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qi5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高維尋道者-第四百二十六章 好久不見,要聽我說個故事嗎?-sl7eb

高維尋道者
小說推薦高維尋道者
夜凉如水,无明踏着满地的月光走进了一栋朱木小楼,正是夜间涨潮的时候,漫长的涛声冲刷着海岸,像是一场永无休止,循环了千百年的苍凉回响。
卧房在朱木小楼的顶层,小窗向东敞开,正对着一颗虬结从岩缝升起的高大月桂树,满目的繁茂。无明站在小楼下眺望,只听见空中潮声苍凉,蛙声寂寥。
他是被一个纤腰盈盈的乐姬引到这里的,在那场无果的极乐之宴后,主人似乎也有些意兴阑珊,只是交给了一枚白铜钥匙,说了几句话,便让乐姬领着他退出了大殿。
“客人们所想的事物,还真是离奇,但我也大抵有眉目了。”
无明想起告辞前,主人拍手笑着说出来的话:
“请再宽限我几日功夫,三日之后,请两位再上白玉京来,我必会给客人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满意的……结果?
无明仰视着朱木小楼里幽微的烛火,轻轻呼了口气。
自己心底最深沉的欲望。
究竟是什么?
财货、名器、女人、权位、禅经……还是?
脑海里突兀模糊浮现出一个面孔,又被无明自嘲摇头打断,掐灭了这个念头。
他忽然觉得员峤就像是一个梦境,或许他们根本是在那片黑海上被阴神咬杀,被那群来者不善的五境打成了碎块,眼前的一切都是空幻,都是死前绝望的癔想。
在那片白玉京的浮光幻影里,世界一切所能想到的美好都罗列在眼前,全天下的珍馐和美人都在歌舞中如梦似幻,任凭如何胆大包天或不可思议的想法都能实现,逝去多年的亡人死而复生……所有人都沉溺在欲望的幻梦里,好像忘记了一切忧愁,只剩他还醒着。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他低声唱了一首古歌,漫漫渗进了凄凉的潮水里,天空中冰月如轮。
而在歌吟停下后,朱红小楼临东的窗户窸窣响了声,一个人影模糊从窗前闪过。
无明楞了楞,旋即猛得会意过来。
在离开白玉京前,主人似乎话语里意味深长,说着今日虽憾未能如愿,但却也有一计,能令自己聊解清寂,还请莫辜了大好飞光。
窗前的那个人影,莫非……是女人吗?
一念及此,无明又头疼了起来。他踌躇了刹那,还是忍耐下拔腿便跑的冲动,犹豫推开了门。
——
呼~
突然轻轻一声响,像风吹灭了蜡烛的尾焰。
同一刹那。
混沌的幽邃里,一枚小巧的记忆光粒微微闪了闪,忽得黯淡下去。
到此处,里面的记忆便戛然而止了……
无限的螺旋状循环中,看不出形态和实质,模糊不清,介乎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的生物睁开眼,被称呼为神的绝对者沉默了刹那,然后轻轻笑了起来。
已经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之后的故事。
祂已经知晓了……
此刻,朱门小楼外。
无明僵硬着失神了刹那,在满地的涛声中,也忽然莞尔一笑。
他缓缓推开了门,然后走进去,在时隔着数百年的沉默时光后,又一次的,登上了那座阶梯。
——
——
朱木小楼里。
谢梵镜努力盘膝坐在白茅草编织的蒲团上,呆呆摇着脑袋,惬意一晃一晃。
简直就是天堂!
她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房子,就像是梦,一切都完美的仿佛不真实的梦!
兴高采烈的,谢梵镜捧起一个比脸还大的古怪糕饼,她吃得是如此喜气洋洋,浑然忘我,以至于连楼下传来的脚步声都没有听见。
“真是粗陋百出的蜃景,当时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声音从门外响起,被迫退出天人合一状态的谢梵镜懵懂抬头,然后看见了一张微笑的脸。
“好久不见……”
男人的眼睛空蒙如落雨,像一条夜色下静谧的河,沉默流淌着,不知蜿蜒要向何方。
“要听我说个故事吗?”许久后,他平静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