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kh0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637 我對你動手的,不找你負責熱推-zbmrq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干啥?晚上没少喝,还让人休息不?”
吕红涛被爱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掀起来,很是不爽。
“这状态,也交不了粮……我知道,明天闺女就回来了……你又不说你要回来,我少喝点……”
叶玲气得直接把他推倒。
“刘春来在这半年,利润超过1000万。”叶玲冷冷地说道,“如果你还觉得这事情不重要,咱们就不说。”
“啥?”
吕红涛瞬间坐了起来。
酒意依然有。
可不能不坚持。
“这不可能吧?虽然赚钱,可他的账上,只有不到四百万的利润……”
叶玲再说了一次之后,吕红涛酒意真的没了。
喝多了酒,思维清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无力感很严重。
一直去冲了个冷水澡,让自己彻底清醒,吕红涛才裹着被子,问叶玲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事情,得找许书记商量啊,下午马文浩回来,递了一个刘春来的规划书,县里领导班子开了个碰头会,准备年后把幸福公社升级成镇,打造成整个县里的工业发展典型……”
吕红涛听完,脸上变得严肃。
刘春来这搞法,让吕县长也是摸不着头。
这财务乱成一团糟。
“我觉得,他的财务总监,我是没法干了。”叶玲说道。
吕红涛摇头,“别急,我先给许书记打个电话,看他睡没……”
很快,许志强就出现在了办公室。
连带着的,县里主管经济的苏阳等也出现在了办公室。
所有人脸上,都是严肃。
但是却没有人有丝毫不满或是异常表情,只是想要了解更详细的消息。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刘春来只回答了一句:姓资姓社问题,尚未落实。”
叶玲对着县里的主要领导干部们,把情况做了详细汇报。
具体如何,她没做任何评价。
只是把事情说出来,让领导干部们去权衡利弊。
她去给刘春来当财务总监,一方面是为了支持刘春来,另外一方面,也有确保县里能直观了解,避免出现太大的问题。
许志强没吭声地看着其他人的反应。
吕洪涛眉头紧锁,眼神闪烁,不知道思索什么。
苏阳则是笑了:“刘春来这小子,确实老谋深算得很,比他爹更加狡猾。”
“苏副县长,这话怎么说?”
叶玲不解地问苏阳。
“他晓得你跟吕县长的关系,也知道你原来的职务。依然没有任何隐瞒,甚至还说出这话。刚好,下午幸福公社两位干部把刘春来对年后的规划送到了县里,我们都被刘春来的庞大手笔震撼了。连县里去运作那么多项目,都不是容易的……今下午紧急召开了内部会议,讨论的结果就是把幸福公社单独列出来,升级成为镇,这一点县里可以做主,同时也能给力所能及的支持……”
苏阳笑着说道。
那笑容下,有着一丝的无奈。
他主管经济,对蓬县经济发展了解得很清楚。
蓬县一直想在工业上做文章。
之前布局的大多数工厂现在都不景气,靠着财政输血吊命。
今年因刘春来冒出来承包了几个厂,并为其它厂提供了一些业务,带动了不少工厂的发展,对于一个县来说,这远远不够。
刘春来在新一年的规划中,准备以彩电为基础,需要县里及市里寻求关系谋求长虹等单位的技术援助。
真的这样搞下去,搞出来一个产业,对于县里工业发展有多大好处,可想而知。
在详细了解方案,看到未来的发展前景,县领导都没任何异议。
“幸福公社是全县规模最小的公社,总共就6个生产队!要升级建制直接成镇,周边公社会服气?”
叶玲完全没想到,因为刘春来的规划,县里动静整得这么大。
“就是因为公社小,所以才好操作,调人过去,就专门负责这些事。当然,这个只是计划,得刘春来拿出一些成绩来……”
吕红涛简单说了一句。
目前只是县里有这样的想法。
一剑花轻舞
“刘春来究竟搞了些什么项目?”叶玲好奇地问到。
“你不知道?”吕洪涛很意外。“你可是他的财务总监,他投资项目,花钱不经过你?”
一说到这个,叶玲就抱怨不已。
刘春来究竟有多少钱,她根本就不知道!
听到叶玲的抱怨,吕红涛跟许志强等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
刘春来手里的那些企业跟公司,股权复杂无比,叶玲也只是负责一部分的财务……
刘春来在试探。
所有领导都明白。
许志强感慨了一句:“这个小子比他爹狡猾多了。”
“按叶玲的说法,刘春来现在算是全国最有钱的人吧?”吕红涛突然说道,“难怪他不愿意县里把他当典型宣传。”
苏阳一脸笑容:“刘福旺支书身上的大衣里,随时装着12万块钱的现金呢。别的县万元户都不多的时候,咱们这里有了十万元户,还是实打实;要是出现个百万元户,全省的目光都得盯着;千万元户,全国得盯着吧?”
一开始,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可到最后,却笑不出来了。
个人拥有这么庞大的财富,而县里经济……
再加上,目前上面对个体户的政策放开了,可个人搞企业……
“那小子是让他爹来吸引火力,刘福旺是个什么样的人,全县都清楚。人家不只是个人先富裕再带动其他人富裕,而是带着社员群众共同富裕……现在的问题,是县里对这事情怎么看。”
许志强不愿意在这上面多讨论。
大家都是明白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如果是葫芦村入账这么多,那不是任何问题。
问题在于,刘春来几乎在每个项目中都有超过40%的股份。
另外的问题就是,按照叶琳汇报的关于刘春来的财务状况,这么多的项目,根本就不够支撑。
仅仅一个彩电厂,未来五年内,投资都会是3000~5000万。
何况还有更多的配套单位。
县财政是支撑不起刘春来那庞大计划的。
“他这也没违反任何国家政策,而且所有产业都属于集体产业,以集体经济为主导,至于资金问题,他没有申请县里支持,也没有准备从联合投资公司要钱……”
许志强直接拍板了。
把注意力从刘春来个人拥有的钱上面,变成了年后的庞大计划。
而且,刘春来个人的钱,都是投入到整个大队及公社的发展。
县里要是说什么,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许书记的话潜台词很明显:如果非得在刘春来个人财富上做文章,可能会给刘春来造成不小的困惑,但县里好不容易得到的发展机会也没了。
县里没好处啊。
于是,一帮领导开始讨论,刘春来会如何去运作,县里如何进一步利用这机会发展经济。
叶玲在一边直打着瞌睡,最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趴在桌子迷迷糊糊的叶玲被吕洪涛推醒,说道:“走吧!回去再睡。”
“完了?”叶玲一脸迷糊。
“再不结束,天都亮了,四点半了!刘春来那小子,就不让人省心啊。”
吕红涛眼睛里布满血丝。
这几天县里很多会议,都跟幸福公社四大队有关。
都是刘春来搞出来的。
叶玲直接给他翻了一个白眼。
要不是吕洪涛,她也不会去给刘春来当什么财务总监。
自己更闹心不是?
……
半夜,口干舌燥的刘春来迷迷糊糊地想要爬起来找水喝。
可刚有动作,就发现了不对。
身上有一条胳膊,一条腿……
摸了摸,顿时大惊——女人!
刘大队长顿时一脸惊恐。
就后乱性啊!
贺林霜走了,是他亲自在码头上送走的。
总不能,这婆娘偷偷在某个地方下船又跑了回来,昨晚上趁自己醉酒,又来一发?
“你要喝水?”
旁边传来了慵懒的身影,手没挪开,却楼得更紧。
白紫烟!
这死死婆娘怎么在自己床上?
刘大队长拍打着脑袋,努力回想。
想要从零星记忆中提取出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
自己跟白紫烟,甚至谈不上特别熟悉啊。
昨晚怎么喝断片的刘大队长真心都不知道。
一开始,白紫烟确实不停地灌他酒,杨小乐跟吴二娃等人为了报当年被刘大队长把他们喝趴下的仇,没少给白紫烟助攻……
原本因为贺黎霜把自己睡了,然后可能带着一颗即将发芽的种子去美国,什么都不说,心情有些烦闷的刘大队长再考虑到平时自己直管下命令,也不管具体,手下们不容易,自然来者不拒……
“啪!”
灯突然亮了。
穿着秋衣秋裤的白紫烟,爬起来,准备下床给刘春来倒水,看着刘大队长不敢看自己,如同没事人:“昨晚你喝多了。”
刘春来扭头问她:“所以……我对你动手了?”
白紫烟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摇头:“是我对你动手了。”
“喝多了,那可是力不从心……”刘春来还想挣扎。
应该没有发生啥。
酒喝得太多,浑身都无力。
所有有些事情,自然也是无力的。
白紫烟没说话,下床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却没让刘春来扶。
过了一阵,到旁边桌子上,从暖水瓶里给刘春来到了水。
“酒喝多了确实不怎么行,昨晚我可没少费力气……”白紫烟的语气,有些幽怨。
“噗~”
刘大队长刚入口的水,喷了出来。
男人,得保护好自己!
“放心,我不找你负责。”白紫烟看着刘春来的表情,“年后,我就走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