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yzo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討論-第384章 庫倫之戰(下)展示-q7y4v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骑兵旅官兵马刀在手,呼啸着冲过城南不过2米高的栅栏“城墙”,他们丝毫不理会跪地投降的蒙军,但是有些不识趣跪在当路上的降军被毫不犹豫地砍了脑袋—-只是因为他们迟滞了大部队前进的道路!
城东的守军不久后就听到背后传来的巨大声响,张诚德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到蒙军后路。郭松龄下达了总攻命令,步兵团不甘人后,叫喊着全线冲锋。
蒙军终于乱了,他们面对讨伐军队,本来就缺乏道义力量,在毫无胜利希望之下,纷纷选择弃枪投降。博克多格见事不协,丢下部队,在王府卫队的簇拥下向北逃窜去了。
这场战斗,只持续了3个小时就圆满结束,其中真正的打仗时间不过半小时,其它时间都花在抓俘上了。清点战场,“安蒙军”共收俘虏13000余人,击毙2000余人,在城南估计杀伤约数百人。而已方伤亡不过百人,算是大胜。
郭松龄并不急着进攻,他安排原地整休,一面派兵守住城东、城南各个隘口,一边安排侦察兵注意蒙军动向。按照几个人先前的结论,他知道,大规模武装斗争已经结束,剩下的,该是文事了。
果不其然,午饭后,哨兵报告,哲布尊丹巴活佛派其特使、外务部长隆奇格商讨休兵事务。张汉卿冷冷一笑说:“带进来。”
恐怖電臺 小柴刀
不多时,卫兵引着一个身穿蒙古正装的中年官员大踏步走进“安蒙军”总司令部。隆奇格向众人等人行了蒙古大礼,朝着张汉卿说:“尊敬的少帅阁下,呼图克图汗派我告知您,呼图克图汗已要求解散蒙古|独立政|府,我们即刻向中|央通电,现在完全意义上的独立政|府已经不存在了,双方立即休兵。”
赛尔号之荒世 星夜馨香
张汉卿讥笑说:“不,没有休兵,只有投降!吃了败仗你们就求和休兵?休想!所有蒙古人的军队必须全部投降!那个所谓的活佛怎么不来见我?这次事件的责任人必须得到追究!”
仙河圖 小鐵匠
隆奇格勃然大怒,他说:“长生天的子孙绝不会投降,活佛位尊,你怎能如此出言不逊!”
张汉卿接受现代教育,信什么活佛?那个牛X轰轰的西藏达老赖活佛,还不一样被赶出老巢、四海为“家”、眼看着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所谓的哲布尊丹巴活佛的“一世远祖”—-还是五世达老赖喇嘛罗桑嘉措达老赖承认的呢。好像有资料说该活佛系统的传承需受到清朝皇帝的册封和西藏达老赖喇嘛的认可方能生效,既然如此,他作为中|央政|府的代表不承认其宗教地位,那他还是个屁啊。
他两手一摊,对隆奇格说:“哲布尊丹巴活佛是什么东西!他对你们是佛,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分裂国家的俄国走狗!没有中|央政|府册封,他现在还住在破旧的蒙古包里、在为一日三餐的着落发愁!你们投不投降无所谓,借用你们成吉思汗的一句名言:‘既要战,便作战’。你请回吧,我们打完再见。”
他经过长时间的思索,已得出一个结论:要想获得蒙古长期的归属,铁血手段必不可少。中|央政|府给予外蒙的特权已经够多的了,但是这些人仍旧欲壑难填。唯有把那些死心踏地的分裂分子清除干净,才能彻底还外蒙古一个晴朗的天空。
隆奇格气得直哆嗦,他虽然嘴上说得硬朗,心里却着慌。本来指望支撑一下,以便俄国人的支持兵力能够到达。哪知道城东将近3个旅的兵力,几个小时就打光了。若非如此,内阁也不至于急着要停战。他急忙说:“少帅阁下,我这次来,是奉活佛的教旨,双方休兵养息。请不要再开战端。”
张汉卿不为所动,说:“你们活佛的教旨对我没有用!我再强调一次,所有蒙军应立即无条件投降,所有伪蒙政|府的官员都要接受审判,是双方谈判的基础,否则,‘安蒙军’将击毙一切敢于抵抗的力量,并严厉追究蒙军上层及政|府的责任!你把原话带到,限2小时内给予答复。”
最后通牒还剩下半个小时了,张汉卿有些不安。涉及到民族和宗教问题,在中国历来是大事。安蒙是必要的,但是如果以血腥的手段达成这个目标,并不符合长治久安的需要。毕竟,气话可以说,但是要想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归化,怀柔政策必不可少,他还没有让此地血流成河的心理准备呢。
郭松龄却信心满满地安慰他说:“少帅,稍后必有好消息。戢旅长已安排好前线的战事,万一文事不成,我们有把握在半个小时内全歼蒙军。我想,稍微有点脑子的蒙人都会清楚,继续对抗下去对他们没有好结果。”张汉卿暗自郝然,心想自己也太沉不住气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板上钉钉的东西,还怕他飞了去?
事实验证了郭松龄的话。当隆奇格把张汉卿的原话带到后,总理府里一片寂静。本来大家都对蒙军的战斗力自信爆棚,却不料被秒杀,那个战前自诩蒙古战神的博克多格连影子都没了,也不知道是战死、被俘还是逃窜。
一群蒙人的眼睛,全都盯着巴德玛,看他如何决断。
巴德玛是总理不假,可这个“总理”只有不到一百万人的子民,最重要的军事和宗教权力还不在己手,他至多是活佛治理人间的前台。
几个月前,他还很高兴地被万人尊崇,现在却强烈感受到压力。“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太懂了,安蒙军如此大的阵仗,战后推出几个责任人来也是应有之久,作为诸人中官职最大的,他首当其冲。所以,他说:“可恶的博克多格,就是给他三万匹马,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抓干净!”
他忘了,都说马通人性,但毕竟不是人。而作为人,趋利避害是本能,马却做不到。战场上的蒙军,很多人是主动、成群向安蒙军投降的,抓俘并没有花多少时间,而抓战马,却用了足足两个小时之多!
可是光抱怨无济于事啊,巴德玛望着活佛,那位走下神坛的活佛此时却像老僧入定,沉浸在他的个人世界里意淫中。
他转向隆奇格,后者亲眼见识过安蒙军的威武:“博克多格都不济事,我们就更不是对手了,还是免战的好。我们最多是取消自治,却也没什么损失的。几年前这样做过,最后不还是草草了事?而且不逞一合之敌,这样的军队留着堵心呐,横竖无用,还不如光棍点。”
巴德玛颔首,两个小时内的一场大败,彻底打垮了他的精、气、神,他先沉不住气了。在经过短暂的磋商后,“内阁总理”巴德玛•多尔济终于决定接受“安蒙军”的主张,下令所有蒙军缴械。
宝贝,乖乖让我宠
当天上午,戢翼翘以师属骑兵团及一团步兵先行进入呼伦城中,并直接向四方进发,接管蒙军防地。张汉卿为彰显武力,别出心裁地搞了个入城仪式,命令蒙古自治政|府的全体官员在城门口列队迎接。
张诚德骑兵旅为前锋。当看到“安蒙军”骑兵以矫健的骑姿,整齐的军马,以轩昂的斗志一队一队踏过城门时,受降的库伦城每个人的心都随着喧闹的马蹄声而悸动。而当一门一门的大炮在6匹战马的拖曳下缓缓进发时,他们都不禁为它们威猛的样子所惊奇。侥幸在炮口下逃生的军人们则望而生畏,眼中带着复杂的神情。
蒙古的武器都是民国前满清驻军所遗留的旧货,甚至不少士兵还用的是火铳。作为古董的“红衣大炮”倒是有几门,但是现代意义上的大炮基本上是没有,民国后基本上也没进过什么像样点的武器。因为蒙古工业几乎为零,所以也不存在自行研发的可能。何况任何工业,特别是重工业,都需要充足的水源为保证,蒙古可是严重缺水的地区哦!这也是蒙古军队在装备精良的“安蒙军”打击下,几无还手之力的原因之一。
一团陆军过后,是“安蒙军”统帅的卫队营。张汉卿在重重严密的保护下,一路之上,只能看到远处越聚越多的人群和街道两旁其貌不扬的树。他史前史后第一次出“国”,对这儿的一切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库伦几乎没有树,也许是气候的原因,或者是高原的缘故。偶尔见到几棵杨树,长不高不说,还都是半死不活的,而且树头基本上都是死的,无一例外。到是榆树活的很滋润,这让张汉卿想起了新疆、陕北、内蒙古一些自然条件恶劣地区,在那里,也是榆树广布。茅盾先生当初写完《白杨礼赞》后,也许还该写一篇《榆树礼赞》。生存能力这么坚强的树,是值得礼赞的。不明白蒙古人为什么不把榆树当作绿化树,记得乌鲁木齐和兰州有些街道的绿化树就是榆数,很茂盛的。“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栽些榆树在城里头,多植树可以挡风沙啊。”他暗暗想。
洪荒吞天狼
一阵风起,带起的风沙迷住了张汉卿的眼,他使劲揉着刮进眼里的沙子暗暗想,用什么办法可以将蒙古|独立这眼中的沙子永远揉出去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