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4 11 月, 2020
歷史小說

j9x5v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 txt-1169 點不點相伴-vhdgs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人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总愿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看待一件事物,哪怕这件事物,在别人眼里,是那样的无稽与可笑。
这不是他们不够睿智。
恰恰相反,越睿智的人,就越容易陷入这种怪圈!
因为他们智慧的大脑,只肯相信自己的判断,而绝不会听从那些所谓“庸人”的劝说!
现在的老宗主就是这样,就连老仆不肯相信的仙神一说,他却对此深信不疑,并极尽全力,要去探究出一个结果来。
老宗主还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喃喃细语,前方,这支绵延不尽的队伍却不知怎么,竟然突然停了下来。
而前面的人一停,后面的人却没有得到停止命令,还在继续往前走,所以很快,整支庞大的队伍都拥挤在了一起!
原本的行进队形,瞬间就变得臃肿起来,从细长的蛇形,变成了一条两头尖,中间胖的巨大纺锥形。
“宗主,宗主!前面到了您说的那个地方了。”
很快,有黑衣人匆匆于最前头跑来,满头大汗的半跪于地下,朝轿子里报信。
“哦?到了?”
轿上的老者被这人唤醒,一双眼睛迷茫一下,不过眨眼后,就又变得精光四射起来!
“快,快领我去看看!”
急声吩咐一句,老宗主甚至连身后不断叫骂的队伍都顾不上,只想赶紧去看看那传说中的神雷,究竟是怎样的一番模样?
说实话,要不是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晚,众人都已经歇下,他甚至都想过连夜启程,来这里一看!
“喏!”
四个黑衣人听从老者的吩咐,齐齐答应了一声,然后抬着轿子,快步往前走去。
在轿子前挡着路的那些人见状,忙不迭的闪到一边,好让开一条道路,让轿子通过。
“嘿,好机会,这地方呆不得,赶紧溜!”
轿子匆匆往前去了,一直随在它后面的王五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抬腿想往一边溜去。
但是,还不等他钻入人群,从前面已经走出几丈远的轿子中,又传出一声吩咐。
“那个王三呢,叫他一起过来!”
“嘎?我去你大爷!”
听到这声吩咐,王五身子当即就僵在了原地!
等他机械般的转头,看到四周都朝他投来的异样眼光,只得在心中怒骂一声,随后苦着脸,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说起来,王五他们原本就是在队伍的前半段,再加上周围人都给轿子让路,所以用不了多久,他跟老者一行人,就来到了队伍最前面。
轿子在最前端缓缓放下,里面的老者在轿子着地的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直直的看向面前,神情说不上的诡异。
重回故地的王五也来到了轿子旁边,不过他的脸色不太好!只是要与周围人比起来,他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两天了,这片地方,与王五离开时,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动。
如果非要说不同,那就是就是散落的残肢断臂,被风吹日晒了两天,已经有了黑暗干枯的迹象,但越是如此,场面却越加恐怖!
“这就是神罚,这就是神罚!”
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让王五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迈入战场的老宗主,非但没有与旁人一样做势欲呕,反倒是越加激动起来,也不知道他在激动些什么。
“宗主……”
一直很随在他身后的老仆,这时也是骇的瞪圆了眼睛!
他这一辈子,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就算惨烈的战场,也看到过好几次,但是哪有一个,会像眼前这般?
放眼望去,从这里,到那些矮山之间,到处都是尸首,到处都是鲜血!
可那些尸首,全部都是散落一地,囫囵个的,委实是一个也没有!
而且,老仆还谨慎的发现:看那些残肢的断裂处,都应当是被生生撕开的,这种残差不齐的伤口,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与那寻常被人砍杀的光滑伤口完全不同!
老仆喊出的“宗主”,纯粹就是下意识的举动!而老宗主也根本没有听到仆从的喊声,他只是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不能平静。
不过,这两人,此时都忘了这里并非只有他们两个,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万多不明所以的贼人!
很快,发现了恐怖战场的消息,就开始由队伍的前头,迅速往后蔓延。
恐怖的气氛,让后面那些因为拥挤在一起,而相互谩骂的贼人都寂静下来,惊疑不定的踮脚,看向人头攒动的前方。
“侯爷,差不多了,可以点了!”
此时,就在无数贼人面前的矮山上,狗子抓着一截竹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眼不着边际的大队,不断的催促身边的萧寒。
而萧寒,这时也是紧握双拳,大冷的天气,额头上却沁出了密密的汗水!
“等等,王五那家伙还没跑出去!这时候点火,他也可能会死!”萧寒迟疑的回答道。
狗子闻言大急,眼睛都红了:“侯爷!现在那些人都挤在了一起,这是最好的机会啊!等一会他们要是散开,那点火`药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牺牲一个,算来千个,这买卖做的!更别说他只是一个浪荡游侠!死了,也就死了吧!”
“不行!”
萧寒自然知道现在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但他却只是略一犹豫,便再次坚定的摇头:“再等等,他现在是我们的袍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抛弃他!”
狗子急得几乎要将手中竹哨捏碎,对着萧寒低吼:“侯爷!机不可失……”
萧寒却挥手打断他的话,冷声开口道:“别说了!咱们新火卫,做不出抛弃弟兄的事情!今天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你也都记住了,只要不是面对因为一人,而损失多人那种局面,就算艰难些,我们也承的住!”
“侯……哎!”
狗子见萧寒这是铁了心的,嘴巴张合几下,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剩下一声深深的叹息。
在这世上,别的将军,都是追求战果的最大化,哪怕牺牲大些也无所谓!
哪有萧寒这样,因为一人,就肯冒错失良机的后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