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8 10 月, 2020
都市小說

hbprp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老婆是大明星》-第四百七十二章 醃製入味了相伴-q080h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陈然有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说了关于节目的事儿,也谈了谈晚上的庆功宴。
“新节目啊,新节目有我家枝枝参加,肯定会火,会大火!”
“我啊,就想让枝枝成为大明星……”
说到最后,陈然讲话都有点含糊不清。
但是手机那头,张繁枝还是很认真的听着,他说完一句就‘哦’了一声,看着里面有些摇晃的陈然,张繁枝抿着小嘴儿,没作声,只是在他摇晃的时候蹙了下眉头。
“写新歌……写很多新歌……超一线……”陈然嘟囔两声,一头栽在了床上,嘴里还叽里咕噜说着话,但是都听不懂,有点像是说‘枝枝啊’‘……你……’之类的,但是含糊不清,实在听不真切。
手机倒在被子上,摄像头被遮盖,屏幕上一片漆黑。
张繁枝却没作声,看着手机有点出神,眼瞳里面微微波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隔了一会儿,她视线有了焦点,落在一片漆黑的手机上面,微微抿了抿嘴,将视频挂断了,并且拨通了电话。
“喂,希云姐,你找我有事儿吗?这次要去华海几天,我在收拾东西呢。”电话那边传来小琴的声音。
张繁枝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说道:“你看看能不能改,把航班改成明天早上。”
“啊?”小琴问道:“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你照着做就行,最早的。”张繁枝说完也没解释,正要挂电话的时候不知道想起什么,又说道:“你给林帆打电话,让他看着点儿陈然。”
小琴有点懵懵懂懂,不明白这是咋回事,难道是陈老师在那边惹希云姐生气,所以要早点过去?
可是让林帆看着点,这又算咋回事,今天他们不是在举行庆功宴吗?
小琴应下来,心里琢磨了一会儿,连忙拨了电话给林帆。
听到自家男朋友说陈然有点醉了,这才恍然过来,她说道:“那你去看看陈老师,估计是没睡好,希云姐让我请你照顾陈老师一会儿。”
她心里稍微嘀咕,陈老师这人极有分寸,怎么还能喝醉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正要挂电话的时候,林帆忽然问道:“你明天要来华海?”
小琴似乎有点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啊’了一声,而后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老师说的,不然我都还不知道你要来。”林帆没好气的说道。
作为一个男朋友,竟然在陈然后面才知道这消息。
小琴以为他有点生气,忙说道:“我这是觉得好久没见了,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不要多想。”
“我能多想什么。”
小琴又急道:“真,真的,我没骗你,我要去好几天,打算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陈老师先说了,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真的……”
听到小琴有点着急了,林帆也连忙说道:“我没生气,你别着急,别着急,我也是很想你。”
“我真不是故意瞒着你……”
“我知道我知道。”
“……”
两人说了会儿话,一开始小琴只顾着说,林帆也只顾着哄,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两人稍微静了一下才重新回到一根线上。
林帆头疼啊,他只想逗逗小琴,哪知道小琴直接急了。
这事儿整的,怎么弄到最后还得他来哄了。
可自己小女朋友的脾气他清楚,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主要是很容易自责,这样就得好好哄。
好不容易说好了挂了电话,林帆略微难受,你说这陈老师也真是,提前说了干啥,这不,本来预定好的惊喜没了不说,还得把人吓得难受。
可仔细想了想,还是自己作出来的,要不是他主动要求加班,那陈然也不会说这事儿。
“你说这整的……”林帆拍了拍脑袋。
他整理了一下心情,虽然过程不怎么美丽,可结果总是好的,明天小琴要过来,因为要在这边拍几组广告,所以要待好几天时间,这就是好结果。
……
陈然在恍恍惚惚中做了一个梦。
梦里烈日高照,晒得他口干舌燥,转身一看自己却是身在一望无垠的沙漠里。
“水……”
他哼唧着。
不一会儿,真感觉到了嘴边清凉的水在唇边,他仰头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继续做着梦酣睡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陈然做了许多梦,等他想要琢磨这到底是不是梦的时候,人就恍恍惚惚醒了过来。
“嘶……”
陈然缓缓坐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就先吸了一口气。
脑袋像是跟灌了铅一样,很沉,很重,而且还很疼。
“我昨晚上喝醉了?”
陈然后知后觉,混乱的脑袋里面回想起了昨晚上的一幕,他好像在睡着前,和枝枝开视频了?
他用手锤着脑袋,有点懊恼,这才喝了多少啊,怎么就醉了?
关键醉了还给枝枝开视频,那边肯定能看出来,要怎么解释好。
张繁枝一直觉得他喝酒身体不好,挺不想让他喝酒,昨天倒好,甚至是喝醉了。
正当陈然心里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听到旁边传来一道声音,“醒了?”
陈然浑身一僵,声音非常熟悉,几乎是在他心里扎了根,还深入了脑海之中,他有点机械的抬头,就见到张繁枝清清冷冷的眸子,轻轻蹙着眉头看着他。
“啊?枝枝?你怎么在这儿?”陈然人都呆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掐了掐自己,唯恐自己还在做梦,刚才做了很多记不住的梦,还有梦中梦,指不定现在还没醒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昨天他知道枝枝姐要来华海,心里一直念叨着。
可毕竟枝枝是要下午才会过来,就算是真来了,也不可能直接出现在这房间里吧?
张繁枝眼睁睁的看着陈然自己掐了自己一把,她眉头轻轻蹙了一下,似乎在迷惑这是什么操作。
陈然嘴角扭曲了一下。
真疼。
也没有那种‘啊,我其实是在做梦’的感觉。
陈然抬头看着张繁枝,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你不是要下午才能过来吗,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早吗?”张繁枝面无表情。
陈然摸出手机看眼时间,嘴角顿时动了动,没想到他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中午。
眼瞅着枝枝姐小脸上没什么表情,陈然干咳一声道:“我就昨晚上喝多了点,你知道的,因为节目刚结束,大家都高兴,喝的时候就有点没注意,稍微有点上头,下次看来得少喝点。”
陈然真没感觉昨晚上喝了多少,可能是酒的度数比较高?
本以为顶多只是有点上头,可谁知道竟然直接醉了。
张繁枝定定的看着陈然,隔了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看样子似乎是没再管这事儿,“这儿有汤,你昨晚上喝醉了,醒了就起来喝了。”
被张繁枝点出昨晚上他喝醉酒,陈然却没有多少羞赧,反而是立马起来,人家都不追究,那自然是好。
其实张繁枝也理解,跟外面工作,哪能不喝酒的,跟陈然这样喝得极少的,那都是少数了。
当然,这是陈然的想法。
在聊天的时候,他才知道张繁枝改了早上的航班,和小琴一大早就过来了。
瞅到桌子上的杯子,他恍然想到梦里喝水的场景,那不会是枝枝喂他喝水吧?
陈然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知道可能是昨晚上开的视频让枝枝发现他喝醉,所以不放心一大早就赶了过来。
他张了张嘴,想说说对不起,但是真说不出口。
毕竟很多次说过不喝酒了。
其实他真要不喝,也没人会逼他喝酒,说到底还是高兴忘了形。
……
陈然洗漱完毕以后,瞅着张繁枝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贴着坐下去,结果张繁枝蹙着眉头不满的往旁边缩了缩,“有酒味儿。”
陈然微愣,不是,我这刚洗了澡,还能有酒味?
见张繁枝的样子不像是说谎,陈然自己闻了闻确实没有味儿,可不想让张繁枝闻得难受,又跑去洗了一个澡。
可贴着张繁枝坐下来,她还是往旁边躲了躲。
“还有酒味儿?”陈然纳闷。
张繁枝轻扬下巴,点了点头,“有。”
“这不可能。”陈然自己嗅了很多次,除了沐浴露的味道,就是洗发水的味道,哪里还有什么酒味儿?
陈然不信邪,刚才只是洗了澡没刷第二次牙,说不定是嘴里还有味道。
等他刷了牙过来,张繁枝仍然嫌弃,“还是有味儿。”
好家伙,陈然这次算是明白了,人不是不在意,而是留着这个时候来算呢。
他才喝多少,这从头到脚都洗了一遍,牙齿都给刷得干干净净,怎的可能还有味儿,要这样还能闻到,那他不得是腌制入味了。
张繁枝就抿着小嘴不吭声,看起来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儿,可就拒绝陈然接近。
好几次陈然偷袭想亲一口,都被人给躲开,蹙着眉儿看着他。
陈然对张繁枝的眼神没多大抵抗力,当时就败下阵来。
到了下午,张繁枝要得先去广告公司,留着陈然一个人在酒店愣神。
想象中枝枝姐来了以后能搂搂亲亲,现在倒好,啥都没了。
他有点叹息,怎么就会喝醉酒呢?
喝就喝了吧,还跟张繁枝开视频。
生怕人家不知道,去炫耀一下吗?
陈然痛定思痛,以后坚决不喝了。
谁再喝,谁就是狗!
……
……
PS:第三更。
求月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