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1 10 月, 2020
都市小說

7ur38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回檔在2008 起點-第三百二十六章 生活需要多一點甜鑒賞-aum0u

回檔在2008
小說推薦回檔在2008
林梦楚“偶尔”会有一些胡思乱想。
而现在,陈安的酒意仿佛也传染给她了,让她有些微醺。
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林梦楚小脑袋瓜在想的事情,都是一些无法描述的。
所以她的脸蛋越来越红,倒是比陈安更像是喝了酒的。
可惜,陈安虽然一身的酒味,却不至于做失了智的事情。
再说了,比起把林梦楚吃干抹净,他更喜欢看到林梦楚害羞的样子,让人想要尝上一口,却又舍不得一口咬掉。
就像是小孩子拿到一根棒棒糖,总不会一口就嚼碎了,而是不停地舔着,品尝棒棒糖的甜份。
对陈安来说,林梦楚就是一根棒棒糖,超甜。
让他时不时想舔上一口。
“说不定我们能分到一个班呢,以后我们就能一起去上课,一起回家了。”
“这可不一定。”
林梦楚也想要陈安和她分到一个班,不过,概率并不是很大,而且她可不想表现得很希望陈安和她一起,陈安虽然喝醉了,但这个人还是一样的鸡贼,林梦楚刚才主动地抱了陈安,已经是最大的进步了。
今天她不想继续努力了。
反正陈安能听懂她的话的意思,那……
傲娇一下也没关系吧!
“都说距离产生美,要是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你可不要嫌弃我。”
陈安喝了酒,也变得有些话痨了,林梦楚哼了一声,道:“我们现在没有天天在一起,我就嫌弃你了,以后是不可能不嫌弃你的。”
“你的话要反着听,所以你说嫌弃我,其实就是说喜欢我,以后也不可能不喜欢我。”
陈安笑眯眯地看着林梦楚,道:“我很开心。”
林梦楚心中一恼,就不能给人留点面子吗!为什么要说破啊!
“我是真的嫌弃你!讨厌鬼!”
“那就是说真的喜欢我咯!”
林梦楚还不服气,道:“那我喜欢你,超级喜欢你,你这下可以翻译了吧!”
“我很感动,你终于愿意坦白你的心声了,我也超喜欢你。”
林梦楚:“……”
啊啊啊!
“我要气死啦!”
林梦楚扑倒陈安怀里,秀秀的铁拳不停地打着陈安的肩膀。
这家伙,喝醉了还这么气人,真是让人想要咬他。
陈安只是抱着林梦楚,任由她打,这种撒娇式的铁拳就像按摩一样。
林梦楚也是借着愤怒来掩饰自己的羞涩,气归气,被陈安耍无赖秀了一脸,她当然也很生气,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连带着,现在闻着陈安身上的酒味,也不那么难闻了。
这次她好像真的有点醉了,她没有再打陈安,只是把他也抱的紧了一些。
“我的酒量果然很差,只是闻着酒味就醉了,嗯,我只是醉了而已。”
林梦楚因为“醉了”,就可以放下矜持,让陈安抱着她了。
陈安也觉得很满足。
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吗?
陈安也知道这只是眼前的幸福而已,而且他此刻的幸福,是建立在过去活着未来的他还有别人身上的痛苦上的。
不过,尽管如此,一切也值得了。
“我可以抱着你睡觉吗?”
“不可以!”
林梦楚马上从酒醉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实在是陈安说的话太吓唬人了。
这才多久,就想要和她做那种事情了吗?
虽然知道谈恋爱久了发生那种事情很正常,而且陈安是个大坏蛋,早就对她有非分之想,饥渴难耐也是正常的,但是这未免太快了!
不要说的好像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我可不会对你予取予求!
“只是抱着睡一觉,我保证不会做坏事。”
陈安搂着林梦楚的腰说道,听他一脸认真的保证,林梦楚也就信了。
反正抱也抱了,抱着睡觉,也只是抱的久一点吧?
“那好吧……”
林梦楚刚开口答应,忽然就意识到了不对。
我在干什么!
这个能答应吗?
陈安这个坏家伙,肯定是打算一步一步地剥开她的防御,到最后,肯定会把她吃干抹净,一点都不剩!
我一定是喝醉了!
没有喝酒的林梦楚觉得自己一定是失了智。
“那我先去洗个澡,一身酒味你肯定不喜欢吧。”
“你身上没有酒味我也不喜欢,哼!”
林梦楚哼的那一声才是精髓,让陈安恨不得抓住她再亲一口。
但想到自己现在一嘴酒气,陈安还是没这么做。
他拿了换洗的衣服就去了浴室,林梦楚忽然反应过来,这波,我可以逃跑呀!
为什么不跑?
“那个,我也还没洗澡的,我就先回去了。”
林梦楚说完,麻溜地跑回家了,她拿了衣服去浴室,才忽然想起来,陈安也应该能听到这边的动静,如果她什么都没做,倒是太刻意了。
反正也的确是要洗澡,那就洗吧。
但林梦楚这会儿又感觉有点奇怪,虽然隔着一堵墙,但两人就像是在洗鸳鸯浴。
“这是什么奇葩的想法,隔着墙呢!”
林梦楚拍了拍脸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就这样,林梦楚洗完了澡。
陈安那边结束更快一些。
不过,陈安洗了澡之后,还特意刷了个牙,这次刷牙也刷了很久,但嘴里还是有点淡淡的酒气。
陈安又拿出口香糖嚼了起来,反正他不想给林梦楚不好的体验。
但是,洗了澡之后,陈安的情绪也没放大了,他忽然想到,要求林梦楚陪她睡觉,似乎也很过分。
虽然已经答应了她不做什么,但还是不太好吧……
进展稍微快了一些。
不过,林梦楚逃跑了也好。
但想到之前林梦楚也答应了他,陈安就绝对好笑。
心里也觉得很暖。
林梦楚这一点真的很可爱,虽然说嫌弃他,但每次他有什么要求,她都好好答应了。
陈安的心忽然躁动了起来。
他躺到了床上,却不是等林梦楚过来,林梦楚今晚应该不会过来了。
她要是真的过来,陈安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
当时虽然真的是只想抱抱,但洗了个澡,陈安精神振奋,想做的事情就多了。
如果林梦楚来了,陈安无法再保证自己只是抱抱。
另一边,林梦楚洗了澡也很纠结。
感觉自己过去像是送菜,但不过去,又好像失信于陈安。
林梦楚比较看重诺言,虽然她说了很多话,最后都没实现,但是,一开始她真的是想好好做到的。
嗯,不可抗力除外。
再三纠结之下,林梦楚还是出了门。
而且,她换上了自己的可爱兔子睡衣,敲门的时候,她不禁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
自己这好像真的是兔子去敲大灰狼的门,自寻死路。
但是,来都来了,只要陈安遵守承诺就好了。
emmmm……
这家伙好像也不是那么可靠的样子,他就是个大色狼!
陈安的房门打开,林梦楚也不禁抖了一下。
说实话,陈安也没想到林梦楚会去而复返,但开门的时候,看到林梦楚明显受到了惊吓,却还没有逃跑,陈安却感觉内心受到了洗礼。
他一门心思都在想奇怪的事情真是太过分了,林梦楚很信任他,而且信守诺言,他也应该做到才对。
林梦楚进了门,听到陈安把门关上的声音,她内心就更加紧张了。
但是走到床边,她也冷静下来了,内心的想法,已经成他会不会吃了我,变成了反正迟早都会被吃掉的。
这个人已经放弃治疗了。
但嘴上还是说道:“说好了,不许欺负人噢!”
傻乎乎的林梦楚试图继续和陈安约定,但她不知道,自己越是这样说,越容易刺激别人吗?
陈安点点头,道:“我会努力的。”
林梦楚:“……”
她就从来没相信过这个人的努力。
心里有些慌张,林梦楚在陈安过来之前,自己钻进了被子里。
被子里还暖和,刚才陈安就是从被子里钻出去给她开的门。
林梦楚怂成了一团,陈安看着就想笑,然后把灯关上了。
房间一黑,林梦楚就更加害怕了,黑暗中她感觉到了,陈安也爬上了床,就躺在了她的旁边,然后,两只手放在了她的腰上。
“你说好了不欺负人的……”
林梦楚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陈安虽然看不见她,却能想象到她的样子。
一定很可爱。
“我保证。”
所以,陈安在抱紧林梦楚之后,什么都没有做了。
他其实很想亲林梦楚一口,但他很怕自己亲了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还是忍忍吧。
林梦楚紧张的心也渐渐放松了,渐渐习惯了陈安的存在,她也靠向陈安,贴着他装睡。
真睡是睡不着的,因为很慌。
但陈安却是真的睡过去了,林梦楚很香,也很软,但陈安喝了酒,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做错事情,要努力睡觉,所以,一努力就睡着了。
倒是林梦楚感觉到陈安的呼吸很均匀,才发现陈安睡着了,心情可以说是非常复杂了。
但陈安抱她也抱的很近,林梦楚挣脱不开,只好在陈安的怀里蹭了蹭,也跟着睡了。
一夜无话,这和陈安和林梦楚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林梦楚觉得陈安会狠狠地欺负她,或许,吃干净也有可能。
陈安也是这么想的,结果,第二天陈安睁开眼,便看到林梦楚躺在怀里。
她睡得很香。
陈安:awsl
看了林梦楚的睡颜好一会儿,林梦楚也没动静,陈安才开始恶作剧,拿起林梦楚的头发拨她鼻子,这是最坏的行为。
林梦楚鼻子痒,立马动手来抓,抓个两下,就气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是陈安在干坏事,她不由怒道:“你干嘛啊,又不让我好好睡觉!”
林梦楚显然还没睡醒,脑子正迷糊着,抓住陈安的左手,又用自己的脑袋枕着陈安的胳膊,继续睡了过去。
陈安:“……”
林梦楚好像睡蒙了。
看着尽在咫尺的林梦楚,陈安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两只手都被限制住了,但陈安还是可以使坏的。
不过,这样的事情,林梦楚都没有做出反应。
陈安其实只是想叫林梦楚起床,早睡早起身体好啊!
但林梦楚既然还困,这样再睡一会儿也挺好的。
陈安开始了回笼觉,林梦楚倒是越来越清醒了,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发生了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再睁开眼,便看到陈安的脸就在眼前,她也和陈安贴的很近。
她这才想来,陈安抱着她睡了一晚上。
而且,是她自愿过来的。
“林梦楚你这个傻姑娘,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常在河边走,总会见到鬼。总有一天会被吃掉的。”
林梦楚暗骂自己不争气,不过,抱着陈安睡觉真舒服,被子一直是暖的,不会半夜忽然变冷。
陈安是个暖被窝的良好工具人啊!
嘿嘿。
林梦楚还是挺开心的。
但看到陈安还在睡,她也开始了恶作剧。
用自己的头发撩拨陈安的鼻子。
两个人使坏的方法都一样,陈安自然是醒了过来,看到林梦楚笑的很开心,一个翻身就完成了床咚。
“恶作剧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你想干嘛!”
林梦楚忽然意识到,白天她也并非是安全的。
陈安低下了头,品尝今日份的甜品。
就当吃早餐了。
几分钟后,被亲得有些晕乎乎的林梦楚才从床上爬起来。
她满脸通红,却没有逃跑,只是瞪了陈安一眼,道:“还没有刷牙的就亲,嫌弃死你了!”
意思是刷了牙就可以咯?
于是陈安又去刷了次牙,再抱着林梦楚亲了一口。
今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林梦楚的课是在第二节,所以早上的时间还很充裕,陈安登录了教务系统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审核已经有结果了,很巧,刚好就在林梦楚的那个班。
“五分之一的概率都命中了,我们一定是有天定的缘分。”
“都是孽缘,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林梦楚羞恼地瞪了陈安一眼。
果然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亲了她一口,陈安好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动不动就亲她。
她难道很甜吗?
林梦楚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嫌弃。
“既然你有了这个觉悟,那这辈子就好好还吧!”
林梦楚:“……”
她现在斗嘴都斗不过陈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