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unu優秀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550.一千金銖的腦袋-jjdsv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徐大一甩燃木神刀走出去。
身高七尺四、腰围四尺七,头戴兜鍪、身穿绿光战甲,手中长刀一甩火焰燃烧,只看卖相他是最猛的一个。
张开嘴巴之后那就更猛了:“癞蛤蟆吃屁胀肚子,你少在这里充大个的。老子问你,是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不是普天下的百姓都是陛下的臣民、普天下百姓的财物都是陛下的财产?”
大汉凝视着他冷笑道:“当然不是……”
徐大立马喊道:“这群孙子想要谋反!谋反什么罪?砍头灭门诛九族,弟兄们准备诛杀乱党逆贼!”
王七麟一挥手,夜空之中爆鸣声呼啸,辰微月跟超人似的往下倒飞,临末来了个铁臂阿童木换招,挥臂冲着大汉当头砸下!
逼逼赖赖干什么?上手开干就不得了!
这就是飞僵的处世哲学。
男人要话少,说话做事都不要啰嗦,老大吩咐了要做掉的人那下手就给办了便是!
面对突袭大汉丝毫不惧,嘶吼一声从脖子开始猛的长出厚实粗糙的毛发,本就魁梧高大的身躯更是壮大了好几圈,还真个癞蛤蟆充了气一样。
他浑身肌肉比脚下石头还要结实,面对当头重击收臂护头,另一只手伸出手中利爪弹出就像手指头上长出雪白的匕首,冲辰微月的脸便糊了上去。
一旦这一巴掌糊实了,辰微月以后——以后依然是俊秀书生!
这一爪还破不了飞僵的防御!
他就跟王七麟一样没管到头的攻击,专心致志挥拳砸壮汉。
嗤啦一声响,像钢刀划过山岩。
同时有闷响声,像铁锤凿在铁毡上。
辰微月飞身而起,一把乱毛夹杂在几条碎布之中随风飘荡。
两人都是攻守兼备,一击之下一个被撕了衣服切断了头发一个被扯掉了毛,谁也没占到对方便宜。
僵尸拥有可观的防御力,飞僵的防御力尤其强悍。
辰微月飞在空中,准备再次冲击。
壮汉见识了他的厉害后谨慎的退了两步,他一挥手,后面有人扛上来一根狼牙棒。
这狼牙棒与寻常男子的身高相仿,可是壮汉块头极大,狼牙棒在他手中如同一根棒槌。
基因突變中
谢蛤蟆看到辰微月又要冲,他挺身飞出去说道:“无量天尊,且慢!”
辰微月闻声落下。
他不能长时间飞起,否则何必用拳头去捶人,拿一把弓箭在天上放风筝不就得了?
谢蛤蟆对壮汉喝道:“你是何人?为何敢截杀我听天监官员?莫非是真要造反?”
壮汉身躯膨胀后嗓音却古怪的变得纤细,好像咽喉肌肉也膨胀起来,将声带给压住了一般。
他尖声细气的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是黎贪寨看护黎贪山勇,造反这种事,我们不干,可是你王七麟和手下这些狗官的脑袋,我们要定了!”
“为什么?”谢蛤蟆再问。
黎贪山勇恶声恶气的说道:“日你亲娘,你问题挺多,为什么?因为你们伤我寨中虎魄、杀我银伥、重伤我兄弟,我要报仇不行吗?”
“你们是听天监的又如何,听天监就可以不讲道理了?听天监就可以杀我们银伥、伤我们兄弟啦?”
“告诉你们,这是我九黎峒之范畴,在这里你们中原王法那一套不好使,得按照我们规矩来!”
徐大冷笑道:“少放你娘的麻花屁,杀你们银伥是因为那银伥竟敢在我听天监眼皮底下偷人阴魂,伤你们兄弟那是你们那瓜逼兄弟先下重手想要伤我家大人!”
壮汉冷冽的说道:“证据呢?银伥偷了哪个阴魂?我兄弟又什么时候想要伤你家大人了?”
一听这话王七麟笑了,他愉快的说道:“你们想要耍赖是吧?很好,那我们什么时候杀你家银伥、伤你家兄弟了?你们有证据吗?”
壮汉正要说话,王七麟抢着说道:“没有证据,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你们就是污蔑朝廷命官,那污蔑朝廷命官,该当何罪呢?徐大人,你来说。”
“满门抄斩!”徐大干脆利索的说道。
谢蛤蟆摇摇头道:“无量天尊,咱们都是明白人,那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黎贪山勇,你带人来杀我们不是你的本意吧,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是吧?”
黎贪山勇冷冷的看着他,不言不语。
胖五一怒道:“被说中了,不说话啦?”
谢蛤蟆抚须微笑道:“容老道猜一下,黎贪寨乃是九黎峒一百零八寨之一,一寨看护乃是寨中位高权重者,那谁能驱动你带人来做这造反事宜呢?”
“这人一定很有身份,连你们黎贪寨都不敢得罪他。”
“在九黎峒地盘上,黎贪寨会这么害怕谁呢?一个是朝廷,一个是我听天监。一个是祯王,一个是我听天监的金将大人雷勇杰,是哪一个呢?”
他徐徐分析着结果,山风吹起,花白秀发如狗尾巴草一样摇晃,身上道袍鼓荡飞舞,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潇洒飘逸,镇定如山。
黎贪山勇却说道:“你唧唧歪歪说了一堆,一句话没说对。”
“没有人能驱动黎贪大王的后裔,我带人来截杀你们是出于主动——有人悬赏花红买你们项上人头!”
“你们的人头价钱是一颗一百金铢,那身上绿油油的傻大个子和你老道士是五百金铢,王七麟的人头最值钱,一千金铢!”
王七麟冷静的问道:“是谁悬赏的?”
黎贪山勇不耐的用狼牙棒敲地,一块磐石顿时化作碎石:“老子管谁悬赏的?反正杀了你们有钱拿就行。”
徐大说道:“你不就是想要赚钱吗?是不是?”
“是!”
“好,那大爷雇佣你去砍买我们脑袋人的脑袋,价钱翻倍,他的脑袋大爷给两千金铢的价钱,他心腹的脑袋一颗两百金铢!”徐大豪气干云的说道。
旁边真有人动心了,低声道:“勇爷,这买卖可以做啊。”
黎贪山勇冷笑一声道:“蠢货!”
他又看向王七麟说道:“王七麟,听老子一句劝,老老实实的洗干净脖子等老子落刀,老子给你个痛快。在这里老子还可以承诺,老子给你一个全尸!”
王七麟听的惊呆了,这傻逼哪里来的自信?
结果黎贪山勇继续说了下去:“你们绝无可能走出这片山到达锦官城,自从这悬赏花红出来,不知道多少寨子多少人在磨刀等你,这山里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漂亮的花红了!”
徐大还要劝说他,王七麟不耐烦了,挥手喝止徐大说道:“想要我王某人的项上人头?简单,我王七麟就站在这里,你们来拿,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英雄豪杰能取我人头!”
火样青春 羽馨蓝絮
“剑出!”
开干!
其实王七麟明白谢蛤蟆的意思,他不想与黎贪寨动手,起码不想起大规模冲突。
九黎峒势力大、实力强,在天府之国的锦官城内都有人脉关系,而这山里头更是他们地盘,一旦与他们结下死仇那再想安然穿过山道进入锦官城就太难了。
他们这次是来调查祯王的,肯定会得罪祯王,这种情况下再得罪九黎峒,那在蜀郡真就是举目无亲、四处皆仇了。
如果可以,王七麟愿意与九黎峒斩鸡头烧黄纸做朋友,可惜对方欺人太甚,竟然想杀他?
那没说的,他必须得干回去。
对方都想要自己人头了,再让自己陪着笑脸去追着他们屁股做朋友?
王七麟做不到,他宁愿立马带上至亲们乘坐道法船出海跑路,也不会去做这种事!
听到‘剑出’之声,黎贪山勇立马警惕的低头看。
刚才他手下大将就是这裆下吃亏让人给秒杀了。
他的身下是寻常的磐石,并没有任何异常。
破空声忽起。
开门剑杀到面前。
黎贪山勇发出一声咆哮,肌肉鼓胀毛发挺立,身躯之外的空气发出爆响,真气外放!
开门剑劈到了他额头,却只劈出一道血痕,剑入脑门竟然是一声金属相交般的脆响!
其他四把剑四面围剿。
谢蛤蟆甩出几张符箓,沉声说道:“铜头铁臂,这是蚩尤一族看家本领。”
符箓落地化作一个个兵丁战将,看起来挺唬人的,王七麟对它们并不抱以希望。
全面开战,徐大含住请神金豆。
顿时有一点金光自夜空落下,他整个人顿时金光闪闪,一步迈出、缩地千步于一步,顿时杀进人群开撩。
黎贪寨的兵丁很是悍勇,见王七麟动手立马毫不畏惧的反击,他们撕开衣衫露出结实开阔的胸膛,皮肤上发出猩红的光芒,每个人身上都有刺青。
刺青闪光,众人眼睛顿时红了,他们口中发出古怪的嘶吼声,斗志昂扬但秩序井然,有十多人分成两队去围攻徐大,其他人列战阵开始有条不紊的发起攻击。
吞口气势凶猛的往下冲,来了个猛虎下山。
几个虎魄看起来比他还彪悍,张开嘴便是威严嗜血的虎啸声,而吞口张开嘴则是一阵‘汪汪汪’……
狗叫声气势差于虎啸,威力却远远强于对方!
咆哮声响起,奔行的虎魄一起被掀翻了。
杨大眼收起拐杖快步向前,残腿抬起,虚空之中一只大脚凭空而下!
黎贪寨兵丁嘶吼着放出利箭,接着战阵变动,弓箭手后退盾牌兵上前,一座座庞大的藤盾举起应敌。
向培虎烧香,白猿公甩飞长剑追着剑杀下去,舒宇沉默的奔行中跳起,两把粗大的鬼头刀斩落。
一座藤盾挡住了鬼头刀,持盾汉子魁梧彪悍,天生神力竟然挡住了劈下的刀。
后面立马有长枪伸出。
鬼头刀向后抽,月光洒下,两柄薄如蝉翼的快刀冒出,刀尖上坐着两个小鬼。
小鬼扑出,迎风见长,搂住长枪兵张开嘴撕扯上去。
辰微月与黎贪山勇发起交锋,双方以快打快、硬碰硬,就跟对着擂鼓一样,轰轰作响。
王七麟旋风般飞过去,喝道:“飞哥,你去!我来!”
辰微月一脚踢向狼牙棒,借着倒击之力飞向旁边人群,落地后挥拳砸出,一记藤盾格挡上来,被他一拳砸崩!
王七麟落地,妖刀犀利划过,夜空中闪过一抹妖异的雪亮。
黎贪山勇悍然狞笑,双手握持狼牙棒咬牙砸下。
开天辟地!
空门大开,金翅鸟御剑飞到,这一剑没有劈开他胸膛,但给他刮掉一大把胸毛。
王七麟挥刀挑开狼牙棒,月光皎洁,《太阴断魂刀》迅疾施展,一时之间刀光如流水,水流湍急绕人飞。
黎贪山勇靠天生的铜头铁臂来防御,挥舞狼牙棒大开大合,带起罡风如同鬼啸。
王七麟真元激荡,整个人浑身上下气力无穷,他以太阴断魂刀正面牵扯黎贪山勇,五把神剑在他空门猛攻。
小阿修罗最喜欢黎贪山勇这样对手,他摘下兜鍪露出凶残丑陋的面容,脸上带着怪笑,御使死门剑如大刀阔斧,招招是硬碰硬!
死门开而万物灭,神剑劈过带起伤痕累累,每一道伤痕四周皮肤都是皱巴巴的,像开水烫过又像是老人肌肤。
黎贪山勇感觉到伤口的异常,他却不恐惧,反而笑容越发狰狞狂野:“王七麟,汉人也有你这样硬汉子,好!来!”
大蟒神卷景门神剑当头劈落,此门一开则火起,山风顿时滚烫,神剑满含杀物之情钉在他头顶。
蟲血沸騰 逍遙窮神
瞬间,剑身通红,夜空燃火!
一股烧头发的焦糊味弥漫。
两人交锋之间有香味弥漫,香神赤足在休门剑上跳舞,神剑刺开黎贪山勇肩膀。
清冷的剑刃上冒出霜雪寒气,这是纯阴杀气,席卷黎贪山勇肩膀之后便是一层雪!
休门剑出,三光不照。
香气醉人,冰雪冻人。
黎贪山勇的脚步变得迟钝起来,接着歌神紧那罗所驾驭的生门剑带着婉转的破空声到来,声音古怪而动听,王七麟听后真元鼓荡更厉害,而黎贪山勇则更加迟钝,面容表情都迷糊起来。
这把神剑乃是生门剑,生门为吉门,阳回气转,剑气回旋,一剑到而有数十道剑气跟随在后,黎贪山勇的宽阔后背顿时见血!
旁边有挥舞开山斧的大汉看到这一幕顿时目呲欲裂,他厉声吼道:“看护大人,醒来!”
黎贪山勇听到这吼声精神略微一振,他意识到情绪上的不对劲,竟然倒举狼牙棒往脸上扫过。
半片腮肉被扫掉了。
血红的牙龈、枯黄的牙齿还有奔流的鲜血混在一起。
王七麟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这货好生骁勇,真是悍不畏死!
剧痛之下黎贪山勇清醒过来,他眼睛通红伸手抹了一把血摁在胸口似乎要发大招,王七麟立马捏剑诀又是一声‘剑出’。
呼啸声从下而来,听雷神剑就跟飞出导弹井的洲际导弹,它被八喵用爪子摁着竖立在地面,瞬间飞到了黎贪山勇胯下。
黎贪山勇的眼珠子瞪大了,这次轮到他来下意识的倒吸凉气,结果吸了一口血进咽喉。
死门剑杀到,小阿修罗御剑从他腮上伤口刺入,黎贪山勇甩头想避开,小阿修罗已经将剑塞入,接着抬脚便是狠踢剑柄,将死门剑砸进了他口中。
附近汉子们吼叫着扑上来要救黎贪山勇,八喵跳起踹回去一个,九六扑倒一个,王七麟冷酷的回身一记夜战八方——
锋利的妖刀划了个大弧,四个汉子沉稳的脚步同时踉跄,有鲜血从他们脖子上往外喷!
網遊之小心騙子! 雲過是非
黎贪山勇眼睛瞪大愤怒砸出狼牙棒,王七麟一记轮钴印荡开砸来的狼牙棒,单手持刀从黎贪山勇身边掠过,将妖刀贴着死门剑捅入。
后面是开门剑,紧接着是景门剑、生门剑……
黎贪山勇的口腔被塞满了,接着被爆开了……
他半边头颅都没了,庞大魁梧的身躯却又往前奔行了几步,然后才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地,最终轰然倒塌。
王七麟奇怪的看着他,这货脑袋瓜子里塞的是什么?是脑子吗?他怎么感觉这货没有脑子?
黎贪山勇是死在自己手里,他若不是用狼牙棒撕开腮,八门剑还没那么容易攻破他的防御。
他这是自杀!
说实话,这操作王七麟真的从未见过。
黎贪寨的汉子们发出绝望暴怒的哀嚎声,他们以怨毒凶残的眼神怒视王七麟,然后转身就跑。
众人看向王七麟,示意是否要追杀。
王七麟摇了摇头。
夜色已经深了,这又是在深山之中,九黎峒的兵丁们从小生活在这地方,这是他们的主场,当几十号人分散开逃跑的时候,他们没法做到一个不漏的斩杀。
总会有漏网之鱼。
而这些人之所以突然跑路,不是怕死,而是要回去通风报信。
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第一要务都是隐藏和潜行,王七麟等这些外乡人怎么能把他们给斩草除根?
何况一行人也不是能干出斩草除根这种事的人。
倾沐之一心 青木宁
考虑到这一点的人不少,白猿公便扶着长剑说道:“七爷,不追杀他们,那等他们把消息传出去,就要有人追杀咱们了。”
王七麟说道:“我知道,可是即使我们将他们全给杀掉,消息难道就能封锁住吗?不可能的,这么多人不是黎贪山勇干私活,黎贪寨肯定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也知道今夜的战事。”
“而且,我不知道山上还有没有陷阱,咱们在人家地盘作战,还是不要分兵了。”
他走回去看向羊五弟,说道:“你娘的阴魂,你送她回村便可以了,我们不回去了,我们与黎贪寨已经是死仇,不想拖累你们雨露寨。”
羊五弟说道:“那请七爷稍候一二,卑职送我娘回去,立马就赶回来汇合你们。”
王七麟摆摆手道:“别汇合我们了,我们此行大凶,你跟着我们不好。”
羊五弟说道:“这不是朝廷调令吗?”
王七麟笑道:“我是观风卫卫首,我可以将你开除,你遵循调令进入了我们观风卫,又被本官给驱逐了。”
羊五弟坚毅的说道:“卑职五兄弟从军之前,我娘曾经说过一句话,精忠报国,战死沙场为荣耀,逃兵返乡为耻辱,卑职不做逃兵!”
徐大收起请神金豆说道:“嘿,你怎么这么死脑筋?这是为你好……”
羊五弟抱拳道:“卑职没念过书,但也晓得做人的道理。诸位上官和同僚惹下这桩麻烦,正是因为卑职缘故,卑职怎么能置身事外、苟且偷生?”
他沉默了一下,又笑了起来:“再说,卑职已经战死过一次了,怎么会害怕再战死一次呢?能死两次,这应当是我们雨露寨的奇闻啊!”
马明上来说道:“七爷,咱们等他。”
再劝阻下去就是瞧不起人了。
王七麟拍拍羊五弟的肩膀说道:“那你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羊五弟背上母亲阴魂,一步步离开。
此时满山都是血腥味和骚臭味。
黎贪寨的兵丁对付山贼乃至朝廷官兵或许还有点用处,对付王七麟手下这些精锐他们很不够看。
不过几个交锋,上百人已经被灭掉一半。
秀丽的山峰,如今变成了修罗场。
王七麟挺伤心的,他并不想这样,可是现实逼着他这样。
现在他理解了一句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