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l7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 南山堂-第834章 楚王府的人也有吃癟的時候?看書-797y2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大唐交易中心作为与西、东市相媲美的商区,每天的人流量虽然不是第一,但是交易金额却是稳坐第一。
所以,交易中心里头,自然是每天都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不过,临近交易中心闭馆的时候,在钢铁契约交易铺子里头,却是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宁静。
王富贵接连抛出钢铁契约的大单,价格还下调了一成。
这到底是一个低吸的机会,还是钢铁价格登顶下跌的信号?
谁也有点拿不准啊。
“当!当!当!”
大唐交易中心的门楼上面,响起了闭馆的钟声。
今天的钢铁契约交易,结束了。
“走!跟我去一趟五合居,看看郎君那里有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长孙宽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熬到了闭馆了。
说实在的,这个时候,他最怕的就是看到其他商家也按照四十文的低价开始抛售钢铁契约,那就意味着大家都不看好钢铁行情了。
现在的话,虽然情况也不是很妙,但是至少大家都还在犹豫。
长孙家如果有新的决定,还能在明天及时调整。
“管家,我觉得有必要联合其他几个手中持有大量钢铁契约的勋贵,今晚一起聚一下,商量一下明天的对策。”
长孙亮的商业水平,显然是要比长孙宽高一截。
毕竟,术业有专攻!
“对!大家联合起来商量一下,最好是明天能够联合把王富贵抛出来的单都给吃下来,这么一来,钢铁契约的价格就稳定下来了。那楚王府的钢铁产量虽然比较大,但是南山建工现在正在作坊城给各个衙门修建新的房屋,需要使用大量的钢铁,能够真正拿出来的钢铁契约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长孙宽看了看四周的商家,发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心中多了一丝底气。
钢铁契约交易,可是没有买空的说法。
但凡是持有钢铁契约的商家,基本上都是希望它涨价的。
周边的商人,至少有一半是可以拉倒自己的阵营之中。
至于那些准备低价购买钢铁契约的商家,手中的钢铁契约用来兑换钢铁都不够,哪里舍得拿出来抛售?
……
作坊城,金太打铁铺子。
因为主要的发展重心都在作坊城里,金太早就将家安置在了作坊城中。
所以哪怕是夜色降临了,也不影响他在外面走动。
因为长安城的宵禁,只针对城墙内的各个坊。
“王掌柜,什么事情需要劳烦您亲自过来?您安排个伙计过来招呼我就行了。”
在王富贵面前,金太一直很低调。
虽然从财富上面来说,金太已经是长安城中有数的富商了。
但是他一直记得是王富贵在当年拉了他一把。
再说了,王富贵代表着李宽,哪怕是两人之间没有渊源,金太也是不敢怠慢的。
“金掌柜客气了,整个作坊城中,除了楚王殿下旗下的作坊,就数金掌柜你的金太打铁作坊的规模最大了。听说你们的货物都已经卖到了南洋和澳洲去了?”
王富贵没有直接进入主题,而是先跟金太寒暄了一把。
“这都是脱了楚王殿下的福气,海外贸易发展的非常快,不仅南洋这些蛮夷对铁器有需求,就是我们自己出海的人员也需要各自各样的铁器呢。”
说到作坊的发展,金太脸上多了几丝喜悦。
从一个只有几人的小作坊,发展到如今匠人、帮工数量将近两千人的大作坊,金太是付出了很多努力的。
当然,他的努力也都得到了回报。
金太铁锅,如今是大唐最有名的铁锅。
在草原上,金太铁锅几乎是婚嫁必备的物品,否则就显示不出档次来。
当然,对于远离大唐的草原部落,金太铁锅就成为奢侈品了,一口完好无损的金太铁锅,绝对是家中最重要的财富。
除此之外,金太打铁作坊生产的镰刀、锄头、铁锹,也都声名远扬。
轮回恋爱
更加让人意外的是,金太打铁作坊已经成为了大唐好几家马车作坊的齿轮、轴承供应商,顺利的将产品的附加值往上提了一个等级。
要知道,大唐的四轮马车和二轮马车,以及人力车的产量,已经突破了十万辆。
再加上产量更高的自行车,对齿轮和轴承的需求上升到了一个新台阶。
甚至,金太现在在跟永久自行车作坊以及观狮山书院格物学院合作,准备开发一款自行车上使用的链条呢。
不客气的说,金太打铁作坊,现在是大唐有数的工业企业,并且是具备了一点点现代气质的工业企业。
也难怪王富贵现在跟金太说话都客气了几分。
没办法,面子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
“东海渔业如今在南洋各处修建补给点,朝廷也鼓励更多的商家将货物卖到海外去,到时候你们作坊出产的东西,肯定可以卖的越来越好。”
“那就借王掌柜您的吉言了!”
“你们作坊每天都要生产大量的产品,需要使用的钢铁也非常多吧?”
等到一壶龙井香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王富贵开始讲话题转移到了自己想要的方向。
“那是自然!对我们作坊来说,钢铁的采办金额占据了所有金额的八成以上,而我们的各种铁器,普遍也都是以钢铁为原材料来打造的,只有一些不重要的部位是使用了木材。这段时间,钢铁价格上涨了不少,一下就把我们的利润吃掉了不少,我正在为难要不要给出产的货物提价呢。”
金太虽然不是很清楚王富贵今天来找自己是为什么,但是以他的聪明劲,立马就感受到可能是跟钢铁有关系。
所以他也顺着王富贵的话题说了下去。
这就是金太的说话艺术,能够让跟他谈话的对象觉得很舒服。
“提价不是一个好办法,特别是一些已经签订了契约的货物,如果提价的话就太不应该了。但是,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买卖没人做。金掌柜你手下有将近两千人要养家糊口,肯定也不能放任这个局面发展下去。”
“是啊!我正发愁呢,王掌柜您有什么好建议?”
金太主动的递过来一个台阶,让王富贵可以顺着台阶往下说。
“高昂的钢铁价格,已经对作坊城许多作坊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像是自行车,我们希望大唐一半的家庭都能买得起,但是目前的价格,买得起的连半成都不到,楚王殿下对此非常不满意。作为大唐最大的钢铁生产作坊,我们已经准备在未来几天内,将钢铁价格下调一半,以促进各个作坊的发展。”
王富贵自然不清楚李宽真正降低钢铁价格的起因是什么,但是为了对付长孙家,王富贵不介意自己帮李宽找一个高大上的理由。
“楚王殿下的大恩大德,大唐的所有商家都不会忘记!如果钢铁价格能够降低不一半,不仅自行车和马车的价格可以有一个大幅度的下降,就连各种农具的价格,也一样可以腰斩。这对我们大唐的百姓来说,是一个难得的福音啊。不是我夸大其词,大唐还有很多州县,好多百姓连一把像样的锄头都买不起,至于好用的曲辕犁,买得起的人就更少了。如果这些农具的价格都能下降的话,甚至可以进一步的促进大唐粮食产量的提升,促进百姓的生活水平的提升呢。”
作为大唐最大的农具生产作坊,金太打铁作坊自然也是做过一些调查,对于大唐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是啊,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已经以市价九折的售价在大唐交易中心售卖钢铁契约了!”
“市价九折?”
“没错!这只是一个开始!明天早上,我就会直接以市价八折来挂牌售卖,只要买的人不够多,我就会一直降价。不过,单独由我一个人在售卖钢铁契约的话,氛围还是有点不够,有些抱着侥幸心理的人,甚至会加大买入的力度。”
“我手中倒也有几十万斤的钢铁契约,如果有需要的话,明天都可以跟着王掌柜您的节奏一起放出来售卖。”
不需要王富贵再说什么,金太就明白了他今天过来的目的了。
与其等王富贵提出拜托,倒不如自己主动的配合。
反正金太想象楚王府是不会坑自己的。
别看金太打铁作坊的规模挺大的,金太的身家也不低,那得看跟谁比啊。
“好!我正想说这个,既然金掌柜愿意跟着一起甩卖,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你也放心,楚王殿下说过要让钢铁价格下降一半,就一定会下降一半。我们绝对不会做出让金掌柜低价售卖钢铁契约,结果后面又高价买回来的事情。”
王富贵这话,算是给金太吃了一颗定心丸。
毕竟,几十万斤的钢铁,如果价格差个几成,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
长孙府中,虽然已经入夜,却是一片灯火辉煌。
由于鲸油蜡烛的价格的不断下降,再加上长孙家自己就有船队在登州捕鲸鱼,所以多用几根鲸油蜡烛也不会心疼了。
“阿耶,情况就是这样的!我现在有点搞不懂那个李宽到底想要干什么。按照我了解的消息,楚王府的炼铁作坊并没有新增加作坊。哪怕是在现有作坊的基础上新投产几个炉子,增加的钢铁产量也非常的有限。他没有道理要打压钢铁的价格啊。”
长孙冲听完管家的汇报,就立马回到府上了。
碰到这等大事,他还是愿意听一听自己阿耶的主意。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楚王府在河东道北部的炼铁作坊,据说产量是长安城的两倍;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全面投产了。我估计那李宽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其他的炼铁作坊都踢出局。不过,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大唐现在对钢铁的需求很大,他如果一直降价,那么最终损失的是他自己。因为低价的钢铁卖完之后,其他商家只能继续采办高价的钢铁。”
长孙无忌想了想,也没有李宽背后蕴含的意义,以为这只是一件单纯的商业事情。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明天准备继续出手购买钢铁契约。只要他们敢卖,我就敢买!他们每个月的产量也是有限的,哪怕是把今年全年的钢铁契约都提前拿出来售卖,数量也很有限。总不成把明年的也拿出来提前售卖吧?隔了那么长时间,也要有人愿意买才行。”
听了长孙无忌的话,长孙冲显然变得自信了很多。
“嗯,放手去做吧!如果楚王府的人敢坏规矩,没有那么多货却抛出来那么多的契约,我们买下之后就立马去他们的仓库兑换,到时候他们拿不出来,看怎么下台!”
长孙无忌也有点担心李宽又在那玩弄数字游戏,寅吃卯粮的搞出一堆钢铁契约来迷惑大家的眼光。
“阿耶你这个提醒太及时了,估计楚王府还真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来呢。”
长孙冲心中冷笑一声,仿佛看到了李宽自己给自己挖坑的场景。
……
春天,是一个值得品味的季节。
大唐交易中心门口有一株移植过来的老槐树。
王富贵站在老槐树面前,看着它的干练和沉静,在春风的吹拂下,缓慢的舒展着枝丫,它是那样的优雅和自信。
“当!当!当!”
那是隔壁大唐股票交易所开市的钟声,与此同时,大唐交易中心这里,也开始了新的一天。
王富贵直接来到了钢铁契约交易铺子。
跟大唐股票交易所的交易时间比,契约交易铺子这里的交易时间相对比较随意,往往都会晚一点开始,看情况是否早一点结束。
“王掌柜,早上好!”
“王掌柜,您来了啊!”
当王富贵来到交易铺子的时候,金太等人已经比他先行一步到来了。
与此同时,长孙冲也带着一帮人来到了现场。
“三十五文钱一斤!十万斤!”
很快的,一个在长孙冲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大单就挂在了交易牌上。
“表哥,这王富贵的表现,果然跟你说的一样啊。这十万斤的钢铁契约,你们也不用跟我抢了,我全部吃下了!”
跟长孙冲一起来的是高士廉的孙子高瑾。
高士廉作为长孙无忌的舅舅,两家关系很不错。
而高家也算是大唐有数的勋贵,不说高士廉现在的地位有多高,往前看几代,一点也不会更差。
高士廉的祖父高岳是北齐的太保、清河王,而高岳的祖父高谧是北魏的侍御史,你以为就到此为止了吗?
不是哦!
高谧的祖父高泰是北燕的中书令,堂堂宰相一名。
高家可谓是已经辉煌了七代了!
所谓三代出贵族,七代了……
这是典型的世家了!
也难怪高瑾的信心这么足。
“好!这个就让高老弟先来,如果那王富贵还要继续这么抛售,下一个单就我来吃下他!”
郑海作为长孙冲的好基友,自然也跟着过来捧场。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挣钱机会。
很快的,高瑾就拿下了王富贵抛出来的单。
紧接着,王富贵又是一个十万斤的大单扔了出来,如此两回,都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被人吃下去了。
这种场景,让一些还在观望的商家,开始有点蠢蠢欲动。
“师父,真……真的要按照这个价格挂上去吗?”
在一个角落,阿牛跟在金太身后,有点纠结的听着金太的指示。
原本他以为师父说要带自己过来长见识,是要买大量的钢铁契约,没想到却是低价卖货。
师父这是中了邪了吗?
没看到大家都在抢购吗?
“执行力!这是我在作坊里一直跟大家强调的东西!”
金太冷着脸,没有给阿牛好脸色。
今天这个场景,他心中也有点忐忑。
当然,答应了王富贵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后悔的。
哪怕是这次真的吃亏了,也得坚持下去。
他就不信楚王府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打铁作坊倒闭。
“嗯?这个时候居然有人跟王富贵找死?”
长孙冲立马就发现了阿牛抛出来的卖单。
三十五文一斤!
跟王富贵的价格一模一样。
虽然数量只有五万斤,但是却是昨天王富贵出手之后,唯一跟随的人。
哼!
你要作死,我就成全你!
长孙冲想都没有多想,就让长孙宽把这个单给吃掉了!
阿牛开了这个头,昨天王富贵联络的人也都纷纷开始出手。
而长孙冲这边也没有闲着,你来我往的,不到一个小时内就刷新了钢铁契约交易的历史记录。
“郎君,我们还要买钢铁契约吗?看着场景,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人群之中,邓峰有点纠结的站在侯宝身旁。
作为最早投靠侯君集的一名商家,邓峰如今是长安城有数的木材商家。
这一次,侯宝让他来采办一批钢铁契约,原本他还想低调的完成这个任务,现在却发现似乎有点难以完成了。
“买个屁!现在出手,那王富贵立马就安排人把你我查个底朝天。很显然,长孙家和楚王府在斗法呢。今天所有的买家,都会被王富贵算到长孙家的阵营之中,相反的,所有的卖家,都会被长孙冲算到楚王府那边。不管是楚王府还是长孙家,显然都会派人查一查相关人员的情况。”
买卖钢铁契约,本来侯宝自己就可以完成的。
之所以折腾一下让邓峰出面,为的就是不要搞得那么扎眼。
毕竟,他买这些钢铁,是有着特殊用处的,自然是希望大家都不要关注他。
“今天这场景,也真是巧了,不过对我们来说也不见得是坏事。很显然,楚王府是要把钢铁的价格打下去,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可以省好大一笔钱呢。”
邓峰看了看不是很高兴的侯宝,说了句安慰的话。
不过,侯宝没有接腔。
现在,他要的不是省钱,要的是时间啊。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十万斤钢铁!”
“五万斤!”
“三万斤!”
“十万斤!”
两边你来我往的,一直没有停歇。
原本胸有成竹的王富贵,心中却是开始有点慌了。
自己已经把今年炼铁作坊的产量基本上都快放出来了,长孙冲那边居然一斤不漏的全部接下来了。
这要是今天上午的精钢价格是三十五文,等到下午就涨回到五十文的话,那他可就成为了长安城商圈的笑话了。
李宽交给他的任务也完成不了了。
就在王富贵纠结着怎么将这场价格战进行下去的时候,场上已经有人主动的开出了四十文的买单!
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一旦这个趋势形成了,王富贵前面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师父,这下完了,我们作坊今年挣的钱,估计前部都要亏到钢铁买卖上了!”
阿牛也不傻,自然看出来这个局势的不妙了。
“沉住气,楚王府在商业上,还从来没有失败过,我就不相信王掌柜会任由价格继续上涨!”
金太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但是出于楚王府过往未尝一败的战绩,他还是有几分期待的。
“二十万斤!三十文钱!”
就在这时,王富贵亲自喊出了一个新的大卖单。
“嘿嘿!长孙兄,那个王富贵把底牌都亮出来了,我觉得今天中午我们就可以再去五合居喝庆功酒了!”
郑海看到王富贵这个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总算是看到了楚王府的人吃瘪的时候啊。
不容易啊。
这一次,长孙冲联合了长安城五六家实力雄厚的勋贵世家,才在钢铁锲约上让楚王府栽一个跟头呢。
“三十五问我们都吃下来了,这三十文一斤的精钢,怎么可以错过?”
长孙冲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示意长孙宽去把这一单给全部吃下来。
这个时候,就连契约交易铺子的伙计都感受到一阵莫名的压力了。
严格来说,契约交易铺子也算是楚王府的产业,不过作为一个平台,这里的伙计做事都非常公道的。
“王掌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手中可以拿出来的钢铁契约就不多了,到时候就真的没有什么反抗之力了。”
王富贵身边,显然也有属下在给他做一些提醒,免得他做错决定。
“谁说钢铁契约不多了?”
就在此时,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王富贵身后,“王掌柜,给,这是王爷让我交给你的!你需要多少钢铁契约,楚王殿下就可以给你提供多少契约,你就放心大胆的卖吧。”
晴儿的出现,让王富贵松了一口气。
本来,他就准备安排人赶紧去请示一下李宽该怎么办,现在看来,自家王爷一直都在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事情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