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7 11 月, 2020
現言小說

emqn2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公子衍-第528章 天理昭昭,報應不爽鑒賞-g9fr0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她站在社团门口处,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门。
里面并不是预想中的空空如也。
社团的所有成员都在这里,从吴途和于达,方方等八个人,此刻一个个看向了她,似乎正在等她的到来。
方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仍旧站在人群的最角落里,存在感很低。
薛夕进门后,社团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她,于达开了口:“社长。”
“社长好。”
其余的人也都一一喊道。
这一刻,薛夕感觉到,这群人口中喊得“社长”是真的在喊她,比以前认真了很多。
可这并不能让她感觉到开心,她只觉得满心的迷茫与不解。
薛夕没回答,而是先看向了吴途,指着房间里TTXD的标记,询问道:“这四个字母的真正意思,是替天行道吧。”
吴途沉默了一下,最终点头:“对。”
薛夕眯起了眼睛,“你一开始没有告诉我,是怕我不加入?”
吴途没什么好否认的,继续点头。
旁边的于达则开了口:“以前我们不敢说,现在我们替天行道社团,再加一个成员!鼓掌!”
大家纷纷鼓掌起来。
白开水甚至笑了:“社长,原来你跟战警他们有关系啊!怪不得吴途非要让你做社长呢,这有了人,以后咱们就不怕了!不用像是老鼠躲着猫一样,躲着他们了!哈哈哈!”
瓶子和飞扬也露出了笑意。
方方盯着薛夕,一向没话的人竟然也点了点头,表达了她的认可。
在薛夕救她的那一刻,她就认同了这个社长。
房间里一片热闹祥和。
只有吴途吓得缩着脖子,一句话也不敢说。
看着这群人,他们脸上洋溢的欣喜,还有那种又多了一个自己人的放松和警惕,薛夕攥紧了拳头,她一字一句询问道:“刘昭,是你们杀的吗?”
一句话,让房间里鸦雀无声。
所有的笑声,掌声全部落下。
大家都看向了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于达咳嗽了一声,这才开了口:“她该死。夕姐,你知道吗?她见死不救,逼疯了她的同学刘佳,最后让刘佳跳楼身亡。而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吗?只要是个人,就不会这样!我们问了她,她说,是因为刘佳比她优秀,比她更吸引人的注意,没有了刘佳,她就是第一!”
“就因为这么一个可笑的理由,她见死不救,甚至那天,刘佳的妈妈没看到刘佳,问了她一句,佳佳呢?她怕刘佳妈妈去他们上学的路上找人,还说了谎,说刘佳写完作业再回来。这么一个心思恶毒的人,凭什么在刘佳死后,还能考上华夏大学,成为他们村子里的骄傲?”
“这么一个心思恶毒的人,为什么没有被惩罚?她就应该去死!!”
其余的人,也都点了点头。
方方也抬起头来,眼神里闪烁着恨恨的光:“对,故意见死不救的人,就该去死!”
薛夕瞪大了眼睛。
在这几人的眼神里,她没看到正确的三观,她看到的,只是这群人维持所谓“正义”的疯狂。
她后退了一步。
这动作,让白开水开了口:“社长,你今天不也是让我们去打人了吗?许昕瑶故意撞上秦爽,没有证据,不能报警,那我们只能以暴制暴,伤她两个膝盖,告诉她因果循环,让她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人!我们社团,是在惩恶扬善,在维持正义!”
薛夕摇了摇头:“这也不是你们杀死刘昭的理由!!”
于达声音一下子拔高:“可是,杀人偿命!刘佳虽然不是她动的手,却也是她逼死的,夕姐,你知道吗?刘佳的母亲,在刘佳死后就疯了,全家只靠她父亲一人的工资养活。而原本这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刘佳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也是有可能会考上华夏大学的!!可法律没有给刘昭判刑,难道就让刘昭这么活着吗?她在大学里,有过收敛和悔改吗?没有!!这样的人,我们不动手的话,谁还会主持正义?!”
薛夕却眼神坚定,不为几人说的话所动:“你们不是警察,如果觉得法律有漏洞,可以努力往上爬,努力去修补漏洞。只要是社会,就总会有这样的存在,可这不是你们私设公堂的理由。”
“至于刘昭,天作恶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她早晚会得到报应。”
于达喊道:“她的报应在哪里?我根本没看到!”
薛夕垂眸:“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吴途急忙开了口:“社长,我们之前没杀过人,刘昭的事情,是……”
“够了!”
于达生气了,呵斥着打断了吴途的话。
他盯着薛夕,开了口:“事情就是这样了,你要是觉得我们错了,就去报警!那个景飞,你不是很熟悉吗?好,你去啊!你有社团成员的名单,你可以把我们都指认出来,你去!”
他眼圈都红了,“你道德高尚,高高在上,我们都是顽劣不堪,冥顽不灵,够了吗?有本事就去报警!”
他说着狠话时,方方却走到了薛夕身边,女孩看上去小小的,瘦瘦的,她拽住了薛夕的衣袖,摇晃着开了口:“社长,我们错了,就错了这一次。以后,我们保证不杀人,可以吗?”
薛夕定定看着她,缓缓说道:“不是你错了,而是替天行动社团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这话一出,吴途愣住了:“社长,你,你什么意思?”
薛夕垂下了头,缓缓开了口:“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社长,我不干了。”
她拉扯着方方的手,用力的将衣袖抽回来,旋即转身往外走。
“社长!”
有人喊她。
薛夕脚步一顿。
方方开了口:“你留下来,我们都听你的,再也不杀人了,可以吗?”
薛夕垂眸,继续往前走。
“社长。”这次是吴途叫住了她。
薛夕回头。
吴途开了口:“你,会去举报我们吗?”
会吗?
薛夕眼神里露出了一丝茫然纠结,犹豫踌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