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lsq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第六百八二章 漏洞推薦-9be67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实际上,对于佛教而言,不管是这个时代的佛教还是后世的佛教,黄小刚都是没有什么恶感的。
虽然在后世的网络上看多了各种有关酒肉和尚的新闻,也亲眼见过开着宝马、奔驰装逼的和尚尼姑,但对于佛教本身而言他是真没什么反感的地方。
甚至他还记得看过一则新闻,说的是08年大地震的时候,在什邡有个罗汉寺,地震的时候敞开大门接纳孕妇,后来孕妇们还在寺庙里产下了108个“罗汉娃”。
所以,相比较起后世佛教那些酒肉和尚的“恶”而言,这样“善”肯定是足够宽裕的,也是能够功过相抵的,因为南宋以后就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只不过,重点不是黄小刚对后世佛家的感官如何,而是在这隋末时代,就眼下来看似乎佛家的人很不上道,至今也没有什么叫得上名号的人主动上门找他。
不像是袁守诚他们师徒早早就送上门来,且非常懂事的自己到处找活干,还任劳任怨,两项比较下来,黄小刚自然对这个时代的佛教徒没了好感。
因此,在涉及到新朝宗教政策这方面,黄小刚自然也就有了安排,他准备将道教打造成国教,然后对佛教在国内的传播会进行适当的抑制,而其中的关键点就是一个针对佛教界高层人员的重大阳谋!
没错!这个阳谋就是出国留学!
既然你们这些佛教徒不上赶着来跪舔,日后也就别怪咱下狠手了:道教本是诞生于中土,自然是堂堂正正的华夏之道,而你佛教祖庭可是在古印度天竺,所以今后凡是没去过天竺留过学的和尚,咱可不承认他的资格!
话说黄娜听了这般出国留学的想法,稍微思索了一下也觉得不错,不过她认为还得补充一下,便道:“我觉得咱们还可以这样,一个是规定今后只许市县级的城市在城中设立庙宇寺院,最好是诸教平等,有一家道院就可以有一家佛寺,而且僧人道士的数量必须按照规定控制,不许胡乱发展,也不能有什么特权。”
黄小刚听了呵呵一乐道:“这二武灭佛里面有一条就是佛寺敛财严重,可寺院积蓄的钱财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靠忽悠人自己布施的,这个问题怎么解?还有就是咱们如今搞的公田法,对于寺庙僧院所持有的田产、地产这一项也是有漏洞可钻的,这又怎么解决?”
对于这个问题,黄娜倒是马上拿出的办法:“这有何难,咱们可以搞审计啊!”
黄小刚顿时嗤笑道:“你怕是想得太简单了,你没看过和尚尼姑开宝马、奔驰轰街的新闻?然后问他们宝马奔驰怎么来的,说是施主自愿布施的,然后觉得停在车库里吃灰可惜了,所以拿来代步……搁古代还有更过分的呢!梁武帝和唐武宗的故事你读的大学教没教?”
黄娜顿时白眼一翻,她正经双学士学位的证书也不是马路边捡来的,对这两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搞笑皇帝还是略知一二。
先说梁武帝(萧衍,公元464年-公元549),这家伙据说是大汉后裔,是西汉相国萧何的二十五世孙(估计是吹牛逼的),南齐时,萧衍累官雍州刺史,其间两次参与抵御北魏,颇受齐明帝宠待。
永元二年(500年),萧衍起兵攻讨东昏侯萧宝卷,并拥立南康王萧宝融称帝。次年,攻陷建康。中兴二年(502年),接受萧宝融“禅位”,建立南梁。
这梁武帝萧衍称帝之后,初期的政绩是非常显著,他吸取了齐灭亡的教训,自己很勤于政务,而且不分春夏秋冬,总是五更天起床,批改公文奏章,在冬天把手都冻裂了。
只是,萧衍在做了二十六年皇帝之后,却亲自到了位于都城建康东北的同泰寺,舍身出家侍奉佛祖,做了同泰寺的住持和尚,之后被满朝文武大臣接回宫内,宣布大赦天下,同年改年号为大通,这是梁武帝第一次出家。
然而,到了大通三年九月十五日(公元529年),梁武帝去参加同泰寺举行的“四部无遮大会”,脱下龙袍,换上僧衣,再次舍身出家侍奉佛祖,第二天还亲自讲解《涅槃经》。
这个期间,满朝文武大臣可急坏了,纷纷到同泰寺跪求梁武帝还朝,梁武帝不肯,并说“自己是舍身出家,必须有大量的钱财捐赠给寺里才能还俗”。由于皇帝不是一般人的身价,赎金不是一般的高,群臣只好凑齐一亿钱(其实也没多少,也就是十万贯而已),捐赠给同泰寺,并向“三宝”祈祷,祈求赎回这个荒唐的“菩萨皇帝”,梁武帝九月二十七日还俗,这是梁武帝第二次出家。
然而,大同十二年(546年)四月十日,萧衍又双叒故伎重演,再次到同泰寺舍身出家,这次不仅自己舍身,连整个皇家土地产业都舍去,群臣们又凑齐两亿钱为梁武帝赎身。
太清元年(547年),三月三日,萧衍又双叒叕不厌其烦的第四次在同泰寺舍身出家,四月十日群臣们又出一亿钱赎回梁武帝还俗,还陪着做了三十七天寺奴。
梁武帝四次出家,赎身共计花费四亿钱(四十万贯),这些钱财那里来的,不还是盘剥治下黎民百姓,搞得天下百姓民不聊生,全部肥了寺庙里的和尚。
而在位期间疯狂地扶植佛教,广修寺院,赏赐给寺院大量的财物与土地,寺庙里的和尚成为当时名副其实的土豪,特权阶级,导致佛教在中国大肆兴起,进而为北周武帝宇文邕的“灭佛”奠定了丰富的物质基础。
所以,说萧衍是个搞笑皇帝,原因就是这家伙居然用出家当和尚的方式来勒索朝廷拿钱给自己赎身。
至于唐武宗的搞笑方式就有些与众不同了,这家伙因为笃信道家外丹学说,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炼丹,结果因为嗑了自己炼出来的假药,挂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唐武宗时期(814年-846年),距离宇文邕的北周又过去了二百多年,佛教又双叒叕兴盛了,大量的劳动人手出家为僧或者投靠寺院为寺户、佃户,寺院拥有了许多土地和劳动力,寺院经济发展起来,而封建政府的纳税户却大为减少。
而唐武宗搞“灭佛”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佛教徒兜里的小钱钱太多了,据说当时拆毁了天下佛寺四千六百余所,兰若(私立的僧居)四万余所。从寺院拆下来的金银佛像、铜像、铁像及钟、磬不计其数,没收寺产良田数千万顷(此数过大,疑“顷”为“亩”之讹),奴婢十五万人。
僧尼迫令还俗者共二十六万零五百人,释放供寺院役使的良人五十万以上,让政府从废佛运动中得到大量财物、土地和纳税户。
却也说,听得黄小刚提了一句梁武帝和唐武宗后,黄娜倒是脑子一抽想到了解决方案,便也道:“嘶!要说想要补上这个漏洞倒也真难……不行的话,咱们也来搞一次灭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