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7aq熱門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十二章 紛亂的夜!閲讀-bxfvr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在李远远、赵淑画的注视之下,眼前面容阴鸷的男人带着戏谑、残暴,缓缓的抬起了手,两个女孩顿时脸色煞白。
她们感受的到,眼前的男人可不是吓唬她们。
是真的要下杀手的。
顿时,莫名的压力出现在了两人的身上。
那种感觉让她们觉得窒息。
李远远、赵淑画从没有想过一次远离了家人视线的外出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她们只是听说武馆街会有电影院,忍不住的好奇就来到了武馆街闲逛。
之后逛累了,听拉黄包车的人说不远处的一家茶馆的茶点好吃。
她们没有地方,就径直搭车去车夫介绍的茶馆喝茶、吃点心。
接着?
接着在她们才吃了两块点心,喝了一碗茶后,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就被绑进了现在的队列。
哪怕没有详细的去询问前因后果,但是两人不傻,几乎是瞬间猜到发生了什么。
只是……
山城是真正的县城啊。
并不是什么穷乡僻壤的地方。
哪怕比不上州府,也不应该这么乱啊!
到了这个时候,父母、兄长、姐姐们耳提面命般的叮嘱浮上了心头。
悔!
后悔!
两个女孩抱在一起,心底满是悔恨。
她们不该这么任性的。
但现在?
晚了。
转身爱
如果有人能够救救我们多好?
死亡前一刻,两个女孩心底祈祷着。
耳边则是手掌落下的破空声。
呜!
陈银看着两个低声抽泣,梨花带雨的女孩,没有任何的犹豫,手起掌落就要了结两人。
他早就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在习武有成,他就开始了第一次杀人。
为的是练胆。
之后的杀戮?
则是不让手生。
不过,杀这种大户人家的女孩,机会确实不多。
如果不是不合适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享受一下。
可惜!
过了今晚,他必须要离开山城了。
底子漏了,再留下,就是自寻死路了。
至于陈家?
那就随风而去吧。
反正那种废物弟弟和神经的兄长,他是一次都不想见到。
反正有着这批货物,他去了哪里都能够立足。
想到这,陈银的手掌更狠更快了。
同时,手掌涨大了一圈,将两个抱在一起女孩子的头顶都笼罩了进去。
不过,就在要落在两个女孩头顶的时候,陈银手掌一顿,看向了身后。
不知何时,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那。
陈银冷笑一声。
沐白,他认识。
工夫不错,算是完成了练‘筋肉’的武者,不过,还没有‘锻骨’。
而且,招式粗陋。
对于早已经完成了‘锻骨’的他,一招就能够打死对方。
现在出现在这,不用问是李德尚请来的救兵。
只是那个李德尚真的无用,竟然只请来了这种货色。
他还以为北都李家会出手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现在看来李德尚平日里也只是拉虎皮扯大旗罢了。
‘要不要顺势回去把李德尚也做了?’
陈银极为疯狂的想着。
一朝暴露,陈银彻底的没有了顾忌。
剩下的,只有疯狂。
或者说……对自由的向往。
他一直认为自己在山城是屈才了,只有更加广阔的天地才是他的舞台,也是他注定的命运。
因此,今晚的交易被发现,陈银没有一丁点儿的慌张。
甚至,还有一点儿欣喜。
因为,他认为这是他的命运。
“就用你来祭奠我的起程吧!”
陈银停顿的手掌,顺势回撩,他一边攻击一边还在想着,接下来先去哪的好。
那两个意外的货物要不顺势带上?
反正这种时候,也都是无所谓的事了。
路上还能解个闷,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获。
面对着早已期待的命运,身为‘锻骨’级别武者的陈银忍不住的胡思乱想着,且变得犹豫不定。
武者对敌,切忌分神。
这是当初他的老师告知他的。
且给与了他最为直接的例子。
他就是利用分神的刹那,才干掉了自己的老师——一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竟然敢阻碍他的买卖,死了也就死了,被他拿去为了狗,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回忆起自己老师惊骇的面容,忍不住的嘴角就上翘。
实在是畅快。
而现在?
他就要再次看到类似的表情了。
‘筋肉’对‘锻骨’。
前者必死。
除非是招式精巧,还能够留下一条命。
但是,陈银见过沐白出手。
虎形拳,虽然有几分气势,但是粗陋不堪。
因此,陈银满是轻蔑。
他相信,就算杰森穿着铁甲,也是难逃一死。
毕竟,他的‘震山拳劲’最不惧怕这种防御了。
专打铁甲、皮甲。
即使是碰到了横练,也是占尽便宜。
呜!
掌劲呼啸,比之前还要沉闷的响声中,伴随着的是陈银的狞笑声。
但随即,这样的狞笑声就戛然而止了。
一同停止的还有那掌劲的呼啸。
陈银的狞笑凝固在脸上,他愣愣的看着自己那被一只大手,捏住的手腕。
怎么回事?
陈银回想着之前的一幕。
对方好像是判断出了他的掌法路数,自己的手掌就好像是送到了对方手中一般。
还有现在这股力道,是他这个‘锻骨’武者远远都没有的。
沐白藏拙了。
而且……
天生神力!
有着王老八这种下属,陈银对‘天生神力’这类人有着相当的了解,那是能够以常人身份,直面武者的特意存在,而如果练武的话,则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不单单是同级别,即使是跨级别也是。
王老八为什么能够受到他的重视?
不正是因为天生神力吗?
当然了,也是因为王老八不求上进。
如果王老八要练武的话,他第一个下手杀了对方。
他不允许有超出他控制的情况出现。
就如同此刻。
左手腕被牢牢掐死的陈银再次的狞笑起来。
“就算你隐藏了实力又怎么样,告诉你……”
“时代变了!”
带着这样的话语,陈银的右手一抖,一支火枪出现在了手中。
这支火枪的样式,杰森很眼熟。
有些像‘家乡’博物馆里的老式短火器,有着外露的撞锤,木质的手柄,枪口硕大。
不过,陈银这个短火器有点特殊。
上面的花纹更加的精美。
是用融化了的银子勾线的。
而且,有两个枪口。
这个时代的火器吗?
杰森想着,握着陈银的左手腕猛地用力,且顺势一扭。
咔吧!
砰!
在骨头碎裂的响声中,枪响了。
但是,却没有击中杰森。
在陈银扣动扳机的时候,杰森顺势一扭,就让陈银的身躯不由自主的跟着动,枪口自然不可能在瞄准了。
这对于拥有【擒拿大师】的杰森来说,真的是非常简单的。
同样的,卸掉对方的胳膊也是一样。
咔吧!
咔吧!
又是两声脆响,陈银的左手手肘、肩膀被卸了下来,陈银只是闷哼了一声,就凶悍的完全不理会疼痛,手中的短火铳又一次的对准了杰森。
这么近,他不信杰森能躲开!
躲不开,那就一定死!
饱含杀意的目光从陈银眼中射出。
然后,他眼前一糊。
一片灰白色的粉末罩在了他的脸上。
灼热的疼痛感直接漫延。
陈银觉得自己的双眼要燃烧起来一般。
“啊!”
就算是陈银这样的凶徒,都忍不住的呼喊出声。
而这也是对方的最后一声了。
杰森一记手刀敲打在了对方的咽喉处。
咔!
喉咙、筋骨断裂。
接着,杰森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胸口。
一连串骨头的碎裂声中,对方的五脏六腑纷纷被刺穿。
陈银双眼一瞪,顿时没有了气息。
Yi!
杰森抬手一挥。
光芒一闪,陈银的头颅滚落。
肉身死了,灵魂也没有异变。
算得上是真正的死亡。
做完这一切后,杰森扭头看向四周。
四周的人都愣愣的。
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平日里完全无敌的老大就这么的被打死了。
凶徒们没有反应。
那些被虏来的人更没有。
一个个低着头,好像鹌鹑般。
也就李远远和赵淑画稍微好一点,但是两个人也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
不过,两人知道她们得救了。
而且,救她们的人,她们还认得。
就是下午的时候,在武馆街见到的那个武者。
“得救了!”
两人再次的低声抽泣起来。
之前是恐惧。
现在则是喜极而泣。
而周围的凶徒们看着老大的尸体,迅速的分为了三拨人。
一拨人向着码头外跑去。
一拨人向着河面跑去。
还有一拨人——
“杀!”
“杀了他给老大报仇!”
短剑,大刀出现在这些人的手中,直接向着杰森冲来。
但是——
砰砰砰!
一连串的火器枪声中。
跑向码头外的凶徒们全部抽搐的倒地,没有一个例外。
跑向河面的凶徒们,跑得更快的。
而大声嚷嚷着报仇的凶徒们,则是脸色一变。
“所有人给我围上去,不要放走一个。”
贾有才大声喊着。
“本官是李德尚,是山城的主事官之一,本官保证只要首恶,其余人投降那就免除一死。”
李德尚的声音随后响起。
接着,在五十火枪手的围拢下,李德尚走进了码头。
更多的弓箭手跟在后面,一一弯弓搭箭。
立刻的,凶徒们行动变得迟缓了。
尤其是看到几个即将跑到河面上,准备水遁的同伴被乱枪打死后,最后一丁点儿勇气也没了,纷纷扔了兵器,跪地求饶。
这些都不关李德尚的事了。
一进入码头,李德尚一眼就看到了杰森。
“沐兄弟。”
李德尚推开周围的人,径直小跑了过来,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高兴。
刚刚发生的事,他听贾有才说了。
是他这位沐兄弟干掉了那个手持斩马刀的飞贼,挽回了颓势。
而眼下又是他这位沐兄弟干掉了首恶。
看着脚边的尸体,李德尚只是扫了一眼,就从衣着上看出了尸体的不同,更何况刚刚那些凶徒的口号,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能够获得沐兄弟帮助,我真的是太幸运了。
李德尚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他这一次官肯定丢不了了。
说不定还能够提上一级。
当然了,必须要好好操作才行。
不过,那都是后事了。
现在?
剿匪之后,自然是要清点。
被虏来的人最好说,询问姓名、家庭住址最为简单,交给贾有才去办就好。
而那些箱子则是要慎重一些。
还有那艘船。
“贾有才!”
李德尚开始吩咐起来。
杰森则是弯腰检查着陈银的尸体。
嗯?
在细细打量了陈银的面容后,杰森忍不住的一皱眉。
怎么感觉和陈铜有点像?
心底疑惑,但是杰森的手不慢,很快的就从陈银的腰侧摸出了一个皮质的包囊,不动声色的,杰森将其揣入了怀中。
然后,再次快速的摸了一遍。
除去靴子里有一柄匕首外,就没有什么发现了。
“咦?”
“这不是陈银吗?”
当杰森做完这一切后,正在吩咐贾有才的李德尚‘恰好’的转过身,贾有才也仿佛是听明白了自己大人的吩咐,上前两步准备行动。
一切都是默契。
不过,在看到地上尸体的面容时,贾有才一愣。
“陈银?”
“陈家的老二?”
李德尚也是一愣。
随后,这位山城的主事官之一脸色一变,目光中浮现了凶狠。
李德尚一直以为是外来的强人作案。
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山城自己人。
还是大户!
陈家他是知道的,在山城已经过百年了,算得上是当地望族。
甚至,他上任的时候,对方递上了拜帖后,他还宴请了对方。
没想到,这一连串的事情,竟然是对方搞出来的。
陈家想干什么?
造反吗?
想到这,李德尚没有犹豫。
“火器营、弓箭手跟我走。”
“我要好好的看一看这个陈家。”
说完这些,李德尚冲着杰森再次一拱手,低声道:“沐兄弟陈家心怀不轨,可能是要造反,麻烦沐兄弟随我去看看。”
一边说着,李德尚一边冲杰森比划了一个三。
杰森默默的伸出了一个手掌。
李德尚脸上的肉皮子一哆嗦。
但最终一点头。
“好。”
李德尚回答着。
而就在李德尚答应的刹那,城门处却是响起了一片枪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