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庚字卷 第二十三節 名帥風采相伴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这一回京营三屯营之败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韩奇的叔父韩尚瑜虽然得以逃脱,但是事后朝廷也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韩奇老爹韩尚瑾现在还是西城兵马司的副指挥使,也不知道会不会受到牵连。
冯紫英随手再一番,果然,韩奇的帖子也在下边儿。
冯紫英摇摇头,论理韩奇要见自己其实用不着这么客套,但送帖子来也就意味着肯定有麻烦事儿,而且多半是其叔父的事情,问题是这种事情轮得到自己插手过问么?
真以为自己率领永平民壮在迁安打赢了一仗,博得了皇上的赞誉,自己就还能插手日后处置京营这帮将士的事儿呢?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或者韩家打听到了自己参与了赎回京营将士谈判事宜,所以就觉得自己能插得上话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自己和内喀尔喀人的谈判虽然很隐秘,但是在京中也很难保密,被人刺探到也很正常,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看了看桌案上如此多的拜帖,粗略数了数,起码有三四十份,冯紫英觉得自己受追捧程度好像都能赶上京中内阁大佬或者六部要员们了,哪怕只是暂时的。
“相公,那这些拜帖……?”沈宜修歪着头问了一句,“如果相公明后日就要回永平的话,需要不需要选择一些重要的出来见一见?”
丫鬟恋上摄政王
冯紫英想了想,摇摇头:“怕来不及了,而且见了这个不见那个,也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还有,有些人虽然我愿意见,但是却不适合见。”
沈宜修眨了眨眼睛,大略明白丈夫现在身份有些敏感,的确不适合见外客。
“所以相公去见荣国府见两位妹妹,应该没问题吧?”沈宜修有些调皮的挽着丈夫的手,巧笑嫣然。
冯紫英一怔,笑了起来,爱怜的敲了妻子额头一下,“顽皮!不是你让我去一趟么?”
“难道妾身不提醒相公,相公就会忘记了么?那妾身可真替薛家妹妹和林家妹妹打抱不平了。”
沈宜修很难得如此俏皮活泼,或许是长时间怀孕沉闷太久,又或者是丈夫的突然回来带来的惊喜,所以让她的心情格外美好,甚至忽略了两个“妯娌”的潜在挑战性。
冯紫英啼笑皆非,“宛君,你这是怎么了?不拈酸吃醋,反倒是要和她们结成统一战线了么?”
“相公小觑妾身了吧?”沈宜修抿了抿嘴,“其实妾身挺能理解薛家妹妹和林家妹妹的,都是女人,命运都是和丈夫系于一体,她们其实都更早认识相公,甚至可以说更有渊源,但是妾身却抢了先,论理似乎妾身是该有些歉疚的,……”
“不,宛君,你这么说不对,只能说我们更有缘分,为夫和宝妹妹、林妹妹当然也有缘分,但我们更早成为夫妻,只能说明我们更有缘分,不是么?论理,咱们认识也不算晚,大护国寺那一面,风拂遮帘,我便一眼看到了宛君,明眸善睐,俏靥如画,……”
冯紫英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说错话,谁知道这些女人们心里想些什么,这个时候或许心情上佳无所谓,但是一转头,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许就就要计较之前说的话了。
晴雯躲在沈宜修背后忍不住瘪了瘪嘴。
薛宝钗那里她不好说,但她可是知晓冯紫英对林黛玉是格外不同的,只怕这位爷对着林姑娘也一样是嘴唇抹蜜,把林姑娘哄得神魂颠倒的,这从紫鹃和自己几番见面说话里就能知晓林姑娘对大爷的思念有多么痴缠。
冯紫英自然不知道晴雯在沈宜修背后对自己的腹诽,但作为一个要想享齐人之福的男人,必须要有随时面对各种修罗场的反应能力,否则稍不留意这齐人之福就要变成水深火热。
沈宜修听得面带红晕,心中却是温馨甜蜜,饶是知道丈夫话语里多是讨好自己,但是一样甘之如饴。
冯紫英到荣国府的时候,贾赦贾政虽然没来迎接,但是贾宝玉、贾环、贾兰都是在门口迎候了。
可以说这一次冯紫英来荣国府的阵仗,又要比前一两次大不一样了,就差点儿要开中门了。
便是素来对冯紫英态度有些微妙的贾宝玉这一次对冯紫英都不同寻常了,这一点要让在他身旁的贾环很是不屑,至于说贾兰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于他来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跟着二位叔叔仰慕一下冯紫英,已经难能可贵了。
“宝玉(贾环、贾兰)见过冯大哥(冯世叔)。”
见三人都是毕恭毕敬的大礼相待,冯紫英倒也觉得有趣,贾环和贾兰也就罢了,但是贾宝玉能有这般态度,却是大不一般。
“宝玉,怎么这一次愚兄觉得你有些和以往不一样啊?”冯紫英笑着虚扶了一把,示意三人不必多礼,“以往愚兄过来,宝玉都有些勉强,今儿个怎么这热忱了?”
贾环撇了撇嘴,“宝二哥听闻冯大哥率领永平民壮在迁安城力拒蒙古大军,很是兴奋,一直再说恨不能跟随冯大哥一道,像那《三国演义》的三英战吕布一般,与蒙古人大战三百回合,要不就像是常山赵子龙一般在长坂坡杀他个七进七出,……”
被贾环揭了老底,贾宝玉脸一红,忍不住辩解道:“冯大哥,你别听环哥儿在那里胡诌,小弟不过是仰慕冯大哥能有这般机会率军拒敌,更是力挫蒙古大军,所以很是遗憾没能见到冯大哥的英姿,……”
贾宝玉倒是一个实诚人,说得冯紫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宝玉,别把报纸上写的东西想得那么神秘,愚兄的确是率军在迁安城和蒙古人打了一仗,但是肯定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拍马挺枪冲锋陷阵,那纯粹就是一场用人命堆出来的苦战,蒙古人固然在迁安城下没讨得好,败退而走,但是我们一样也付出了数百条性命,……”
说到这里,冯紫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回想起那一场战事,饶是依托棱堡坚城,还有更先进的火铳和三段击,但是在蒙古人的骑射和不计伤亡的猛攻之下,己方一样付出了伤亡超过两千的巨大代价,可以说这一场鏖战惨烈程度甚至比冯紫英之前想象的还要高几分,也幸亏之前的夜袭先行挫了内喀尔喀人的士气,以及棱堡发挥了巨大作用,所以才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否则这场战事胜负还真的不好说。
“知道,知道,小弟知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嘛,战争都是残酷的,每一场胜利背后都是无数白骨累累,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但是冯大哥,你毕竟指挥了这场战争,打赢了蒙古人,可是这帮蒙古人却把我们京师百姓倚为靠山的京营给打得落花流水,环哥儿说京营几万人被蒙古人俘虏了,可有此事?”
几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宝玉的态度的确比以往机会都要热切兴奋许多,一边和冯紫英说着话,一边也是眉飞色舞的以手势来加强语气,反倒是贾环和贾兰要显得安静许多。
听得宝玉一连串的古诗来形容自己,冯紫英也觉得好笑,这家伙看来这大半年来写传奇话本是写出了感觉来了?还把诗词歌赋也要用上了?
京营被俘虏数万人的消息看来也在京师城里传开了,想想也差不多了,遮遮掩掩这么久,现在连赎金都谈得差不多了,要想隐瞒也隐瞒不下去了,《每日新闻》刊载的消息没有提被俘多少的内容,但是还是隐隐约约提及了京营大军的溃败,嗯,难免就会让人联想到被俘将士的情况。
“的确有此事。”冯紫英简单地点了点头,“不过朝廷正在和蒙古人谈判,争取把京营将士赎回来。”
贾宝玉忍不住扼腕,一脸激愤,“这帮京营将士,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却未曾想到居然如此无能,……”
虽然很赞同贾宝玉的观点,但是冯紫英表面上还得要装出一副深沉的模样,“宝玉,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不是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蒙古人也非弱者,京营败了一场,未必就是坏事。”
“可是冯大哥,你却能打赢蒙古人,那帮京营&……”
宝玉话音未落,一直很安静的贾环忍不住了,“宝二哥,那些酒囊饭袋能和冯大哥比么?冯大哥家学渊源,天纵奇才,有名帅风采,……”
这要听贾环这彩虹屁吹嘘下去,冯紫英都有些受不了了,赶紧打断:“环哥儿,我是文臣,可不是武将,具体指挥打仗可另有其人,我作为永平府同知,不过是做好了打仗之前一切能够帮我们取胜的准备工作罢了。”
“可是,若没有你运筹帷幄,迁安一战焉能取得如此大胜?我可是听书院里同学说了,迁安之战蒙古人死伤遍野,惨不忍睹,……”贾环却不肯罢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