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6 11 月, 2020
其他小說

h6tqw熱門都市小说 海賊之苟到大將討論-第一百八十六章 真的要把老子氣笑了…分享-crgfs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库洛用蕴含霸气的一刀极快劈向克洛克达尔,但依旧是被他提前元素化躲闪开。
“沙漠金刚宝刀!”
克洛克达尔也不聚合身体,被切开的上下半身就那么站着,上身的双臂则快速伸出,变为两把巨大的沙刃,飞向库洛。
“斩波。”
库洛挥出一道斩击,与那两把沙刃抵消掉。
克洛克达尔这时聚合身躯,继续冲向库洛。
一个老牌七武海,真要铁了心拦住他的话,短时间内是没有胜负的。
更别说库洛对白胡子没有想法,也不想去。
再说,不能抢了人家萨卡斯基大将的活,人家可是在玛丽乔亚开会时候表明过了,他当主力。
这种刚毅之人说出来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库洛怎么可以夺他人所好呢。
被白胡子捶…不是,捶白胡子这等事,当然得大将来了。
他一个中校上去,会让世界诟病资格不够的。
嗯,被克洛克达尔拖住,挺好。
此时,白胡子附近的战场。
此时他身后的船只当中,还有一个人没有下来,那就是以藏。
被莉达来了个突然‘肾击’,并且被吸了精气之后,他受伤其实要比马尔科要重,马尔科的恢复能力比他强多了,他最后只是被拖到这船只里修养。
不过到现在,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体力。
能行动之后,以藏就出来了,眼前的战场,深深的刺痛了他。
以藏看着正在和赤犬对拼的白胡子,握紧了手中的双枪。
老爹和伙伴们在拼命,他不能坐视不理。
但…
以藏看向了手中的双枪,“仅仅是枪的话,是不够的,大家都在拼全力,我不可以再保留了…”
以前那位大人是老爹的伙伴,他是由那位大人带上船的,后来因为罗杰的关系,那位大人去了那里,而自己则留在了白胡子的船上,渐渐的称白胡子为老爹。
后来,跟着那位殿下返回了和之国,遭受了最深的悲痛。
自那以后,以藏就没有用过刀战斗了,但那份剑术,他却时常练习着。
但现在不得不用来战斗了。
自己最尊敬的两个人,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则在遭受巨大危机。
他不能看着老爹和伙伴们在遭遇危机的时候,还在犹豫。
犹豫,就是会败北的。
当年他已经受够了这教训了。
“殿下,如果你在的话,估计会认为我这些年迂腐吧,但就算是迂腐,我也是为您尽忠,可现在这份忠义,我必须用在另一个尊敬之人的身上了!”
以藏丢下了双枪,返回了船舱。
战场上,莉达也在和海军一同对付着海贼,她比较轻松。
海贼想要打到她并不容易,远程的能被轻松躲开,而近距离的…
“精气收掠。”
莉达躲过一名海贼的挥砍,伸手往他胸膛上一按,那名海贼就瘫软下去,顺势被她一脚踢飞。
“向白胡子冲击!”
海军们在一名中将的带领下,冲向白胡子。
莉达则是往后退了退,库洛告诫过她现在的战场很危险,尤其是白胡子那一边,得离他远点,不然容易出事。
其实就算没有库洛说,她也不会冲向白胡子。
差距,她是看得见的。
正当莉达想要换个方向继续找海贼的时候,突然感觉周围有一股锋锐之感,让她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瞬间,她双臂进行武装色硬化,交叉格挡起来。
嗤嗤嗤嗤!
几抹刀光像是宛如跳舞之圆月,在海军中间舞动起来,将那群海军给砍翻。
莉达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那白嫩的手臂上,多了几道伤痕。
饶是有霸气,也险些没能阻挡住。
躺倒的海军中间,一个身穿异装和服的人单膝跪倒,双手握着一把刀横举在前。身后,一名海军胸膛被砍出了一道伤痕,双眼翻白倒了下去。
那人站起身,双手握刀,对着余下海军大喝道:“此时,正是尽显忠义之刻!原光月家臣,现白胡子海贼团十六番队队长,【花柳流】以藏,参上!!!”
砰!
白胡子和赤犬对拼了一记,听到声音,朝以藏那边看过去,微微睁大了眼睛,“以藏…用刀了吗?”
比斯塔此时砍翻一名海军,回头笑道:“哦?以藏用刀了啊,真难得,从来没见他用刀战斗过。”
“花柳流…”
战场另一边的米霍克露出一丝讶异,“还有光月…和之国的‘武士’吗。”
“嗯?”
库洛也被声音所吸引,朝那边看了过去,便见到了莉达手臂上的几道伤痕,登时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和老子战斗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沙漠大剑!”
地面卷起一道沙尘,化为了一把巨剑形状,直朝库洛刺来。
砰!
库洛扬起一刀,将那沙漠巨剑给击散,咂咂嘴,看向克洛克达尔,“你可真烦啊。”
“烦人的还在后面呢,海军!”克洛克达尔狞笑道。
“我现在懒得对付你…”
库洛身形微低,手掌贴在了地面上,忽然挥出一刀,“斩波。”
金色斩击瞬间切开了克洛克达尔的身躯。
“这种招式,对老子是没用的!”克洛克达尔沙化在附近,正准备还击,便见库洛贴在地面的手掌往前一扬。
“去跟石头玩吧,毒蛇。”
轰!
脚下地面,掀起了一道石头组成的大浪,将沙化的克洛克达尔盖压下去,接着他手掌一捏,这掀起来的石浪瞬间扭曲缩紧,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头柱子,混着沙子倒在了地上。
然而也是这战斗的功夫,以藏已经攻向了莉达。
他的身躯宛如在跳舞一样,挥出的刀找不到一个标准的角度,明明是横斩,然而却很诡异的打了个弯,出现在上方或者下方。
莉达双手硬化着霸气,只能勉力抵挡。
用刀的话,她根本没办法触碰以藏的躯体。
当!
当当!
莉达挡了两击,往后退了数步,甩了甩又多了几道伤口的手臂,龇牙道:“很痛啊,你这混蛋!”
以藏没有理她,双手握刀,从左侧下方开始往上划,举到头顶,又开始往右侧脚下划,其刀光不散,逐渐在他周围划出了一个圆。
“花柳流·舞…”
“神速剃!”
突然,他身后陡现了一个身影,克洛闪身到以藏身后,一记指枪冲他背后刺了过去。
“白痴克洛,快躲开,那是不能近身的招式!”莉达惊道。
但已经来不及了。
正要被克洛击中的以藏完全没有躲避的趋势,他眼睛微闭,刀刃落在右侧脚下,划出了一个完整的圆,说出了最后两个字。
“白月。”
霎时,克洛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在颤,他下意识立定身躯,双手合在腰间,大声吼着:“铁块!!!”
嗤!
克洛的胸前自下往上飙起一团鲜血,其力道砍的他脚底都离地半寸,身躯扬了起来,他的眼睛开始翻白,但最后猛一咬牙,咚的一声双脚重重落地,一拳闪电般打了过去。
“铁块·枪拳!”
这极快的一拳直冲以藏后心,然而却被他侧身一闪,拳头贴着他的胸口滑过,以藏浮起一丝不屑,一刀就砍了过去。
嗖!
就在这时,空中激荡出两道黑影,带着破空之声,迅速朝着这边袭来。
以藏瞳孔一缩,砍过去的刀刃瞬间变化了方向,划出一个半圆,朝后方劈砍。
两把短阔剑被这一刀崩开,在空中突旋着。
还没等以藏收刀,一抹黑影就出现在他跟前。
当!
以藏的身躯往后平移了数米,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他握刀的双手在微微颤抖,此时横在身前的刀刃,多了一个缺口。
“哦?挡住了吗,剑术不错。”
库洛这时出现在莉达跟前,挥了一下秋水,对以藏道:“就是跟跳舞似的,你以前不会是练舞的吧?”
“窃贼!”
以藏咬牙道:“你果然不是和之国人,如果是那里的人,就应该明白【花柳流】本来就是一种舞踊。”
“嘛,那种事无所谓啦。”
库洛挠挠头,看了莉达一眼,道:“都说让你不要乱跑了。”
接着,他看向了此时半跪在地不断喘息的克洛,“怎么样?”
“还…还活着。”克洛咬牙道。
“莉达。”库洛道。
“明白。”
莉达走过去,伸手按住克洛,“精气反馈!”
克洛浑身一震,感觉一股庞大的精气涌上前来,他缓缓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那受伤的地方,没那么痛了,血液也不再留。
不过伤口是还在的,现在只是多了精力让他能正常活动罢了。
“你们注意一点,现在的战场,稍有不慎的话,是真的会死的。”
说着,他看向以藏,“这也是个棘手的人物,看剑术的话,蛮擅长应对身边敌人的,就像是个球,很难近身啊…”
拿枪的以藏,和拿刀的完全不一样。
要对付这个全力爆发的人物,也是要时间搞定的。
“难不难近身,你来试试看不就行了,窃贼。”
以藏举刀到头顶,肃道:“秋水我一定要拿回来!”
库洛笑了笑:“这把刀我已经用顺手了,还回去的话,会很不适应呢。”
“花柳流…”
嗖!
以藏刚摆开架势,【樱十】和【木枯】便再次浮在空中,射向以藏。
“蛇舞!”
以藏身躯消失掉,刀光在空间中如同蛇形弯曲,躲开了刺向他的两把剑,并迅速的冲到库洛身侧,一刀斩开
当!
库洛一刀顺劈,顶住了以藏的这一刀,刀刃与刀刃交错微颤。
这刀刃缠在一块,让库洛明显皱眉。
他感觉他的刀被黏住了,就像是蛇缠在其上一样。
“角度刁钻啊,和之国的剑术果然有点门道。”
库洛手指一勾,在前方的【樱十】和【木枯】瞬间返回,冲向以藏后面。
咚!
就在这时,一个浑身泛着闪光的巨汉迅速冲来,将飞舞起的两把短阔剑砸飞,并朝着库洛这边冲撞。
乔兹!
“啊啦啦,抱歉,库洛。”
在不远处的青雉回头来了一句,他现在身边多了几个队长和船长,被缠住了。
“你给老子认真点啊混蛋!”
库洛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看着极速撞过来的乔兹,道:“莉达。”
“交给我!”
莉达这时一把按住了库洛的背,“精气收掠!”
大量的精气,从库洛身上传入莉达体内,她另一只手伸出,对准此时快要撞过来的乔兹。
以库洛的体力,自然是不惧莉达吸的,用那招冲击可以把乔兹给撞开。
“精气冲…”
“住手啊!!!”
然而就在莉达要释放的同时,广场上突兀响起的一声大叫打断了莉达的动作,她的精神明显一震。
那个声音,带着一股强横无匹的气势,让人心神迟缓,时间仿佛都给停滞下来了。
停滞之后,海军也好,海贼也好,在这瞬间全都倒了下去,包括处刑台准备给艾斯处刑的两个士兵。
战国死死盯着在广场上跑动的路飞,“那个是…”
就在他刚刚下令处刑艾斯的时候,这个卡普的孙子,就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气势。
“哦~好可怕呢。”
黄猿面露惊讶,朝那边看了一眼。
“喂喂,不会吧。”青雉流露出冷汗。
霸王色!
那个是霸王色霸气!
砰!
莉达还没来得及在这霸王色之下缓神,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撞,乔兹反应比她快,一把便撞开了莉达。
“噗!”
莉达喷出一口鲜血,被这一下撞飞出去,摔落在地。
那个冲撞,蕴含着霸气,配以乔兹本身巨大的力量,可是没那么好受的。
“莉达!”
库洛瞳孔一缩,朝后看了过去。
“得手了!”
乔兹这时就在库洛跟前,见他转头,抓住了这个空挡,被钻石包裹住的拳头往后一扬,带着霸气,一拳砸向库洛的脑袋。
这个男人可不是一般的难缠,那份能力如果不现在解决掉,到时候会更麻烦。
砰!!
这一拳,直中库洛脸上,巨大的力量带起了一波气浪,在周围荡开一圈灰尘。
库洛握住秋水的手脱开,整个身躯被这一拳砸的往后不断平移,双脚在地面犁出了两道沟壑,退出了十数米之远,整个身躯才堪堪停下。
他的上半身往后仰着,但是双脚却如根一样扎在地上,挺的笔直,没有一点倒下去的意思。
“库洛!!”
才稍微缓过来一点的莉达还没直起身,就看到了这一幕,惊叫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
莉达瞳孔收缩,脑后白发无风飘舞。
突然,那个停住的身躯动了动,一只手朝着莉达摆了摆。
库洛往后仰的身躯慢慢直了起来,他的右手捂着脸,手指的边缘可以看到脸上的武装色,然而就算这样,鲜血还是从他手掌下流淌下来。
他低着头,被手捂住的脸让人看不清神色,但隐隐的可以看到,他的身躯在抖。
噌!
宛如利刃出鞘一样,手指的夹缝当中,出现了一双紧缩的瞳孔,眼眸之中带着极端的愤怒。
“真的要把老子气笑了…”
低沉的声音从库洛嘴里发出,他放开手,露出了那张鼻子和嘴巴都流淌着鲜血的,阴沉至极的脸。
库洛紧盯着乔兹和以藏,瞳孔开始染上了赤红之色,他从牙缝里缓缓蹦出话来:“干得不错,都干得非常不错!你们两个,还有那个霸王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