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2sf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腹黑太子極品妃 線上看-第163章 太損了看書-1nhvj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一帮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敢参小洛儿,哼哼,看老子不累死你们。
名媛 望族
纳兰杰对大臣很不满,后果很严重,一个个有时间盯着太子妃,倒不如把精力放在正地上,赶紧去寻人吧。
二皇子是在山林中失踪的,那个孙大人,你,就是你,赶紧的带着人去搜山。
什么你一个人搜不过来,没关系,本宫再多派几个人,那个王大人,许大人,张大人,你,你,对,就是你们。
纳兰杰手指一点,指出几个跳的最欢,声音最大,年纪也不轻的老家伙去搜山。
为了显示你们办工认真负责,必须要亲自搜山!
最后四个字一出,几个老家伙双、腿一软给跪 了,他们这一把老骨头亲自去搜山,这是想要累死他们的节奏啊。
几个老家伙赶紧求情,希望太子殿下看在他们年纪大的份上换个人执行。
换人那是不可能滴,纳兰杰在心里偷笑,脸上却是冷若冰霜,寒气嗖 嗖 的往外冒。
训这些老家伙只会嘴上忠君爱国,行动上却是另一回事,不过是让你们亲自寻找二皇子,就跟要你们的命似的。
你们眼里还有皇家吗?还有二皇子吗?
纨绔逃妃:王爷,求休战
那个个问题砸过来,砸的几个老大臣头冒金星,哎哟妈呀,太子殿下太损了。
这要是传进二皇子耳中,他们以后还有好果子吃吗?
行了,啥也不说了,一个个老实的低头领命。
这个时候燕帝忍不住也踏上一脚,既然已经领了命,那就赶紧出发吧, 现在马上立刻出发,朕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邪王缠上废柴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几个大臣也找不到再拖下去的理由,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接下来就是那些跳的不是那么欢的,但是仍然在纳兰杰的黑名单上,纳兰杰以工作的名义给他们安排任务。
有那倒霉的甚至哭着喊着要去搜 山,一点也不想去西北荒野巡边,那边有什么好巡的?
星际吃货生存守则
再说了,他一个文官,去巡边有毛用?也看不懂啊。
等到纳兰杰一通安排后,燕帝惊讶的发现二皇子的部下居然派出了三分之二,只有一些位置不算重要的人留在了燕京。
乖乖,太子这一手厉害了,等到二皇子回来有的哭了。
这一招太损了。
让你们参洛儿,让你们参!
燕帝在心里笑抽了,有点同情这些家伙,遇到太子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 一个个先去吃灰吧。
处理了那些上眼药的,纳兰杰退到了一旁,老太监高喊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待到声音落下过了三秒钟,刑部尚书上前参奏。
刑部尚书要说的也不是别的事情,乃是长宁侯府的事情。
长宁侯失踪,苏老二报案说族老对长宁侯下手,谋害长宁侯性命,京兆尹收了苏老二的好处,把族老全都押了起来。
虽然没有定罪,族老手里的家产,包括族产全部被苏老二抢走。
如今案子已经查明,请皇上定夺。
昨天报的官,今天定的案,这速度引得纳兰杰挑眉,什么时候刑部办案这么快了?
其实这事真的不经查,也是京兆尹倒霉,他手下有个京兆少尹野心很大,家族势力也高,本来就准备对京兆尹动手。
长宁侯府的事情是个机会,对方抓、住机会举报立功,直接把京兆尹送进去了,连同京兆尹做的好事,也全部大白天下。
所以啊,这当官真的不容易,要防着上头收拾,还要防着下面冒坏水。
如果不是内部出了问题,京兆尹哪能这么快掉下来。
“苏老二那边怎么说?”燕帝接过奏折翻看,随口问道。
“苏老二逃出燕京城,目前正在抓捕。”刑部尚书说到此事脸色很难看。
那个苏老二狡猾如狐,在流言升起时就携带万贯家私离开了燕京城,如今留在长宁侯府的只有老弱妇孺。
神话降临
族产与族老的私产都被苏老二变卖,苏家的族老这算是赢了官司,捞不到银子,以后要过上穷日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刑部尚书还悄悄看了纳兰杰一眼,都是苏洛身边亲近的人,太子殿下红光满面,长宁侯府祸事不断。
本来就够穷了,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燕帝看完奏折脸色立刻阴了下来,没想到世上还有这般无耻的人。
苏老二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对苏老二有什么好处?
没有家族庇护,苏老二的那些钱他花的放心吗?花的安心吗?不管他逃到何处,日子都不会好过。
倒是旁边的纳兰杰听完后一阵挑眉,他从苏洛那儿知道苏老二是林天启的人。
苏老二拿着银子跑路肯定是去找了林天启,想到苏老二只带了大儿子跟随,纳兰杰忍不住哼了一声。
想的真好,如果林天启事成,苏老二的大儿子有了从龙之功,肯定会飞黄腾达。
如果林天启失败,那么死的也只有他们父子二人,那些留在长宁侯府的老弱妇孺也能以受害人的身份活下来。
大唐逐鹿风云 玉爪俊
甚至还能给长宁侯找点事做,就是帮他养孩子。
只是长宁侯那个小气鬼会帮苏老二养孩子吗?
吞灵神体 性别男爱好女
答案是不会!
这会长宁侯府闹的很厉害,听完捕快传来的消息,长宁侯气的再次吐血。
陪你看尽世间桃花 浅浅夕颜
好你个苏老二你够狠,居然携带巨款消失,好好,很好,这事没完,咱们走着瞧。
长宁侯本来就没好透的内伤又重了两分,全是气的。
17岁的单身妈妈:天才儿子腹黑爹
从大牢逃的一劫的族老全部聚在了长宁侯面前,要求长宁侯给他们一个说法,这事不算完。
说法?长宁侯冷笑,老子问你们要族产的时候你们不给, 现在被苏老二全部弄走,你们找我要说法,我给你们个锤子说法。
其中一个族老认为苏老二犯错,长宁侯得承担责任,因为那是长宁侯的弟弟。
族产必须还回来,私产也得要回来,否则这事没完。
双方吵的面红耳赤,不管别人怎么说,长宁侯还两句,没钱,找苏老二去。
有在他这儿闹的功夫,还不如早点找到苏老二,把银子要回来。
族老也知道现在应该先找苏老二,问题是他们不知道往哪找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