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44a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310 集合推薦-n9n3r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边疆医科大现在也知道了一个事情,就是不带着茶素医院一起玩,人家要是真玩出个什么好玩意来,以后还有脸面吗?
你看看人家,院士,超级院士就两个,虽然是客座的,但人家关门弟子就在那当院长呢,一个手术拉来了几乎半个华东半个普外的顶级大牛。
再看看自己这边,有院士吗?说起来都是泪啊,原本有一个,结果被江浙的给诱惑走了!
虽然总觉得好像被茶素强迫的感觉,但江湖上不是流传着一句话吗,压不住的时候,就给点个花吧!
两位大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普外的硕士点给了。
而烧伤科,虽然没普外这么气势汹汹,没有两个如同门神一样的院士。但人家已经出成绩了,也就是茶素这边的底蕴实在是差,不然就这个项目,弄个博士点都绰绰有余了。
至于骨科,牛都进去了,还留下牛尾巴干什么,索性送佛送到西,都给了两个了,直接把骨科也给了算了,虽然人家号称某个大佬的关门弟子,招摇撞骗了好几年,可人家妥妥的是个注册骨科医生啊!
这估计也是张凡想不到的,医科大也存了张凡或许能在骨科上再出成绩的心了?反正是没啥成本的买卖,多一个就多一个吧。
要是真出成绩了,医科大也能露脸不是!
不过这个消息被欧阳给压住了,她不乐意让老高知道后显摆。
张凡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医院有教学科研方面的进步提升后,毕竟更有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医生就目前茶素的医院的体量,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
但,如果想要找到更高一层,更有追求的医生,就有点难了。
不知道好消息的张凡这时候在手术室里正难心呢。
一台脊椎手术,常规的是四个人,一个主刀,三个副手。
可毕竟不是在自己医院啊,而且伤员大多数都有骨折,所以,人手不够啊。
许仙、王亚男、周成福他们都带着人去了其他手术室,张凡给自己留下来的可以说都不算是骨科医生。
一助李雄,虽然是泌尿科的主任,但人家大外科出身,关键时刻拉到手术台上,还是能当大外科用的,主刀现在估计也做不了,可做个一助也能勉强凑活一下了。
自从张凡在泌尿亮了一手后,估计欧阳私下里给李雄也做了工作,老李现在很是配合张凡。
二助吕淑颜,妥妥的妇科未来大拿,自从津河进修回来后,在妇科主任的支持下,她现在不光是妇科住院总,而且还是科室里的教学秘书。
要不是张凡这个黑色的朱玉在前,她估计在茶素医院算是很厉害的年轻医生了,吃苦的精神不次于王亚男,而且情商还比王亚男高。
人缘口碑比王倔倔好多了。
就是婚缘较差,据说相亲了好多才俊,她都看不上。
相对老李在骨科手术来说,吕淑颜在骨科上就差了很多,毕竟不是大外科出身,做什么都需要张凡提点,但人家毕竟是妇科的手术医生,解剖一点问题都没有。
三个医生,两个非骨科,要做如此严重损伤的脊柱手术,张凡头都大了。
“李主任,吸血!”
“吕医生,拉钩再用点力,看不见了!”
刚开始就问题多多!手术这个玩意,特别是急诊手术,有时候就是这样,不行也得给我行!你要是真不行了,病人就挂了。所以赶鸭子也的上啊!
平时在手术中都不怎么说话的张凡,今天就如同话痨一样,不停的提点着两人。
毕竟不是骨科医生,别说细节了,有时候张凡要干什么,要是不说,特别是吕淑颜,都不知道要干嘛。
张凡做的难心,两个助手当的也是一头的汗。
特别是脊柱固定的时候,骨折固定,很多人都不知道,觉得骨折了,医生当当当锤进去个钢板就完事了。
其实不是,首先医生要先想小孩子拼积木一样,把碎骨快拼出原来的模样。这个时候,对医生的要求是相当的高。
没点空间立体感的医生,面对一堆骨头渣子,都能让他哭了。
而熟练的骨科医生,粗大的指头,却能在方寸之间如同火眼金睛一样,第一时间发现哪个骨头属于那一块。
巧之又巧的严丝合缝的给你拼起来,一点都不夸张。
骨折碎的厉害,拼骨头的时候,真的,对于医生们的配合要求太高了。
比如一个骨头碎成了五块,两个助手各拿两块,然后主刀一手拿一块,一手钢板,然后不停的比划,看是不是达到了生理解剖位。
如果碎的更厉害,就先用钢丝绑起来,然后在固定。
骨头不是肉,这玩意是有脾气的。
“你大爷的,你让老子来这里,我就来这里吗?我想换个位置!”
带着油脂的骨头块,滑不留手,而且如果定型的时候,你放的位置稍微有点不合它的意思,它就能给你闹脾气。
主刀比划好,位置什么都不错,然后轻轻的放上钢板,拿起电钻,在骨折两头未损伤的地方开始钻眼。
这时候是最困难的时候,因为电钻的震动,助手们相互之间力道的不均匀。助手或者主刀稍微一个不注意,拼起来的碎骨头积木,哗啦啦的又解散了。
所以,一般在这个时候,你去骨科手术室听一听,里面的医生大呼小叫的。
“你往上移一下,力气不要太大,蹩着它,坚持住,还有八个眼就打完了,持好!千万不能移动!”
这都是熟练的骨科医生,而现在,张凡的助手两个二把刀。
拉钩吸血,他们做的都不错。
到了拼积木的时候,不行了。
一个在膀胱区、在肾区、在前列腺处灵活的就如猴子的指头,这个时候笨拙的让人觉得他的指头格外的粗,比黄瓜都粗!
“老李,你稍微收点力行不行,骨头的力矩都歪了!”
张凡主任也不喊了,直接抬头对着老李吼,老李一头的汗,着急的连回嘴的想法都没有。
他的大脑里现在就一个想法:以后我要是再上骨科手术,我就是孙子~!
太难为他了,老头脑海里就没一个具体的步骤,让做个简单的四肢固定,或许没问题。可这里是脊柱,碎的如同豆腐渣的脊柱。上钢丝都没办法上,全凭医生的几双手了。
明明都一样的碎骨头,张凡就非要让这个放在这里,那个放在那里。太难了,地方又这么小,三个脑袋都快凑到一起了。
太难了,我想我的前列腺啊!
老李都快哭了。多少年了,都多少年没在手术台上让人这么训斥了,心都碎了,但他还是想法设法的配合着张凡,这就是华国医生。
训完了老李。
还有吕淑颜,吕淑颜更不堪!
在妇科,人家现在很牛逼的,妇产两个科,人家那个都能拿起就干,而且干的还相当不错,现在科室里的医生,除了主任副主任,其他医生全都叫她吕老师。
人家下了功夫的。
可今天,小巧精致的指头,就如同巧克力棒一样,直勾勾的没有一点点灵气。
平时的时候张凡有点躲着吕淑颜,反正总觉得好像自己亏欠人家一样。
虽然在一个医院,可交流特别少。
可今天,吕医生也不喊了。张凡直接对着吕医生咆哮:“吕淑颜,你解剖怎么学的,碎骨能这样放吗,正反面你看不出来吗?你是木头吗?”
吕淑颜紧张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不能怪人家吕医生,碎骨块在生理盐水里浸泡然后把骨块上的肉丝全刮的干干净净,就如同饕餮吮吸过的骨头渣子一样,干干净净连血丝都不带。
而且又是小碎骨头渣子,不是骨科医生,怎么能分辨出来它的正反。
就如同,露出大腿毛,你让人家辨雌雄,这不是难为人吗!
要是在妇科,张凡这么咆哮,估计吕淑颜早就反驳了,可现在,只能让人家骂了,谁让自己做的不好呢。
她从没想过,老娘不干了!
老娘不伺候了,有本事让你家邵华来做啊!
这就是医生,这就是基层医院的医生。
要是有个玻璃心的,估计这时候都能哭着摔下器械回家找妈妈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医生脾气好的不多,除非已经走到顶尖的,就算走到顶尖的,脾气好的也没几个。
你看看老钟,那眼神,那神情,是个好相与的吗?不是!
张凡一边喊,一边拼,太难了,有时候稍微一个不慎,拼起来的骨头渣子又倒塌了。
真的,没点耐心的人,估计能把手术器械扔出窗户外面去。
张凡在手术台上咆哮,陈生心里急的挖心挖肺的。
他知道,张凡在手术室从来没这么狂躁的,肯定是手术不顺利,才这么让张凡发飙。
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等吗?
这个时候,干了三朝办公室主任的老陈,体现了他的本事。
说实话,能伺候三代院长,他的情商和能力绝对在线的。从不是欧阳嫡系,然后从前朝元老变成欧阳嫡系,然后接着又变成张凡的嫡系,陈生本事不小的。
“快,把你们医院的骨科的花名册给我拿来,让他们在手术门口待命!”
他直接把煤城医院的权利接管了。
医院的院长犹犹豫豫,含含糊糊,他现在心里在做斗争。
一会期盼着手术成功,一会期盼着张凡他们失败。
真的,人这玩意,平时看不出来,关键时刻才能看出本性来。
陈生才不惯他的这个毛病呢。别看老陈在欧阳面前如同小猫一样的喵喵喵,在张凡面前智多星一样的谦虚。哪都是不得不附身当小的。
因为欧阳和张凡太凶了,都是猛人啊,不得不雌伏啊。
可面对煤城医院的领导,给人家老陈当徒弟都不够。老陈直接给政委打了电话。
政委就在手术室门口候着呢,一个对比市级领导的政委就如店小二一样在手术室门口巡过来巡过去,当看到陈生电话的时候。
他的心都是哐当啷哐当啷的,深怕电话里给他汇报说伤员没救了。
然后,老陈成了临时的医院院长!
“骨科的医生,必须两分钟内给我跑步到手术室门口集合待命,不到者直接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