危险,包括他妹妹也是如此,都有危险,我来看看情况,看看是否有机会,见见文王……结果,这边动静大,我想着先来这边探听一下消息……结果刚来不久,就被你抓了!”
很无奈!
苏宇淡淡道:“见文王做什么?”
“提醒他小心点,别这时候去永生山,很危险!据我们所知,永生山应该和一些禁地达成了协议,一旦文王他们进入永生山,很快,就会有禁地之主过来,联手围杀他们!”
男子急忙道:“很危险!之前没联手,那是大家希望有人牵制法,法天赋极高,而且他囚禁文钰,其实有人知道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开天成功!”
“可是其他人不好插手,所以,文王和武王,其实就是牵制法,不让法对付文钰的棋子!现在,法妥协了,决定让大家一起分一杯羹,如此一来……有禁地之主就答应了帮他斩杀文王他们!”
苏宇迅速判断了一下,可能是真的。
当然,他牢记人皇的话,在这,不要相信任何门内人。
哪怕是他祖宗也不行!
因为,门内,是另外一个时代,不再是现在!
在这,别提什么感情。
当然,情报这东西,真假与否,自己判断。
“你的意思是,到现在,法也没能拿下文钰,但是他撑不住了,或者说,他觉得无法再拖了,所以这一次禁地之会选择在永生山,也是法妥协的意思?”
“对!”
男子点头。
苏宇笑了:“你叫什么,这不是秘密吧?”
“明啸!”
苏宇挑眉:“假的,真名什么!”
男子张大了嘴巴,半晌才道:“月啸!”
“真名!”
苏宇淡淡看着他,男子无奈:“真的啊……一个名字而已,代号罢了……”
苏宇就这么默默看着他。
男子纠结了一阵,半晌才苦恼道:“日月!”
苏宇眼神微变,看着他,许久才道:“开天时代,人族强者,日和月的后裔?”
男子郁闷无比,叹息一声:“我就知道,不能说真名!”
苏宇瞳孔微缩:“你和星、文这些人,在一起?”
男子没吭声。
苏宇挑眉:“据我所知,日月星文这些人都是顶级强者,当年人族的部落首领,和人祖周是一个时代的强者,所以说,你是这群人的后裔?”
“不是这群人……”
男子无语道:“只是两位,我父是日,我母是月……”
什么叫一群人?
苏宇皱眉,“不对吧,你真是?日月星文这些人很强吗?你具备24道之力,他们难道比你还强?”
“有强有弱!”
苏宇却是记得,星的投影,小时候和自己说的那句话,七道至强……一个三等巅峰,他喊至强,要知道,门内的三等,可是一大堆。
若是如此,星应该很弱,撑死了二等。
而这个日月,却是足足24道之力!
苏宇想到这,问道:“问你一个事,不算太重要,星,是否是你一伙的?”
日月没说话。
苏宇又道:“好,这个不重要,那星是什么实力?”
日月还是不回话,而苏宇,眼神渐渐冰寒下来。
日月无奈,开口道:“你问这个对你没用吧?”
苏宇继续冷冷看着他,日月被他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只好道:“十多道之力吧。”
“这么弱?”
苏宇看着他,皱眉:“星不是开天时代人族首领之一吗?你都有24道之力,他的后裔人皇也是顶级强者,虽说隔了无数代,关系不大,可也未必没有先祖血脉影响。”
十多道?
没说16道,那说明可能真是二等!
星,怎么会这么弱?
当然,在门外的角度来看,二等不弱了,可在门内来看,真的弱!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日月星辰……辰不说,早就死了无数年,很早之前就挂了,那不说什么了,可星没死,一直活着呢!
男子有些头疼,无奈道:“又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入16道,总是有极限的,当年的部落首领……当年一道之力都能成首领……无数年前的事了,修炼又不是比谁活的长!”
“活的长的,实力强大,那只是你觉得,一大堆活的长的,真正成禁地之主的,不也就那么多吗?”
他觉得苏宇没必要纠结这个问题,天赋决定上限。
无数年来,无法突破,卡在一个境界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
而苏宇,却是没回话。
半晌,忽然道:“你说,一个十几道的强者,会喊一个人七道至强者吗?”
“不会啊!”
日月翻白眼:“我都十几道了,那起码比我强一点吧,哪怕一两道也行,比如我15道,看到了17道强者,喊一声十七道至强差不多!”
苏宇眼神微动:“星有15道吗?”
“差不多吧,毕竟无数年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厉害,也不好意思去问人家到底多少道吧,大体上判断一下,毕竟是前辈,也不好探查人家,那多不给面子?”
苏宇点头,也是。
但是……苏宇还是陷入了沉思,回想当日的情况,星到底喊的是“七道至强”还是“十七道至强”,按照日月的话来说,星若是15道,那见了17道强者,应该会惊讶的,尤其是在门外。
可是,大周王会是17道强者?
一等?
不至于啊!
都到了这时候了,大周王连人皇都见了,人皇也说了,大周王当年的确只是七道,他封印没破,大周王哪怕其他大道修炼的不错,也不能突破的。
然而,若是真的只是七道,星毕竟是15道强者,会这么喊吗?
还有,星当时很忌惮。
要知道,他15道,投影是从正门投射出来的,甚至能压制一下时光册,哪怕那时候的和时光册不强,他可能也具备了二等之力,八九道可能会有的?
他会那么忌惮大周王?
一下子,苏宇就陷入了沉思中。
这又是什么情况?
星,是否喊的是17道至强呢?
大周王若是17道,到了这时候,苏宇都没发现,那隐藏的是不是太好了,他隐藏这个有必要吗?
苏宇头疼!
还是说,中间有些问题,或者说,星只是随口一说,大家喜欢把至强者挂在嘴上?
在这之前,在门外,苏宇其实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因为,七道之力本就不弱。
喊一声至强者,那又如何?
可现在,见识了门内的强者之多,这话就存在很大的问题了!
而苏宇陷入了沉思中,日月看了他一会,喝了杯茶,也不知道眼前这家伙在想什么。
很快,苏宇恢复了,忽然道:“星在哪?我可以见见吗?”
苏宇想见见此人!
一方面,了解一下当年的情况,一方面,星可能和时光师有什么联系,苏宇要救时光师,可能还需要去见见星才行。
大周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苏宇不太想去猜测!
他觉得,大周王不该有问题,也不会有问题。
可若是真有17道之力,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在人皇很危险的情况下,一位一等强者,早就该前往前线参战了。
日月再次沉默。
苏宇冷冷看着他,还是不老实。
日月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叹气道:“黑墓,我都不知道你真实身份,对你一无所知,你张口就问我一些秘密,我能随便说吗?”
苏宇皱眉:“我是文王儿子!”
“……”
日月这下子反而怀疑了,咕哝道:“你……你喊你爹文王?你……不会都不知道文王的名字吧?”
“为尊者讳!”
苏宇淡淡道:“你天天喊你爹日,喊你娘月?”
“……”
好有道理!
可对外介绍,我也会直接说名字的啊!
他干咳一声:“那个……那文王叫什么,你知道吗?”
苏宇心中暗骂,别说,他真不知道!
也对,好像从来没人说过文王叫什么。
文王叫什么?
我知道武王叫太山,时光师叫文钰,人皇叫星宇,至于其他几位,包括明王,其实苏宇都没问过,谁会特意去问人家叫什么。
又不是同代人,知道尊号就行了。
别说文王,巨斧、通天、英武、火云这些人,都是封号,本名叫什么,苏宇也不知道,南王也是。
这下子,还真难倒了苏宇。
不过苏宇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你还能知道?
下一刻,苏宇淡淡道:“文道!”
甭管叫啥,名字要大,道,如何?
文王,当然要名字大一点,看看,我和人皇都是宇宙,他叫文道,毫无毛病!
“文道?”
果然,日月念叨一声。
是吗?
文王原来叫文道啊!
他也不知道!
多正常,又不是一个时代的,人皇那个时代,没几个人敢喊文王的名字,敢喊的,比如太山他们,都喊二哥,或者文老二。
苏宇笃定这家伙不知道!
事实也的确如此,日月只是试探性问问,现在知道了这名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半晌才道:“那个……还有别的证据吗?”
苏宇冷冷看着他,片刻后,手中浮现出一支笔,大道之笔,冷冷道:“够了吗?”
“这是……传说中的笔道?”
他仔细端详了一下,判断了一番,不是大道之力模拟伪造的,而是天生大道为笔的那种,可是……看起来怎么不太像笔?
对文王,他也只是听人提及过一些,具体的也不是太清楚。
还真是文王的儿子?
他又道:“那你母亲……”
苏宇恼怒了,下一刻,四周大浪翻滚,天翻地覆!
凉亭消失,茶水消失!
苏宇声音冰寒:“莫以为我不会杀你!阶下囚,笼中鸟,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质疑我!”
日月脸色微变,这位脾气不太好啊。
他急忙道:“我不问了,误会!”
苏宇哼了一声,很快,云淡风轻,一切恢复如常,日月手中的茶杯再次出现,日月心中微惊,再看苏宇,只见苏宇已经恢复正常,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有些惊悸,这家伙……还真是变脸快的吓人!
苏宇恢复了平静,再次道:“你此次来此,只是为了单纯的通知文王小心?”
“对。”
苏宇不质疑,当然,也不相信,他又道:“那你准备怎么找?”
“就在永生山附近找找看,也许可以遇到。”
没一句真话!
这个日月,看起来说的都是真话,老实巴交的,可实际上,苏宇知道,大概没一句真的,连名字到底是不是日月,都很难说!
“你们这群人,到底是站万界那边,还是门内?”
“都不是,我们是单纯的站在人族的角度!”
日月解释道:“我们不在意是门内还是门外,我们只站在人族的角度去考虑!”
苏宇冷冷道:“追溯回去,谁不是人族?”
除了那些妖类,都是人族!
他才不信,这些人说什么只为人族,他们眼中的人族,和苏宇他们眼中的,那是不一样的!
日月摇头道:“不一样的,我们眼中的人族,得从我们那个时期算起,周统一了人族,或者说让人族正式在万界崛起后,那时候的人族,才算是人族!人族合流后,那才叫人族!在这之前,种族是没那么分明的!包括那时候的仙,魔,神……其实都是部落名……”
苏宇皱眉看着他,还是觉得这家伙没说真话。
算了,他不深究,问道:“那你们想救文王他们?”
“对!”
“为何?”
“他是人族,也是文的后裔,而且也是万界的人族中流砥柱……他一旦死了,那就麻烦了!天门一开,三门中的人,为了重返现在,一定会大开杀戒的!”
苏宇微微点头:“来点有用的讯息,可以联系文钰吗?”
“啊?”
日月惊讶道:“怎么可能!”
苏宇冷冷看着他,越看越是皱眉,半晌,平静道:“你们是一个禁地,还是领地?”
“首领是谁?”
苏宇平静道:“告诉一个名字,不会死!我也不信,其他禁地一点不知道,你信不信,我马上去问天穹山,也有收获!”
一般人不知道,剑尊这些人呢?
苏宇冷冷道:“剑尊他们,也许很快也会成为我的囊中物,你现在说的话,若是虚假,我自然会有办法收拾你!”
日月沉默一会,开口道:“我们算是禁地,至于首领……”
他沉默了一阵。
好像不太愿意暴露对方的名字。
行规
苏宇不急,一直等着。
半晌,他吐了口气:“人!”
“什么?”
“人!”
日月开口道:“你没听错,就是人!一位古老的存在,人族的由来!开天时期,无数强者进入万界,开辟大道,混沌族的有,人族的也有……那时候,其实不叫人族!那时候,其实没有人族这个概念!那时候,大家种族不分明,人和妖族也可以结合……那时候,大家都称呼彼此为道友,一起寻道而来的道友……不管什么形态,什么样子,都是修道者!”
“而人,也是那时候带着一些其他人族,进入万界后,开创了部落时代的存在……但是一开始,也没那么分明,直到后来,现在的人祖周,统一了那些部落,这才正式有了清晰的种族概念!”
人!
苏宇沉默了。
这些人的首领,居然叫人,这是苏宇完全没料到的。
各族都有开族之祖,人族的人祖是周,但是他不是开族的强者,族名一般都用开族强者的名号来定,苏宇还以为,人族这边不一样。
现在才知道,一样的。
人族,真的有个人祖,不是周,而是人!
这消息,人皇他们都不知道吧?
苏宇吐气:“人族,居然还有一位开族之祖,我以为是时光之主!”
时光之主,居然不是!
日月这次倒是知道一些东西,解释道:“时光之主,是人族还是其他,其实不太清楚,大概率也是人族,但是,他只是开了天就消失了,他可不会去弄什么种族……他就如同现在的时光长河,开了天之后,什么都没管!他才是真正的大道无情,只是开天,其他一概不过问的那种!”
“比如你现在,你开了天,然后你天地中,你什么都不管,自然诞生一些强者,这些强者彼此拉帮结派……也许若干年后,你就是下一个时光之主,而人族的开族之主,却不会是你!”
苏宇微微点头,道理他懂。
但是苏宇还是很奇怪:“那为何,我从未听人提及过人……算了,我喊他人……人瑞吧!”
日月欲言又止,你别瞎改名!
“为何我从未听人提过人瑞的存在?”
“按照你的说法,这位是开天初期的存在,可能是仙祖他们那一辈的,甚至更高一辈……是吗?”
“对!”
日月解释道:“没听说过,其实很正常!因为他的存在,早就被时光磨灭!很多人在淡化他的存在,包括人祖周这些人,都在淡化他的存在感!否则,人祖也不会被人称为人祖了!哪怕我们,其实也是后来才知晓他的存在……”
“为什么?”
苏宇好奇。
日月开口道:“因为首领一直致力于人族合流之事,简单来说,首领当年一直希望仙祖这些人,可以回归人族,让人族统一,而不是分裂,但是没能得到他们的认可……”
苏宇翻白眼,“真的?”
我不信!
非要合一干嘛?
你看,狱王弄的圣族,我就没想着让他合一,既然你要分,那就分好了!
“真的!”
日月点头:“后来,这些强者都独立了,但是首领严格来说,还是他们的领袖,为了消除这种影响,很早之前,他们联手对付过首领,导致首领重伤……后来一直在养伤!再后来,这些叛徒,就不断弱化首领的影响,甚至在后期,人族再次合流之后,将周定为人祖,从而剥夺了首领的称号……”
总觉得问题很大!
苏宇默默听着,可能是九假一真,或者干脆十假!
但是,苏宇还是要听。
因为,可以了解更多的讯息,门内的人不可信,苏宇当然是相信人皇的,这些家伙,我听听就行!
他也不再质疑日月,有些事,自己知道的太少,但是可以慢慢去收集情报,还原当年的真相!
人瑞,未必就是什么好人。
当然,是不是坏人,不好判断,但是和现在的人族,严格来说,关系不大。
一个个念头浮现,苏宇再看日月,笑了,“永生山有你们的探子吗?”
“没……”
轰!
日月身上大道之力熄灭,无数雷霆轰击,长河之水冲击!
一瞬间,将日月冲击的皮开肉绽!
不止如此,长河之中,探出无数锁链,将日月擒拿,一下子,锁在了长河之中,雷霆不算轰杀,长河之水不断冲击着他!
苏宇起身,听着日月的惨叫声,笑了笑,“好好享受!入了我天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不识抬举,嘴硬无比的家伙!”
“黑墓,你……啊!”
日月惨叫一声,接着,不断惨叫起来。
“你问我的……我都说了……有些……啊……我也不清楚……”
苏宇一脸冷漠,直接消失在原地,此地,只留下了日月的惨叫哀嚎声。
苏宇走出封印的窍穴,微微摇头。
没有什么怜悯。
这日月,嘴巴太硬了,和自己说的话,其实大部分都是假的,几乎没提供任何有用的情报。
既然如此,苏宇便让他尝尝自己的手段。
死不了!
真死了,在我天地中,我也能救活你!
可惜了!
此刻,苏宇叹息一声,可惜到了这地步,很难提取记忆了,若是搁在当初,这种人,苏宇一巴掌拍死算了,拍死了,提取精血,提取记忆,哪用这么麻烦。
而到了他们这地步,太难了,因为精血不再存留记忆,记忆这东西,都留在时光长河中的本源中了,探查本源,苏宇现在还很难做到。
否则,严刑拷打这种低级手段,苏宇都懒得去用。
他走出了那地方,很快,一群人围上来了,纷纷看向苏宇。
苏宇笑了笑:“该行动了,都过去一个半月了,还有一个半月,禁地之会就要开始了!时不我待!”
众人一喜!
开始了!
是的,苏宇要对剑空他们下手了,他感应到了,各方又来了一些强者,而城中,一些禁地强者,一些隐藏的散修强者……算下来,还没被控制的一等,起码还有10位。
绝对够自己达到29道之力了!
之后,看看能否引来剑尊这几位,等拿下了他们,那就差不多了。
苏宇吸了口气,笑了,“先把散修都解决!”
“诺!”
众人兴奋,总算有好处了,尤其是对那些同道强者,大家很感兴趣的!
……
城内。
比斗还在继续!
此刻,城内的强者,的确变多了,三大禁地,都有强者赶到。
天穹山这边,都来了几位强者助战!
剑空身边,此刻,多了几位天穹山强者,而刀主他们,也纷纷屹立在他身边,气势不弱,一时间,剑空都感觉,其实出来当个领主,其实很不错的样子!
至于黑墓还没出现,他也不意外,闭关,强者闭关,一两个月算什么?
一二十年都正常!
对面,曲他们那边,也是强者伫立,双方彼此敌视。
四周,散修们继续看热闹。
就在此刻,剑空微微皱眉,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疑惑地朝四周看了看,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中日月交替。
他看了一眼,没在意,继续四处看。
他隐约觉得,这城内好像发生了点什么,有些不妥,可也没发现什么具体的不妥,剑修,还是相当敏锐的!
就在此刻,对面,曲忽然阴森森道:“一直都是我们这些人争斗,多没意思,听闻天穹山剑空,强大无比,同阶无敌,黑龙大人和雪莲大人,想领教一下剑空大人的剑道,不知敢不敢迎战?”
一旁,黑龙和那雪莲,都是一怔,陡然看向曲。
微微皱眉!
黑龙更是传音喝道:“曲,谁给你的权利,擅作主张?”
我们什么时候说要和剑空交手了!
而曲却是传音道:“二位大人,二对一,刺激剑空出战,拿下他,也就拿下了六方山,二位大人和他同阶,剑空修剑道,嚣张的很,我想,他会迎战的!天穹山号称第一禁地……这么打下去,我觉得,打多久,都难分出胜负!”
黑龙语气冰冷,传音骂道:“那也轮不到你来代替我们做决定,混账东西!”
曲却是不客气,传音道:“冥土大帝让黑龙道友来辅助我,可不是我来辅助你的,我已经放出话了,你现在不接受,就是不给大帝面子!”
“你……”
黑龙大怒!
你疯了吧?
你这么得罪我,我就算这次给了帝尊面子,答应去对付剑空,可事后,你还要不要混了?
你一个18道,可是把我得罪死了!
而曲,哪还管以后,今日后……你还有以后吗?
关键在于,这黑龙,一旦这次臣服了……抱歉,死灵大道我占据了啊!
那你要不融入我,跟我混,要不就是被干掉!
而我,可能会一举成为22条大道的强者!
曲都按耐不住了!
早就想下手了,可惜劫主之前一直在酝酿,他都等的心焦了,现在,既然劫主下令了,我还管你以后如何?
他料定了黑龙不敢拒绝!
大量散修在看着,现在他拒绝,传到了冥土耳中,虽说冥土对曲不会太客气,但是,对于不听令的黑龙,也不会客气,毕竟他之前的确说了,黑龙只是来辅助曲的!
黑龙大怒!
混账东西!
而就在此刻,对面,刀主则是破口大骂:“一打二,剑空大人也能解决你们!真当我天穹山第一禁地是浪得虚名?剑空大人乃是剑尊之子,剑尊乃是禁地之主下第一强者,你们也敢挑衅!”
“……”
剑空其实也想骂人!
去你玛德!
我是22道,对面两个22道,都是同阶,虽说剑修攻击强大,可是……一打二,我哪有那么容易赢,大概率会输。
可此刻,刀主都这么说了,他要是拒绝,倒是显得胆怯了。
他心中狂骂!
混账东西,口无遮拦,虽说是吹捧,可也要看场合啊!
现在,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而对面,黑龙皱眉,也是骂了一阵曲,可是,剑空若是真敢一对二……他也不介意以多欺少,让剑空吃个闷亏,听到刀主的话,黑龙都笑了。
曲的事,回头再说,这家伙,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可现在,他还是传音雪莲道:“若是剑空真敢应战,你我联手拿下他,别杀他,免得剑尊发狂……”
雪莲淡淡应了一声,传音道:“行,但是这曲……毫无规矩,无上下尊卑!此战若是胜利……你死灵地狱的事,我不好插手,你好好管教!”
“放心!”
黑龙冷漠无比,放心好了,我会教他做人的!
雪莲这才满意,她感受到了黑龙的怒火,这个曲,的确让人讨厌!
下一刻,对面,剑空被两人盯着,又被四方散修看着,此刻避战,那太丢人了,哪怕输了,一对二打输了,也不丢人。
很快,他有了决定,冷冷道:“二位,是要以多欺少了?罢了,我天穹山无惧!来便是!”
话落,瞬间飞入擂台。
对面两人一喜,也迅速飞入擂台。
而擂台之外,一瞬间,无数禁制浮现,刀主哈哈笑道:“大人剑气强大,大家避开点,开启最强禁制,防止剑气溢散!”
禁制,开到了最强!
与此同时,无声无息间,城内,忽然冒出了许多强者。
都没有任何声息!
还在围观的散修们,一开始还没在意,因为里面打起来了,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然而,很快,忽然有人惊呼道:“你们干嘛?”
就在此刻,刀主和曲这些人,忽然对身边一些强者动手!
来自三大禁地的强者,都没反应过来,一瞬间,数位一等强者被重创,接着就消失在了原地,被拖到了一个个窍穴之中!
而散修那边,忽然惊恐到了极致,因为附近,一瞬间忽然冒出数百强者!
其中,一等也有不少。
一股宏大声,震荡耳膜:“跪地,投降!”
那股强大的气势,在他们心底浮现,意志海都在震荡!
这一刻,整个光明城都被一层薄雾笼罩!
一瞬间,轰隆声响起!
杀戮,开始了!
因为苏宇料定了,这些人不会轻易投降,那就先杀鸡儆猴!
……
同一时间。
擂台中,三大强者还在战斗,从他们的角度看向外面,散修还在观战,惊呼声还在继续,刀主那大喊声不断,让剑空有些心烦。
“大人,杀了他们,大人真厉害!”
剑空暗骂一声,去你大爷的!
这刀主……我迟早让你好看,之前还觉得此人不错,现在……混账东西,你看猴戏呢!
尽管心中狂骂,剑空还是爆发出强大的实力,和两位强者厮杀到了一起,他要让外界看看,天穹山剑修强大无比!
哪怕战败,也要打的对面两人颜面无光!
对面两位,也是低吼声不断,奋力厮杀!
二打一,还能输了?
三人在擂台中打的天翻地覆,擂台如同小世界,哪怕三位一等强者,交战之下,也有足够的空间,四周,散修们的样子还在,就是稍显机械化。
可大战爆发,三人哪还顾得上探查他们!
……
而真实的外界,整个城内,早已是厮杀声不断!
轰!
伴随着一位一等散修,被数位一等联手打爆,忽然,成片的投降声传出。
“别杀我……我投降!”
“我投降!”
“……”
一瞬间,数百散修强者,纷纷跪地,有一些想逃的,却是被瞬间击杀当场!
空中,苏宇面容浮现,带着笑容。
散沙一盘,拿下他们,毫不意外,哪怕其中还有几位一等,照样轻松拿下。
“劫主!”
而之前,敌对的各方强者,纷纷单膝跪地,一个个激动无比。
“参见劫主!”
苏宇露出笑容,那些跪地的散修,却是一个个脸色剧变,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此人又是谁?
他们,好像入了贼窝了!
谁能想到,打了半个多月的六方山和虎魄洞,他么居然是一伙的!
太难以置信了!
连带着,三大禁地的强者,好像都被他们重创了,这些人,疯了吧?
还是说,背后另有势力?
一位位散修,只觉得惊恐无比。
这劫主……又是何方强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