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4 10 月, 2020
仙俠小說

48d6f超棒的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577章 這叫無恥相伴-j5yri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来是气势汹汹,俨然是兴师问罪……然而在玄机三言两语之下,纵然是对玄机意见最大的五月真人,也不得不偃旗息鼓,甚至于心头惴惴,不得不担忧玄机可能的报复。
玄机的强势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哪怕是面对几位化神道人,竟然仍然如此霸道。
若是蜀山当真执着的要寻他五灵仙宗的麻烦,他便是五灵仙宗的罪人了。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说出若玄机能帮忙找到并且救出五梅师兄的话,他便是叩头谢罪亦无不可。
如此一来,自然也就将之前玄机的话给轻巧的揭过了。
只能说不愧是炼真大能,心思深沉,不声不响之间,已经为自己的宗门躲过了一次天大的劫难。
而就在众人言笑晏晏,和谐无比之时。
突的……
有蜀山弟子奔了过来,恭敬道:“掌教,玄天峰下,刚刚贵客与我蜀山弟子发生了冲突!”
“什么?!”
玄机皱眉,看了白眉等人一眼。
白眉问道:“是何宗弟子?!”
那童子答道:“是玄音阁弟子!”
“去看看去!”
玄元道人起身,往外走去。
众人皆跟在其后……
玄元道人和白眉到人等人到大殿里来与玄机对话。
那些各宗精锐弟子们自是没有资格进入大殿,便尽皆留在殿外侯着……
玄机亦安排了蜀山弟子相陪。
而事情的发生也很简单,并没有什么人在背后煽动。
仅仅只是因为口角之争,玄音阁认为他们如今的宗主流亭仙子的失踪与蜀山脱不得干系,而蜀山弟子却认为这是他们学艺不精,怎的还需要我们蜀山为之负责不成?
于是乎,言语不和之下,先是两人动手,随即转未两个宗派之间的纷争,而峨眉与驭兽宗也有少数弟子参战……蜀山弟子人多势众,但这回来访的弟子皆是各宗各派之精锐核心,双方倒也是旗鼓相当。
但真要继续斗起来,怕是蜀山弟子还要吃亏。
好在如今玄机已经与众宗门如今实质上的掌权人达成了共识。
训斥之下,本来互相群情激奋的纷争,迅速被压了下来。
“倒是让掌教看了笑话了。”
玄元叹道:“修仙界环境已是日渐艰难,如今他们又都失了主心骨,难免有些不太冷静,还望掌教赎罪!”
“无妨,也有我管教弟子不周之罪。”
“既如此,那我等便不在此耽搁了,掌教既有手段,我等却也不能空等消息,我们很快便会派出门下弟子,找寻宗主下落!”
“也好。”
“告辞。”
“何不留下喝杯茶……”
“不了,不了,我等还是各回各宗,安心等待掌教的好消息便是。”
白眉等人得到满意的答案,自也不再耽搁,当下招呼各宗弟子,身化剑光,迅速飞上了天空。
剑光来的快,去的也快。
数十道剑光,宛若一道小型的流星雨,风驰电掣之间,已是迅速飞出了蜀山的地界。
“唉……总算是走了。”
玄机轻轻叹了口气,心头轻松的感觉却并未轻松多少。
弟子纷争,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但也正是这个小插曲,清楚的证明了一件事情。
这些宗门,所有的弟子们都认为,他们宗主的失踪与他玄机有关。
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有罪的时候,你有罪与否,还重要吗?
眼下时间不长倒还无妨,但若时间长了的话……
“师兄。”
薛杏林走到他的身后,认真说道:“我会用最快的速度炼制出化神丹,增我蜀山战力的。”
“不急,这不过是有备无患而已,目前总算是堵住了这几个老家伙的嘴,不然他们若是真行那狗急跳墙之举,强要小莘开启遗址,这诸多宗门联手,我蜀山未必会是对手。”
玄机会让姚瑾莘到九脉峰避一避风头,便是为了防止发生这最严重的后果。
好在众多化神道人都还有着理智,这一着算是没有用上。
薛杏林为难道:“但一月之内找到他们的下落……”
“这是危机,也是机遇,若是能成功指挥众宗门将人救回,届时,我蜀山在诸宗之中,自当与众不同,甚至地位之高可与昆仑并肩,而且也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们退去,此事虽与我们无关,但所有人都认定了我们是当事人,他们不愿拿出证据来,那我们就真的只能自证清白了。”
玄机淡淡道:“反正童龙师兄如今沦落敌手,为了童龙师兄,我们也不可能放弃找寻他下落的机会,找到了童龙师兄,便找到了任寿等人……嗬……既然如此,索性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而且还能大大拔高我蜀山的地位,总好过跟峨眉玄音阁正元宗等宗门鏖战一场,然后从容赴死覆灭要好吧!”
而且,若能得到他们的承诺的话。
他日唤灵花开启,也许,能借他们之力也说不定……
当然这一点太过长远,目前是不必说的。
薛杏林道:“师兄行事素来很有分寸。”
“可这次……我可能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玄机苦笑道:“牺牲自己,那叫无私,但牺牲别人,却还叫嚣着为蜀山付出,这叫无耻,我如今,做了无耻的事情啊!”
他摇头苦笑,往回走去。
藏书阁之内。
“你可以走了。”
乾老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看了眼心不在焉的方正……叹道:“今天一整天你都心不在焉的,这种状态下参悟法术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反而白白浪费时间,倒不如回去冷静一下,等你冷静了再过来,再者这段时间里,你一共看了一百七十三种法术,其中有五十多种已经被你彻底掌握,这个效率,已经相当惊人,也该休息一下了。”
“是,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眼下,是该休息一下了。”
从看到诸宗到来,方正心绪确实复杂难安,虽然知道这事儿他根本没资格插手其中,但到底心头难安,看着法术也难以深思,听得乾老之言,他点了点头,将书放下。
对乾老辞别,随即御剑往九脉峰飞驰而去……
不是不想询问玄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如乾老所说,他的实力太低,根本就没资格插手这中间的事情,若是去问反而显的不知进退。
但想来,玄机应该已经有了腹稿了吧。
一路飞回九脉峰之上……
“师兄!!!”
刚落足,穿着一袭粉色对襟衣裙的柳清颜已经扑了上来,抱住他的胳膊就不松了,抱怨道:“你怎么一走又是两天,这两天心里又有古怪的声音在瞎嚷嚷了,今晚我要跟你睡……”
“咳咳咳咳。”
方正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姚瑾莘,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姚瑾莘脸上带着促狭笑意,叫道:“呀呀,想不到师妹都跟师兄睡了,不行不行,我也要跟师弟睡,不然不公平呀,师弟你好过分,一碗水都端不平……”
“师姐你就别笑话我了。”
方正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事儿我说我是无辜的,你信吗?我是被强迫的……”
“我相信呀,就好像我现在强迫你一样,你只需要半推半就就成啦。”
姚瑾莘注意到方正那无奈神色,她香肩撞了撞方正的肩膀,笑道:“玩笑啦,一走又是两三天,我也有点想跟你说说话嘛,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九脉峰人气也算鼎盛了吧,虽然弟子不多,但师弟师妹也都有了,为什么走了一个你,感觉好像连整个九脉峰都没了活气儿似的。”
说着,她面色有点古怪的看了刚从屋内出来的云芷清一眼。
说来也怪,其他诸多峰头,皆是以峰主为首,所有人都围着峰主转……峰主自是核心所在。
可九脉峰却有不同,云芷清明明是峰主兼师尊,但偏偏这九脉峰的核心却是方正,包括云芷清都是围着他转……可偏偏,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怪异。
“干嘛突然用这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听到方正回来,特地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的云芷清对上姚瑾莘那古怪的眼神,问道。
“没……没什么……”
姚瑾莘嘴上不说,心头却叫了起来,“我的妹妹呀,你的位置被抢了,你就一点都不在意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