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 txt-第四十章 結盟閲讀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影子”卷着三位首领,施展阴影跳跃返回天蛊婆婆身边,他没有向往常一样藏进阴影里,脸色苍白的说道:
“婆婆,我们输了。”
语气里有不甘和茫然。
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接受战败的事实。
以他们五人的实力,能轻易杀死任何体系的三品,即使武夫皮糙肉厚,也最多是耗时长一些。
而七位部族首领联手,二品武夫也得饮恨。
可事实是,他们被一个年轻的三品武夫轻易打败,确实是轻易打败,因为那年轻人根本没有受到严重创伤。
他们施加在年轻人身上的伤势,对于超凡武夫来说,不用多久便能恢复。。
“如何应对?”
影子边说着,边看向不远处的龙图。
龙图念着与对方的交情袖手旁观,眼下要平息许七安怒火,让他放弃赶尽杀绝的,只能依靠力蛊部。
天蛊婆婆没有回答他,走到跋纪身边,从他随身的布袋里摸出几管竹筒,拔开竹筒口的木塞,把里面的紫色毒丸送入跋纪口中。
跋纪贪婪的吞咽着毒丸,渐渐的,他脸色呈现深紫色,整个人就像一根紫薯。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被许七安撕掉的手臂伤口、大腿根部,紫色的血肉开始蠕动,生长。不多时,他的双手双脚便恢复如初。
但跋纪的肤色依旧保持深紫色。
修成毒体的毒蛊师,拥有类似武夫的不灭之躯,本质却是不同的。
修复残破躯体需要大量毒素,事后,毒体的毒性会变的单一,修复时用的是什么毒,毒体就会变成什么毒。
对于毒蛊师来说,这相当于实力大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摄取其他毒物才能恢复。
“把鸾钰体内的毒抽出来。”
天蛊婆婆说道。
跋纪点点头,甚至求之不得,他现在急需补充毒素。
走到妖娆美貌的鸾钰面前,跋纪用力吸了一口气,霎时间,鸾钰口鼻里飘出一股股青黑色的毒烟,被跋纪吸收。
跋纪眼睛一亮,愕然道:
“好纯正的尸毒,比尸蛊部的所有尸毒加起来都要纯正。”
鸾钰“嘤咛”一声苏醒,脸色发白,她的肋骨、臂骨、胸骨,十多处骨折,虽是超凡境强者,生命力得以蜕变,但肯定不可能像力蛊和武夫一样,迅速恢复。
她的第一反应是强忍疼痛,看向远处的那个年轻人,眼里又忌惮又畏惧。
天蛊婆婆继续道:
“鸾钰,拔除淳嫣体内的情蛊。”
鸾钰点点头,收回目光,抿着小嘴,强忍着疼痛起身,来到脸颊绯红,嘴里时不时发出呢喃的心蛊师身边。
原来你发情的时候也不比其他女子高贵………..鸾钰低声啐了一口,掌心贴着淳嫣的心口,几秒后,这位意乱情迷的心蛊师慢慢平静下来,睁开眼睛。
她旋即皱了皱眉,感受到了断骨的疼痛。
不过,超凡毕竟是超凡,即使不以肉身见长,这点伤势问题也不大。
淳嫣的反应和鸾钰如出一辙,猛地挺直腰杆,扫视周围,而后落在远处那尊金刚神体身上。
“他到底是谁?为何精通如此多的蛊术?”
淳嫣咬着唇,目光茫然。
她问出了各位首领的疑惑,这一战打的极为憋屈,他们引以为傲的手段,无法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发挥出效果。
因为他同样是毒蛊师、心蛊师、暗蛊师、力蛊师、情蛊师,目前只有天蛊和尸蛊似乎是他没有学会的。
蛊族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能做到容纳那么多的蛊虫。双蛊已经是极限,任何试图掌握三种,乃至四种蛊术的人,最后的结果无一不是肉身崩溃。
这时,他们看到许七安在那具三品行尸身边蹲下,祭出了一座暗金色的小塔。
此塔的塔顶,凝聚出一尊虚幻的法相,身材圆润,慈眉善目,手里拖着一枚玉瓶。
瓶口飘出金色的碎光,宛如春雨,洒在行尸身上。
行尸残破的头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再次飞升 残兵
接着,这具三品行尸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朝许七安行军礼,大声道:
“见过许sir!”
过了一把长官瘾的许七安满意点头。
行尸分两种,一种是纯粹的傀儡,只有相应的肉身之力。
另一种是刚战死不久,便被炼成行尸,那么就能保留部分生前技能、法术。
他一拳打破行尸的脑袋,若是第二种行尸,内部的残魂就会消散,失去生前的部分技能、法术。
但这具三品行尸,本身就是那种魂魄消散殆尽的类型,没有保留生前能力。
所以,当药师法相修补好行尸后,几乎没有损失。
鸾钰、淳嫣,以及龙图等人,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内心情绪翻江倒海。
“连尸蛊术都会……..”
淳嫣喃喃道。
她耳垂的两条细蛇,发出愤怒的“咝咝”声,努力的伸长躯体,似乎要脱离主人,前去解决那个可恶的敌人。
冷汗唰的从几位首领后背涌出,他们如临大敌,又不可避免的沮丧,绝望。
“除了蛊神,无人能掌控这么多的蛊术。”
浑身发紫的跋纪,以低沉的嗓音说道。
蛊神……..鸾钰等人面面相觑,莫名的有种惊悚感。
这时,鸾钰看见那个“身份神秘”的年轻人缓缓扭头,朝己方咧嘴狰狞,并迈步走了过来。
“咝咝”
淳嫣耳垂上的两条小蛇立刻收敛凶性,瑟瑟发抖的蜷缩起来。
“龙图!”
鸾钰惊叫道:“你还要袖手旁观?”
“影子”和跋纪两位状态相对完好的首领,挡在她们身前,如临大敌。
不良恋人
龙图沉默一下,朝几位同族走过来。
“tuituitui……..”
他肩上的许铃音向着跋纪等人用力的吐口水。
天蛊婆婆拄着拐杖,从众人侧面绕过,迎上许七安。
“婆婆?”
影子脸色一变。
天蛊和心蛊一样,不以战力著称,能力偏向其他领域。
天蛊婆婆在这样一位匹夫面前,估计会被瞬间击杀,救都来不及救。
“无妨!”
天蛊婆婆笑了笑,径直走向许七安,接下来的一幕让鸾钰等人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听错了。
“婆婆,我做的可还行?”
许七安躬身作揖,笑着问道。
“下手还算有分寸。”
天蛊婆婆点点头,道:“过去和他们谈谈吧,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许七安颔首,与天蛊婆婆擦身而过,来到众首领面前,先向龙图点头招呼,而后扫过面色茫然且忌惮的首领们,笑道:
“如果我现在要杀你们,你们觉得,就凭龙图一人,能拦我?”
力蛊部出身的龙图挑了挑眉,一脸的不服气和跃跃欲试。
鸾钰、淳嫣、跋纪还有影子四人默然不语。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当然还是不服气,但如今状态不行,无法联合龙图围杀,此时嘴硬没任何好处,识时务者为俊杰,因此都保持沉默。
“你们别不服气,我的“意”还没施展,我的法宝和绝世神兵还没用。即使你们蛊族七位首领联手,又能奈我何。”
许七安伸出手掌,把浮屠宝塔托在掌心,笑道: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佛门法济菩萨的浮屠宝塔,你们没见过,也该听说过。”
淳嫣等人脸色一阵变化,心里那点不服气烟消云散。
“所以,你们所有人都欠我一条命。”
许七安道:“我不是以德报怨之人,你们想杀我,就别怪我反杀。留你们一命,这是恩情,要还的。”
“你到底是谁。”
摸金笔 叶棂
“想要什么。”
鸾钰和淳嫣同时开口,眼中忌惮不减,但听出许七安另有目的,见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心里便没有战斗和拼命的勇气。
影子和跋纪没有说话,不过能看出他们对此同样疑惑。
“我的身份你们很清楚,不然也不会围杀我。几位想问的是蛊术的问题吧?”
许七安说着,看一眼天蛊婆婆,见她没有反对,继续说道:
“我的蛊术来源于七绝蛊。”
七绝蛊………淳嫣四人面面相觑,神色茫然,显然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称。
力蛊部的龙图和六位长老也是一样的迷茫。
“老身来说吧。”
天蛊婆婆缓缓道:
“七绝蛊是老头子毕生心血,它集齐了蛊族的七种蛊术,以天蛊为根基,容纳其余六中蛊术。炼制数十年,从存活一只幼虫。
“七绝蛊是老头子为了封印蛊神准备的后手,得到七绝蛊的人,便要承下这份因果,帮助蛊族封印蛊神。详细情况,我无法说。”
泄露天机会遭天谴,术士和天蛊都必须遵守规则。
众人沉默许久,努力消化天蛊婆婆的一席话。
炼制七绝蛊这种手段,对于蛊族来说,是破坏规矩的行为。
绝对会打破蛊族如今的结构,但封印蛊神的事,让众首领勉为其难能够接受。
“你们放心,七绝蛊独一无二,不会再有第二只。而且,此蛊非一般人能容纳,当今九州,恐怕只有他才可以。”天蛊婆婆宽慰道
所以所谓的有缘人,其实是托词,她把七绝蛊交给丽娜,其实是送给我的……….许七安怀疑天蛊婆婆窥探到了未来的某些事。
或者,那位天蛊老人窥探到了未来的某些事,因此才会有这样的布局。
遗憾的是,他知道自己的疑问不会得到解答,天机不能泄露。
“所以,当年天蛊老人一边与监正大弟子图谋国运,一边将七绝蛊植入他体内,暗中培养。将来如果监正大弟子失手,我们也依旧有人帮忙封印蛊神。”
心蛊师淳嫣若有所思的说道。
她的话让在场众人恍然大悟,觉得这就是真相。
“难怪能成为大奉第一武夫,难怪拥有如此高的战力,七大蛊术接近超凡,原来是自幼修行我蛊族秘法。”
龙图点点头,这和他之前的猜测有所偏差,但更让人能够接受,也更合理。
年纪轻轻就身具七种蛊术,且接近超凡,不管魏渊怎么神通广大,都让人无法接受。
但若是得到天蛊老的“培养”,自幼开始修行蛊术,便合情合理了。
天蛊婆婆摇头:“七绝蛊是我让丽娜带去京城的。”
场面陡然一静。
几位首领忍不住看向丽娜,脸色或僵硬,或茫然,或震撼……….
丽娜点点头:“是啊,是婆婆让我带去京城找有缘人的。”
今年的事………淳嫣等首领难以接受。
他们开始怀疑谁才是蛊族正统?
龙图默默的盯着女儿,一字一句的问: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丽娜理所应当的语气:“我忘了嘛。”
天蛊婆婆见龙图夺过肩上小女娃手里的木棍,连忙继续说道:
“至于封印蛊神,他是一种可能,监正那位大弟子的承诺,也是一种可能。我们可以选择和监正大弟子合作,也可以选择许七安。”
两种可能之间,如果让蛊族的首领来选择,肯定选择与许平峰合作。
既能封印蛊神,又能报仇雪恨。
事实上,他们确实是这么选的。
影子苦涩笑道:“婆婆,你早就知道,为何之前不告诉我们,不阻拦我们。”
若是知道许七安精通蛊术,不惧怕情蛊、毒蛊、心蛊,对他们的手段了如指掌,那他们绝对不会过来送死。
天蛊婆婆摇摇头:
“你们是被打怕了,才怨我不事先告诉。老身若是事先告诉你们,你们又会采取另一种方案。比如以这个小娃子做人质。
“打一架不是挺好嘛,打光你们的戾气和怒火,这样才好坐下来谈。”
众人无言以对。
这就叫做先兵后礼,先把你们锐气打没了,再给好处谈合作………..见铺垫的差不多了,许七安接话道:
“我不杀诸位,是希望你们能重新考虑一下,与大奉合作如何?”
“不可能!”
“族人不会答应,我也不会答应。”
说“不可能”的是跋纪,另一句则是鸾钰。
除尸蛊部外,毒蛊部和情蛊部的族人对大奉可谓深恶痛绝。
“你们先听听我的条件。”
许七安面带微笑:“首先,我不会帮你们蛊族封印蛊神,虽然我并不知道如何封印祂,但你们应该会相信天蛊老人。”
鸾钰淡淡道:“这是你容纳七绝蛊,本就该承受的因果。”
许七安斜她一眼:“你能活到现在,就是我的筹码。”
鸾钰默然不语。
跋纪淡淡道:“我们可以拒绝与云州结盟,不进攻大奉,这是我等能做到的极限。”
许七安不理会,看着龙图:
“我可以替大奉许诺,平定叛军,恢复耕种后,往后十年每年给力蛊部足够填饱肚子的粮食。”
龙图和六位长老眼睛一亮,满脸兴奋。
他再看向跋纪:“给力蛊部,每年一定数量的极品毒草和毒果,详细数目,我们事后可以再商量。”
跋纪张了张嘴,他想拒绝的,但嘴巴不允许。
接着,他扭头看向鸾钰,沉默一下,问道:
“你想要什么?”
蛊族七部里,情蛊部、毒蛊部和尸蛊部,对大奉仇恨最深。
他“治好”身边的这具行尸,是用来与尸蛊部谈判的筹码,不指望尸蛊部能尽释前嫌,只要不与云州结盟便成。
但情蛊部,许七安暂时给不出筹码。
鸾钰冷笑道:“留在南疆陪我三年,你既会情蛊术,就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什么。”
许七安下意识的扭头四顾,看见胆小的慕南栀还缩在远处,没有过来,心里松口气,接着在鸾钰凹凸有致的娇躯一阵审视,颔首:
“三年不行,最多三个月。”
……..鸾钰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堂堂大奉第一武夫,竟会答应这种要求,还如此痛快。
一时间,竟不知是拒绝还是答应。
答应的话,族人肯定会有意见,会闹事情。但拒绝………鸾钰看一眼许七安强健的体魄,嘴巴像是被堵住了,无法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许七安继而望向淳嫣和影子,道:
“我会尽快让大奉派使臣过来,与蛊族商议结盟的事。想要什么,你们可以提出来。”
他以上的许诺,只是开胃菜,想让蛊族出兵援奉,当然不可能如此儿戏。
就如当初妖蛮派使团去京城求助,签订的盟约里,妖蛮要支付数量相当庞大的牲畜、羊毛等物资。
大奉想得意蛊族的援助,肯定也要支付相应的报酬才行。
影子皱眉道:
“尤尸不会同意的,他对大奉仇恨甚深。”
“你们都答应的话,尸蛊部即使不同意,又能如何?”许七安笑道:
“我也不用他出兵,自有办法让他选择中立。”
话音落下,一只巨鸟从天边振翅而来,在山坳上空盘旋。
这是一具鸟尸傀儡,尤尸来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