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4z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木葉養貓人 槿木槿木-第二百四十四章 正確的價值觀【求月票】展示-8xx4y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自己给自己设下笼中鸟的人,我估计是整个忍界的第一人了吧?”舍人脸上挂着些许无奈的笑容。
其实也不算是笼中鸟,只是从笼中鸟这个特殊的咒印中所研究出来的东西。
之前在卡卡西身上就使用过。
只是在卡卡西身上,更多的还是帮助他限制写轮眼对他的消耗以及带来的限制。
而他所需要的功能相对复杂一些。
不仅需要在不用的时候尽量降低这只万花筒写轮眼对于自身查克拉的消耗,还要保证自身体内阴阳两种属性的平衡,最重要的是,掩盖住这只眼睛,不让别人能看出异常。
如果只是遮挡住外表的话这很简单,只要弄一个面具或者干脆像卡卡西那样用护额遮挡住眼睛。
可惜这样行不通。
不说别的,木叶内日向一族的白眼就能看穿他的遮挡。
而且,舍人敢保证,此时团藏的右眼也一定已经变成了写轮眼,他如果动用,很有可能也能看穿舍人的伪装。
日向一族还好说,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他们肯定不敢随意地用白眼去观察舍人,但团藏就说不准了。
从这次根部用原野琳换取关于他的情报来看,团藏肯定是在想尽一切办法要找出舍人的把柄。
要不是这次他提前有所准备,估计还真就被团藏得手。
所以,这伪装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防团藏。
舍人在这里足足待了三天时间,因为要研究出两全其美的封印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之前给卡卡西设下封印的时候有了一定基础。
“不过想要遮挡,还是只能依靠遮挡物,在遮挡物上刻下紊乱感知的封印术。”
三天后,再次出来时,舍人的右脸的上半张拉脸,戴着一个白色的弧形面罩,正好将其眼睛遮挡住。
白色面罩的上半部分卡进护额这中,这样就不会因为行动剧烈而脱落。
“暂时就只能这样,试一下神威还能不能用。”
随后就看到舍人的身体旋转扭曲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木叶村外。
凭借神威,也能穿越空间,只是相比于飞雷神的瞬间抵达,神威空间的移动就要慢得多。
站在村子外的树林中看着木叶隐村这高耸的围墙。
如果只是围墙的话,其实对于一名忍者来说,并不是多么大的阻碍,不过在木叶村外还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
这是木叶结界班的工作,他们每天的任务就是维持结界的正常运行,用来抵御外来忍者的进攻或是偷袭。
如果在和平时期,木叶的结界不会一直开启,主要的防守还是由木叶暗部以及木叶警卫队。
可现在是战争时期,想要出入木叶就只有那么几条通道。
木叶大门,暗部的特殊通道,根部的特殊通道。
舍人将手放在一棵大树上,查克拉轻轻运转,独属于他的飞雷神术式印刻在这棵树上。
做完这点,拍拍手朝着村口走去。
他是正当光明回村,并不需要掩饰什么。
只是他此时脸上带着的面具让他的回头率比较高。
此时的木叶大门口,也是有日向一族的白眼忍者帮助一起照看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使用变身术等掩盖身形的敌方忍者进混入木叶村内。
直接来到火影办公室内交接任务。
不太凑巧的是,三个火影顾问也同样在这里。
看到舍人出现,猿飞日斩脸上浮现出掩盖不住的笑容。
“舍人你总算回来了,前线的情况两天前就已经传递回来了,雾隐村两百人的忍者大军,为木叶苍猫一举覆灭!”猿飞日斩脸上的兴奋有些抑制不住,好似比他自己一人战胜两百名雾忍还要兴奋。
没办法,年纪大了,最想看到的就是木叶的年轻人能成长起来独当一面。
之前黄色闪光飞雷神之术瞬杀五十名岩忍,这次木叶苍猫独战两百名雾忍并将之覆灭。
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雾隐村的老牌上忍青带回了消息。
也正是因为有青“无意之间”流传出来的消息,才让舍人的这个壮举名传忍界!
四大隐村的负责人们又知道了一件事情,木叶再次出现了一名影级强者。
这无疑给四大隐村增加了更多的心理负担。
舍人轻轻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时猿飞日斩才注意到,舍人的脸上居然带着一个白色面具,遮挡住了小半张脸。
忍不住蹙了蹙眉头,脸上的喜悦逐渐消散,沉声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舍人伸出手在自己白色的面具上摸了摸,语气中略微显得有些淡漠,“受伤了。”
一旁沉默不语的团藏也皱了皱眉头,朝着舍人的白色面具看着,同时白色绷带包裹下的三勾玉写轮眼同样启动。
只是写轮眼只看到了这白色面具表层有一道封印,遮挡住了他继续探查下去的路径。
仿佛是注意到了团藏的视线,舍人朝着他看了一眼。
团藏的写轮眼看不透舍人的封印,但舍人的万花筒写轮眼却能清楚地看到,团藏有眼的异常。
“这个老东西果然给自己换了写轮眼。”
受伤了。
听到这句话后,几人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舍人过了这么久才回来,肯定是因为治疗伤势。
以他的医疗忍术能力居然都要耗费三天时间,看来这只眼睛应该是废了。
虽不一名忍者的实力不怎么会受到一只眼睛的影响,不过失去一只眼睛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的白色面罩上,为什么刻着一个封印术?”与别人看法不同的是,团藏此时对舍人已经没有任何好感。
听到他的话,不只是舍人,就连猿飞日斩、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都觉得他有点过分了。
这次的这个任务,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以看成是团藏逼迫舍人去做的。
随便换个人,可能就是必死的任务。
但如今舍人回来了,而且为此损失了一只眼睛,可团藏的语气还是那么不善,依旧用一种审视犯人的态度在审视他。
“眼睛中了特殊的术,如果没有封印,整只眼睛都会发不可控的病变。”舍人冷声道。
从他此时的话中,已经能听出他的情绪。
“拿下来看看。”团藏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意思,继续追着提出要求。
咔咔咔——
舍人脚下所踩着的地板产生裂缝,从舍人身上,腾起一股异常凶猛的查克拉波动。
单单只是凭借自身的查克拉运转,就让周围环境发生改变。
猿飞日斩脸色一变,心中有些震惊。
他猜到了舍人的实力已经很强,只是没想到居然已经这么强。
不止如此,要知道舍人可还是二尾人柱力,并非是那种受制于尾兽的人柱力,他可是完美人柱力,如果完全爆发实力,很难想象会达到哪种程度。
“如果团藏长老就是这么做事情的话…”舍人毫不退让。
不过在他说到一半时,被猿飞日斩打断,“舍人!团藏他只是一时间顺口,你不要多想。
任务完成了,这很好,不过你受伤了,就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短时间内应该就没有特别重要的任务。”
既然猿飞日斩都这么说了,舍人只能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直接转身离开。
走出办公室的大门时,能清楚地感知到,在门外已经有一群暗部忍者在戒备着。
每次感受到火影办公室内出现强烈的查克拉波动时,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
直接离去,没有任何停留。
看着舍人离去后,猿飞日斩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团藏!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处处针对舍人,难道在你看来,他这样的人都不足以成为木叶的英雄吗?”猿飞日斩厉喝出声,言语中充斥着不满。
对于猿飞日斩这幅模样,团藏表情不变,只是淡淡地回应道:“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木叶,确定他的面罩也只是为了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受了重伤,要是真的受了重伤,我们也能给他提供最大限度的帮助。
只是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大,难道你不觉得着很奇怪吗?”
听到团藏的话,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倒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得不说,他的话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不过猿飞日斩却是一点也不相信他是这么个意思。
要是换个人来说,他和舍人的反应可能就不会这么大了。
“你想要让别人取下面罩,就先把你头上的绷带也给取下来。”猿飞日斩沉声道。
“我这是为木叶受的伤…”
“你也知道你是为了木叶所受的伤,所以我对你的掩盖从来不过问。
可你也要想到,舍人他也是为了木叶而受的伤,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有些东西我不过问,不代表我不知道!”
团藏直视着这猿飞日斩,眼神丝毫不退让,不过他却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的右眼,确实不能见人。
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级的纠缠。
“我开始对岩隐村动手了。”
闻言,猿飞日斩眼睛一亮,“多久能看到成效?”
“最快半年之内。”
长长吐出一口气,猿飞日斩有一种怅然若失又如释重负的矛盾感。
一旦岩隐村成功地被说服,那么第三次忍界大战极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出现转机,与岩隐村结成同盟,那么仅仅只是砂隐村和云隐村,木叶的压力就不会有这么大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猿飞日斩就必须放下火影之位来给木叶的忍者们一个答复。
失去这个他坐了几十年的火影,有一种怅然若失。
但也因为不用继续担任火影,承担一个村子发展和安危所带来的压力,而如释重负。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
“有哪方面需要我的支持你尽管说。”
“会有需要的。”

离开火影办公室后,舍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猫舍。
而是进入了宇智波一族的族地。
找打了他那两个可爱的,正在训练中的弟子,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
两人正在宇智波一族的专属训练场地训练着。
舍人悄无声息地到来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宇智波止水的年纪比宇智波鼬要大一些,他经受过专业的忍者学校训练,虽然提前毕业了,不过他的基础相当优秀,特别是在苦无以及手里剑的投掷上。
此时的止水就在教导鼬怎么更高效更有威力地投掷苦无。
在忍者实力还比较弱的时候,特别是在的下忍和初入中忍时期,最常用的战斗手段,就是三身术、体术以及苦无投掷。
要是在战场上,就会再加上起爆符。
忍术对于每一个忍着来说,都是不到关键时刻不会使用的方法,因为每个人的查克拉都是的有限且宝贵的,特别是在战场上。
而止水和鼬所学习的苦无投掷,让舍人来说,更多的还是一种视觉是上的享受。
叮叮叮——
苦无之间的相互碰撞,让苦无改变投掷方向,命中在放置在树林中的各个靶子上。
投掷出第一批苦无,再立刻丢出第二批苦无,后发先至追上第一批苦无,导致他们强行调转方向,击中一些本不能被击中的靶子。
这只是苦无的第一次碰撞,也是目前年幼的鼬能做到的极限。
但是给鼬做展示的止水,却是能让苦无发生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的碰撞。
最厉害的,甚至能让第一次丢出去的苦无最后调头,射向自己背后。
啪啪啪——
舍人轻轻拍着手掌走了出来。
听到声音还有些警惕,但看到出来的人后,两人脸上却是都浮现出惊喜。
“舍人老师!”
止水相较于鼬性格要外向一些,在看到他后,立刻飞奔过来。
鼬的性格比较腼腆。
但脸上浮现出的惊喜却是掩盖不住的。
毕竟,舍人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带他多次去吃三色丸子的人。
舍人每次在教完他们东西后,都会惯例性地带着他们去吃三色丸子,或是别的什么好吃的,算是结束一天的疲惫。
这些好吃的,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没法阻挡的。
就算是性格腼腆,思想早熟的鼬,也抵挡不住。
“舍人老师,你的眼睛怎么了?”止水看到舍人脸上的白色面具,忍不住问道。
“没事,只是受了点伤。”舍人笑着摆摆手。
“是和雾忍战斗后所受的伤吗?”
“嗯?”舍人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只见止水的脸上满是骄傲,“老师我们早就听说了,你一个人独战二百名雾忍,并且一举将他们歼灭,最终只有一个人从你手上活了下来。
这样的辉煌战绩,早就已经在村子里传开了,人们都说,你是木叶的大英雄。
还有人说,他们一定会拥护你成为下一任的火影。”
止水脸上的骄傲丝毫不掩饰,而说到火影时,更是让他眼中闪烁着崇拜。
宇智波止水和很多宇智波一族那种将骄傲放在脸上的人不同,他是和猿飞日斩还有志村团藏同辈的宇智波镜的后代,他从小就经受“火之意志”的洗礼,所以对于火影之位,她也有着梦想。
而受到他影响的宇智波鼬也同样如此。
村子、家族、亲人,在年幼的鼬看来,是等同的。
笑着揉了揉两人的头,“战争是残酷的,如果能避免战争爆发,谁成为火影并不重要。
能让你们这一辈健康、快乐地成长起来,那么这个火影就是一个好的火影。
要是他只是一味地让你们付出,让你们以牺牲自己来成就他,那么这个火影就不值得追随。”
“会有这样的火影吗?”止水还没开口,鼬却是忍不住问道。
他受到止水的影响,对火影也有着非常特殊的追求。
“火之意志你们都了解过吧?”舍人问道。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点头。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照耀着村子,新的树叶就会发芽。
老去了的树叶,如果不愿意落下成为大树的养分来养育新的树叶,并且还死活赖在树枝上,和一片片新生的树叶抢夺养分,导致这棵参天大树越来越畸形,那么他就成为了累赘、蛀虫!
这样的火影,并不知道追随。”
舍人必须给两个小家伙灌输正确的的价值观,免得他们以后一味地为了某些人的私心而牺牲自己。
止水也好,鼬也罢,他们两人的结局在原著中并不好。
如今他们成为他的弟子,如果有机会,当然是希望他们的结局能好一点。
听着舍人的话,两个小家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也不急着短时间内就给他们灌输正确的价值观,这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
反正今后一段时间他应该不会再出任务了,能好好地教导他们。
不只是他们两个,还有他之前的三个部下,猿飞阿斯玛、迈特凯和夕日红,如果他们在村子里的话,可以一起学习。
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在还没有离开雾隐村之前,就已经被舍人给解决得差不多了,那么迈特凯他老爹迈特戴,应该就不用死了。
他不死的话,木叶的人也不会知道八门遁甲这门能爆发出极强威力的禁术。
也算是为木叶保留了一名爆发后能达到影级,甚至是超越影级的强者。
“来!让我看看你们两个小家伙现在的实力怎么样,表现得好,等会请你们吃三色丸子!”
“好!”止水一脸振奋,年幼的宇智波鼬也显得跃跃欲试。
没有什么事是一串三色丸子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串!
——————————
PS: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