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0ut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神行漢堡-第五百七十五章 “等你們好久了”(感謝盟主“定orz一”)相伴-3lips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方苹芳和赵锋等八人组成的调查小队,在剑州市以协助民航局调查客机空中撞鸟事故的理由,和那次航班上几个本身还在剑州的乘客交流了一番。
按着那些乘客的描述,他们切切实实地看到了出现在机翼外的白裙小女孩,并且对小女孩的外貌和衣着、动作,进行了进一步的、细节性的详细描述。
方苹芳等人通过这些信息,让“神行科技”的相关技术支持部门,进行了一个虚拟人像的建立,然后跟那些乘客进行确认和比对
不过通过先后和数位乘客的交流,对那出现在飞机外的小女孩的服装、鞋子、发型描述基本都一样,出入不大,但五官样貌却是描述都有些差别。想想倒也能理解,当时情况很混乱,加上乘客从各个不同角度,通过不同的舷窗看到那小女孩,所以没看清小女孩的五官,或者记忆和现实有偏差,都很合理。
都市之算命先生
虽然对小女孩的五官样貌有不同的描述,但所有看到小女孩的乘客,几乎都有相同的判断——小女孩长得很好看,那身白色的公主裙,看起来也很合身,很高级。
另外一方面,通过赵锋、王德安有技巧的询问,他们发现这些乘客在看到飞机外、机翼上的小女孩时,并没有像孟塔米拉或是之前国内见过“八臂八眼怪物”幻象的人一样,产生恐惧或是其他相同的情绪。
他们对当时自己的主观情绪,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即便感觉到害怕,也是单纯因为飞机的状况,看到小女孩后,有人觉得惊奇,有人觉得振奋,有人说不出自己有什么感觉,都是各不相同。
如果从这点来判断,那白裙小女孩又似乎和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不是同一种存在了。
可是要说她不是幻象,是真实存在的话,按照乘客们的描述,她在机翼上站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固定的工具,仿佛她那双黑色的小皮鞋就那么和机翼沾在了一起、连为一体了一般。
她的头发、发饰、衣服也没有被风吹得很夸张,感觉不像是站在飞行中的飞机机翼上,而像是站在五六楼的阳台上似的。
这种情况,实在太过违背基本的物理原理,如果不是幻象的话,就太难解释了。
赵锋也尝试着问过,有没有对向坤、唐宝娜、杨真儿他们三个同机乘客有印象,因为两位女生都很漂亮、很有气质,而向坤也有着非常明显的特征:光头、眼镜、高壮身材,所以他认为乘客会注意到他们仨的可能性不小。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他们交流的乘客中,大部分都对向坤他们仨有印象,哪怕座位离得很远的,在候机的时候也有注意到他们。
——————
当然,对大部分乘客来说,他们注意到的还是两个美女,向坤的光头更多的是用来锚定的——“哦,是那个光头哥边上的两个美女啊!”
不过其他乘客注意是注意到了他们仨,但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特别是飞机撞鸟,发动机起火、停车,飞机急速下坠的时候,大家都吓的半死,都以为要遭遇空难了,后来注意力又被飞机外的白裙小女孩给吸引了去,自然没有人会去注意他们三个是什么表现、在做什么。
但和这些乘客交流后,赵锋可以肯定的是,向坤、唐宝娜、杨真儿三个人,肯定是在隐瞒着什么,他们不可能都没有看到那白裙小女孩。
之后他们没有前往铜石镇、崇云村去找向坤他们三人,而是按照方苹芳的提议,搭乘飞机,去见杜老头。
抵达医院后,等电梯的时候,注意到边上没有其他人,赵锋还是忍不住对方苹芳说道:“这杜老头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算说,也顶多是讲点似是而非、玄而又玄的玩意,什么死亡不是终点之类。”
方苹芳说跟那次航班的乘客聊完后不立刻去找向、唐、杨三人,赵锋是能理解她的理由的,但是接下来要来见杜老头,他却是比较反对。因为在他看来,杜老头这边除非是医院找到了他身体急剧变化的原因,并且这原因不同寻常,否则的话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再过来了,杜老头摆明了并不愿意对他们坦诚,而这老骗子藏事和忽悠人的功夫那可是相当深。
过来这边大概率白跑一趟,还不如直接去铜石镇找杜老头的干儿子,说不定从他干儿子那里反而能找到线索,到时候再过来逼问杜老头,说不定能有效果——毕竟是他干儿子给他提供医疗费用,他才能有这么好的医疗条件,住这么好的病房。
但方苹芳显然有她的想法,还是选择带着他们的调查小队直接过来,不过她没有直接前往病房见杜老头,而是先去见了杜老头的主治医生,详细地了解了一下杜老头的病情,特别是之前几次进入ICU又化险为夷,最后身体甚至莫名地大幅好转的过程。
不过听到方苹芳跟医生的交流,看到她跟周锐分析杜老头的相关病历信息,看各种不同类型的医学类影像图片,各种数值变化曲线,他们的讨论,让赵锋和王德安意识到,他们俩确实想岔了,哪怕杜老头依然什么都不说,方博士来这一趟,能够得到的信息也比他们俩之前多。
在医院待了两个多小时后,方苹芳才去见杜老头——见面是提前就已经申请好了的。
他们并没有八个人都进病房,只有方苹芳和赵锋、王德安、米乔四人进去。
让赵锋有些意外的是,看到他们过来,坐在窗边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在剥橘子的杜老头,居然笑了起来:“等你们好久了。”
天灵罗之异界神灵
“你知道我们会来?”米乔脱口问道。
杜老头笑道:“我知道总归是有人要来的。”
王德安说道:“杜老先生,还记得我们俩不?”他本能地认为,这杜老头又习惯性地要用他那套骗子话术忽悠人了。
碑刻的心 止路
“当然记得,王记者,赵记者。这两位是你们的同事,也是记者?呵呵,都挺精神的,很好,很好。”杜老头把剥好的橘子递给王德安:“来,吃橘子,这可不是医院配的,是这边的护士小姑娘专门带给我的,很甜。”
“不了,您吃。”王德安差点没脱口而出“你是不是给人家小姑娘算命了”。
杜老头却好似看破他想法似的,笑道:“放心,我没给人算命,是那小姑娘的奶奶被人骗了,我教她怎么劝她奶奶、怎么报警把钱追回来,现在不仅钱追回来了,她奶奶也没受影响,看明白了那些骗子的手段,所以很感谢我,经常给我带点吃的,呵呵。”
王德安愣了一下,感觉这次见面,这杜老头好像又有了很大的变化,看起来更高深莫测了,而且这脸色气息,这说话的节奏中气,真是一点都不像个重病初愈的老人,而且实际上,按照医生的说法,他现在其实身体病灶并未消除,应该还是个重病病人才对。
进屋后一直没说话的方苹芳终于开口:“杜老先生,我姓方,这位是我的助手陈小姐,我们在制作一个纪录片,想要采访一下您,这是我们的网站,您可以看一下……杜老先生,您刚刚说‘等你们好久了’,是有人通知您我们会过来吗?”
杜老头并没有去验证方苹芳和米乔的身份,似乎对她们是不是记者,是不是来拍纪录片,拍的什么纪录片都不感兴趣,他笑道:“可以说有人通知,也可以说没人通知。方小姐,你相信命运吗?”
末世科技戰甲 十天222超神
听到这话,方苹芳和米乔还好,赵锋、王德安却是同时皱眉,觉得杜老头又要开始说些似是而非的话了。
方苹芳却是认真道:“老实说,我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杜老先生,你相信命运吗?你的意思是,我们会来见你,是你通过命运算出来的?”
杜老头笑了起来:“我以前是靠算命,靠命运来骗人,但那时候我并不相信命运,也不信我算的东西。现在我也不相信命运,但我有其他相信的东西,那些东西既存在于我的脑子里,也存在于大千世界中,有些人能看得到,有些人看不到。”
重生之傲世仙妃 奈绪樱
说着,他忽然话音一转,对赵锋和王德安说道:“你们之前问过我为什么自首吧?当时我说‘我看到了真我,所以潘然悔悟’。你们肯定不信,觉得我在说空话。但其实我说的是真心话,也是事实。只不过,我没有告诉你们我到底是怎么看到真我的。当时有位老板,拿了个很特别的木雕过来……”
點石成金 自白
赵锋和王德安本来还以为杜老头又在用老手段糊弄他们了,没想到说着说着,竟然一下出了干货,都是精神一振。
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怎么他们之前来的那几次,杜老头就不说这些,这次方博士、陈田花过来,他就咕咚咚一下都交代了?这老头是对方博士、陈田花比较有好感,还是看他们俩不顺眼?
神禁
杜老头不仅讲了那个让他做噩梦的八臂八眼木雕的来历,还讲了他所做的噩梦的内容,详细描述了梦里见到的“八臂八眼怪物”,他当时的感受,醒来后如何进行思想发酵,然后去自首,去举报同伙。
甚至后来在监狱里的事,他和一些狱友的事情,他病倒后小六和齐豪国来看他的事,齐豪国问的一些话,他都仔细地告诉了方苹芳。
说完之后,杜老头也没有打算得到什么回应,对他们摆了摆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们如果想知道更多的,可以去找我那个‘干儿子’,让他带你们去见齐先生,他应该也有和我类似的经历,我相信他能给你们一些启示,或许能解决你们的问题。”
方苹芳却是又问出了和刚刚类似的问题:“杜老先生,是不是有人告诉你,我们今天要过来?”
杜老头还是那副云淡风轻,天机不可泄露一般的表情,微笑摇头:“我说过了,没有人告诉我,也没有人通知我。去吧,反正你们已经知道想知道的了,不是么?”
看到杜老头开始吃橘子,不打算搭理他们了,方苹芳便和米乔、赵锋、王德安离开了病房,和等在外面的周锐等人会合。
王德安皱眉:“我们去见老杜前,和医院的人确认过,这段时间并没有人来探视他,难道通知他的人,是医院内部的人,医生或者护士?”显然他很笃定地认为,杜老头肯定是得了什么人的通知,否则不可能会突然态度大变,一下子把这么多信息倒给他们。
“他说过,可以说有人通知,也可以说没人通知,或许他的意思是,‘通知’是对的,只是不是‘人’通知的?”米乔若有所思道。
“我去,花花,你别在医院说这种话好不好,我要起鸡皮疙瘩了。”周锐揉了揉胳膊说道。
不过听到这话,王德安却是一下安静了,看向了赵锋,他想起好友当初被“托梦”找到尸体的事了。
莫非,通知杜老头的,是梦中的八臂八眼怪物?
明日之后我的末世 真香教主
那杜老头把这些事都说出来,是八臂八眼怪物的意思?
王德安觉得自己也要起鸡皮疙瘩了,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杜老头病房的房门。
“这些先不用考虑,现在我们需要决定的是,去找杜老先生的‘干儿子’,找那位齐先生,还是先去找那八臂八眼木雕的主人,那位冯先生。”方苹芳说道。
“这杜老头自首之前,是在申海市吧……”赵锋忽然回头对叶冲说道:“小叶,你联系下‘信息部门’的同事,看看能不能查到那位冯先生的信息,有公司名字、公司地址,应该很好查。看看这位冯先生,和向坤、唐宝娜、杨真儿三人有没有什么联系。”
“好。”叶冲应下后,很快把相关信息发了过去。
校園至尊王 直直的曲線
然后就在他们乘电梯到了楼下,准备往医院停车场去的时候,信息收集部门的人已经把资料发了过来。
叶冲表情颇为惊讶地跟赵锋及其他人说道:“拿那木雕去找杜老头的冯修业,是唐宝娜的舅舅,唐宝娜在辞职和向坤合伙之前,也一直是在她舅舅的公司工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