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ya6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四十章 中年女人看書-jycw4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来人了啊?”
“……唔唔。”
堂屋门边,坐在虚掩着的半扇屋门后,老人见男孩跑过来,听着男孩的唔唔声,比划着的动作,笑呵呵着站起了身,再问了句,
男孩咿唔着发着声音,重重点了点头。
老人闻声,再挪着脚,走到屋门边,朝着屋门外看了看,
那虚掩着的半扇堂屋门遮挡着的视野后,那院子边,一道身影已经走进了院子里,正站着,朝着这院子后的屋子,朝着村子里一户户人家望着。
屋里,旁侧,廉歌看了眼屋外,站起了身,挪着脚,往旁边走了半步,透过屋门,看了眼那处的来人,
来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一只脚站在地上,另只脚则显得有些扭曲,脚背侧面,抵在地面上,同另一只脚站着,
腰微微佝着,头上头发略微显得有些散发,透过头发间的缝隙,中年妇女正望着四周的两只眼睛,一只还算正常,另一只则只能看到眼白,显得有些可怖。
顺着那只有眼白的眼睛,那侧脸上,还有块浓重的胎记,胎记边上,还有条从眼睑边,一直沿着鼻梁边,到嘴唇上,似乎还划破上嘴唇的疤痕,疤痕上的肉皱起着,隆起着,显得有些狰狞。
似乎,这也是先前那男孩看到这中年妇女便朝着屋子里跑了进来的原因。
“……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屋门边的老人望了望,然后笑呵呵着,走出了屋门,朝着那中年妇女走了过去,招呼着。
那男孩有些害怕着朝着那侧望了望,犹豫了下,又望了望那院子边,似乎要往草药边跑的鸡,又躲在老人身后,跟着跑了出来。
“……姑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吗?”
笑呵呵着,老人走到了中年妇女跟前,似乎对中年女人脸上可怖模样浑然不觉,出声再问道,
朝着四侧望着的中年女人闻声,看向了老人,那只有眼白的眼珠跟着转动着,似乎打量着老人,和那躲在老人身后的男孩,
“……唔唔,呜呜呜……”
男孩躲在老人身后,探出着头,望着中年女人,等女人那只有眼白的眼珠子似乎看向他,男孩有些害怕着,攥紧了老人的衣襟,发出着些什么,
“……小启,不许这么没礼貌,爷爷是怎么教你的,忘了啊?”
老人转回身,对着男孩出声说了句。
界主戰爭——無盡
男孩闻声,埋下了头,犹豫着从老人身后走了出来,然后又再抬起头,看向了中年女人,先是有些害怕,但又慢慢止住了害怕,
“……唔唔,呜呜呜……”
比划着,男孩朝着中年女人出声说着,
“……不好意思啊,姑娘,小启她是在跟你道歉。”
老人看了看男孩,再抬起头,对着中年女人出声说道,
中年女人闻声,低下头再看了看老人身侧的男孩,紧随着,皮肤有些粗糙的脸上渐露出些笑容,
“没事儿,小孩子挺可爱着。”
看着,脸上笑着,中年女人对着那男孩说着,再抬起了头,望向了老人,
那男孩看着那中年女人那么盯着他,不禁又想往自己爷爷身侧缩,只是又看了看自己爷爷,又止住了动作。
“……姑娘,是有什么事情吗,是找人啊,还是怎么,我是这村子里的村长,你可以跟我讲讲。”
老人笑呵呵着,再看着中年女人,出声问道,
“……口有点干,能不能给碗水喝。”
中年女人看着这老人,出声再说道。
“……成,那姑娘你进屋吧,进屋避避风,这外面天冷了,我去给你倒水。小奇,去给这个阿姨搬个凳子。”
老人笑着,应着,点了点头,领着路,带着中年女人往着屋里再走了过来。
那中年女人看着这老人,再站了站脚,也跟了上来,
那男孩跑着,先是再撵了下那想往旁边跑的鸡,再飞快着,跑进了屋子里。
……
“……这小伙子也是过来歇歇脚的。”
老人领着路,带着那中年女人走进了堂屋里,看着廉歌,出声介绍了句,
那中年女人将目光转了过来,那只有眼白的眼睛随着转动着,似乎在打量着廉歌。
看了眼这中年女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收回了视线。
“……都坐,都坐吧。这位大姑娘,你也坐吧。”
将那男孩搬过来的凳子放到了中年女人的身侧,老人笑呵呵着,招呼着,再回身去倒水,
那男孩望了望那中年女人,再跑出了屋子,守着那几只鸡,
那女人坐了下来,转动着头,朝着这屋里张望着,打量着。
蜜婚,嬌妻難寵
旁侧,廉歌端着那杯水,坐在先前的位置上,隔着这中年女人有段距离,再其一眼。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朝着那中年女人张望着,叫了两声。
“闻到了。”
端着手里那杯水,再喝了口,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很重的血腥味,缠绕在其身上,快溢出来的怨气,戾气。
……
妙齡王妃要休夫 慕南
锦绣江山:美人谋 萧殊
异界之神龙天尊 鑫怀天下
“……姑娘,来,喝口水,暖暖身子,这外边冷,喝口热水,也暖和点。”
老人拿着个纸杯,拿着水壶,倒了杯热水,端着走过来,递给了那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闻声,顿了下动作,再看了看这老人,伸出有些粗糙的手,接了过去,
“……老人家真是好心人啊。”
中年女人脸上笑着,望着老人说着,
“……姑娘你客气了,喝吧,一会儿水该凉了。”
老人笑呵呵着,再招呼了声,自己也回了先前位置,坐了下来。
“……老人家屋里就你和那孩子吗?”
皇家兒媳婦 薄慕顏
未来虐杀者 我非人神魔
中年女人脸上笑着,端着水喝着,望了望那老人,又再望了望屋外的那男孩,出声问道,
“……还有我老婆子,在屋后面厨房里煮面呢,对了,姑娘你吃早饭了吗,要不一起吃点吧,我让我老婆子给你也下点。”
老人笑呵呵着,应着,
“那是不是太麻烦了。”
中年女人笑着,再转动着头,打量着这屋子里,应道。
“不麻烦,不麻烦……水都是烧开着的,再下点面就是了。”
轻浮笙 读卿
腹黑帝君:將女不好惹
老人笑呵呵着再摆了摆手,起身朝着那屋后走了几步,再出声喊道,
“……老婆子,老婆子……屋里又来客人了,你再多下点面吧。”
“……成,我再多下碗。”
那老太太听到声音,走出了厨房,朝着堂屋里望了望,
“……那位姑娘先坐下啊,马上就好。”
朝着那中年女人招呼了声,老太太再往厨房里走了进去。
“……老人家屋里都是好心人啊。”
中年女人脸上笑着,再出声说道,
“……什么好心人不好心人的。这出门在外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老人笑呵呵着,摆了摆手,再坐回了先前的凳子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