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qe2精华都市言情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無名之風-第三百一十六章 增加陪酒服務了?鑒賞-kbi15


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小說推薦玄幻:我的反派身份被妹妹曝光了
白远枝是此处拍卖会的负责人,但并不是交易场的主人。
如果他是主人的话,估计就没这种情调了,这老头子整天光琢磨着连锁灵符的事,连自己头发乱了都懒得打理。
一道蓝色光芒泛起,五张烈焰符就从桌子上消失了。等到光线暗了下去,傅云往桌子上瞅了瞅,并没有灵石出现。
这是怎么个情况,不会是想不给钱吧?
鬼谷残卷
交易讲究的是信誉,当然不会不给钱。只是白老头拿到五张连锁烈焰符,有点儿太激动了而已,一时忘了而已。
绝世剑魂
大道 飄蕩的
中品灵符也能连在一起,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低品灵符的连接,白远枝至今都做不到。
又一道蓝光泛起,傅云定睛再瞧之时,桌子上多了两样东西,一枚上品灵石和一块白色令牌。
我不是你的冤家(QQ兄妹)
五张中品灵符卖了一枚上品灵石,等于是一张灵符二十中品灵石,也就是两千下品灵石的价格。
这价格已经翻了好多倍了,不过傅云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卖习惯了一枚上品灵石一门的纸火炮,二十中品灵石的单价对他而言根本没啥感觉。
不过那个白色令牌倒是不错,以后就有自己的通行证了。
别人的令牌只能借用一次,然后就得交还给拍卖场,然后由拍卖场负责把令牌还给原主人,若是原主人不在了,则由主办方将令牌收回。
这条规矩在方毅把令牌借给傅云的时候就知道了,所以他一直担心下次再想参加拍卖会该如何入场的问题。
这下不用担心了,总算有自己的通行令牌了。
白色令牌是普通级别的通行令牌,虽然白老头很喜欢傅云的连锁灵符,但拍卖场的规矩不能乱,就连现在的白色令牌,也已经是给了很大的面子了。
傅云若是想拿到方毅那样的贵宾级令牌,还需要多多的消费才行。
重新回了贵宾包间,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桶葡萄酒,桶身由优质的橡木制作,散发着阵阵的香气。
“下次就不能使用这间贵宾包房了,不知道还有没有酒送。”
傅云给自己填了一杯酒,发出一阵感慨。
神詭記
方毅的贵宾包房只能借用这一次了,下次再来参加拍卖会,就得在外面的大厅凑合凑合了。
傅云端起酒杯,咕咚咕咚两下就把一杯葡萄酒给灌下去了,如果方毅在场,又该笑话他不懂品尝葡萄酒了。
馭獸狂妃:帝尊,來接駕!
爽!
不管是五粮神酿还是葡萄酒,对于傅云来说,都是大口大口的灌才过瘾。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这夜光杯还是小了点,要是有个海口大碗那就更爽了。
傅云四下瞅了瞅,房间里也没个碗啥的。
“哈哈哈哈!”
此时,在另一间布置精巧的屋里,一位身着紫纱裙的少女笑弯了腰。
这人名叫叶凝韵,乃是白远枝的外孙女,早就听外公说了连锁灵符的事,一直都很感兴趣,这次拍卖会特意跟来看看。
“就是这小子卖的灵符,怎么样有个性吧?”
白远枝摸了摸自己满脸的白胡子,得意的对外孙女说道。
“外公你的胡子该理理了,都乱成啥样了。让人送个大杯子过来,我想去会会那小子。”
叶凝韵拽了一把白远枝的胡子,跟他开起了玩笑。
白远枝这几个月来一直忙于研究连锁灵符的事,胡子压根就没打理过。原本也是一个鹤发童颜神仙一般的人物,现在这邋遢样一点儿不像是老神仙,倒像一个老乞丐了。
傅云无心观看外面的歌舞表演,一个人自斟自饮喝着闷酒,就在这时房间的后门突然开了,进来了一位身着紫纱裙的少女。
“公子一人喝酒多无趣,不如小女陪你一起喝。”
少女一开口就要一起陪喝酒,而且看她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个大号的陶瓷杯,目测一下应该有夜光杯的三倍大小。
这又是怎么个情况,拍卖会啥时候还添加陪喝酒这项服务了?
傅云挠了挠头,有点儿不明所以。
“发什么愣呢,给你的,倒酒吧。”
看到傅云那副愣头愣脑的样,叶凝韵咯咯一笑,把手里的大号陶瓷杯塞给了他。
“噢!谢谢!”
傅云慌忙接过杯子,一激动差点儿给掉了地上。
最强新手剑 祈言誓约
这是怎么一个情况,不但陪喝酒还给弄了个大号杯子。难不成是要把我灌醉了,然后那个啥啥……
傅云扪心自问,形象算不上玉树临风,兜里的灵石也不是多到爆。,今天这是咋了,拍卖场竟然出动这么一位美女陪喝酒。
上次花花大少方毅在的时候,也见有这种贵宾级的服务啊?
就在傅云发愣的空挡,叶凝韵已经把他大号陶瓷杯里的酒给填满了,同时还不忘了给自己也填了一小杯葡萄酒。
“奴家先干了,公子随意啊”
说着叶凝韵就用手里的夜光杯,碰了一下大号陶瓷杯一下,然后一仰脖把酒给喝掉了。
“这……”
傅云彻底凌乱了,看这位少女长得斯斯文文的,怎么突然就跑过来要一起喝酒,而且还喝的这么生猛?
不是要把我灌醉的吗,怎么自己先喝上了?
“好!我也干了。”
既然姑娘家都喝了,傅云也不好矫情,赶紧拿起大号陶瓷杯一饮而尽。
太爽了,还是大杯的过瘾。!
傾國鳳嫁 華三少
傅云呼出一个口气,打了一个酒嗝,这次不用叶凝韵催促,自己满上了一杯。
“先干为敬!”
傅云端着杯子冲着叶凝韵一比划,脖子一仰又喝掉了满满一杯葡萄酒。
这次换了叶凝韵吃惊了,盯着对面的瘦子愣了好一阵子。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看他刚才撩开露出的那部分脸,应该是个年轻人无疑。可这酒量也太吓人了,灵气可是无法化解这种葡萄酒的啊。
不过既然对方都喝了,自己也不能不喝啊,叶凝韵一咬牙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口气喝了下去。
她刚进门的时候,直接干掉了一杯,纯粹是为了唬一下傅云。
其实叶凝韵的酒量有限,要一直这么整杯整杯的喝,用不了多久就得醉倒。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