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9 11 月, 2020
仙俠小說

u8rq9優秀都市言情 《白首妖師》-第一百四十三章 理所當然(三更)鑒賞-m9xwg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那……那是怎么了?”
“周淮大师兄……周淮大师兄出了什么事?”
“大窍崩废,内息流散……废了!”
“废了几条大脉?”
“……全部!”
望着周淮瘫软在了地上,浑身是血的模样,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只感觉浑身发冷,就算是青松与寒石两位长老,也感觉有些莫名的心惊,死死的盯了周淮半晌,感受着他体内内息的流失,才终于确定了什么,短短几句话后,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周围众守山宗弟子,看着浑身是血的周淮,直觉触目惊心,甚至匪夷所思。
即便是他们发现了方寸的实力,似乎比周淮强一些,但也觉得,好像没有强过太多,此时竟不明白,周淮大师兄怎么会倾刻之间,便被打的跪在了地上,甚至周身血脉爆开?
倒是惟有那两位长老,总算比别的弟子们眼光毒辣些,看出了原因。
方寸这一次出手,竟是什么神通,什么术法都没有施展,只是借着自己极快的速度与狠辣的眼力,一掌击在了周淮心口时,他便可以重伤周淮,但他没有,反而接连让了周淮两招。
第一掌,没有伤周淮。
第二掌,周淮运转法力之时,也只是一掌虚吐,逼退了他。
而这一收一虚之间,周淮盛怒之下,便已将一身法力疯狂的激荡了起来,到了这时候,才忽然一掌击在了周淮的顶门,雄浑法力尽皆施展,狠狠荡进了周淮的周身大脉之中……
上有雄浑一掌印落,内有法力失控狂暴,周淮一身经脉,便顿时承受不住。
大窍爆碎,经脉已毁!
最关键的是,确实没有超过三招!
……
……
“这……这……”
一众守山宗弟子,不像长老们看得那么准确,更是不知道方寸可以三招之内,将周淮打成这个样子,与其说是靠了实力,倒不如说是对周淮法力的拿捏,即便那一身的血雾,也差不多完全是靠了周淮自己激荡起来的法力才做到的,他们只是看到了周淮凄惨的模样……
有几个当初跟着周淮一起关过禁闭,甚至在平时见了方寸,还曾经故意小声唱过那顺口溜的弟子,已经吓的两条腿都发软,忽然啪啪软倒了几个人,有一个连裤子都已湿了。
“先扶下去吧!”
一片死寂里,旁边响起了一声轻叹,是小徐宗主自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经得他提醒,周围几位执事才忽然反应了过来,忙忙的上前,将浑身鲜血的周淮扶了起来,准备先送去丹坊为他止住血,这时候的周淮,已软塌塌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是不是……”
小徐宗主转头看向了方寸,微一犹豫,低声道:“这……是不是太狠了些?”
方寸神色冷漠,淡淡回答:“我给了他机会……”
小徐宗主顿时哑然,他自然也知道方寸确实是给了周淮机会的。
不仅是周淮主动提出的挑战,甚至连动手之时,他也一空手,一虚招,看起来都是给周淮的机会,但偏偏,周淮盛怒之下,控制不住自己,反而愈发的狂暴,于是最终一式狠手,便彻底将他废掉,这一幕来得太快,也太突兀,快到了他们这些人,都来不及阻拦……
可若往深了想想,这真是给机会么?
这倒像是,周淮每一步都被人看透,然后等着他主动送上门来……
“唉……”
望着方寸淡漠的脸,小徐宗主看得他心里压抑着的怒意,似乎想劝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无法开口,末了,也只是低声叹了口气,低声道:“他毕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
周围众弟子,也同样有些人,偷偷将类似的目光看向了方寸。
虽然看不透里面的玄机,但只看周淮的下场,似乎也确实有些过头了……
而听着小徐宗主的话,也感受到了那些畏畏缩缩,想看,又不敢直视自己的目光,方寸也忽然转头向众人看了过来,认真回答道:“我兄长死的时候,也只不过二十九岁!”
然后他目光环视周围,迎着所有偷摸着看向了自己,觉得自己下手太狠的看了过去,冷声道:“而在他当年做出这些你们认为只是沽名钓誉之举的时候,甚至还不如你们大!”
……
……
听得这话,所有人心里都莫名的一颤,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所有接触到了他目光的守山宗弟子,皆心惊压抑,急急低下了头去。
无人敢在这时候接触他的目光。
小徐宗主更是凝住,良久良久,不发一言。
而方寸则是慢慢站了起来,面露冷淡,看向了周围的众弟子,面无表情的道:“你们愤世嫉俗,对一切不敬,享受着那些人打拼来的一切,却又对他们毫无敬意,甚至污蔑辱骂,只因死人不会还嘴,便认为自己做这一切理所当然,那么,你们又凭什么觉得理所当然?”
所有守山宗弟子没有一个敢吱声,与之前他们见着了方寸故意的笑,或是故意的在他背后唱顺口溜时完全不一样,每一句话,都像是沉重的岩石一般砸在了脑袋上,而他们不敢躲,不敢用手去撑,只能任由这岩石砸在了脑袋上,然后把他们的脑袋砸得越来越低……
而方寸,神色也是愈发的冷漠,像是罩上了一层寒霜,吓得这时候的小狐女,都跟着周围的众弟子一起低下了小脑袋,尾巴轻轻的哆嗦着,仿佛也犯了什么大错一般……
“我不知道你们以前在守山宗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也看得出来,你们皆是些桀骜不驯的人,但我要你们记住,我方二不是来守山宗拜师的,是过来做长老的,不要试图挑衅我……”
冷眼扫过众人,他冷哼了一声:“论地位,我比你们高!”
“论权力,我比你们大!”
“论名声,我比你们响亮!”
“论天资……哼!”
“哪怕是论钱财家世,我也胜你们良多……”
“而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所以你们不要来惹火了我,我说的话,你们要听,我要做的事,你们不能捣乱,你们可以对我不满,但一定记得,不要被我听到了……”
“……”
“……”
虚空寂寂,周围没有一个敢吱声的,不管心里服不服气,这时候也只能老实听着。
别说这些守山宗弟子了,连膳食里的掌勺大师傅都已挺直腰杆了。
“既然我来了,那你们以前的好日子便没有了!”
方寸看向了周围那压抑的神色,似乎对众弟子的反应很满意,便轻轻点了点头。
声音稍显得不那么冷漠了,道:“来到了守山宗这几日,我已看遍了你们的卷宗,实在是丢人丢到了极点,清江郡六大宗门,五宗弟子,皆争立功德,被无数百姓尊为小仙家,争相颂念,受人影仰,却惟独守山宗弟子,居然连功德簿都被虫蛀了,哪怕是下山帮青楼里的女子赎个身,也能换来一分两分的功德,可你们这二三十年里,居然就什么也没有做过?”
众弟子心里有些讶然,只是不敢反驳:“我们入山也没那么久啊……”
倒是在一边站着的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脸不由得的红了,悄悄站得直了一些。
“既然我来了守山宗,以前的好日子,便别再想了!”
方寸目光扫过了周围众人,冷喝道:“从明天开始,你们也需时时出山,建功立德,也需一改颓唐,每日皆来讲道岩听经讲道,若有人不愿来,可以和你们的大师兄一起滚!”
哗啦……
周围众弟子之间,倒是起了小小的讶然。
不少人皆面面相觑:建功立德?听经讲道?
就连一边的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也不由得心里一慌,欲言又止,像是有话要说。
然而方寸在这时候,已经眉头一皱,忽然喝道“听到了没有?”
众弟子皆心间一凛,忙低头:“是……”
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也顿时收住了口,一时不敢说话了。
方寸看着众弟子被雨打过的鹌鹑一般,便知道自己此番立威,应该是奏效了,心里还是挺满意的,却故意“哼”了一声,作为收尾,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了这时候也正老老实实站在一边,低着脑袋和其他弟子一起听训的小狐狸,轻咳一声,唤醒了她,牵着她一起离开。
“这个……”
见方寸要走了,寒石长老才反应了过来,犹豫着道:“方长老……”
方寸微微驻足,转头看向了他:“让弟子们散去吧,回头将守山宗神冥秘典送我殿内!”
寒石长老微微一怔,下意识道:“是!”
青松长老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忙开口道:“方长老,那功德……”
方寸道:“功德簿可以换新的了!”
青松长老忙道:“是!”
接连嘱咐了两件事,方寸这才转身再次向玉境峰走去。
倒是身后的小徐宗主忽然也犹豫着开口,迟疑道:“方……”
“是了!”
方寸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你跟我过来!”
小徐宗主一惊,忙低了头,老实巴交的答应着:“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