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5 11 月, 2020
懸疑小說

igs37精品小說 我有一座冒險屋 txt-第1169章 他們全都是張文宇相伴-r7ctp

我有一座冒險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冒險屋
看着监控视频中的自己,陈歌产生了深深了恐惧,他露出了无法相信的表情,那种震惊和害怕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真的是我吗?”陈歌语气中充满了怀疑和不确定,他眼神躲闪,甚至不敢去看。
“视频可以作假,但你手臂和手指上的伤不会骗你。”高医生收起自己的白色外壳手机:“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身体里还住着另外一个人,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得去面对。”
陈歌呆坐在床上,他的表情让人不忍心打扰。
高医生看了一会,也忍不住的安慰了一句:“你的第二人格越疯狂,说明我们的治疗越有效果,他在害怕,他在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消失。你也别太难过了,好好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精神疾病治疗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急不来的。”
缓缓点了点头,陈歌似乎仍处于震惊当中,他好像根本没有听高医生说的话,只是本能的服从着医生说的话。
“今夜你就先呆在隔离病区吧,等你情况稳定,再考虑回普通病区。”高医生喂了陈歌三片白色药剂后,准备离开。
“高医生……”陈歌回头看着已经走到了门口的高医生:“我的病真的能够治好吗?”
“没问题,你要对医院,对自己有信心。”高医生说完就离开了,隔离病房里只剩下陈歌一个人。
他双臂上的伤口被处理过了,不会加重,可能是因为服用了黑色药剂粉末的原因,那条裹着石膏的断腿也慢慢有了知觉。
等高医生走远后,陈歌躺在病床上,脸上的痛苦和挣扎慢慢消失不见,只剩下平静。
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了他的眼睛,恐怕会吓一大跳,陈歌的眸子在慢慢缩小:“医院在撒谎,他们根本不是想要治好我,而是想要将我变成一个符合他们要求的怪物。”
枕着枕头,陈歌扭头扫了束缚带一眼:“我必须要尽快离开隔离病区,和左寒取得联系,昨天夜里他在保安室和夜班医生办公室里好像有了很重要的发现。”
在医院的眼皮底下,两位病人以生命为筹码携手演了一场戏,他们暂时骗过了医院,还获得部分线索。
“左寒很聪明,他应该能够骗过医生。”陈歌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从他昏迷那一刻开始,舞台就交给了左寒。
实际上两人分工明确,谁都不能有任何失误,一旦某一方露出破绽,那另一方也会受到连累。
不过从高医生此时对陈歌的态度可以看出,左寒那边应该没有出大的纰漏。
隔离病区的房间里没有表,天黑以后,陈歌又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隔离病房的门忽然被敲响。
“咚!咚!咚!咚!”
对方连续敲击了四下房门,陈歌睁开眼睛的时候,敲门声已经消失。
“半夜又响起了敲门声?”
隔离病区的病房门很特殊,为防止病区内的危险病人逃出,隔离病区所有病房的门锁都安装在外面,也就是说门外的人只要有钥匙就可以随意进入,但门内的人却没有自由外出的可能。
陈歌的心慢慢提了起来,他一直都很好奇这个敲门人的身份:“我在普通病区的时候,半夜能够听到敲门声,现在我被关到了隔离病区,那个敲门声依旧跟了过来!敲门人到底想要通过这声音告诉我什么?仅仅只有敲门声似乎也无法透漏出什么信息啊!”
陈歌病区更换,敲门声如约响起,说明敲门人肯定对医院内部发生的事情极为了解。
“病人恐怕无法准确知道我所在的病房在哪,难道一直在半夜敲击我房门的是某个医生?”
情报有限,陈歌只能这么思考。
“这个敲门的人和其他医生似乎立场不同,难道医院的医生里也有愿意帮我的人?他不能露面,所以才想要用这种方法来告诉我一些事情?”
“医院这几个晚上都不太平,除了我,估计还有其他人在吸引医院的注意力。”
知道有人在帮自己后,陈歌变得更加冷静了。
他开始尝试着一点点回想过去的记忆,昨晚上他为了刺激自己昏迷,主动去回想跟自己父母和恐怖屋有关的事情,结果在被疼晕之前,他脑海里还真的浮现出了零零碎碎的画面:“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对我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要去……东郊?”
手脚被束缚,陈歌连跑都没法跑,他也不敢睡觉,就一直盯着病房的门,在不刺激大脑的前提下,整理着最近几天的记忆。
真实和虚幻交织在一起,仿佛两种不同的声音在脑海中争吵,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虚假的,因为一旦承认,那就预示着被彻底舍弃。
早上太阳升起了很久之后,高医生带着两名护工走了进来。
“你昨晚有没有做噩梦?”每次陈歌昏迷醒来后,高医生好像都会这么询问。
“没,吃了药以后,我睡的很沉。”
“那就好。”高医生和两位护工将一些医疗器械搬进屋内,给陈歌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他在发现陈歌手臂上残留有部分黑色颗粒后,脸上表情放松了很多:“陈歌,你想不想要回普通病房去住?”
“当然,在普通病房可以看到那所乐园和那座鬼屋,还有她。”陈歌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可是以你现在的情况,我根本说服不了其他医生,也没有病人愿意和你住在一起。”
“我只想回原来的房间,偶尔可以看到窗外的乐园,你们不用取束缚带,这样我就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
“你还是不明白。”高医生坐在床边:“问题的根源不在于你,而在于你的第二人格。你代表着善,他代表着恶,你要用自己的意志摆脱他对你的影响,从心底拒绝他,彻底的丢弃他。你不用担心他会影响到你,我们医生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陈歌点了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如果你下次再失控,恐怕就真的要一直被关在隔离病区了。”高医生站起身:“我会尽量把你安排回原来的房间,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高医生嘴上说着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但下午的时候,陈歌就被护工带回了原本的普通病区。
说实话,“第二人格”没有显现出来的陈歌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比绝大多数人要善良和温柔,许多病人都觉得他的笑容很温暖。
陈歌的危险,只有医生和某位“受害者”知道。
回到普通病房的时候,陈歌并没有看到左寒。
询问过医生后陈歌才知道,左寒得知自己要从隔离病区搬回来后,跑到走廊上骂街,痛斥医院,并以死相逼,说什么都不愿意和陈歌住一起。
医院考虑了种种情况之后,最后将他安排在了陈歌隔壁的病房里。
独自一人呆在普通病房当中,陈歌确定门外没人后,走到了左寒的床位旁边。
“我昨晚差点杀了左寒,正常来说,患有被害妄想症的左寒,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愿意和我呆在同一个房间里。这符合他的病症,同时也能最大限度避免被怀疑。”
如果左寒对陈歌搬回来没有任何意见,那肯定会引起医院怀疑,毕竟左寒的病是被害妄想症,最敏感极端的人怎么可能和差点杀死自己的人呆在一起?
“左寒搬了出去,护工还专门告诉我,他就住在我隔壁。看来医院没有死心,依旧想要让我去杀左寒。”
“另外,左寒搬走后,这个房间说不定会来新的病人。新病人既是对我的考验,也是让我多一个助力的机会。”
陈歌完全猜到了左寒的心思:“下面要解决的就是最后一个问题,左寒那天晚上肯定有了收获,他在知道我会回来后主动要求搬走,那他说不定会把自己的收获留在病房里,让我能够在不和他接触的情况下,第一时间看到那些信息。”
扫视病房,陈歌在心中自语:“他会把信息藏在哪里呢?”
病房里能藏东西的地方很少,陈歌先检查了一下床下、床单和被褥,最后看向了枕头套。
“难道是在枕头罩里面?”陈歌取下左寒病床上的枕头套,里面什么都没有:“左寒搬离病房后,护工可能会更换他的枕头套,我搬进病房后,护工也有可能检查我的床上用品,这么说来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是中间这张没有住过人的病床。”
陈歌拿着中间那张病床上的枕头,取下枕头罩之后,在里面发现了几片写满了文字的碎纸。
“找到了!”
他没急着去看,而是先把病房复原,然后移动到自己病床上。
“连纸和笔都搞到了,看来左寒那天夜里收获确实挺大的。”陈歌背对病房门,开始查看碎纸片。
第一张碎纸片上的信息和护工有关,左寒看了护工的证件和值班记录,这所医院第三病区的所有护工都姓吃。
左寒怀疑吃这个姓在医院里有特殊的含义,他希望陈歌注意一下。
第二张纸片上的信息上左寒标注了重要两个字,他在夜班医生所在的那个房间里看到了一个存放病例单的柜子。
所有病例单都是按照日期摆放的,一周七天,柜里一共有七个格子。
其中有六个格子里都只放了几十张病例单,但唯独有一个格子完全被病例单塞满,甚至可能是因为塞不下的原因,地上几个大纸箱里也放着那一天的病例单。
左寒查看了日期,数量夸张的病例单都是他搬进陈歌病房前一天出现的,更诡异的是所有病例单上的患者姓名全部都是张文宇!
病例单上的患者年龄、病症,甚至照片都完全不一样,唯独姓名那一栏,所有患者的名字都是张文宇。
算上几个大箱子里的病例单,光是叫做张文宇的病例单足足都有上万张,同一天出现这么多的患者,医院也没有想到,结果好像出了什么纰漏,有一部分患者在没有接受治疗的情况下跑到了医院外面。
医院里现在人手严重不足,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部分医生和护工离开了医院,去外面的新海市寻找病人去了。
以上信息是左寒根据夜班医生的笔记,还有当时现场的环境判断得出的,可信度很高。
“张文宇?又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大脑开始隐隐作痛,陈歌果断停止了思考。
他继续往下看,第三张碎纸片上上写着,左寒将护工掉落的白色手机藏到了花园第三棵柳树下面。
第四张碎纸片上则写着左寒的一些猜测,还有感谢陈歌的不杀之恩。
“这小子也太能干了,获得了这么多信息,远超我预期啊。”
几张纸片里最重要的就是和张文宇有关的那张,上万张病例单同时出现的那天,正好是陈歌昏迷刚刚睁开眼的时候。
这太巧合了,所以引起了陈歌的高度重视,他怀疑那上万张病例单同时出现就跟自己有关。
“我刚从昏迷中醒来,医院就收到了上万张病例单,那些患者有的还在医院外面。”
“如果说医院内部的病人记忆都被医生动了手脚,那现在还在医院外面游荡的病人,有没有可能保留了原本的记忆?!”
“对啊!医院花大力气去找他们肯定是有原因的!一瞬间这么多人涌入医院,医院不可能瞬间反应过来,所以说肯定会有漏网之鱼,肯定有人的记忆没有被修改过!”
陈歌一下激动了起来,这个世界里原本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医生的声音。医生所说的都是“真相”,但现在不同了,陈歌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另外一部分人掌握了“真相”。
“要想办法和外面的人接触才行,我暂时无法逃离医院,这一点恐怕要麻烦张雅了,希望我能够说服她。”
陈歌心中已经产生了一个计划,他不再去相信高医生,要开始自己去寻找真相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