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6 11 月, 2020
其他小說

5aob0都市小说 火影之千葉傳說討論-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再啓展示-d7owi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疏……疏忽了!
牙关紧紧的咬着,感受着几乎麻痹了全身的疼痛之中泛起的来自下颚的痛感,头部高高扬起的迈特凯眼睛极力的往下看去,紧绷的暗红色面庞之下,是这么一个惊诧又无奈的念头。。
而此时此刻,他的整个人,也在这仰首间,直飞向上。
没想到,这家伙也会直接上来偷袭啊!
随后,上升之势势尽之际,他的目光也终于是落定,待得眼中倒映出那个以影舞叶姿势一脚抬踢的白发青年的身影之时,他的心中,忍不住泛起了这么一个有些不服气的念头。
八……八门遁甲……
这个泷千叶,也会八门遁甲?
而这个时候,第一时间循声望去的日向宁次,白瞳再次在眼眸中凸显,眼角经络瞬间蔓延了开来一直延伸到太阳穴位置,几乎下意识的开启白眼的过程中,他心中已然是惊涛骇浪。
此时此刻,恐怕没有人比他看得更直观的了,这一刻,这泷千叶的体内,和自己的老师一般,那六个穴道非正常的开启者,原本被把门锁住的查克拉量,估计已有大部分已经被释放了出来,从穴位上来看,无疑,这就是八门遁甲。
而且,这个泷千叶也是开到了第六门!
说实话,这一刻的日向宁次是真的被震了一下,这八门遁甲虽说在看到小李的战斗前他完全不知道。但是,自从看到之后,加上那速度与力量的激增,日向宁次不是笨蛋,很清楚这门禁术的厉害。
只不过,光看这种异常开启穴道榨干人体潜力的效果,日向宁次也知道,这门术代价大威力大,同时,难度也很高。
作为日向一族,对穴道的认知,恐怕整个木叶也就独一家了,这锁着人体潜力,限制查克拉释放,保护人体的八个穴道,其实日向家也不是没有记载的,甚至,日向宁次在这之前也粗粗略略的知道一些,只是并不如何重视罢了。
毕竟,这是人体与生俱来的八道锁,和人体契合紧密,几乎是无法打开的,就算打开也是有生命危险的,且就算是八门紧闭,像是初代火影、宇智波斑这类的,还不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某种意义上来说,八门开不开,其实是无所谓的,甚至反而开了之后,还有大危险。
是以,日向宁次只是单纯了解一下,并不会深究。
而正因为有过了解,知道八门的存在,也了解八门的一些事情,所以,他才知道,眼前的八门遁甲,是一门多么厉害,多么罕见的禁术。
是的,罕见。
此时的日向宁次,即便没有深入了解八门遁甲,只从现在的表象上来说,就知道,八门遁甲,不是人人都可以学的。
甚至,可能整个木叶都没有几个人学会。
乃至,他在这之前,一直坚定的认为,八门遁甲这种术,恐怕只有自己的老师和队友才会。
毕竟,这与身俱来的八门,就彷如已经锈住的锁,要开启,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光是开启,估计都是极难极难,不亚于S级难度的忍术,木叶专攻体术的忍者也有不少,但是,其中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开启。
其次,开启了八门之后,若非有着强韧的身体,恐怕,开门之后,那人就要爆体而亡。
就算能够开启,也不一定能够活得下来。
八门毕竟是用来保护人体的。
而现在,竟然还有一个人习得了八门遁甲,而且看上去,和自己的老师一样,很轻易的就开启了六门,这如何不让他惊震?
不!
不对!
不一样!
而也就在这时,眸光一闪的瞬间,日向宁次的脸色却是骤然大变。
这一刻,集中在这泷千叶八门穴道上的视点四散开来,日向宁次却是发现,这个泷千叶的八门遁甲,和自己的老师的八门遁甲完全不同。
此时,自己的老师,六门齐开,查克拉已然是宣泄而出,狂暴肆虐,这股几乎是人体本能要控制住的庞然查克拉,几乎是没有办法控制,极力向外宣泄之余,已经是撑得其他穴道经络鼓胀,如果没有这份宣泄,若不是自己的老师积年累月的锻炼,身体强健如铁,恐怕此刻自己的老师已经爆体而亡了。
即便如此,自己的老师浑身毛孔自然而然的宣泄查克拉,这份狂猛的查克拉也让自己老师体内的查克拉疯狂流动着,几乎不可能用作体术以外的任何查克拉消耗,并且还在不断的侵蚀破坏周遭的肌肉组织乃至血管,即便自己的老师肌肉强健,如钢铁一般,此刻也开始宛若磨损一般,在这种狂猛如脱缰野马的查克拉的冲刷宣泄下损耗着。
可以说,开启六门的每一分每一秒,自己的老师就在不断的损耗着,开启过长的话,基本上受伤乃至受重伤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是,这个泷千叶却不同,同样是开启了六门,那股迸发出来的查克拉,却并不是如何凶猛,除了查克拉的量猛然增加到一种在他看来恐怖的地步之外,却只不过是加快了那个泷千叶体内查克拉的流速,而这个流速,和自己老师体内的那种查克拉流速,简直连小巫见大巫的小巫都不算。
虽然比起平常的查克拉流速是快了不少,但完全是可用的范畴,甚至因为流速的加快,只要这个泷千叶的查克拉控制力足够,施展忍术之类的还要快一些,一口气能够提炼的查克拉会增加许多许多,某种意义上,还能够在有限程度内增加忍术的威力。
且这查克拉要温和的多,而这泷千叶能够开启八门遁甲到第六们的程度,肌肉也几乎是钢铁铸就,宛若堤坝一般,牢牢的将这些查克拉锁在体内,若把八门查克拉当做是洪水的话,那么,在泷千叶的体内,查克拉就是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虽然对堤坝还有损伤,但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看上去,这个泷千叶竟已经完全驯服了八门遁甲的暴虐查克拉。
而这,看上去却又是一桩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八门遁甲,在小李的战斗的时候,他就已经得知了是禁术。不,就算没有得知,看这八门遁甲的阵势,也必然不会是什么人人都可以学的术。
怎么看,都是禁术。
那么,既然是禁术,封禁之术,那么必然是因为这门术有着无法弥补的缺点,换句话说,就是这门禁术,已经到了无法进一步修正的地步,只能被列为禁术,禁止人修习。
除非一些特殊情况,不然修习禁术,也是一种罪名。
而现在,这个泷千叶使用的,自然是货真价实的八门遁甲,但是,看上去却并没有禁术的那种自损八百或是有损人伦的问题,并且,好像已经完全规避了禁术的风险,让禁术变得不那么禁术了。
这代表这什么?
这个泷千叶改进了禁术啊!
改进禁术,这又是何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凡禁术,哪个又不是由心智卓绝,本身实力又厉害的吓人的人物开发出来的。
不说远的,就说二代火影,就开发了不少禁术,虽说八门遁甲并不是二代火影开发的,但是二代火影也开发了不少不逊于八门遁甲的禁术,却也从来没有改进过哪怕一门最简单的禁术!
而这个泷千叶,无疑已经是做了前人未能做到之事,做了前所未有之事!
已经是前无古人了!
如果说,之前是见识到了他的可怕的自愈能力,日向宁次才失态,而此时,日向宁次变了颜色,瞪大了眼睛,则是因为这个泷千叶再一次的打破了常识。
而这时候,日向宁次也再一次震骇的失去了反应。
“凯老师!”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呼,却从他身旁近前响起,却是目光落定的天天看到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惊叫了出来。
“好快!”
“是凯老师!”
“第一个是……”
与此同时,周边的树林中,也相继响起了零零散散的惊呼声。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终于是循着皮肉闷响之声看来。
“阿斯玛!”
而几乎同时,看着前方迈特凯猛地飞身而起,直朝上方飞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卡卡西,手中已经是翻过了几个印了,同时,低喝一声,提醒身旁的阿斯玛。
方才看到千叶站起来,迈特凯率先而去,已然是做了前锋,他和阿斯玛并肩而立,自是作为后援,并且保护后面的夕日红,下意识间,他们是已经结成了一个简单的阵势的。
毕竟,夕日红是幻术特化型忍者,虽说作为上忍,基本功必然是扎实的,体术和忍术也是相当的不弱,但是,他们面对的必经是千叶,自然是不甘托大的。
夕日红的幻术被千叶的写轮眼克制,却也并不是失去了效用,如果配合默契用得好,还是能够牵制千叶,甚至扭转局势的。
而现在,还是要保护好夕日红的。
至少,千叶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率先击破夕日红的话,那局面多少定了一半了。
保不齐,现在千叶只不过是佯攻,看似先解决对他威胁最大的凯,实则是准备在他们两个后援接上之时,击破夕日红。
卡卡西的思路很清晰。
而阿斯玛的思路也很清晰。
在听到卡卡西的这一声低喝提醒之后,阿斯玛也没有废话,直接噙出了两把查克拉刀,嗡然一声,已然附着了足以让利刃锋利数倍的风属性查克拉,同时,身形前倾,已然就要冲向那保持着抬踢动作的白发青年。
“啪!”
然而,就像是卡卡西所想的那样,千叶这一记影舞叶之后,的确是还有后招,在这阿斯玛即将冲出,为迈特凯或者夕日红挡下后招之际,他的身形忽的微微后仰,抬踢姿势下,与那按地的左手一般,右手忽的也按在了地上。
“轰!”
刹那间,阿斯玛、卡卡西等人眼前倏然一会,四堵高墙忽的从他们脚前地面拔地而起,未及反应过来,那四堵连载一起的高墙却是忽的旋转着向外碾压过去。
“嘭!”
几乎瞬间,就要冲上去的阿斯玛被就这拧转外扩的墙壁给击飞了出去。
饶是卡卡西反应速度快,迅速的抽身后退,却也被那旋转的墙壁给带了一下,整个人歪斜一下,不得已之下,直接借力朝着右方向飞掠而去。
夕日红停在后方,反应速度也是不慢,前头两人飞走,看着压来的墙壁,身形骤然向后退去,却是看看躲过了这外扩。
而这墙壁也旋转之势也未持续多久,撞飞阿斯玛,扫走卡卡西,惊走夕日红之后,却是骤然停下。
霎时间,落地的三人前方,已然矗着一个巨大的上宽下窄的彷如泥土捏成的巨大漏洞,丝丝缕缕的绿色查克拉气流似乎从这漏斗的顶部投了出来,落在轻巧落地的三人眼眸之中。
“不好!”
而也就在这时候,卡卡西和阿斯玛以及夕日红三人,却是突然一声惊呼,齐齐的往下看去。
“嘭!嘭!嘭!”
只听得三声泥头破开的声响,三人只感觉到脚上一紧,随后就是咔咔咔的仿佛什么东西凝固硬化的声音。
待他们目光定时,他们的脚裸之上,已然是一双泛着金属光泽的黑紫色的手。
一时之间,他们已然是动弹不得。
“嘭!”
而也就在这时候,前方的巨大漏斗之上,是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咔!”
“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
随后,那靠着他们那一侧的漏斗之上,却是忽的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两道三道四道裂痕仿佛是接收到了信号一般,忽的以这道缝隙为中心龟裂开来,转瞬间,不断的碎裂声响起,这漏斗墙之上,已然布上了一层蛛网般的裂痕。
“嘭!”
尔后,就是一声皮肉闷响,一个绿色查克拉气流包裹的人形忽的横着冲出了漏斗墙的顶端。
“嘭!”
随后,漏斗墙的另一端,忽的又是一声闷响。
“咔!”
“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
然后,就是一般无二的碎裂声。
碎裂声之中,一道燃烧着翠绿色火焰的身影忽的冲天而起,箍住那查克拉气流包裹的人影,猛然一个翻转,却是倒挂着旋成绿色小龙卷,直接朝着地面砸去!
“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