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sv人氣都市异能 儒武爭鋒討論-第兩千六百八十四節:人都做不好讀什麼書讀書-37tjw

儒武爭鋒
小說推薦儒武爭鋒
秦枫淡淡一笑:“我这个人一向好为人师,尤其是喜欢跟人讲道理。”
吴洋都要崩溃了。
讲道理?
就这么一边甩耳刮子一边讲道理?
秦枫这个文学院的怕是对“讲道理”有什么误解吧?
吴洋心里都要崩溃了,可还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不,不用了。”
秦枫抬手又是一巴掌。
吴洋哭丧着脸改口:“先生请讲!愿为其详!”
秦枫当然不会真的无聊跟吴洋说这些,他看了看已经吓得两腿发抖的二十几个武学院二年级生,冷笑说道:“要不,我也给你们说说?”
二十几个大男人头点跟小鸡啄米似的。
秦枫一看就知道这些家伙都是欺负同学的惯犯,他笑了笑说道:“要不你们一人起个心魔大誓吧!”
可怜这些个连修炼者都不算的武学生,大部分人都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心魔大誓”是个什么东西。
只有吴洋一个激灵,紧接着遍体生寒。
他家学渊源,所以才知道心魔大誓这种修行者当中的东西。
只要立下誓言,一旦违背,立刻就会引发心魔,轻则修为倒退,严重的会直接生死道销。
修为越高,誓言应验的可能就越大,后果也就越严重。
这也是他即便还不是修炼者,也从小就被家里教育不允许轻易起心魔大誓的原因。
秦枫作为一个普通学生,不可能知道心魔大誓的。
也就是说,秦枫肯定隐藏了实力境界,甚至可能他在学校里的档案都是假的。
再说了,秦枫现在的表现,活脱脱就是一个隐世宗门的绝顶天才。
以那些宗门的势力,别说做个学校里的假档案,就是把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全部做一套假的出来都不难。
想到这里,吴洋即便被秦枫抽得跟猪头一样,心里反而不觉得憋屈了,甚至还忍着疼挤出来一个笑脸:“前辈,这都是误会,误会……”
秦枫眉毛一挑,看向吴洋:“误会?”
吴洋赶紧点头:“都是误会,小子何德何能,敢跟前辈扳手腕啊?”
二十几个武学院二年级生看到他们当中最飘的吴洋,对着秦枫一口一个“前辈”,更是吓得两股战战,完全不知道面前的秦枫究竟是何方神圣。
秦枫冷笑出声:“要么发心魔大誓,今日之事不许透露半个字,以后也不许再欺辱文学院的同学,要么就只有废了你们那点可怜的武道根基,好过你们以后去害人了!”
吴洋最识趣,第一个抬起手来,干脆利落发了个心魔大誓。
后面几十个二年级生赶紧有样学样,如法炮制。
更是为了给秦枫表忠,誓词一个说得比一个狠。
就差说“如违此誓,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娼”了。
秦枫这才点了点头,吴洋赶紧趁热打铁:“前辈,要不这事就此揭过了?”
秦枫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吴洋顿时如蒙大赦,掉头就走。
最先几步还保持着步伐慢慢地走,听
到身后没有动静,好像是秦枫要反悔的样子,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
连带着身后二十几个武学院的二年级生都好像惊弓之鸟似的逃了起来。
偏偏就在这时,秦枫抬起手来,隔空揪住一人的后领子,直接将他从人群里拽了出来,直接扔到了自己面前。
被秦枫“特殊优待”的倒霉鬼,不是别人,正是为虎作伥的吴明山。
文学院之所以给全校都觉得好欺负,还不就是因为吴明山这些个吃里扒外的祸害?
吴明山以前都跟着吴洋作威作福,这下吴洋都自身难保了,他顿时就萎了。
本就身材不高,气质猥琐的吴明山此时被秦枫揪住领子,抖得跟筛糠似的,脸上更是挤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前,前辈有何指教?”
秦枫冷笑出声道:“做你这个败类的前辈,我可真不敢当!”
吴明山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妙,他低声哀求道:“前辈,前辈,我也不容易啊!您放过我,我,我以后什么都听您的,下学期,下学期我就安排您进我们院学生会,我……”
秦枫听到吴明山的话就烦。
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天到晚把“学生会”挂在嘴边上,语气是这个破人当了学生会主席之后,动不动就把“本主席”挂在嘴边。
拿了鸡毛当令箭,真把自己当个官了,处处摆谱,跟他们这些大一的学弟吃拿卡要,还欺负大一的女生。
当时在地球上的秦枫还觉得对方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牛掰人物,自己完全惹不起,所以还真给他欺负了也只好忍着。
后来,秦枫去了中土世界,走过了诸天万界,才知道吴明山这种家伙就是最恶心的垃圾人。
真的是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那种。
秦枫根本就没有给吴明山继续“恶心”自己的机会,抬起手来,五指张开,直接拍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吴明山只觉得头顶冰凉,身体里就好像有四条蛟龙在兴风作浪,瞬间冲刷他的四肢百骸,那一处处经脉穴位在这四条蛟龙面前跟纸糊的一样,一撞即毁。
吴明山浑身剧痛,连秦枫什么时候松手,自己什么时候摔在地上的都不知道。
比起这浑身经脉尽断,穴窍坏朽的痛感,别说是摔在地上,就是从三层楼跳下来筋断骨折的痛苦都比不上。
吴明山就隐约听到秦枫说了一句话。
“要做学问先学做人,人都做不好,就不要读书了。”
秦枫当然不可能一掌直接毙了吴明山。
虽然秦枫杀掉吴明山轻而易举,但这明显超出了他的恶做该承受的代价。
秦枫的处事理念是以直报怨,在于一个“直”字。
等价的善与等价的恶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报偿或者报复。
就比如有人扶着老人过了一次马路,老人慷慨地赠了一套千万的豪宅给那人,就是明显超过善的“报偿”,大概率会“升米养恩,斗米养仇”,养得对方骄奢淫逸,最后反目成仇。
可如果有人奋不顾身推开老人,让老人免于被汽车碾死,那
么事后得到老人一套千万豪宅就没有问题,因为这是救命之恩,便该如此报答。
同样,反过来说,吴明山的恶并没有达到要以死谢罪的地步。
秦枫也就不会选择用杀死吴明山来惩罚他。
当然了,如果吴明山想要杀死秦枫,那秦枫自然不会手软。
因为想要杀死秦枫的恶,足以担当被秦枫反杀的报复。
所以秦枫选择废掉了吴明山的经脉窍穴,虽然性命无忧,但终生都无法修行了。
除非有天人第三重不争境的强者帮他灌顶,重新用自己的修为梳理吴明山的经脉。
不过毁城容易造城难,毁脉容易重新造脉简直难如登天。
说吴明山此生无法再修行,基本上便是事实了。
秦枫不再管倒在地上抽搐的吴明山,转过身重新朝教学楼走去。
他算了算时间,差不多该晚自习下课了。
就在这时,林间小路的门口尽处,却有两个人拦住了吴洋等一行人的去路。
那人身穿米色衬衫,穿着牛仔裤,偏偏这么热的天还穿着长袖,个子不高,却好似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拦住了吴洋等二十多名武学生的去路。
正是机械学院的诸葛玄机。
在诸葛玄机身边的人,就没有这么英武飒飒了,一坨肥肉。
严康挺着个啤酒肚,斜着小眼,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站在诸葛玄机身边。
诸葛玄机自是高手风范,可架不住严康抬头挺胸,视死如归,大义凛然啊!
严康盯住从林间小路里走出来的吴洋等人,大喝一声:“果然是你们在暗算我秦枫兄弟!”
他一边吼着一边撸起袖子:“你们敢动我秦枫兄弟一根汗毛,我严康今天就跟你们拼了!老子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一身的肥膘可不是盖的!”
可严康说归说,撸袖子归撸袖子,一边说一边撸袖子,可撸起袖子又放下来,再撸一次,嘴里说着“拼了”,脚步却非但没上前半步,甚至还暗搓搓地用小碎步朝后面退了半步。
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这哥们是色厉内荏,见到对面来了二十几个武学院的二年级生,估摸着诸葛玄机可能打不过,自己好卖了诸葛玄机这个临时队友自己跑路呢!
可吴洋跟他身后那二十多个武学生看到拦路的两人居然一愣。
机械学院跟武学院为了争谁是江城大学第一学院这件事情,从老师到学生都不对付已经是江城大学公开的秘密了。
有时候这两个学院的学生相互斗殴,在学校里可能挨了处分,到了自己学院甚至还被安排了奖学金。
这就导致两个学院的学生几乎事事都不对付。
尤其是诸葛玄机这种机械学院的天才翘楚,几乎是逢打架必到场,别管打不打得过,先干一顿完事。
可问题就在,诸葛玄机怎么会知道武学院要对文学院的秦枫动手?
可原本见面就该直接开怼的两拨人,在诸葛玄机看到猪头造型的吴洋时,还是没忍得住笑出声来了。
“吴洋,你小子这个造型很独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