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2 10 月, 2020
仙俠小說

ghn1h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326.我要打十個(記得投一下推薦票喲親)推薦-xgb79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化外天地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奇所在,谢蛤蟆路上给他讲解过,说这东西的出现与天地间灵气的阵眼相关,有大能者猜测它们与洞天福地相关。
可是世间只有洞天福地的传说,并没有人真见过,起码活着的人没有见过。
但修士皆有长生梦,道家大能们修为有所成后,便会游走山海之间,寻找洞天福地,寻找大机缘。
道家深信:世上有神灵,自然有洞天福地。
寻求洞天福地一般有两条路子,第一条路子叫书院路,这些修士往往出身道家正统,门派或者家族中有道家典籍记述着洞天福地的只言片语,他们靠这些典籍去寻求线索。
第二条路子叫野路子,这条路比较杂,主要的就是寻找化外天地,从化外天地中寻求洞天福地的线索。
但他认为化外天地与洞天福地应当没有关系,二者只是相仿罢了,都是一方小天地。
因为化外天地的空间狭小,且束缚极多,并非是一方真正的天地,只能说是一块额外的空间,说起来他觉得化外天地更像须弥芥子。
不过谢蛤蟆也承认,说化外天地很罕见,他以往走南闯北多年也没见识到几个化外天地,所以这一次得知庄子会吃人他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这是一个化外天地。
从这方面来说他们能接连见到两个化外天地算是幸运,完全是托刑天祭的福,多数人穷尽一生也未曾见到过化外天地这一神奇存在。
刑天祭传承自上古时代,他们确实懂得许多现今已经失传的秘法,这搜寻化外天地应当就是一路秘法。
王七麟这边还在沉思,听天监的高官和天武门的长老们已经全数进入黑黝黝的水潭中,徐大捅了捅他后腰说道:“七爷,上路吧。”
这话说的很不吉利!
王七麟呵斥他道:“别瞎说,什么叫上路吧?咱们是出征,是为民除害!”
话音落下他快步迈出进入水潭中,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一阵熟悉的恍惚感笼罩着他全身。
等到他眼前亮起的时候便已经脚踏实地了,还是在一座山坡上,地形与降龙岭差不多,不过这里没有雪没有树,山坡上下全是房子,山脚下、山头上还有一座座祭台。
到地了。
此时这方天地中一片混乱,茅草房屋东倒西歪,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祭台上有人吹响号角,源源不断有穿着宽大长袍、踩着草鞋的人从山上山下出现,他们随着号角声摆出阵势,有一条身材挺拔的壮汉凌空飞来厉声问道:“何人敢闯我祭场?”
正站在一块大山石上的钟无期冷笑一声,一步踏出腾空而去,本来他与壮汉之间犹有十数丈距离,但这一步迈开两人瞬间到了一起,钟无期二话不说一拳捶出。
在王七麟看来这是平平无奇的一拳,就像莽汉打王八拳一般,甚至他出拳之前还拉开马步迈开腿拧腰来挥拳。
拳姿丑陋,徐大的狗拳都要比他这拳法更漂亮。
但这一拳打出,壮汉四分五裂!
就像天空中炸了个烟花!
这一拳力道实在恐怖,人的血肉被拳力打崩,散落漫天形如红霞。
不必废话,直接开杀!
号角声陡然一变,由绵长变得苍茫悲凉,山上祭台站出一名老人,老人双手上浮厉声道:“搬山力士!起!”
他的双手之间冒出点点光芒,即使是白日也清晰可见,像是星光。
很漂亮。
随着他声音落下,一座小山头摇晃起来,八喵和九六却看向山下,九六大叫‘六六六’,八喵站起来一手挠了挠王七麟的膝盖一手指向一座囚牢般的大石屋。
石屋打开,有几头古怪野兽从中窜了出来。
这些野兽通体漆黑,异常肥硕,脑袋如野猪,却生有牛蹄兔尾,它们一露面发出叫声,如同婴孩啼哭般的叫声。
谢蛤蟆沉声道:“诸位小心,这是猖,相传乃是龙之外九子之一,是龙与猪所育灵兽。”
徐大摇头道:“这龙是真牛逼,什么都敢上,不挑食啊,猪它们也下得去鸟?”
山头摇晃,一尊形如巨猿般的石质大怪站了起来,它个头极高,足有十丈,脑袋以下到屁股是一般粗壮,胸围和腰围都得有五六丈,站在山头上如同上古巨神,着实是威风凛凛。
见此一幕武夜阑大喜,他甩了一下巨剑长啸道:“这个破石头交给老夫,老夫先行一步。”
巨剑飞出,武夜阑跺地追上,这样巨剑在前他在后,像是巨剑在带着他向前飞去。
剑出风雨现,一道狂风呼啸而去,风中隐隐有雨水落下。
搬山力士出现后便张开大手抓起一块足有马车大小的巨石,它看到武夜阑迎面而来,脑袋上裂开一条缝当做嘴巴露出丑陋一笑,抬脚踏地向前挥舞手臂抓着巨石要砸落下来。
武夜阑不退反进,巨剑像导弹般轰了上去,巨石顿时粉碎!
刑天祭众徒动手,山野上下全是人。
他们的房屋布局围绕这一方化外天地的入口而建,就是在防备这一天,所以王七麟等人落脚后便被包围了。
地下山石滚动,有不知名妖兽推开石头冲出。
灵妙道君一甩手中拂尘要施展神通,武氏的道姑抢先迈步上前,如莲如玉的双手结印拍出,一把本命飞剑从她一处眉头钻出,像一道电光般窜进妖兽体内。
妖兽嘶鸣,道姑冷然掐动剑印,飞剑在它体内纵横捭阖,妖兽只来得及挥舞了一下长满灰毛的大爪,接着半边脑袋被飞剑给从内部削掉了!
有一道雾气从妖兽体内飞出要逃,造化炉立马飞出开始横征暴敛!
武氏四长老武俊德笑道:“小阿七,我家寒烟的身手怎么样?”
王七麟顾不上回应,这时候混战正式开始了。
双方都很干脆利索,并没有什么废话,对刑天祭来说就是有人闯关那我们就杀闯关者;对听天监和武氏一行来说就是刑天祭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第一波冲上来的都是高手,两名年逾花甲的老人围向王七麟,他们一个没了左臂一个没了右臂,于是他们两个一个用左手抓盾牌一个用右手抓长刀,迎面而来,杀气腾腾。
王七麟运行金刚横练神术护体,阴阳大道神功启用,体内血气鼓荡如洪钟大吕,他左手太阴真气右手太阳真气,御气外放如同两手抓两道白练,手臂甩出真气像长鞭般敲向两人。
盾牌举起挡住太阳真气,接着一个鬼婴从盾牌中钻出,顺着白练般的真气像王七麟爬来。
另一边的老人持刀劈落,刀气扫过地上出现两个鬼爪,猛的抓住了王七麟脚腕。
王七麟不动如山,左手变招改掐火焰印拍向鬼婴,心中御剑听雷飞出。
听雷坠地,一声雷响,地上鬼爪炸成碎片。
两个老人见此脸上不约而同露出诡异笑容,接着嘴唇齐齐抖动,鬼爪破碎后化作浓雾顿时包裹了王七麟双腿。
一股森寒冰冷的感觉从他双腿上涌到全身各处,几乎是一瞬间他被冻僵了!
这才是他们的杀招!
持刀老人快刀掠过,他眼睛看望他处,已经在物色下一个对手了。
王七麟张开嘴冲他吐出一口气,在老人看来这是他临死前的挣扎,冲他吐了口唾沫。
他本想摇头避开,但吐出来的却不是唾沫而是一个小人。
八部天龙剑阵第一位掌御者,乾达婆!
小神人翻着筋斗飞出来,迎风见长从小黄豆变成手指长短,它在空中双手结印,旁边一人的利剑脱手而出飞向它。
它手忙脚乱的抱住剑柄,驾驭长剑像开着战斗机,利剑挥舞,老人脑袋迅速搬家。
另一个老人大惊,利剑斩首后毫不停歇又劈向他的脖颈,他立马挥舞盾牌阻挡。
盾牌上下皆有鬼影探身,但利剑中途变向钻往他的裤裆!
老人反应极快,面对来袭飞剑他立马弯腰用盾牌挡住,诸多鬼爪从盾牌伸出抓住长剑,小神人见此大为生气,它蹙眉皱鼻冲它们哼了一声,盾牌发出凄厉嚎叫,猛然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有闷雷滚过!
在老人身后滚过。
老人的眼睛一下子暴突出来。
前列腺爆炸!
王七麟嫌他脏没有爆他菊,而是给八喵使了个眼色,八喵叼着听雷藏到了老人身下,当听雷向上飞起的时候,正好撞上他的前列腺。
造化炉又飞了过来。
今天它将大开利市!
恶兽猖带着婴孩般的啼哭声杀到,有武氏子弟结阵向前,一支利箭闪电般飞出,猖昂头撞上,一声脆响箭杆崩断,利箭弹向他处。
大弟子武宝安见此冷脸跳起,手中长枪鹰击长空,嗖然而下正中猖的后脑。
猖再甩头,长枪的前端有银光闪过,却只破开猖的皮毛给它撕了条伤口,并没有伤到这恶兽。
听雷翻滚飞来,猖知道这剑厉害立马一头撞进武氏战阵中,九六追进战阵一口咬向猖的脖子,猖愤怒还嘴,听雷恰好飞到九六身边,看到它张嘴等候,王七麟毫不犹豫的御剑飞进。
又是一声轰鸣。
猖的半边猪嘴被炸飞了!
沉一吼道:“这头猪不要扔掉,收拾一下把猪肠头留下给我家二喷子做脍!”
徐大无暇回应,他被一个喽啰差点给打出肠头来。
前方灵妙道君甩动拂尘扫过,他看到围上来的人多便从怀里抓出一把赤红豆子扔向地上高声喝道:
“甲子水将李文思,甲成土将李宗通,甲申金将李守全,甲午火将李守左,甲辰风将李守进,甲寅木将李守迁!六甲六神通六将士听我令!”
“太上无极大道天君亲传在此!”
“敕!”
赤红豆子发出光芒,天空之上亦有金光闪过,接着一群披甲猛士出现。
这些人所披战甲色泽各异,相貌有几分相似,手中兵刃有铜锏、有九环大刀、有斧头、有蛇形长剑,亮相后凝重的冲灵妙道君拱手示意,灵妙道君还之以礼,他们随即转身开干。
徐大看的眼热,他转动死玉喊道:“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儒家弟子恭请祖师爷文圣先生!”
一听这话他对面几个正要动手的人豁然色变,纷纷施展神通转身就跑。
不远处灵妙道君也大吃一惊,失声道:“无量天尊!你能唤出文圣法相?”
结果出来两个鬼,一个是山公幽浮一个是鱼汕汕的冤魂。
山公幽浮的体型适合混战,徐大扔出一枚银铢,它就近抓起一条汉子当武器甩了起来。
鱼汕汕身形变幻,身边两人纷纷露出恍惚之色,她伸手掐上两人脖子,两人没有反应的被她掐死。
逃跑的几个人又愕然停下:它娘的,文圣法相在哪里?不是恭迎了吗?
山上山下的长袍草鞋男子们举起手臂挥刀割腕,鲜血滴下,这些人一起高呼道:
“天山有猛神,名刑天!”
“黄帝时敢与帝争神!”
“帝断其首,乃曰,”
“‘吾以乳为目,脐为口。’操干戚而舞不止!”
在他们高呼声中,有气息从口中喷涌而出,汇聚血气一同冲霄,它们在空中纠缠凝结,一股恐怖的威圧感缓缓凝聚在高空。
正在人群中冲杀不止钟无期抬头看向苍穹,他咧嘴一笑露出狰狞杀意,接着身躯一缩又一张,如开弓放弦,整个人化身一支利箭飞天而去。
呼啸狂风吹到他身边化作罡风,一尊法相出现在他头顶,这法相色泽青金,越是往上飞越是大、山风吹的越是猛越是清晰,最终冲到天空中血气汇聚之处后它猛然开拳——
顿时,罡风肆虐天地之间!
四方云动!
“老子要打穿你个狗日的!”钟无期踏空长啸,法相昂头狂吸气,将一团团血气给吸入口中。
血气像滚沸的油一样猛烈翻腾,很快一尊无头血人站起,它赤手空拳向前迈步撞出,钟无期与它正面相撞,整个人就跟被顽童踢了一脚的皮球一样倒飞出去,很狼狈。
血人要追击他,王七麟御剑阻拦,小人两股战战,它扭头惊恐的看了王七麟一眼,王七麟对它重重的点点头,无声的为他加油:你可以的!
小人顿时生无可恋。
冲吧!
血人身影极快,眼看要追上钟无期,长剑后发先至,长虹贯日般从后刺进它身躯!
遥望长空,血人个头不算大,长剑飞到近前后比对才发现它其实很大,长剑相对于它就像一支筷子相对于徐大。
但这根筷子杀伤力却是十足的大,刺进血人身躯后小人站在剑柄上蹲下握拳皱眉咬牙使劲——
跟便秘了似的……
长剑终究是普通的剑,剑身全数刺入后便段段崩裂。
王七麟并不清楚这小乾达婆为何不能驾驭听雷神剑,在他看来乾达婆与听雷神剑搭配施展八部天龙剑阵才是无敌!
血人手臂反转往后背扫去,小人见此立马跑路。
有了这小小的拖延,钟无期已经反应过来,他在空中来了个后空翻,起身之后接着又跳起,双手握在一起如铁锤砸下:“日李良!老子要砸烂你的狗头!”
他的青金法相横空出世,一拳挥下砸在血人身上!
血人身躯震颤,血气收敛不住的向外飘荡。
钟无期一击得手却大怒:“日李良!你竟然没有狗头?那老子要踢你狗篮子!”
青金法相抬腿踢出,血人不做防御跟着开拳打出。
天上激斗甚酣,地上血战相对顺利,在武家长老和银将们的带领下,武氏弟子的战阵势如破竹,兵分两路一路向山上一路向山下,杀的刑天祭血流成河。
平阳府的听天监整体弱势这终究是反常,这次王七麟看到了太霸、道君和舒杰带来的其他铜尉、铁尉,一个个都有大神通。
舒杰带来的一个铜尉叫叹三生,他是个胡人,黄褐色的胡须和头发卷曲,眼窝深陷、身材高大。
这人手中总是拿着个木偶小人,看到一个人便往小人身上扎针,扎在小人身上疼在对方身上。
太霸带来的一个铜尉叫祝渊,他脸色苍白、面无表情,随身带着三具僵尸。
他的僵尸可比不久前王七麟遇到的下九门铜僵更厉害,飞奔如马、力大无穷且好杀嗜血,杀的刑天祭忍不住怀疑到底谁才是恶人。
上原府的铁尉叫做钱笑,他体型、气质、神通都与俞宁县大印沈三相似,沈三的神通是本命铜钱,这钱笑则是养了个灵兽是三足金蟾。
三足金蟾生财有道,打架本事就不怎么样了,时不时就被人踩一脚砍一刀,还好它身上背着金铢,防御能力很强,顶多被踩的‘呱呱’叫,倒是没有性命之虞。
但整体来看还是王七麟麾下表现最好,辰微月展示出了飞僵的强悍,他一路从山上往下冲,冲一步就抓个人飞天而起扔出去,落地后再抓一个人再飞起来再扔出去。
只见满山都是飞人和惨叫声,他们飞起来的时候姿势挺潇洒,落地时候样子比较惨,就是连线庄子那连线师到来也没办法将他们尸首给拼凑起来。
徐大终于出了一把风头,他努力的在山上奔跑,鱼汕汕和山公幽浮分列左右,他跑到哪里它们就杀到哪里。
而他之所以要这么努力奔跑,是因为只要他跑的够快就没人能追上他宰了他:相比刑天祭的高手,徐大身手还是差了不少。
这会狼牙棒都跑没了。
没办法,逃命途中狼牙棒太碍事。
天空中再度有红霞飘散,血色雾气被罡风吹的四处荡漾。
王七麟抬头看去,钟无期正坐在自己的法相肩头喘气。
刑天祭徒子徒孙们好不容易凝聚而成的刑天法相硬生生被他给捶爆了!
天罡正法!
暴烈无双!
刑天祭的人不少,可是能打的却不多,刑天法相应当已经是最能打的一个了。
六令没有出现。
王七麟感觉不好,钟无期落地他立马喊道:“六令没有现身!”
钟无期脸色一正,赶紧吼道:“老子出去追人,你们在里面自求多福!”
他向天一拳暴击,罡风直入云霄,天空中飘荡的云彩为之凌乱,他接着追罡风而去。
王七麟大为震撼:这真是一拳打开了天化身为龙!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谢蛤蟆的话。
钟无期能打十个李长歌!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战争中更是如此,所以一旦两军交战如果有大将阵前斩杀敌将,这可以大大鼓舞己方士气。
此时听天监一方的士气就被鼓舞起来了,王七麟收回小人手持听雷神剑怒吼道:“都让开!”
“我要打十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