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第478章 她可沒那麼大度閲讀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怪只怪重来一世,这两个人没有丝毫改变,一个还想吸她的血为生,一个还筹谋着得到她!
他们当她傻吗?
她可没那么大度!
现在她什么都能忍,只要忍到三婶顺利生下孩子,她就可以报复他们,到时候他们才能真正见识到什么叫无情。
再有两个月,三婶的预产期就到了,乔珺雅借着三婶来传话,分明是怕了,借此来试探她。
不知道的都夸乔珺雅孝顺,对她爷爷那么好,可有谁知道她不给乔珺雅的爷爷的住院号上充值之后,乔珺雅连贵点的药都不舍得用了。
原本她为乔珺雅的爷爷请了两个护工,每个月的工资都是家里的财务在负责,即使和乔珺雅现在这关系,她都没有说过辞退。
最初是忘了,后来是觉得没那必要。
但是自从乔珺雅借着安诺的手设计了在医院的那一场巧遇之后,她就让管家辞退了那两个护工。
然后,乔珺雅从她老家请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医院里照顾她爷爷,至于是否专业用心,可想而知。
也难怪不到两个月,病情稳定了一两年的老人会突然病危到熬不过今晚这种程度。
“睡得着吗?”顾谨遇打来电话,轻声询问。
诸王之上 未落黄泉
苏慕许睡不着,静静的想着这些事情,总觉得自己不够绝情。
可听到顾谨遇温柔的声音,她的心瞬间又软了下来。
她不禁想,不知情的顾谨遇看到她这么不念旧情,不听大哥的劝阻,会不会觉得她没人情味。
平日里各回房间顶多闲聊一会儿微信,互道晚安,像今晚这样打电话还是头一次。
由此可见,顾谨遇在担心她。
“为什么睡不着?”苏慕许淡漠的反问,忽然间不在意顾谨遇会怎么想她。
既然要一起过一辈子,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总要让他看清才好。
顾谨遇笑了:“睡得着就好,我怕你心情不好。”
苏慕许顿觉欣慰,心里暖洋洋的,不禁也笑了起来,话却是挺扎人的:“你爷爷晕倒的那天晚上,我睡的都挺香的,乔珺雅的爷爷跟我有什么关系?不用担心,早点休息吧。”
顾谨遇:“嗯。如果睡不着就告诉我,在这里不方便哄你睡觉,但我可以带你回家。”
一句“带你回家”,让苏慕许有些泪目。
她是没受到多大的影响,可他一句话,她就脆弱的不行了,特别需要关怀。
“那我们回家吧。”她低低柔柔的说,像是小猫在祈求怜惜。
他心疼极了,轻声问:“良辰美景?”
“嗯。”
于是,两人换了衣服,给季教授留了纸条,回了顾谨遇家。
窝在顾谨遇的怀里,苏慕许摸着顾谨遇的耳垂,小声问:“你还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向你求婚吗?”
顾谨遇摇摇头:“不想知道了。”
苏慕许很开心,相信顾谨遇的话,将他抱的紧紧的:“老公,祝我生日快乐吧。”
又是这个称呼。
她知不知道每次她这么喊,他都想尽一尽做丈夫的义务?
这个小女人,在他身边一年了,越来越近,却越来越能撩动他的心弦,总能让他情难自控。
喉结微动,顾谨遇轻声道:“许许,生日快乐。”
苏慕许很失望,照着顾谨遇的腰间掐了一把,“想听你喊一声老婆可真难!”
顾谨遇羞红了脸,半晌才尴尬道:“喊不出口……你才十九岁。”
苏慕许起身关了灯,“那就做吧!”
一个小时后,苏慕许捂着腰窝,软绵绵的骂:“不要脸,口是心非,无耻之徒,说的就是你。”
顾谨遇餍足的笑,抱着苏慕许去冲澡,可不计较她怎么骂他。
干干净净的出来,苏慕许觉得暖洋洋的,不禁惊讶道:“暖气是一直没关吗?”
顾谨遇:“关了,为了你提前打开的。”
“好啊你,原来早就再算计我了!”
“快睡吧,是室内这些花草不能受冻,每天都有人来照顾。”
“为了花草开暖气,你家的花草真幸福。”
“集中供暖的,反正钱交了,你在想些什么呢?会过日子了?”
“哦,忘了,以为中央空调供暖的。”
“快睡吧。”
迷迷糊糊睡着前,苏慕许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顾谨遇没有送她生日礼物!
只可惜,她太困了,想起来也没力气问他了。
第二天一早,苏慕许醒来就问顾谨遇要礼物,顾谨遇却道:“送过了啊。”
苏慕许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你自己?”
顾谨遇:“对啊!还要吗?”
苏慕许:“……”
见过不要脸的他,没想到他还能更不要脸,居然真没给她准备礼物。
偏偏她还挺开心的。
又要了一次顾谨遇,苏慕许才去吃早餐,然后两人一起去学校。
刚到学校门口,安诺的电话打了过来。
苏慕许想了一下,接通,开免提。
安诺声音嘶哑:“许许,乔爷爷走了。”
苏慕许的心沉了沉,几秒后才道:“其实你没必要告诉我。”
安诺抽泣着说:“明天出殡,乔珺雅为她爷爷办了很简单的追悼会,你会来吗?”
苏慕许毫不犹豫回了俩字:“不会。”
安诺好像很难过,哭着问:“许许,如果,如果我死了,你会……看我一眼吗?”
苏慕许很是烦躁,冷声质问:“有意思吗?你们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欠你们的吗?神经病吧一个个的!”
说完挂了电话,好好的心情都被毁了。
顾谨遇将车停好,看着苏慕许,静静的,直到她看过来,他才伸手握住她的手。
“别生气,”他柔声劝慰,“你说的没错,他们如何和你没关系,你不欠他们的。别说是他们,就是我爷爷,你也不用去看。”
苏慕许辩驳道:“那不一样,你只要认你爷爷,我就一定会认。你血脉上的亲人,只要不欺负你,最起码的尊重我都会给。可是乔珺雅和安诺不一样,他们在我身边三四年,吃准了我心软又大方的毛病,总是想要道德绑架我。只是他们到现在还不愿意接受现实,我已经不是他们眼里的那个听风就是雨,任由他们提着线摆布的木偶。”
顾谨遇抱了抱苏慕许,“都怪我,没有早点来到你身边。不生气,我们问心无愧就好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