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ptt-第1528章 一羣變態(2-3)相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秦人越吃了一惊,循声望去。
秦人越和秦奈何都是真人的实力,秦奈何得到了太虚土壤的滋润,这百年来的进步超过了秦人越。他们能清晰地感觉到在道场之外,有一股特殊的能量在靠近。
这一声招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真的是陆兄?!”秦人越惊喜地道。
正要准备出去,那股特殊的能量已经出现在道场中。
秦人越看向陆州……熟悉的面容,熟悉的气态。这不是魔天阁的阁主,又是谁?
秦奈何单膝下跪道:“秦奈何拜见阁主!”
“起来吧。”陆州挥袖。
接着魔天阁众人纷纷从外面走了进来,秦家的弟子则是在道场外等候。
秦人越当即道:“快!备上好酒好菜,我要好好招待一下老朋友!”
“不必这么麻烦,”
陆州走到一旁的椅子,径直坐下,说道,“魔天阁这些年能够平安无事,你和秦奈何做了很大贡献。”
“这都是应该的。”
秦人越随即叹息道,“只可惜,我个人能力有限,魔天阁人数众多,无法护得所有人周全。”
秦奈何在一旁解释道:
“百年来,青莲和九莲之中,也开始出现真人。都是以前卡在十六七命格的修行者。”
这样一来,秦家在青莲的地位,也不是绝对的霸主地位。
加上太虚在上面盯着,总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能做到现在这样,实属不易,你无需自责。”陆州说道,“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开口。”
秦人越摆手道:“朋友间,谈这些,岂不是侮辱了朋友二字?”
陆州点点头。
秦人越好奇地道:“修行界到处都在传言你的死讯,到底是怎么回事?”
“闭关罢了。”陆州简单回应了下。
“难怪……“
秦人越叹息道,“这一百年,魔天阁可不好过。还有,你那些弟子,都被太虚抓走了。以我的能力,实在无法阻止。”
“这不怪你。”
陆州继续道,“老夫既然回来了,便要将他们全部接回来。”
秦人越笑呵呵道:“陆兄闭关百年,只怕又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事实上,陆州的修为来自蓝法身和金法身两者相辅相成。虽然有至尊之能,却不是真正的至尊。
他的命格数只有二十七个,还有九个命格需要开。
秦人越继续道:“接下来,陆兄打算怎么办?”
陆州自出关的时候,便想好了接下来的打算。最重要的是先搞清楚徒弟们的安危,然后在想办法迅速将修为提升到三十六命格,成为真正的至尊。
在深渊闭关百年,陆州能明显感觉到,剩下的九命格,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
只要有足够多的,质量上乘的命格之心即可。
“登天。”陆州回答道。
秦人越一惊:“陆兄,你打算上天?!”
这……
真的要上天啊!?
“自然。”陆州道。
京 門風 月
秦人越说道:“据我所知,太虚十殿,圣殿,还有四帝,他们可都是至尊。除了这些,还有十二道圣,占十二地支。陆兄……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陆州目不转睛地看着秦人越说道:“你看老夫像是在开玩笑?”
“不像。”
秦人越笑道。
二人又拉了一会儿家常,便觉得无聊了。
魔天阁的弟子都不在,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没过多久,陆州便要离开。
秦人越挽留道:“陆兄,干嘛这么着急走?好不容易来了,怎么说也得待几天。”
“不了。”
陆州摇头道,“老夫还有要事要做。”
这百年以来积累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强留了。奈何,去吧。”秦人越很爽快地道。
陆州率魔天阁众人离开。
……
飞辇上。
陆州站在舵盘旁边,看着前方,说道:“这些年,你们修为进步如何?”
出关到现在,还没仔细问。
潘离天说道:“老朽愚钝,即将真人。”
冷罗说道:“和老潘差不多。”
左玉书说道:“三年前过的命关。真人。”
花无道尴尬挠头,为什么落后的总是自己,他只是说道:“我会继续努力。”
潘重和周纪峰本想自我介绍,一听四位长老的实力,连忙闭上了嘴巴。
他们都得到了太虚土壤的滋养,天赋本来就是上等,百年能有如此进速,也在情理之中。
嫡女弃后
秦奈何朝着四位长老拱手道:“佩服佩服。”
“你也不差。”潘离天笑道。
潘重身为掌舵者,指着前方道:“通道马上就到了。”
众人点头。
飞辇进入了符文通道中,又出现在并蒂莲的上空。
“这是要去……闻香谷?”
飞辇飞行的方向,正是闻香谷。
“也不知道一百年过去,并蒂莲现在情况如何。”
“人各有命,不必太过于担心。历史更迭自古使然。”潘离天说道。
“说得好。”
……
闻香谷。
陆州率魔天阁众人,顺利进入。
当他们来到那一代古建筑旁的时候,发现早已变得破败不堪,只有少数的两座建筑完好。
“陈夫。”
陆州出声。
他以众生言音神通将声音送了出去。
足以传遍整个闻香谷。
果不其然,在闻香谷的深处,出现了许多影子。
接着便是有数名修行者一同飞来,悬浮在空。
为首者,赫然是闻香谷深处居住的上古圣凶钦原。
钦原一眼便认了出来,兴奋又惊讶地道:“魔…………陆阁主?!”
“钦原?”
钦原落了下来。
“陆阁主,您终于回来了!钦原一族,恭迎陆阁主归来!”
身后所有黄蜂似的凶兽,都化作了人形,纷纷落地,齐声高呼:“恭迎陆阁主归来。”
旁边的几名人类修行者,却是当场懵逼。
陆州看了一眼便道:“华胤,你师父可好?”
华胤这才缓过劲来,提及师父陈夫,一时悲从中来,眼圈翻红道:“师父他老人家……”
话虽然没说完。
陆州听了,却是眉头一皱。
钦原解释道:“陈夫为了延长寿命,不得不自废修为,成了普通的老人。以此换取了三十五年的寿命。早在六十五年前,便归天了。”
众人闻言,皆沉默了下来。
这是曾经站在并蒂莲最高处的老人。
他的声望极高,他胸怀天下。
他不畏太虚。
不管太虚如何评断,在大翰的历史上……他的名字将会铭记在史书上,名垂千古。
也不知过了多久。
陆州才开口道:“带路。”
华胤朝着旁边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陆州等人,朝着林间走去。
不多时,来到了一座坟墓前。
坟墓不大,做得干净整洁。
墓碑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包含陈夫的生平,以及生前创下的各种成就和荣耀。
大字:恩师陈夫之墓。
陆州看着墓碑上的字,久久没有说话。
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的表情很平静,眼神也没有波动。
陆州没说话,华胤等人也没有说话,一同保持沉默。
大约注视了一刻钟左右。
陆州长叹一声,说道:“复生之法……终究没能用上。”
华胤说道:
“陆阁主不必自责,师父说过,这三十五年来,反而是他过得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陆州转头,看了一眼华胤。
陈夫的死,说到底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你们在闻香谷中如何?”陆州问道。
华胤说道:“我们打算失衡现象结束后,就出去,开启新的生活。”
陆州说道:“这样也好。若有需要,尽管开口。”
“多谢陆阁主。”
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最起码秋水山,有了依靠。
……
回到古建筑中。
陆州从大弥天袋中取出了钦原的命格之心,将其交还给钦原。
钦原重拾命格之心,心情愉悦至极。
至此,魔天阁除了陆州的徒弟,其他人全部到位。
殿中。
陆州下令道:“孟护法,联系一下老四。”
孟长东点头道:“是。”
他取出阵布,往地上一铺。
怀着激动的心情,孟长东还在想要怎么把陆阁主还在世的消息告诉明世因。
得给他一个惊喜!
点燃符纸。
没多久,画面出现。
众人同时看了过去。
画面中,老四嘴里叼着一根草,靠在树干上,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孟长东说道:“四先生。”
“谁啊……别烦我。”明世因侧身,一甩手,画面消失了。
“……”
孟长东尴尬挠挠头。
“孽徒。”陆州轻斥了一声,“继续。”
“是。”
孟长东再次点燃一张符纸。
符纸亮起。
画面再次出现。
明世因背对着符纸光团。
这次孟长东学聪明了,开门见山道:“四先生,还不快拜见阁主?!”
直接说,不卖关子,不搞惊喜了。
明世因没有动。
依旧背对着光团。
孟长东提高声音道:“四先生,还不赶紧拜见阁主?!”
明世因还是没有动。
众人面面相觑。
陆州微微皱眉……怒声斥道:“你在做甚?”
只有四个字。
但那熟悉的腔调,通过符纸的传递了过去。
能明显地看到,明世因的身子,出现了细微的颤动。
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转身。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就让人很费解。
大家都很清楚明世因最害怕的就是师父,为什么不搭理阁主?
就在孟长东准备说话的时候,明世因动了。
明世因缓缓调转了一个方位,看向光团。
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说道:“你谁啊?!别骚扰我了!”
孟长东:”???”
完了完了……四先生这是脑子进水了,瓦特了。
明世因的目光扫过陆州的身影,仅停顿了一秒不到,说道:“一群……变态!”
唰!
画面消失了!
“???”
众人一脸懵逼,一头雾水。
啪!
陆州豁然起身,骂道:“孽徒就是孽徒!”
“陆阁主息怒!”
孟护法当即下跪解释道,“可能是四先生没睡好,一眼没认出您!”
刚解释完,他便觉得这个借口属实太过于勉强。
又道:“也许是有太虚的高手看着他,他不方便……刚才都是故意演给我们看的。对,一定是这样。陆阁主消消气,四先生是什么人,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他绝对不是这种欺师灭祖,翻脸不认人的人!”
“……”
陆州听了孟长东的解释,也觉得有道理。
老四虽然离经叛道,但做事情向来细致,也不会轻易叛离师门。
这么做,难道真是因为太虚?
他没去过太虚,但从魔神留下的记忆水晶中可以了解,太虚十殿相当复杂。
众人见陆州陷入思索,不敢随便开口。
待过了一段时间,秦奈何才说道:“我也觉得孟护法说的有道理。太虚高手如云,四先生身怀太虚种子,一定有很多人盯着。”
陆州问道:“你以前联系过老四?”
孟护法摇摇头:“几乎没有。”
潘离天说道:“也许他不在太虚之中。”
“哦?”
潘离天继续道:“当日抓走丫头的大帝……以及屠维殿新任殿首,属于太虚十殿。”
潘重点头道:“对,我记得大先生和二先生是被青帝带走的。”
“三先生和四先生是被赤帝带走的。”
“五先生和六先生是被白帝带走的。”
众人将所知的信息汇聚在一起,整理清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