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章 唐元疑問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怎么形容”,司机兴奋好奇,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听闻这种豪门内的私事。
王源眼神看向窗外,心中不由回忆起曾经他刚刚到唐总身边不久的时候。
那时小唐总担心少夫人一个人在外面总是奔波辛苦,又唯恐她遇到危险自己却不在身边,时常会比较忧郁,心情也不好。
他刚到小唐总身边不久,还不算非常了解小唐总的脾气,所以理所当然的就对着自己老板建议,“您为什么不让您未婚妻回来呢?想必如果是您的请求,她真心爱您的话,一定会理解您这样的担心吧!”,可是他说的话,却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赞同。
回春坊
反倒是被对方极为严厉的拒绝,并且那时候还尚且十分稚嫩的小唐总第一次用那么冷的声音跟他说话,“王助理,这种意见以后不要再提”,随后居然破天荒主动跟他讲起了自己的未婚妻,语声郑重,“我的未婚妻,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姑娘,她心有大爱,装着天下,不该被拘束在我身边。而我,一个只活在自己世界中的自私之人,能得到与之在一起的机会已经是极为幸运”。
开始他也只当是小唐总少年义气,为情爱所迷,因此才会有这些想法和说法。一个小姑娘而已,什么大爱小爱的,况且以唐家这样顶尖的权势资本,作为女主人终归还是要回归家庭相夫教子。
也不明白为何小唐总为何非要对自己解释后面这一句,完全不像是他会说出来的话。
在之后,就是直到王源跟在唐元身边时日愈久,不可避免的了解到这位传闻中的未来唐家少夫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近些年看着她一步又一步的走到现在。
几年的有家归不得,每每一出任务就是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时间,晒黑了,风也将她的皮肤吹得粗糙了,却依旧挡不住她的笑容灿烂明媚,仿佛可以荡平一片阴霾黑暗。
渐渐的他也就理解了为什么小唐总会爱上这样一个人,心有灰暗向往光明,就有如飞蛾扑火,至死而终。
也明白了小唐总为什么要对他一个助理都这么认真的解释,因为真心的爱重,便见不得别人对她有一丝丝的误解。
所以此时即使对着一个可能只是唐氏底层的司机,王源也是同样的郑重,“夫人,是一个心有大爱的人!”。
“所以你不能将少夫人以常理度之,她真的和外面那些只知道情情爱爱、耍小心思的女人不一样,根本不会在意我们是不是对她态度不好什么的这些小事!”。
“哦哦!”,司机恍然,也似是没想到王源突然为何对他态度这么郑重,又或许是被这句话说得心情微松,不过之后却也不敢再继续这样多话了,毕竟身边的还是唐总的人,万一他在不小心说出什么得罪人的话,还是自己安静的开车最好。
王源也因为想起什么,便也跟着沉默起来,之后一路两人便除非必要,再无言语。
另一边,唐元正被许多多在内的数双眼睛盯着,不但不生恼,反而是走到许多多身边,牵起许多多未来得及躲开的小手,然后对着这些人道,“我来这儿一是为了和你们教官可以团聚,二自然也是要照顾好我老婆的身体,怎么,不行吗?”。
如此直白的秀恩爱,一群人顿时就有点给被这桶狗粮给噎到。
连许多多都要被唐元的厚脸皮给震惊到了,唐元居然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些话,再看看对面那一双双锃亮的眼神又落到自己身上,其中的暧昧戏谑许多多都看的不自禁脸有些涨红。
最后只能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家两口子过日子吗?都很闲,还不回去给我继续训练”。
一群大小伙子被训多了,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跟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哦~~,两口子”,就是那个哦的音调拉那么长,怎么就感觉特别的骚气呢?
帝凰毒后
旁边人还都跟着起哄,“嘘!低调,别看许教官脸都害羞的红了吗?”。
“对,对,不能说,不能说,不然一会儿就惨了”。
……
嘴里边喊着低调,却还故意的放大声音,边往外退边跑远了,其实说是习惯了,但是也怕真的被许多多逮住,再说也不能这么没眼色的一直带着打扰人家夫妻相处。
许多多被闹得没好气的看唐元一眼,然而就是再大的气看到唐元那张无辜又完美的脸时都淡了,无怪别人都说找老公还是找好看的好,心情都会好上数分,说出来的话也变得软绵绵,“你看你,你今天就是对这群小子太温柔了,所以他们才敢这么跳到我头上撒野”,哼!她才不承认她有吃醋呢?怪只怪今天某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明明是那么冷淡一个人,今天却要装着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和气。
这点表情,唐元再看不出许多多的心中想法,也就愧对于从小一起处的这么多年时间了。
顺势牵着多多的小手走进宿舍室内,里面空间狭小,之前那二十多号人都塞不下,所以现在才有机会一览全貌。
關心 則 亂
辅一进门,唐元便顺手关上宿舍门,直接在房门口将许多多揽进怀里,唐元笑的温柔诱哄,“是我做的不对了,那我跟多多道歉好不好”,唐元现在是要求越来越低了,只要多多不躲着他故意冷淡他,他就比什么都要开心了。
许多多好几年都没跟唐元这么亲密了,除却唐元回来那一天算是半推半就的,更何况昨天还在想破罐子破摔打算分手,突然过度到现在的亲昵还真是一时有些难以习惯,“说话就说话,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小手推拒着唐元宽阔结实的胸膛,想要把距离拉开一些。
只是力道并不重,要是以往许多多真的想推,唐元恐怕早就被推开了,所以唐元也便没有在意,反而越发凑近许多多道,“老婆,你刚刚也说了我们两口子……”,后续的话没说,却比说了还要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唐元的个子极高,站着靠近的时候又更加具有压迫力,许多多放在唐元胸口的小手还能感受到他心脏和胸腔的震动,随着两人的距离缩小,许多多的呼吸也开始渐渐有些不受控制。
看着眼前这张脸,手下摸着的是他温热的胸膛,情不自禁的脑海里就冒出来一些让人脸热的画面,以前做的时候不觉得,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以前的自己究竟有多胆大。
不过也不吃亏就是了,毕竟也得益于自己当初的厚脸皮和无耻,能见到很多别人都见不到的唐元的另一面,想着想着,右手腕突兀的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即使是许多多也是在剧痛传来的时候,忍不住的眼前一黑脸色狰狞着轻哼了一声。
推拒着唐元的小手就更加没了力道,反而咚的一声,直接以背靠在门板上。
“多多,怎么了”,唐元反射的就想要捞回来许多多的身体,声音带着担心和惊恐。
许多多脑袋也因为疼痛而变得格外清醒,转身肩膀又重撞到唐元靠过来的肩膀上,敏捷的躲过了唐元伸出来的手,只来得及冷声交代一句,“我没事,先去训练了”,就用另一只手打开门,快速的闪身而出了。
等唐元追出去下楼,就再也看不到许多多的身影。
本就是第一天来到营区,唐元又对于四处分布还不甚了解,因此一时就看着四面八方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有些抓瞎,想追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再联想到多多刚刚一瞬间有些难看的脸色,唐元心情就更加狂躁。
只能安慰自己,多多还能跑的那么快,最起码一时间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更担忧的一点却是,这几天隐隐的预感真的成真了,从一回来他就觉得多多很不对劲了,变化再大,三年能比之以前认识的二十三年?
所以他非常确定多多不应该会突然因为一些还未完全发生的事,对自己这样的态度,且她性格坚定执拗,并不是会轻易改变想法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因为担心的早早就表白绑定她。
但是他回来后一再派人去查多多近两年的过往和各种情况,确实也就是他现在了解到的这些,再多的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拿出手机,唐元心中不安的再一次给刘峥打去电话,对面嘟嘟两声后电话被接起,传来刘峥的声音,“唐博士,您现在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握紧手中的手机,唐元开口声音都带着暗哑,“你给我的资料中只有多多这三年发生的事情,那你有没有查这三年和她有过密切往来的人,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举动,只要是发生在她身边的”。
电话那边的刘峥闻言也是一怔,最近唐元已经让他将许多多相关的事情查的细到不能再细了,几乎数个人日日夜夜才整理出了昨晚那份资料。
怎么也没想到仅仅不到一天,唐元又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许多多那边又出了什么事情。
只是就这么问他,他确实一时也没什么头绪,琢磨一会儿,刘峥半晌才试探性的开口,“周围人我们确实也查了,但是没有具体发现什么太大的异常,不然唐总您能说一下夫人可能又出什么事情了吗?我这边也好有针对性的排查……”,这就是唐元为什么喜欢用刘峥来在外面处理问题的原因了,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愿意大胆的过来求问,以确认事情可以最优解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