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第五百二十四章 險策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晦暗的小屋之中,熏香将尽。当赵高得知前方发来的消息时,面色变得相当的阴沉。
“那个地方怎么会有秦军?”
“任务失败,掩日大人勉强得以逃生。”
“杨端和军刚破邯郸,王翦军斩杀了赵葱,正往东阳地去,李信军分兵北上,可也没有这么快到乱原川。剩下的,还会是哪支呢?”
赵高呢喃着,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太原军?”
太原军事先奉命北防,也最有可能。
罗网的耳目也一直注意着太原军的动态,他们的部队根本没有大规模的调动。
若是小规模的秘密调动,倒有可能。可他们如何能够饶过赵军的耳目,到达乱原川?又如何能打败数量远多于他们的中山守军?
赵高心中一个个疑问没有得到解答,前方的情报却密集传来。
罗网关注这场战事,而相比于乱原川的事情,更多的则是大河以北的整体态势。
赵国一灭,燕国、齐国、魏国也会跟着有所动作。
齐国正在整顿兵马,而魏国更是将所有的军力资源都集中在了大梁城,看样子是准备依靠天下坚城大梁与魏武卒做最后的抵抗。
相比于这两国,燕国的动静更加奇怪。因为燕国就没有动静。
乱原川是罗网在做的私活,可燕国的事情才是关乎罗网价值能否得以体现的大事。
燕国与秦国交好,共同谋对赵国。可现在赵国快没了,燕国与秦国之间的友谊的桥梁已经不复存在了。
燕王贪鄙,可也不至于如此愚蠢。
“燕太子丹与公子嘉合兵了么?”
赵高读着这个情报。
赵国已经支离破碎,如今赵王迁在东阳地,公子嘉在代地,两者都统帅着赵国的一部分兵马,可没有合兵的能力,也没有合兵的意思。
此时,公子嘉向燕国靠拢,也是应有之意。
可是情报中另外一条信息,却让赵高有些惊异。
公子嘉军与燕丹合军之后,一部分军队忽然向着中山地而去,而与之同时,燕墨也在此地活动频繁。可是就在掩日发回任务失败之后差不多同一时间,公子嘉军停下了继续南下的步伐。
豪门恩怨:总裁进错房 舞小汐
如果公子嘉是为了夺取中山地,那么此时城防空虚,正是他入主的好机会。便是担忧自己兵力不足,守不住中山地,可也该带着中山地囤积的巨量物资北上。
可公子嘉却停步不前,再加上燕墨的举动,让赵高不得不怀疑,公子嘉军最初南下的目的,是为了北逃的那支边军。
乱原川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那支边军下落如何?
“首领,紧急情报。”
赵高从罗网刺客手中接过了情报盒子,解开了封泥。
看到了竹简上的字,赵高一下子豁然开朗。本是一个个散乱的思绪,因为竹简上的这个名字,都连接在了一起。
汉阳君率兵奇袭中山地,夺灵寿,却燕代联军。
“赵爽!”
………………..
秦军大寨。
“汉阳君可是下手真快啊!”
大帐之中,一众秦将不无抱怨之意。
论远近,王翦军离中山地要近许多。只是,王翦军中路突破,四面都是可以攻取的地方,可最为重要的目标还是东阳地的赵王迁。
非凡路 独败八
尽管王翦已经在第一时间分兵北上,可是还是没有快过眼疾手快的赵爽。
明明太原军离中山地几百里地,可是对方虽然晚来,却是赶了一个早集,冷不丁地冒了出来,一下子加快了伐赵的步伐。
相比于帐中将领的抱怨,王翦更为在意的却是另有其事。
“那支北逃的边军如何?”
“李将军与太原军合军之后,传来的消息。中山的守军和那支边军大多已被汉阳君剿灭,余下的则成了战俘。汉阳君将他们送往了自己的封地。”
如今赵国的情势,便只剩下了东阳地一块区域。赵王迁躲在那里,可四周都没有了可以求援的对象。可以说,如今的形势,已经是困兽之斗了。
“战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咸阳那边传来了命令,最晚到明年,一定要平息赵国各地的战事。诸将,兵发东阳。”
“诺!”
帐中诸将远去,只剩下了蒙武一人。
“上将军,汉阳君这忽然出现,有些奇怪啊!
“以正合,以奇胜,本就是兵家之道。”
“上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翦一笑,说着。
“其他的,重要么?”
蒙武一愣,拱手而道。
“诺!”
………………………………………….
代地。
“殿下,我回来了。”
燕丹面前,站着秦舞阳。刚从南方归来,他此时身上犹带着伤。
燕丹看了一眼秦舞阳,问道。
“你受伤了?”
秦舞阳低下了头,心中有些暖意。
“我在乱原川附近,发现除了罗网,还有秦墨活动的踪迹。属下跟随而去,被他们的机关兽所伤。”
“秦墨的机关兽么?”
“有点像是公输家的机关蛇,不过比之,消弭了杀意,却更为精巧。”
“看来一定是那位公输休的杰作。”
燕丹说着,有着一股惜才之意。
“可殿下,他们冒充我们,诛杀了不少罗网的刺客。罗网恐怕会把这笔账算在我们头上。”
燕丹摇了摇头。
“便是知道是秦墨做的,罗网也依然会把这笔账算在我们头上。”
秦墨站在秦国一边,罗网不可能公然与之为敌。而这些本就不能公之于众的事情,罗网自然会找个背锅的,燕墨则是最好的人选。
秦舞阳有些不解,却听得燕丹喟然一叹。
“当初听闻边军北上,我等本以为他们是来投奔公子嘉的。得此精锐,抗衡秦国便更有把握。可是现在看来,事情未必如此。”
“难道与赵爽有关?”
“不重要了!”燕丹挥了挥手,“赵国将灭,燕国怕是不能独存。如今之计,只能兵行险策。”
秦舞阳很是郑重点了点头,目中闪烁精光。
“殿下想要何时动手?”
“就在秦王政最为得意的时候。”
燕丹一言,看向了秦舞阳,问道。
“荆轲如何?”
“自从有了天明之后,便一直隐居练剑。最近,和高渐离在一块儿喝酒。”
听到了天明这个名字,燕丹苦笑一声。
“放不下的终究还是放不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