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md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一十一章:王妃這麼快就忘了我?看書-lhuta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引见?”苏岑冷笑一声:“呵…弟妹这算盘真是打得好,死到临头竟还想知道是谁给本王传的消息?”
沈落浑不在意苏岑的嘲讽,她只一笑:“鲁王殿下,您自己都说了,我是死到临头,既然如此,那让我知道又有何妨?”
苏岑一时没说话。
他尚在犹豫,但不等他想好,黑暗中忽然有一道轻笑声飘了出来。
“王妃这么想见我吗?”声音又近了些,是一个低沉又有些阴郁的男声。
沈落和苏岑同时顺着声音看过去。
就在苏岑的身后,高墙上头慢悠悠走过一个人来,分明是在墙头上行走,他的步子却是如履平地,比起沈落的轻盈,他更多了几分沉稳。
脑中一闪,沈落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似在哪里听过,好像是……
“王妃这么快就忘了我?”墙头上的人又问了一句。
“傅公子…”沈落不太确定,但语气仍是十分笃定。
“嗯…”傅宸满意的‘嗯’了一声:“在下曾救过王妃一命,若是王妃忘记了,那可是真是叫人伤心呢~”
不等沈落接话,苏岑已经插话道:“是你命人给本王传消息的?”
傅宸并未回答苏岑的问题,他反是另起了话头:“既然王妃信不过鲁王殿下,不知鲁王殿下可否让在下这个中间人接手那位姑娘?”
说着,傅宸伸出手里的折扇朝着芙兰点了一下。
苏岑和沈落同时陷入了沉默。
苏岑自是要拦住沈落,她的武功这样高,最好是杀了她,至于这个什么侍女芙兰,死了最好,但说到底,她的死活苏岑也不是十分在意。
半晌,苏岑应道:“既然阁下今日帮了本王这么一个大忙,本王自是不会反对。”
苏岑话音方落,沈落立马也应声道:“成交。”
“哦?”傅宸饶有趣味地看着黑暗中的沈落,虽是看不清她的脸,但傅宸分明觉得好似看到了她决绝的神情。
“王妃这么信任在下?”傅宸有意无意问了一句。
“不。”沈落道:“只是比起鲁王殿下,傅公子是个局外人,思来想去,傅公子也没有非要芙兰性命的理由。”
黑暗中的傅宸但笑不语,苏岑便道:“既如此……九弟妹,得罪了。”
苏岑说着,周遭原本停下步子的手下便又朝着沈落靠近,手上自是拿着拇指粗的麻绳。
这头苏岑的手下开始用麻绳绑人,那头被苏岑掐着脖子的芙兰也被放开了,只是匕首仍旧架在她的脖子上,以此威胁沈落。
待沈落双脚到小腿皆被死死捆住,墙头上的傅宸轻声道:“把人带上。”
说着,云杭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苏岑的身后,只上前两步他便走到了芙兰的身边,随即从苏岑的手下手里接手了芙兰。
等芙兰到了傅宸手里,沈落身上的麻绳也已经被捆了个严实,不仅如此,等沈落无法动弹之时,她身侧的一个男人忽然拿了什么东西猛然扎了她一下。
痛自然是不痛的,但大概上面是有毒药的,很快便会要了她的性命。
“弟妹别担心,本王只是想你好好睡一觉,没打算立马要你的命。”
没打算立马要,意思就是迟早还是要的……
黑暗中的沈落朝着苏岑甩过去一个怨毒的眼神:“那我还要多谢鲁王殿下了?”
“呵,不必言谢。”苏岑恬不知耻道。
沈落果然很快便觉得意识涣散了,而云杭在接手了芙兰之后,高墙上头的傅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随即云杭便也带着芙兰离去了。
天路
最后看了一眼芙兰被带走的方向,沈落再支撑不住,倒地昏死了过去。
萬 龍神 尊
只等沈落一倒地,巷子中的人扛起沈落,打扫完战场后很快便跟着苏岑离开了长乐街。
苏岑带着人往宣懿门去,扛着沈落的魁梧手下问苏岑道:“殿下,这女人要带去宣懿门吗?”
因急着往宣懿门去,沈落也已经被制服失去了意识,苏岑一时便忘了处置她,此刻有人问起,苏岑沉吟了一瞬。
“过来。”
扛着沈落的魁梧汉子身侧还有一个略有些矮的同伴,苏岑此时朝他招了招手,他便立马附耳过去听从吩咐。
得了苏岑的吩咐,矮些的男人走到魁梧汉子的身边,低声将苏岑的吩咐同他重复了一遍。
说完,两人便朝着苏岑躬了躬身行了个礼,扛着沈落离去了。
沈落武功奇绝,苏岑想让这个心腹大患永远不能再出手,自然是死了最好。
但眼下他到底还未功成,一切尚有变故,是以先留着她的命,若是一会儿有什么意外,还可以拿出来当做谈判的筹码。
……
漆黑的长乐街巷子里头,因局势动荡,如今连更夫都不敢露面了,街巷中便更显得寂静。
傅宸走在前头,云杭带着芙兰走在后头。
芙兰的嘴仍旧被堵着,但她的脸上却是不知何时简单包扎了一下,因包扎的手法简陋,芙兰的一只眼睛也被包扎伤口的碎布给遮住了。
“唔!唔!”
从方才出现在沈落面前,芙兰便一直发出模糊不清的闷喊,除却中间被划了一刀她是因为疼痛而呜咽呼喊的,现下便又是想说话似的唔唔个不停。
“快走!”云杭用力拽了芙兰一下。
芙兰身子轻,被这么用力一拽,竟是猛然向前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不过踉跄了一下后,她很快自己站定,仍是执拗地不肯跟着云杭走。
纹神修道
“唔!唔!!!”
前头的傅宸停了步子。
“老实点!”
“云杭。”傅宸示意云杭不要再拽芙兰了。
“主子,我们真的要放了她吗?”云杭瞪了芙兰一眼,问傅宸道。
“放了吧…”傅宸轻飘飘说了一句:“答应过她的,自然不能食言。”
“可…”云杭有些不解,但傅宸已经发了话,他便还是抽出匕首来,将捆绑着芙兰的绳子一一割断。
“唔!唔唔!!”
芙兰情绪激动,傅宸听着她一刻不停的模糊嗓音,觉得有些吵。
“芙兰姑娘,你最好安静些。”
“唔!唔!”
“一会儿我放了你,你尽可以乱叫大喊,但你手无缚鸡之力,若是引来什么狂徒浪子,或是…又落到了鲁王的手里,那你家王妃可就白死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