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劍骨-第三十章 誘音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檀香缭绕的壁画静室。
“要死了要死了……”
先天灵果浑身冒火,在壁龛内上蹿下跳,在檀灰里打滚,试图将自己身上熊熊燃烧的凰火熄灭。
刚刚陪宁奕演这么一出戏,险些将自己性命搭进去。
太吓人了。
那女子妖圣也就算了。
最后突兀出现的火凤,实在是吓了他一大跳。
很显然,火凤的现身,已经不在宁奕的掌控之中。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完美之事。”
仿佛看穿了灵果的心思,盘坐在静室蒲团上的黑衫男人,忽然开口。
宁奕声音沙哑。
他被一团炽烈燃烧的凰火严密包裹,周身三尺,缭绕成一片赤红火域,滚滚凰火沸腾燃烧的声音,与静谧万年的暗室形成鲜明对比。
宁奕黑衫徐徐燃烧,不断抛飞出破碎的漆黑灰烬,但……只是燃烧,直至如今,亦未烧完。
他的肌肤在灼烧中先是焦黑,再是破碎,接着露出如玉瓷般炽烤的晶莹肤色。
眉心三股特质,位于左边的一缕金灿色彩熠熠生辉,沐浴凰火,非但没有黯淡,反而更加炽烈。
历尽万劫而不死,方成不朽之纯阳。
从阎惜岭的生死劫,真正淬炼出属于自己的一缕纯阳气后,每一次游走生死边缘,都是一场修行。
五年的闭关,宁奕将纯阳气从纤若发丝的那么一缕,修行到了一根食指粗细。
他不断尝试熄灭神火,不断将自己逼入寂灭状态。
即便没有真正成功,亦是一种神游生死大道的体验,也正因这五年来的不断寂灭,他才真正体会到猴子当时一番寄语的含义。
想修成大成纯阳气,实在太难了。
某种意义上,大成纯阳气的修行,比自己的神火劫……还要难!
这并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道缘造化,这就是纯粹一次又一次的作死,而大成之前,若是失败一次,便是真正的神陨道消。
关于神火三叉戟右侧的“至暗特质”,则是恒定燃烧着如白骨般的幽暗火焰。
这些年,宁奕无法使它湮灭消弭,亦无法使它增涨一毫。
在与韩约一战之后,这一缕至暗特质被送入宁奕神海……本该致宁奕于死境,却意外成为了完成神火平衡的最后一环。
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不属于宁奕的特质。亦是宁奕无法修行的特质……除非,他能够通过自身参悟,缔造出当年韩约所缔造的特质。
凰火在体表缓慢熄灭。
焦黑的人形显出真容。
宁奕抬起左手,缓缓扶住右肩,将其提拎起一个角度,原本聋拉着的右臂,迸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
离字卷,切割血液内的火凤杀意残留。
生字卷,治愈肌骨。
片刻后,宁奕长长吐出一口气,他试探性转动右臂……仍然有些不适应,像是换了一条手臂,但已经不妨碍使用。
右手掌心对准仙缘果,山字卷吸力迸发,在檀灰里打滚的先天灵果微微一怔,惊奇发现自己身上怎么拍也拍不掉的那些棘手火焰,竟然被吸得脱落,在空中掠成风束,直奔宁奕面门而去。
宁奕轻轻启唇,将这些凰火吞噬入内。
这次与火凤的交手,险之又险。
自己之所以能够脱身,是因为初次交手,灞都二师兄对自己不朽特质一无所知,毫无防备。
若还有下次……恐怕难以善了。
“生字卷的生机,竟然消耗了三成。”
宁奕默默以神念在魂海内扫视一圈。
火凤杀力,是实实在在作用在自己身上了。
虽然借此机会,推进了纯阳气的一小截修行进程……但生字卷的消耗程度,有些超过自己预料。
因为生字卷缘故,打消耗战,宁奕不惧同境任何敌手。
他本以为,这次出关,只需要谨慎留意杀力修至绝巅的妖圣大能。
譬如白帝,龙皇这二位。
若与他们迸发战斗,对方杀招落在自己身上,一切便都结束了……生字卷再如何能补充生机,也无法挽救一个死人。
但如今来看……即便是不以杀力著称的火凤,自己也不可硬撼。
像刚刚那般的竭力对斩,每一记,都是对生字卷的大量负荷。
宁奕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说得就是如今的自己啊。
……
……
白银城西方。
穹顶的火烧云仍然凝固,未曾消散。
火红色身影收起了背后两轮巨大而锋锐的羽翼。
灞都二师兄神情恢复如初,心思徐徐落定。
灌篮之我很强 悲丞相
出发龙宫之前,十二妖神柱处,姜麟师弟说袭杀龙皇的人族剑修极有可能是宁奕,在他心中还有些许存疑。
但真正与宁奕交手之后……他倒觉得,此事不无可能。
此子身负大造化,大气运,进境之快,匪夷所思。
灞都云域,小古寿宴,宁奕身上还未显露出“三股不朽特质”的造化杀力。
如此来看……龙绡宫前,剑杀两位皇帝残念之事。
火凤回想着黑金秘纹撤销之前,龙皇留给自己的一番秘密耳语。
他以心声默问道:“若以有心算无心……宁奕应是可以做到袭杀之事的。陛下最终的判断,当真准确么?”
他缓缓落在地上。
火凤望着女子妖圣,轻声开口,道:“辛苦。”
紫凰一怔。
她万没有想到,火凤见到自己……竟会是这般温和态度。
若记得没错,这是五年以来,火凤第一次对自己开口说话。
上次在妖神柱前会面,她接过陛下赐予的覆海印,领命前赴倒悬海,从头到尾,没有和火凤说一个字。
其间态度,自是不言而喻。
妖修大多睚眦必报,极为记仇,自己与火凤之间的恩怨,整座妖族天下都知道,作为当事人……也必定心中知晓。
火凤神色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
他将此行的前因后果简述一遍:“陛下留在龙绡宫的残念被人袭杀,怒不可遏,遂决定动身启程出发。玄螭大圣此行未至……抵达龙宫的,除了陛下和我,还有灞都城的两位师弟师妹。”
女子妖圣凝视火凤,努力想从后者脸上看出一丝波澜,可惜火凤神情始终平静,如万年深渊。
不见戏谑,没有嘲讽。
这些年妖族天下甚嚣尘上的私人恩怨,在他眸中,如过眼云烟。
火凤的言语态度与其说是温和……不如说是木然。
原因很简单。
妖族天下时常会将紫凰与火凤二人,放在一起比较。
不管外界如何评论。
火凤眼中,从未有过他人。
目中无人,又怎会有恩怨,纠缠?
可如今这份温和态度,却让紫凰心中生出一抹复杂之意。
她摇了摇头,不去多想。
“姜麟,黑槿……也来了龙宫?”
紫凰皱起眉头。
先前宁奕在塔楼顶上的话,她也听到了……龙皇陛下竟会带两位妖君境的修行者踏入龙宫,实在有些不太理智。
“我师弟师妹很有分寸,不会惹是生非。”
火凤瞥了紫凰一眼,淡淡道:“黑槿熟识龙宫地形,不会误碰阵纹,踏入黄金城后,她是寻找造化的关键人物。”
紫凰沉默片刻,道:“如今陛下?”
“陛下独自一人出发,前去与白帝碰面。他希望在核心城开启之后,北妖域能提前一步,踏入那座黄金城。”火凤道:“整座龙宫,最重要的造化,应当就在核心城中。”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
目光在女子妖圣身上兜转一圈。
火凤语气轻柔地开口,不动声色道:“说到这里,倒是要恭喜你,既炼化了真凰精血,便算是不虚此行。”
踏入龙宫之前,他便心有感应。
天凰翼的圆满造化,便在这龙宫之中……果然在入海之后,于古神戟下找到了一头陨落真凰的尸骸,可惜来晚一步,精血被人提前炼化。
回想起那时画面。
杵着手杖的龙皇,只是催促自己踏入龙宫,告知天凰翼机缘必在龙宫之内。
龙皇那缕黏着覆海印的神念,见证了开启龙宫前的所有画面,必然也知晓……这滴精血,就是被紫凰妖圣所汲取。
火凤神色不动,明悟事情真相之后,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点小事,陛下还瞒着自己,难道是害怕自己为了这份造化,向紫凰报复出手么?
未免也太拿自己当外人……也太看不起自己的气量了。
得了火凤恭喜之语,女子妖圣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沉默,她与火凤并肩而行,本是处处提防警戒,谨言慎行到了极点,却因为后者展现出的宽宏态度,显得颇有些尴尬。
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
最终只能点头,嗯了一声。
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一些惭愧?
紫凰连忙屏神,压下心念。
造化之事……先到先得,她紫凰冒着生死风险,在龙宫门前炼化真凰精血,有什么可惭愧的?
这世间无主之物那么多,难道每一件宝器,就都该落入最适合自己的主人手中么?
坠入倒悬海后,心中那个藏在最深处,令人忘却本我的诱惑声音。
上一次,引诱自己吞下真凰。
这一刻,再次在心湖缓缓浮现。
“若为成就不朽,便该寸步不让!”
“造化机缘,有缘者得之……何须惭愧?”
“火凤野心甚大,要当妖族第三位皇帝……他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伪装罢了!什么宽容,大度,都是伪装!”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