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3 10 月, 2020
科幻小說

qojjl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 愛下-第五百五十六章 搞事情的美少婦顏盈鑒賞-u6vl5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剑宗故地。
当无名的令牌和破军的令牌合在一起,就成为了能够开启万剑归宗禁制的钥匙。
一本秘籍从禁制之中掉了出来,被墨非接住。
“这就是万剑归宗啊?”
万剑归宗,是无数学剑之士梦寐以求的一本无上秘籍,高深莫测,自秘籍出世以来仅有几人习得,为无名的师祖剑尊所创。
乃是剑术最高境界,一经使出万剑归宗如仆见主。如朝拜到尊神一般,剑招一出,凌厉无匹的剑劲由体而生,身形可化着一股青烟,劲气四散弥漫。无数利剑狂风暴雨般的飞卷。漫天飞舞,剑势如网,凌厉无匹,蔚为奇观。
从万剑归宗的秘籍上扫了一遍,墨非直接丢给无名了。
他没骗无名,万剑归宗虽然厉害,他可不打算把道心种魔的功力废掉,去转修剑法。
“万气自生,剑冲废穴;归元武学,宗远功长。”当无名翻开万剑归宗第一页的时候,就两行小字。
然后他迫不及待的往后翻,跟着下来竟是十多页白纸。后可出现一些寻常招式,仅是初学剑道者亦能懂能练的剑谱。
“这怎么可能是万剑归宗?”无名不信任的看向墨非,他怀疑是墨非刚刚接过万剑归宗秘籍之后,使用了障眼法,调换了秘籍。
毕竟墨非的武功在他之上,想要在他面前做些动作,他根本就看不透。
墨非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把开篇那两行句的第三个字连起来念一遍。”
“自废武功!”无名的眼睛瞬间放大。
“其实开首四句一并,便可见‘自废武功’四字,而后十多张白纸只是隐喻,要练者内力全无;就如一张白纸般才能练成。”墨非说道:“对照口诀‘气离脉腕,反而太冲,乾坤倒转,化柔为刚!’不能勉强运气。”
无名也不是寻常之人,当得到墨非提醒,转化一下思路,再去看万剑归宗的秘籍,顿觉豁然开朗。
万剑归宗这果然是需要先自废武功才能再学的剑法。
“神乎其神!”无名很快便将万剑归宗的秘籍翻阅完,因为那字数并不多。
“隔日不如撞日,破军,我就在这里助你完成万剑归宗的修习吧!”墨非看了看剑宗故地的环境,说道。
这里偏僻、安静,的确是闭关修炼的好地方!
“多谢主人!”破军激动的身躯颤抖。
万剑归宗,剑宗历史上,也没有几人习练成功过,没想到今日他破军就因为抱上了一条大腿,就能够成功修习。
等万剑归宗修习成功之后,或许他就能真正的超过无名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了吧!
于是乎,就在无名的见证之下,破军自费武功,重修万剑归宗。
其实万剑归宗不是属于那种一个普通人,拿到了随便练两下,就能成为绝世高手的武功。
它是那种,需要你有很强的基础,再自废武功,将功力以在体内凝聚剑气的方式,短时间之内重修回来,以往的功力做了剑气的养料,以后在经络里面滚动的都不再是内力,而是剑气。
就跟嫁衣神功相仿,欲用其利,先挫其锋,废掉重修。
好在破军本就是剑宗的嫡传弟子,一身剑宗剑法炉火纯青,他也就是比不上无名这种绝世天才而已,所以对剑宗剑法、剑意的深刻理解,让破军万剑归宗很快入门。
“大约有个十来天,破军就能修回从前的功力,练成万剑归宗,产生质的变化,到时候他怕是足以和你比肩了。”墨非看着无名,笑道。
“无名早已经没了争强好胜的心思,如果师兄真能强过无名,只要他接下来不危害武林,其实也无妨。”无名淡淡的说道。
“开个玩笑,其实就算是破军学会万剑归宗,想要压过你,也不太可能,你的天赋的确超过破军太多了。”墨非感叹了一句。
无名天赋几乎就是个bug,应该是风云世界仅次于步惊云和聂风之人,或许是因为继承了祖先帝释天的一丝风血基因,加上他本身的大造化,非寻常俗世凡人可比。
十天之后,破军从闭关之所走了出来,非要和无名打上一架。
最终结果,破军看似威风,漫天的剑气,铺天盖地的,将无名压入下风,但是实质上无名屁事没有。
最后破军拿出了看家本事,也只是让无名吐了一小口血,破军自己也受创非浅。
万剑归宗毕竟不是万能的,它是一种厉害的剑法,可是无名的天剑境界,那是一个比破军更高的用剑境界。
硬实力强,那就什么都强。
一旦无名也下定决心,废功重修万剑归宗,破军现在取得的这点微弱优势,又没了。
“行了破军!”墨非分开了无名和破军,说道:“接下来我给你三个月时间,去大漠,拿回小龙夺金刀,不要让我失望。”
“是的,主人。”破军半跪行礼。
就此,墨非和无名、破军分开,带着颜盈一个人,重回拜剑山庄。
一边照料在锻造之中的败亡之剑,一边调教还是正太的傲天,顺便墨非自己也继续琢磨玄武真功。
虽然在凌云窟之内,墨非看到玄武真功的时候就学会了十方无敌、守招、十方皆杀。
但是玄武真功博大精深,还不止于此,还有更强的灭招『十方皆灭』、《强极十道》、《无天剑虎诀》、天道战匣等。
和道心种魔的追求的武道境界不同,玄武真功追求的是最纯粹的战斗力,是无上杀伐之术,所以墨非想要提高自身的战斗力,继续深入研究玄武真功,还是很有必要。
……
一日。
墨非正在拜剑山庄旁边的温泉洗澡。
嗯,没错,拜剑山庄有是温泉的,毕竟他们还在引火山岩浆作为练剑之用,所以在拜剑山庄的一处别院,就有温泉这种东西。
群石环拱下,一个方圆达十丈的大石水池呈现眼前,热气腾腾,水雾弥漫。
墨非身上披着浴巾,躺在浴池边上,身子沉浸在水里,在他手旁边摆着果盘。
“这才叫人过得日子啊!”墨非伸手捻其一颗葡萄,放入了口中,舒坦得说道。
忽地,墨非耳朵一动,听见了脚步声,回过头去,便看见了颜盈:“你怎么来了?”
颜盈此时身上只披着一层纱衣,薄如蝉翼,曲线娇俏玲珑,浑身肌肤白皙如羊脂白玉,细腻如绸缎,仿佛伸手一掐都要滴出水来。
“妾身来伺候公子洗浴啊!”颜盈甜甜一笑,轻轻噘起樱桃般红唇,说道:“那傲夫人也太不懂规矩了,连个洗澡的丫鬟都不给公子安排。”
墨非笑了笑,说道:“因为那些丫鬟都是胭脂水粉,被我给赶走了,傲夫人自己又不敢亲身上阵,所以我就只要委屈自己了。”
“那从今日起,公子再也不用委屈自己了。”颜盈以一种极富诱惑性的声音说道,如同熟透的紫葡萄一般圆润柔和,极其动听,划过耳朵的同时能够滋润人的心底。
一双朱唇,语笑嫣然,芸鬓斜倚,白嫩圆润,黛眉斜飞,眼神盈盈流转,波光四溢,妩媚的少妇风情毕露,缓步行走间,两条修长有力的轻轻摆动,点点光似遮似掩,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一时间恍若仙子下凡一般走来,颜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颜盈昔日天下第一美人儿的称号,果真不是白来的,是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来到墨非身侧,颜盈伸出珠圆玉润的纤足,探了探水温,就进去了水中。
“也行吧。”墨非笑吟吟的看着颜盈。
毕竟在这风云世界,他都禁欲半个多月了,也是时候再度开荤了。
墨非自问自己是个将兄弟义气的人,这辈子,他谁都能亏待,就是不敢亏待自己的兄弟!
颜盈用毛巾沾湿,帮助墨非搓背。
只是没搓几下,颜盈就慢下了动作,委屈的说道:“公子,你处事不公!”
“我怎么了?”墨非捻起一颗葡萄,问道。
“明明是我先追随于你的,凭什么那傲夫人的儿子傲天的儿子能够拜入公子你的麾下?”颜盈说道。
“毕竟咱们拿了他们的败亡之剑嘛,总得给点好处。”墨非说道:“如果不给他们点甜头,怎么让他们帮咱们精心锻造败亡之剑?”
颜盈感觉墨非“咱们”这个词用得极好,这就代表她颜盈和墨非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公子说得有道理,是妾身狭隘了,差点误了公子大事!”颜盈立即认错。
她本就不是来和墨非争论这种问题的。
争论其实也没有用,哪怕赢了,也成了最后的输家。
做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人,才是最主要的。
“可是公子,妾身跟了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颜盈拿起了毛巾,再度给墨非擦背。
“所以呢?”
“妾身也有一个儿子,叫做聂风,在他父亲聂人王死于凌云窟后,就到了雄霸麾下,成为了雄霸的弟子,妾身在想,公子能不能容许颜盈将风儿抢回来,也让他拜入公子的麾下,聆听教诲。”颜盈试探着说道。
在凌云窟外,雄霸带着刚收的弟子步惊云,见到了聂风和断浪,自聂风口中得知其姓名之后,雄霸就知道自己找到了“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之中的“风”,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在聂人王和断帅被火麒麟拖入凌云窟后,雄霸就将聂风带回了天下会,邀请天下群雄见证自己收下的三个弟子,秦霜、步惊云、聂风三人。
雄霸如今大势已成,有雄霸天下的气魄,他收亲传弟子的事情,当然绝非小事,很快便传遍了江湖,颜盈自然也就知道了自己儿子的消息。
虽然颜盈对聂人王并没有什么真感情存在,但是对于聂风这个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还是真心疼的,自然想为儿子谋取一份好的前途。
在天下人的眼中,成为雄霸的弟子,聂风已经可以算得上前途无限了,将来说不定有机会继承雄霸的遗产的,但是在颜盈看来,跟那个翻掌镇压武林神话无名的墨非比起来,雄霸算个屁啊,给墨非提鞋都不配。
“聂风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他有属于自己的机缘在,比当我弟子要强得多,你胡乱干涉他,说不定就搅没了他原本大好的前程。”墨非说道。
风云都是有自己的使命的,墨非不想随意进去掺和,雄霸对于风云来说,又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经验包,风神腿和排云掌,简直就是上天为风云创造,然后又送到他们面前的契合命格的武功,几乎无可取代。
所以还是继续让风云都在雄霸麾下,汲取经验快速成长吧!顺便两人也命格磨合,为将来做打算。
“真的吗?”颜盈惊喜,连墨非都说聂风有大前途,那么聂风以后会厉害到什么样啊?
望子成龙,是天下所有母亲的希望。
暂时没了让墨非收聂风为徒的想法,颜盈脑子一转,又问道:“那公子,我能去看看风儿吗?”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聂风了……
“可以啊!”墨非点了点头,说道:“我又没有囚禁你,你想去就去。”
“多谢公子!”颜盈眼波盈盈,丢弃了毛巾,从身后搂住了墨非的虎腰,将脑袋贴在了墨非的后肩位置。
一股馥郁的香气,直扑墨非的鼻尖。
为了表示对墨非的感谢,颜盈特地从果盘里面,挑了一颗最大最熟的葡萄,放入了墨非的口中。
“公子,好吃吗?”
“还行!”墨非点了点头,吐出了葡萄皮,嗯,有一种……就是那种……
“公子,那你说,究竟是傲夫人美,还是人家更美?”颜盈调皮的问道。
“你们俩差不多吧。”墨非老老实实的说道:“你比她多出一分妖冶的魅力,她比你多出一分清幽的气质,各有其美。”
颜盈不满意,忽然间跨坐在了墨非身上,纤手捻其另外一颗葡萄送入墨非口中,扭了扭身子,问道:“现在呢?”
墨非想了想,说道:“我给你看一样宝贝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