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 ptt-第五千六百八十五章 隕落!讀書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绝不可能再瞬移来瞬移去。
但,他更不可能逃走!
陈枫与他一样,恨不得杀彼此而后快,又怎么可能不乘胜追击。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是那个小子的诡计!
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似乎让他产生了幻觉,看不到陈枫的身影。
而他接连两次变换方位,恰好让自己自投罗网,重新冲向原来的方向。
不好!
唰!
楚太真猛然抬头,看向迎面而来的陈杀。
下一刻,他眼前画面陡然一变。
冲杀而来的陌生小子,瞬间变为陈枫的模样。
不仅如此,他的身形在不断暴涨,周围魔气更是汹涌扭转起来。
转眼间,一头巨大的黑缕巨炎大魔出现。
这次,楚太真想要再逃,为时已晚!
“给我死!”
大修罗葬神功被运转到了极致,天地间魔气被大量凝聚,裹挟着惊人的杀意。
用尽全力,一击而出!
轰!
楚太真躲闪不及,被魔气直接贯穿了身体。
“成了!”
陈枫张口吐出一大口血,庞大狰狞的抹去迅速消散,恢复人形后,在虚空摇摇欲坠,几乎站不稳。
可他在笑!
“楚太真,终究是我,杀了你!”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都从虚空一个踉跄,竟直接朝地面坠去。
不远处,陈杀犹豫了一下,上前接住了他。
黑鹰坠落
同时,惨叫声响起。
“陈枫!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太真浑身青筋暴起,面色涨得通红。
此时此刻,他的体内像是有一特殊猛兽般,四处乱窜!
生机被不断抽干,楚太真双目赤红,疯狂咆哮着。
他拼尽全力,也想将体内这股特殊的魔气逼出。
但,那可是洪级九品的大修罗葬神功!
全盛时期,他尚不见得能挡住,更何况此刻这油尽灯枯之下!
不到一炷香的时刻,惨叫声戛然而止。
楚太真的身体停止了动弹,从高处狠狠坠下。
苍穹之巅堂堂蓑衣楼创始人,至此,陨落!
连魂魄都逃离不了!
陈枫回到地面,盘膝当即开始恢复修为。
即便是在小千世界内,要想杀了一位二劫地仙,他依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若非星海世界内的那株世界起源树幼苗,恐怕在运转最后一击时,陈枫就先一步被抽干力量而亡了。
陈杀沉默不语,站在一旁替陈枫护法。
直到几个时辰后,陈枫身上大量伤口才消失不见。
他睁眼起身,看向不远处被摔成一滩肉泥的楚太真,心情大好。
走上前,二话不说,直接拿走轮回玉牌。
果不其然,楚太真毕竟是蓑衣楼的顶梁柱。
他的轮回玉牌中,收获颇丰!
不光有大量天材地宝、神兵丹药,甚至还有不少心法神通。
陈枫毫不客气尽数手下,忽然想起陈杀。
只因从小被囚禁,陈杀至今没有习得任何人族方面的功法神通。
“这个楚太真,是我的死敌。”
“他虽被我杀了,但不得不说,他所用的功法算得上顶尖。”
陈枫递了几个玉简过去,顺便给他普及了一下人族修行方面的东西。
“等我杀了加玛斯特玛,灭了万魔盟,到时候,你可愿随我离去?”
“去哪?”
“一个遍地都是人族强者的地方,离开这个小千世界。”
“好!”
“那里有不少人要杀我,你若跟了我去,恐怕会受到牵连。”
“无所谓。”
陈枫将楚太真的轮回玉牌抹去气息,恢复成空白的轮回玉牌后,递给了陈杀。
整个过程中,天道主宰没有任何动静。
也是,以苍穹之巅的性子,必定不会放过这个特殊存在。
二人休整片刻,继续前往人族秘境。
被楚太真的突然出现耽误了不少时间,陈枫只得不断瞬移。
等赶到人族秘境时,郎康早已离去!
不过,陈枫并未立刻追向魔王城。
他隐匿身形,悄无声息地控制住了一头修为还算高的修罗魔兵。
一番打探之下,他可以确认,郎康擒住的,就是钟离瑶琴!
只不过,根据这里一些修罗魔兵看到的画面,当时钟离瑶琴的状态显然有异。
她受伤了!
按理说,钟离瑶琴如今已是一劫地仙。
这方小千世界中,几乎无人能让她受重伤。
“除非……”
陈枫心中浮现一个名字。
他眸色顿时一沉,转身朝着魔王城赶去。
“郎康带走的,是我的同伴。”
陈杀闻言,扭头看向他,眼里有些犹豫和诧异:
“也是半魔?”
陈枫摇了摇头。
“有三位人族同伴随我来到这方小千世界,助我击杀加玛斯特玛。”
二人朝西疾速赶去。
都御使夫君吊炸天 公子懒懒
然而,就在陈枫要带着陈杀瞬移时,突然,他停了下来。
陈杀不解:“怎么?”
只见陈枫望着前方,眉头微皱,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郎康回来了。”
只不过,看他的样子,更像是……落荒而逃。
陈杀也顺着陈枫看的方向看去。
以他的精神力,自然什么都探查不到。
好一阵子后,他才远远感知到一道身影正疾速朝着他们冲来。
不过此时,陈枫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赶紧埋伏起来!”
陈枫一声令下,拉着陈杀便消失在了原地。
半柱香的时辰后,浓重的血腥味便传到陈枫二人先前所站之处。
这位在介绍中言片语所提及的人族最强修士,此时浑身上下无一不是伤痕!
魔气在其周围散开。
他的呼吸沉重,如老旧风箱般有种挣扎的感觉。
仿佛在苟延残喘,死死不肯瞑目。
郎康很高大,足有两米多,也不知是因为被魔化了,还是原本就如此。
一身墨黑色铠甲乍一眼看去,千疮百孔!
有些护住要害的地方,甚至还有被什么腐蚀过的痕迹。
新的旧的血迹在他身上凝结成深度不一的红。
若非他裸露的皮肤依稀可见如鳄鱼皮般的疙瘩,双目更是呈现不同寻常的青灰色竖眸,人们只会以为这是一位浴血杀敌的人族首领。
他右手上持着的那柄重剑,当初饮了无数入侵的修罗魔族,如今就染上了多少同胞的鲜血!
就在此时,他突然停下了身形,目光直直盯着地上一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