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攻心女孩不好惹 ptt-第168章 絕世好男人展示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翌日清晨,天约莫亮起,云雾弥漫,缭绕其间,沈雅韵穿裙披纱,睡眼朦胧地翻了个身,身材婀娜多姿。
头痛欲裂,这是酒后后遗症?
还没睁开双眼,脑子里嗡嗡嗡地回想,眉头紧蹙,猛地惊醒,看向左手边,见他一手搭着自己的胸前,自己竟然是一身纱裙?
她完全不记得自己发生什么事情了,对昨晚在烧烤档口吃完后的事情一概不知!
左思右想,还是记不起来,葛元硕发现身旁的人儿已有动静,刚好看到他睁开慵懒的眼睛,挠挠乱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个呵欠,一身浴袍一溜烟滑落下来。
沈雅韵眼睛瞪得老大了,这健硕的身体,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小麦色的肌肤,天啊,沈雅韵拍拍自己的脑袋,羞红的脸蛋,她是干啥了吗!
瞬间只想一骨碌从床上滚下床!想着想着就哗啦一下,准备掉落..
葛元硕心里一颤,眼疾手快秒速用大手一捞将她整个人包裹在自己怀里,沈雅韵发烫的小脸贴他的胸襟,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头上传来一声温柔地叫唤:“老婆~你要当心点。”
葛元硕昨晚太无奈了,清理好沈雅韵的特殊时期,还忍住欲望替她穿好衣服,随后不得不去浴室淋浴了一遍又一遍。
回到卧室还辗转反侧,浮想联翩,美人在怀,还得克制住自己,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糊里糊涂睡着了。
沈雅韵平时风风火火的,这下子像个小女生一般窝着,突然感觉到身上痒痒的,不禁扭动一下。
“嘶…别动….”葛元硕深呼吸,要命了,这真是够够的,他内心再次躁动起来。
“哦,可是我想挠痒!”沈雅韵嘟着嘴,不满地说道,抬起头发现他的异样,额..她懂了!
原来她触碰到不该触碰的了!
沈雅韵尴尬地笑笑,假装若无其事地起身,说道:“嘿嘿,我去个洗手间!”
她迅速起身,床单上一抹红,她诧异了,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
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她酒量那么差了?断片了?还是那酒是假酒!
脸上写满问号,立刻在质问他:“葛元硕,你居然趁我喝醉你..对我…”
葛元硕一肚子憋屈,要是真的就好了,
他一言不发,啥也不解释,欲求不满的样子起身,套上外衣走了出去,在沈雅韵看来,这件事情似乎实锤了。
沈雅韵其实没有生气,就是觉得自己和葛元硕坐实了夫妻之实的事情,至少要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吧,她真的傻乎乎地都不记得,身体上好像还没什么不适。
想到这里,不适?
好像有那么点不适?
迅速反应过来,一溜烟冲进洗手间,她这会儿脸唰地一下更红了!
真相只有一个!
她来M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沈雅韵才从洗手间出来,便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寻着气味过去,一杯热腾腾的红糖水在她面前,葛元硕贴心地用勺子替她搅拌均匀。
沈雅韵看到这一幕,眼眶里泛着泪光,葛元硕见她已经换好衣服,认真地地嘱咐道:“快趁热喝了,免得一会儿肚子得疼了!”
“谢谢你,有你真好。”沈雅韵发乎情地说。
葛元硕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好,这几天先放过你,到时候要还的。”
一句调侃的话,沈雅韵的笑容僵住了,这句话让沈雅韵不自觉翻个白眼,还是他认识的葛元硕,没错!
两人嬉笑间,沈雅韵想起今天一早应该看看舆论走向如何,她立即走向电脑边,看着某博,热搜榜第一:深水巷镇错综复杂,官官相护,十大恶性,一一细数。
近战狂兵
看完这条带图带视频的热搜,底下评论区炸开锅了,一片片骂声,还有许多网友搜出深水巷里的丑闻和事件,点击量高达千万。
这下斯琴雄那群人应该在家里坐立不安了。
沈雅韵打了一通电话:“于绍,辛苦了,做得不错。”
“小意思,我已经二十四小时轮番轰/炸,广告,荧屏,媒体,几乎所有能看到的地方,我都强制播放,想要不播放,他们就必须断电。”于绍得意地展示自己的能力。
沈雅韵连声称赞,说道:“哈哈,太好了!真棒!你可以好好休息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没过多久,碍于舆论的压力,大街小巷都传开了,5G时代,传播飞快!
官方宣布:将深水巷的所有大大小小的官员停职查办,这下他们一行人都凉了。
风中的刀声 祁雨辰
——分割线———
龚富旺这边手机不断响起,他还在地上呼呼大睡,被手机唤醒的他,全身腰酸背痛,他回想起来,似乎又一次看到沈雅韵了,怎么精神这方面的药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
他慢慢挪过去拿起手机,来电是陌生号码,一接通,便听到那口土里土气的乡音。
斯琴雄叫苦连天:“旺哥,我们的窝点都被端了,现在全部回到解放前了,”
龚富旺青筋暴起,握紧拳头,问了一句:“谁做的?”
“沈雅韵和葛元硕!”斯琴雄早就查了他们,才发现这两个人开头不小,心里直叫卧槽!
龚富旺愣了,再一次确认:“你说的是沈雅韵?她还没死?”
“她没死,还跑来我这边捣乱。”斯琴雄叼着烟说道。
龚富旺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龚富旺红着眼睛,像一头生气的豹子,样子十分可怕。
他愤怒的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隔外地可怖,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
“可恶,居然耍了我这么多天!沈雅韵,我跟你没完!”龚富旺一拍大腿,这三天真的都是沈雅韵吓的,自己一次又一次怂了。
他恢复恶狠狠地模样,告诉斯琴雄:“事情已经传开了,平息风波的唯一途径就是找到替罪羔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