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四章 旁白雙樹,無票乘車 (6400)分享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这个初级伪劣探索者,究竟是几个意思?
虽然苏昼如此发文,但显而易见,这个初级伪劣探索者的称号,没有几个意思,仅仅是阐述事实而已。
——苏昼是探索者吗?
是。他现在就在先驱空间,不是探索者还能是什么?是先驱吗?
——那么,苏昼是探索新手吗?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虽然苏昼已经造访过诸多世界,也的确探索发现了许多世界的本质和究极奥秘——但是实际上,他基本没有正儿八经地探索,而是用武力打过去,然后让其他人,反派,甚至是恶魂,主动告诉他真相。
虽然这也叫做探索,但就像是健身教练兴致来了去旅游那样,把所有人杀了也是暗杀那样,并非是主流。
所以他的确是探索者,只是很初级。
——最后,他是不是伪劣的?
那当然!
般若之书微微震动着,似乎是在先驱的力量想要从中挣脱而出——但很显然,在完美和混沌的双重封印下,它最终只能乖乖待在这本书中,被苏昼所用。
你瞧,苏昼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让先驱空间给他标识烙印,而使用般若之书代替,作为虚拟机使用……这岂不就是标准的伪劣品!
“我不能接受!”
虽然完全能理解,但是苏昼仍然愤愤不平:“这也太难听了——起码叫个虚拟探索者啊!”
但很显然,就像是虚拟主播一样是主播那样,虚拟探索者仍然是探索者,而不是伪劣品。
忽视掉这个小小插曲,苏昼继续看着自己接下来的人物卡和资料。
【苏昼,封印宇宙,太阳系地球人,天生应龙血脉,应劫而生。因灵气复苏觉醒,生具一龙一象之力,因灵气未完全复苏蛰伏,未来本应历经七劫九灾,横扫星宇,以三百七十载岁月成就一代天帝,探索虚空彼端,但却因遭遇不可描述之际遇,现如今已是大天尊之位,泛银河经济发展建设共同体名誉理事长,为银河系诸多文明共尊之尊主。】
【主要修行法为‘明心’,乃是综合‘噬恶魔主’‘万念归一’‘无想之心’等诸多愿力魂魄神通,熔炼汇聚而成,其功效神妙无穷,自寻常修行至创造世界,自锻铸魂魄至淬炼体魄,万象皆包容其中,而核心要点,乃是‘坚信’,对己,对己道,对己之正确的坚信,以坚信明心见性,乃至于牵引万物天地,无垠人心之力,化为己用。】
【辅修‘无定真身’,易学难精,厚积薄发的真身修法。初始真身简陋弱小,兼容性差,需要根据每一位修行者自身的情况熔炼其他生命的血脉神通,每熔炼一种生物,便可以提升对相关血脉神通和模块的排异性,如若修行者本身就具备血脉,那么视作初始便已熔炼了一种血脉。该修法有许多分支,宇宙之相,神鸟之相,战舰之象,真龙之相等,可以单独学习,难度大减,却不能理解此修法精髓。】
【特殊身份:原初烛昼】
【该生命体本质上是一个特殊神兽种族的起源体,信息源头,具备多元宇宙唯一性。】
除却这些记录外,实际上,先驱模板中还有着对于苏昼每一项神通和特殊之处的说明,从‘不朽之鳞’一直到‘诱敌用胸口自爆晶石’,从‘可拆卸变形飞翼炮’到‘无惯性反物质引擎’……每一个神通,都有着非常详细的纪录,加起来一共大概有超过一千二百页以上,即便是以苏昼的耐心,在大致看了十几页后也选择放弃。
不得不说,先驱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完善详细,它的人物模板不仅仅记录了如今苏昼的血脉,实力,还有主要神通,甚至还记录有他曾经前往过多少世界。
“这也太详细了,不是,德奇姆斯,你们先驱探索者的人物卡就这么繁复的吗?”
青年转过头,对不住擦着冷汗的法师先生抱怨道,而德奇姆斯自然只能苦笑:“苏昼尊主,那是您能力神通多,还有众多不同形态的能力,一个人就相当于七八个人的模板,而一般的探索者都是专精于某一个领域,其实是很简洁清晰的。”
作为苏昼如今的‘队友’,德奇姆斯自然也能看见苏昼的人物模板,那繁杂的能力和各式各样的传承,神通以及特异之力,自然令他目瞪口呆之余,也羡慕地滥于言表。
——好家伙,每一个特殊能力,放到其他世界,当最终BOSS都够了……从御五极神雷真法,一直到最后的那个星尘之力,每一个都强的扯淡,而由这些扯淡能力组成的苏昼更是强到扯淡中的扯淡!
德奇姆斯原本还不太敢相信,居然有人可以以不到三十的年龄成就天尊,超越他曾经见过的所有世界BOSS——创世之界理论上有‘合道武装’,也就是‘返虚道一’‘缔道者’级的超级BOSS,但是他又没见到过。
而现在看来,苏昼的人物卡滥强到简直就像是古神写出来的,而那在诸多世界的经历冒险,斩杀的强者数量更是不可思议,倘若先驱空间的纪录一切正确的话,那他倒是不会奇怪苏昼的强大,只是会感慨人与人当真是不同的。
倘若换他自己,恐怕还没经历几次战斗,就要直接败亡吧。
此刻,苏昼合上了手中的般若之书,表情若有所思。
现在,他已经大概摸清楚了下去空间的情况。
先驱空间,将所有冒险者探索者,都分为十个等级,而这十个等级,和雅拉当初告诉他的多元宇宙通用等级是一致的。
【凡俗,觉醒,超凡,统领,霸主,不朽,创主,合道,洪流,超越者】
——霸主和霸主之前,都是会困顿于宇宙之中,随宇宙一同腐朽坏灭的等阶,但是最强大的那一批霸主,或许却可以与世界同存,摸到了不朽的边界,故而在诸多世界的传承中,会被称之为‘地仙’‘神灵’‘极意’和‘灾境’。
而不朽,就是可以自由在多元宇宙中穿梭的生灵,祂们早就超越了凡俗的概念与想象,是自然界绝无可能孕育出的超级生命,祂们的视野会从单一的世界超出,进入‘多元宇宙的’范畴。
——的确。不朽阶级这个等级,看似已经抵达尽头,但是对于广阔的多元宇宙而言,却也不过是刚刚开始。
也因为祂们超脱凡俗的特性,在诸多世界的传承中,会被冠以‘天仙’‘不灭’‘真神/主神’‘传奇’‘燃灵’‘α级’和‘大圣’等充满赞美称颂的名号。
——而倘若能在不朽之上,更进一步,将自己的信息和不朽因子扩散,传递至多元宇宙的其他角落,成为一个种族的‘信息源’,一个传承的‘祖师’,亦或是干脆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在那里留下自己不朽的烙印,那么,不朽的仙神,便可化作创造万物的‘创主’。
我的王后:替身将军 婴不言
到了这个等级,无论是什么体系,也都同样伟大,值得万物众生去尊敬,也就是‘尊主’。
——不过,除此之外,像是‘天尊’‘造物’‘Ω级’‘传奇高阶’‘无垠’这类名号,在多元宇宙的诸多世界中也有流传,祂们对应的都是同样的不可思议境界,强大到世界也要为祂们让步。
如今的先驱空间中,最强大的那一批先驱者中,或许已经有快要抵达创主之境的强者,祂们是先驱最眷顾的孩子,所以战斗在最险恶,最朦胧的未知前线,即便是我,也很少看见祂们的声音。
“等等。”思索着先驱空间对多元宇宙诸多世界的传承分级,苏昼本来还在思考自己究竟要如何抵达创主之上的境界。
但突然,他似乎听见了什么,然后皱起眉头,抬头看向德奇姆斯个人空间的以太云:“这个声音,这个旁白,还一唱一和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很显然,那两个声音并没有停止。
——而更高等级的‘合道’境,就是整个多元宇宙中,都算是少见的强者了,祂们已经开始超出一切能够被描述的范畴,甚至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影响宇宙结构,甚至是创造一个完整的大宇宙。
这样的存在,对于多元宇宙而言,也算是可以添砖加瓦的‘创造者’,即便是许多古老的传承中也没有确切地通向这个等阶的道路,只能等待后来者的摸索。
——祂们是‘返虚道一’也是‘至人合道’,祂们是‘圣人’也是‘至高’,是‘传奇极限’也是‘缔道者’,多元宇宙对于这个等级的称呼都开始趋于一同,因为无论是任何文明,任何思维,对于‘真理’的理解都是一致的,而能够创造全新真理的强者,自然也是如此。
至于比合道更高的‘洪流’,就是已经能够将自己的真理扩散至其他宇宙,宛如涛涛洪水一般,倾盖无穷星辰,道染诸天万界。
——这样的存在,已经不是一般的‘传承’可以抵达的了,因为每一位洪流,都必定是已经走在了一切道于理的极限处,并且不断地开辟祂的上限。
如果说,所有的传承都是为了修行至某个境界,那么洪流之境就是为了将所有境界的上限提升而求索——祂们的力量已经触碰到了真正的‘无限’,祂们创造的宇宙,甚至可以视作‘多元宇宙雏形’。
——至于比洪流还要强大,还要更高的‘超越者’。
我们只能说,任何一位先驱探索者,倘若能抵达‘超越者’的境界,即便是【先驱】的本体仍在伟大封印中,那祂也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复苏,然后亲自为这超越了一切试炼,抵达了【永恒,无限,绝对】之境的眷属庆贺。
——不仅仅是先驱,无论是哪一位伟大存在,即便是与先驱为敌的那些,也会发自内心的地庆贺,庆贺一位‘超越者’的出现,证明了‘正确’的道路。
“这,这些声音是怎么回事?!”
相比起露出微妙表情的苏昼,还有无奈浮现在苏昼肩膀上的赤色蛇灵,站在一旁德奇姆斯只能用懵逼来形容。
理论上来说,每一位探索者的个人空间都受到先驱之力的庇护,如果不是主动允许,哪怕是苏昼也很难强行进入其中,最多将其撑爆,而倘若是在外界攻击,说不定苏昼还没办法打破这看上去薄薄的空间屏障。
但是,这位褐发的法师,却真实不虚地听见了两个自己从未听见过的苍老声音,用颇为诙谐幽默的语气一唱一和,讲述着一个个境界中的细节。
快穿之绝对守护 河马太忙
哪怕是先驱空间,也从未讲述过的细节!
——祂们究竟是谁,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的个人空间的?
“对不起啊,大概是和我一起过来的……”
还未等德奇姆斯说出自己的疑惑,一旁的苏昼便叹了口气,摇头道:“两位神木大人……你们怎么也来了?是来探望先驱的,还是就是看看热闹?”
而雅拉则是更加直接一点:“门票费都不给,你们啥时候也染上了先驱那白嫖怪的毛病?”
【给很合理,不给也很合理】听见老朋友的指责一个声音仿佛正在摇头晃脑:【但我们习惯先上车,再付费】
【给了,给了,早就给了】而另一个声音笑吟吟道:【苏昼,瞧瞧你的个人空间】
魔道天皇
“哦?”
苏昼挑起眉头,他侧过头,看了眼自己的个人空间。
然后他睁大眼睛:“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青年能看见,有一道朦胧的青光正在没入整个个人空间的大地,仿佛烙印下了一个阵法,而原本被苏昼以个人空间镇压的空狱之王和星彩幽魂,在感应到这阵法的瞬间,就立刻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拼命挣扎——结果很遗憾,祂们就像是被蛛网藤蔓缠绕的人一样,越是挣扎,越是动弹不得。
苏昼倒不是故意不杀这两位尊主,而是他打算把这两位虚无眷属当成肥料肥田。
虽然说,这很有可能导致个人空间中出现各种黑森林和魔物巢穴,也即是星彩幽魂和空狱之王的力量流溢出,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而现在,在双神木刚刚给予的赐福中,两位尊主的力量被更好地抑制了,换而言之,就是同样的力量,肥田更多,副作用更少,整个个人空间的镇压力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倘若说,这就是路费的话,那大道树和世界树的确是非常慷慨了。
“这还差不多。”雅拉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没有多说话,将主导权交给了苏昼。
而苏昼如今,却正在皱眉思考一个问题。
——等等。
——之前我死活没办法被先驱空间牵引过来,不会就是因为我身上不仅仅有天神刻度和雅拉,还有这两位老爷子吧?
虽然细节方面可能有些出入,但是事实应该就是这样。
虽然苏昼瞬间就想到了真相,可事到如今,得了好处的他也不打算追究这两位什么时候躲在他个人空间中,无票进入先驱空间的了。
“所以说,两位伟大存在,您来先驱空间是做什么的啊?”
唯一使命
抬起头,环视看上去空无一物,但苏昼知道绝对有什么存在的苍穹,他的语气带着好奇:“还有之前那个话题——为什么超越者一出现,即便是伟大存在也要庆贺?”
“听这说法,即便是超越者,距离伟大存在,也有相当距离吧?”
【的确,仍有相当的距离】
穹顶之上,世界树的声音温和地响起,显露出一个深青色的图腾:【但是,超越者的数量,哪怕是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也就是昔日‘伟大存在’和‘怪物’的战场中,也算是极其稀少的,一个多元宇宙,也未必能有一位超越者,祂们就是正确的初始,伟大存在的种子,是可以永恒陪伴在我们身旁的同道者,自然备受我们瞩目关注】
此刻,大道树苍老的声音响起,青绿色的草木图腾轮转着,接过了世界树的话头:【超越者数量稀少,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伟大与怪物之战’的中途,因为诸多多元宇宙的破灭,无数残骸汇聚,化作了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中飘荡的‘无限之炎’‘初始之火’】
【那些火焰,点燃了战争的残骸,自然而然地孕育出了一个个全新的多元宇宙,而就在那些多元宇宙中,有一个多元宇宙尤其独特,它在孕育了诸多超越者的同时,也从中诞生了一位全新的伟大存在……也即是后来的‘奇迹之王,纷争之主’】
穿回古代好养老
生命树说到这里后停顿了一下,而世界树就此长叹一口气:【唉】
祂似乎知道了跃跃欲试的苏昼想要说些什么,便提前自己说了:【是的,就是那个带着其他伟大存在,把我们封印的在这里的那位,‘奇迹’和‘纷争’乃是一体两面的伟大,祂诞生自怪物之战残骸孕育的多元宇宙中,然后与我们一同战胜了那些‘怪物’……在那个难以复刻的奇迹宇宙中,从头到尾一共有着九位超越者诞生,而祂们之间‘正确’的纷争,决定出了一位‘正确中的正确’,也即是那位奇迹之王】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猜测,倘若伟大存在们之间,决定出一位‘正确中的正确’,或许,就真的能找到那个‘最终的正确与意义】
【所以,倘若有超越者出现,无论是谁培育出的,我们都会庆贺,因为这代表着‘伟大存在’这条路是正确的,是我们所有伟大存在的荣光,只是谁最正确,如今还没有定下】
此刻,深青色和青绿色的图腾,在德奇姆斯的空间中轮转,仅仅是祂们的光芒溢散,就令这个小小的个人空间中孕育了无穷生机——在褐发的法师还没发现时,他法师塔上的浮岛中已经储蓄了满满的生命力,有各式各样的神异的灵植正在孕育,成长。
也大概,也算是借路的路费。
而此刻,苏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虽然超越者距离他非常遥远,但是凭借这一点,他也大概能明白诸多伟大存在关注自己眷属的目的。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非常重要的情报,如果不是伟大存在亲自讲述,苏昼哪怕是观遍整个封印多元,恐怕都不会有其他人和他讲解这方面的事宜。
不过……祂们还没有说,为什么双神木会连携而至,随他抵达先驱空间。
【因为创世之界出现了问题】
对于苏昼的疑惑,即便是青年还没有开口,世界树就又再次率先回答,这位擅长和自己老友一齐当旁白的伟大存在肃然了起来:【那个原初世界中,没有我与大道的力量】
【确实,我和世界的力量,不止何时,就从创世之界中脱离了】
大道树沧桑的声音也变得肃穆无比:【我们与黄昏暂时休战……好吧,只要我们不和黄昏打,那家伙最多也就是时不时来几句‘毫无意义’……总之,当我们将世界的世界群,从黄昏世界群中分离时,我们就发现,我们原本应该遍布整个封印多元的力量,缺失了一些很重要的部分】
【而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创造之界,【创造】的原初世界】
“那的确很奇怪……是哦,十天神系和四大禁区,没有一个是代表存在和延续的的势力!”
苏昼略微思索,也立刻发现疑点。
他还记得,雅拉曾经说过,创造和双神木昔日的关系非常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双人组中隐藏的第三人。
存在,传承,创造,也的确可以形成闭环。
既然如此,那么创造的原初世界中,就不可能没有存在和延续的力量!
【我和大道,目前没有自如穿梭于伟大封印的能力】
知晓苏昼已经明白祂们所说的一切,世界树的图腾微微摇晃:【只有持有天神刻度的你们,和先驱能够办到这点】
而大道树也仿佛点头道:【所以这一次,我们就干脆搭个顺风车,借你的眼睛,看看那世界的情况】
“没问题。”
对此,苏昼自然点头答应。
他能看出来,世界树和大道树,只是依托了一丝力量在自己身上,打算以他的眼见证创世之界的现状——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他日常带着雅拉闯荡,这次再带两棵树又如何?
不过这样一来,青年心中不禁又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古怪。”
抬起头,眺望者远方虚空中,那无尽延伸至多元宇宙尽头处的银色辐射线,苏昼皱眉,摸着自己下巴自语:“依照德奇姆斯所说,平衡的眷属,在创造之界中遇到了麻烦。”
“而现在,更是双神木的力量整个地从创世之界中消失不见。”
“一个还好说……三个都这样,那就只能是创世之界发生了巨大的异变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