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ea5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討論-第四百一十四章 詭異能量(2)讀書-y39yw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小說推薦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我看着他的那个反应,自己心中也有些忐忑,毕竟我不知道屏幕里面的那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如果他真的是有所危险,那么现在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很有可能我就会遭遇到不测。
在这片荒岛上,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生命就显得格外的重要,甚至我们如此医药不足,但凡是受了点儿伤,很有可能就会丧命。
我立刻警惕了起来,朝后退了一步,而这时我才发现,屏幕里面的那个人竟然也朝后退了一步。
他也同样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向我,而原本并不是很清楚的视线,这会儿却变得格外的清晰了。
视线清晰了之后,我的心却更是提了起来,因为我发现这个屏幕里面的人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这个发现实在是让我惶恐的不行,难道说这个岛上的能力已经可以高级到可以克隆出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里面的这个人是不是也和我有一样的思想呢。
我犹豫了好半天这才看一下那个屏幕结结巴巴的问到:“你是谁?”
可谁知屏幕里的那个人竟然也学着我的样子反问起了我。
声音,语气,包括那话语之中带着的迷惑都是一模一样。
这一下子我心中更是觉得有些不安心了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屏幕里的那个人就忽然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我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也低着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口袋,也随着他的动作摸了一摸,结果这一摸就发现裤子里面放着的正是那个之前在树林里面捡到的那个奇怪的机械表。
我看着屏幕里那个人僵持的动作,心中涌起一股感觉。
难不成他是想让我将这东西掏出来?
我犹豫了一会儿,却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和好奇 小心的将那玩意儿掏出来。
之后这才发现此时那个机械表正在不断的扭动着指针缓慢的行动着,声音却霹雳啪啦很是清楚。
而这时我发现这个钟表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类似于绿豆般大的玩意儿,但是它好像是凭箜出现的。
那是一种水状的球体,他就那样漂浮在那块儿钟表上面,显得很是奇怪。
我低头仔细去这才发现那个水珠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动,就好像是里面有星星闪着微光,样子倒是很漂亮。
正当我想再仔细的去看一看的时候,屏幕里面却忽然传来了一声震动的响声,我扭头去看而就在这时我的脚下忽然一崴,一个不小心就直接朝着那个屏幕冲了过去。
江山為聘,二娶棄妃
异世之混元大道
而手中拿着的怀表原本就靠近眼睛和脸,这一下子那表竟然就直接扣在了我的嘴边上。
我只觉得一股冰凉的东西顺着嘴直接就在口腔里划开了。
第一秒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很快我下意识的回过神来,我吃进去的这个应该就是刚才我所观察的那个绿豆大小的水珠。
这下子我心中更恶心了,拼了命的想要去抠嗓子。
可是那玩意儿入嘴即化,这会儿已经彻底不见了,根本来不及了。
就在这一瞬间,我觉得忽然有一股热流,几乎是一瞬间就传遍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我只觉得自己要死了,使劲儿的去抠喉咙,可是却无济于事,随后我的眼前开始发黑,紧接着竟然就什么都不知道。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萧蔷还有王晓晓正一脸急切地蹲坐在我的旁边。
狩猎传说
欲念行之神農因我而傳奇
王平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惨白了,见到我醒过来,王小小立刻扑到了我的怀里失声痛哭。
“四海,你感觉怎么样啊,还有没有哪里难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萧蔷也红了眼圈,手里还拿着一个木头碗,碗里面装的似乎是吃的。
“快先别问那么多了,先吃点儿东西,补充补充体力!”
我看着他们都这样紧张,心中也有些疑惑,连忙追问:“这怎么了?”
剑三遍地是狗血
可谁知我这一开口说话,才发现自己嗓子竟然哑的,根本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来。
说出的这一句话含糊不清,就好像是已经尘封了许久的风闸,乌拉乌拉的。
王晓晓擦了擦眼睛的泪水,看向我,一脸的崩溃。
“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个多星期,整个人一直在不断的抽搐,而且而且……”
王小小说到这儿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求助似的看向了萧蔷,萧墙也看向我表情变得很是凝重。
最后还是王平叹了口气 :“而且你的身体不断的流出一种淡蓝色的水,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以为咱们出去的时候你碰到了什么脏东西,可是后来的时候发现并不是那样,那些水没有味道,但是却是蓝色的,所以我们怀疑你可能是中毒了。”
重生升職記 彩虹色的海
蓝色的水?
百媚图 美味罗宋
如果说人正常身体出现汗液的话,那应该是白色的, 而且汗液通常都不会用水来形容,因为出的量毕竟少。
不是刚才王平他们形容的真真切切说的是水 而且怎么可能会出现蓝色的水?
我挣扎着起身,王小小连忙扶着我坐起来,我这才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一个木头盆里,盆周围放了很多的毛皮子,王小小他们手里还拿着衣服,正在不断的给我擦拭着身体。
萧蔷说,我一直昏迷,这段时间不吃不喝,可是整个人却也不见得消瘦,但是无论怎么叫,都没有办法将我叫醒,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是蒙的。
后来木塔想了个办法,那就是把我安静的放在一个地方,既然我还有呼吸,那就证明我还没死。
于是他们就这样胆战心经的过了一个多星期。
當呆呆小受遇上腹黑總裁
可是我明明记得,我睡觉之前是抱着萧蔷入睡的,在梦里也只是梦到了那样一个场景,正常做梦的话也就是一个晚上,怎么可能是整整一个星期呢?
可是现在这些事情显然是没法儿求证 不过我这昏迷了一个星期,没吃没喝到,也真的是命大。
王晓晓手里拿着的汤水,我接过之后就一饮而尽喝完了之后我才有些惊诧,因为我发现这碗汤里竟然有羊肉,而且还放了彩椒和我之前吃过的中草药。
虽然中草药的名字叫不出来,但是那个味道却格外的熟悉。
我自来吃东西并不挑剔,以来在军伍每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没时间挑食,后来上了班,工资低,没资格挑食,对吃的也是一窍不通。
可是刚才那碗汤我是狼吞虎咽的喝了,怎么味道就分析的这么明白了?
难不成我这睡了一个星期还把味觉给睡的灵敏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