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ap3優秀都市小说 系統的超級宗門 線上看-819、出只無界,強者堵門!(第三更)看書-yakrg

系統的超級宗門
小說推薦系統的超級宗門
咚!
咚!
咚!
金钟七响,再次出现。
刚在前几日出现过的七响今日再次出现,这让红叶门上百万人都痴痴地看向了内门。
据悉,金钟七响百年才能遇到一次。
上上次响还是七十年前!
可现在却变得不一样了。
七天不到,金钟竟然又响了。
数十道惊鸿划过长空,看得红叶门弟子云里雾里的,十分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钟七响的百息时间后,内门主殿再次聚集了五十多位地无禁的长老,所有人都看向东津副门主身旁的那名红衣妇人。
妇人是红叶门长老之一,倒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论年轻、论容颜,红叶门内一大把一大把的人比她强。
所有人看向她的原因只有一个——她捧着三颗有裂纹的生命红晶。
红叶门内,每一颗生命红晶都和一名长老的血脉想通,人在红晶自然安然。
但若是红晶裂开,那就代表着一位地无禁长老是死亡!
“死了三位?”
“怎么会?”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试图寻找身旁没到的好友。
妇人紧跟着开口,“都别看了,是陈烈、青黄、天回三位长老的生命红晶。”
众人怔住。
陈烈三人的?
他们不是刚被罚入只无界囚禁百年吗?
怎么会突然身死?
而且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有地无禁强者的战斗发生呀。
莫非是被东副门主处死了?
见所有人都在猜疑,红衣妇人正想继续开口解释,但是被东津拦住。东津一步踏出,直接了当地说道:“所有人赶往无界外!”
众人连忙应声。
虽然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副门主有令,自当遵从。
东津说罢,一马当先,飞出主殿掠向只无界方向。
五十多名地无禁长老当即跟上。
有好奇心重的,没有立刻跟上,而是停下来询问红衣妇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衣妇人解答道:“陈烈三位长老今日刚刚进入只无界,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三位长老的生命红晶就裂了。”
得到这个答案,众人皆惊。
难怪金钟再次七响!
……
只无界外。
半柱香后,数千名金盔铁甲的红叶门镇岳境强者将入口四周围的水泄不通。
里三层,外三层!
千人脉门齐开,构成一个庞大的脉阵,紧跟着脉阵中数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升空百丈之后炸开,四散化作金钟将周围千米之内全部覆盖,不留一点缝隙。
莫说人了,就是一直苍蝇都飞不出去。
“平泷长老,你带十人加固脉阵,总之,我不想看到有任何一个漏网之鱼逃走!”
说罢,东津凌空而坐。
俯瞰金钟护照,静候只无界中人出来。
……
与此同时,温平的飞舟在快速接近着只无界的出口。
众多红叶门天才弟子都被温平关在船舱之中,他们通过船舱的窗户看到飞舟不停在离开只无界时,一个个都绝望了。
本来入了只无界,他们以为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
不久之后,就能在红域这个大舞台上发光发亮,并被所有人记住。
可现实时,他们的明天未卜!
生死都是未知数!
倒是有并未放弃希望的,一直在安慰着身旁的女弟子,“放心吧,长老他们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在他的安抚下,倒是也有几人心中渐渐升起希望之光。
希望之光破开黑暗,照亮了他们是心间。
“对!红叶门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他们一定会死的!”
几人咬牙切齿地看向船舱的木门,仿佛目光可以穿透木门看到甲板上的温平一般。
在外面的温平听得见里面的动静,没有要理会是意思。
人嘛。
不绝望几次,就总是觉得还有希望。
在温平的身旁,木龙化作青须老叟,漠然地看着只无界的出口,沉声开口问道:“红叶门与你有过节?”
“那你会帮谁?”
温平可记得,木龙对红叶门还有诺言。
木龙想都没想就应声道:“这是一群只会索取的家伙,数千年前的诺言也该废掉了。吾为真龙,永世不愿为鱼肉,所以从今日起只忠于那个能帮吾恢复实力的人。”
温平没有接话。
木龙的话很明确,那就是不帮红叶门,但是现在也不会帮他。
这是一个很圆滑的做法。
进退自如。
可温平不喜欢!
没有付出,就想看到回报?
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温平说道:“木龙,带你离开只无界,恢复实力,我这是是在帮你,但你要明白,我也可以不帮。”
木龙骤然转身,凝视着似笑非笑的温平。
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的底细,但是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因为刚才的话对他感觉到了不满。
木龙骨子里的傲气告诉他,大不了一走了之。
自己并不是臣服人族的妖物!
但是求生的欲望又将他拦住了。
若走,要不了多久就得成为人类眼中的鱼肉,死的更加没有尊严。
凝视温平百息之后,木龙收回了目光。
是啊。
好像是他搞错了。
对方并不是很需要他,但是他却很需要眼前的这个人的帮助。
跟着,木龙沉声开口,“你答应帮吾,吾自会为你扫平前方一切拦路之敌!”
听到这句话,温平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转瞬即逝。
到底是他赌赢了。
龙族的傲骨,并没有战胜它求生的希望。
就在此时,飞舟已经临近只无界出口,还没等飞舟开始下降,木龙就连忙提醒道:“界外有人!”
“很多人!”
木龙还强调了一句。
阑叔三人一听这话,面色骤然一变。
面面相觑一眼后,都忍不住开始紧张起来。
被发现了?
温平此时没什么变化,还有点小兴奋,“有人就有人,堂堂真龙,难道怕了?”
木龙当即摇头,“吾为真龙,为何惧人族?”
“那就出去会会他们。”
这一次,温平没有让飞舟下潜。
而是顺着曲境之水慢慢穿越出口,从陡峭的石壁中离开。
当离开曲境的那一瞬间,滔天的怒喝声顿时袭来。
“大胆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