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312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默語知秋-第二百二十六章:巨大的海怪推薦-9q34x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穿过来之后并未看到自己所见的那种汪洋大海和晴空万里。
面前被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挡住了,身上有着大大的鳞片。
洛轻舞咽了咽口水,缓缓抬头看去,就见一双冰冷的眼睛凝视着他们。
如同是上苍俯视蝼蚁一般,这身形起码有三层楼那么高。
这蛇身,但是还带着两只菱角,像龙又像蛇,完全看不懂这是什么构造啊,不过不管是什么构造,这绝对是一个超级大的大怪物。
海怪啊,自己的面前居然出现了海怪。
洛轻舞嘴角抽搐,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刚刚从火葬场里面走出来,马上就要进入大海怪的肚子里面了吗?
苍天啊,大地啊,我跟你有什么仇啊?我上辈子是挖了你家祖坟啦。
还是给你家带了绿帽子了,这么跟自己过不去,先是失忆,现在又来了电击。
这就不说了,给带了个火葬场,如今又出来个大怪物。
这分明是要玩死自己的节奏啊,香蕉你个巴拉。
还有完没完了呀?还不如直接给自己一个痛快告诉自己:你他妈就乖乖受死吧,别挣扎了。
看着这巨大的怪物洛轻舞,欲哭无泪,这根本就打不过,别说打了,人家估计一扫尾他们全都得瞬间破碎。
而且这么大的怪物,哪怕他们逃得再快,只需要一张一个大嘴就能把他们和船一起吞下去。
双手合十对着面前的大怪物碎碎念:“还怪大爷啊,我们就是路过,你大发慈悲放我们走吧。”
“你就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我保证我们绝对一去不回头,绝对不来打扰你的清静。”
“话说啊,我也是鲛族,你那个看在是同类的份上就饶了我们呗。”
其实说自己是家族侍卫了,隐晦的告诉这条海怪,怎么说鲛族公主也算的是海底的霸主。
这条海怪应该不会那么不长眼的,就来为难自己吧。
如果同样是海底生物的话,应该都会感知到才对。
赵无言也是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好怪直接丢了一根绳子给洛轻舞。
“轻舞你先上来。”
在洛轻舞抓住绳索的时候,他快速一提将洛轻舞直接提上夹板,抱在自己的怀中往后推。
用身体挡住洛轻舞的身子,抬头盯着面前的不速之客。
皱着眉开始准备运行自己的内力发起攻击,不论如何那么自己拼死也一定要让洛轻舞逃出去。
赵无言并不认为自己有点武功就能够与面前的大怪物相抗衡。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跟这个大怪物打斗,拖延一点时间,让洛轻舞能够找到机会逃出去。
低声侧头,对洛轻舞道:“等一下我发起攻击你第一时间开着船逃跑,大船不要了,你也一定要逃出去。”
洛轻舞,很是果断的拒绝:“不行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哪能丢下你自己逃这件事情你就别想了。”
赵无言皱着眉:“这个怪物不是我们两个能够抗衡的,能走一个人算,一个人起码你走了以后我还能找机会,说不定能再离开。”
洛轻舞真的不知道赵无言是怎么想的,明明自己的水性并不如别人好,现在还非要在海上与大海怪打斗,给自己争取时间。
难道他以为他将大海怪打死以后,自己可以一直在海上漂流,还能活着吗?
戰羅剎 雪嶙風
这可是充满着危机的大海,根本就没有存活下去的希望,就算是有估计也是万分之一。
好多客气的反驳:“你可拉倒吧,你水性还不如我好,不如你驾着船跑我去拖延这个大海怪。”
然而赵无言却顾不得那么多了,生怕这还怪提前发起攻击,于是运行着自己的内力,做上攻击的姿势就准备上前打架了。
他一副赴死的模样,然而震惊的事情却发生了,他看着面前的白色身影,缓缓朝着大海怪飞去。
飞过去后稳稳的顶在了大海怪的脑袋上,缓缓伸手去摸它的头。
赵无言吓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但是现在洛轻舞在大海怪的身上,他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不小心交出生灵来,会惊动大海怪。
生怕惊动大海,怪后对洛轻舞发起攻击,所以此刻他手心都紧张的出汗了。
自己站在面前,一动不动,就盯着那白色的身影,眼神一直示意洛轻舞不要有所动作。但是对方却压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洛轻舞刚刚将手放在这大海怪的头上,一个略带沉稳的声音传来。
“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能找到你真的太好了。”
洛飞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是蛟族退化了,没有蛟族公主的守护,所以变成了这模样。”
“时间已经太久了,根本就撑不下去了,这一条蛟,起码也有千年以上道行。”
“估计还真是找了你很久,所以你不如就收他做坐骑吧。”
洛轻舞听着洛飞的声音,眼前一亮,有这样一个大海怪做做起,这简直太拉风了。
想想这件事情,洛轻舞整个人都飘飘然,站在大海怪的身上,双手叉着腰。
一副笑得十分得瑟的模样,让下面的赵无言看得直皱眉,但是既然这样大海怪都没有动作,反而还微微的低下了头。
这眉眼温顺的就像是被驯服的宠物,有了这样的认知,赵无言心中震惊无比。
赵无言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这次和洛轻舞出海那是一次比一次震惊。
为什么这个丫头总是不按套路出牌,而且他身上神奇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權少的專屬紅娘 雪音
就连失忆了以后,居然也能如同一个怪物一样,在海底呆那么久的时间。
还有刚刚她没穿衣服,现在的衣服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赵无言,自然也认出这衣服和先前的也是有所不同的。
虽然款式差不多,但是那个裙角的花色却是有点相差的。
如今这上面的大海块对于洛轻舞的态度也如同一个宠物。
还有他这段时间在海里如鱼得水,心中有些苦涩。
当初的南宫冥应该都知道她这些秘密吧?但为何从前和现在,她对自己都不曾袒露过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她身上究竟带着什么不一样的?
是不是不管他是不是失忆是不是不管南宫冥在不在自己都没有希望能够得到他全身心的信任。
想到这里赵无言握了握自己的手,最后才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最终这也只是化作一抹苦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赵无言又恢复了,那邪魅而放荡不羁的笑容。
“轻舞,这是怎么回事?”
“哦,没事,就是刚刚收服了一只小小的坐骑。”洛轻舞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他脸上的那种得意根本与他所说的话完全相反,什么叫做小小的坐骑。
这个坐骑还小,他照样把头摘下来给洛轻舞当球踢。
算了,这丫头要得瑟就让她得瑟吧。
洛轻舞就站在大海怪的头上,到时候完了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还怪很是开心的回答:“小黑!”
“这名字与你的长相倒是很贴切,你能带我们离开这里吗?”
“可以。”
得到小黑的回答,洛轻舞转头对赵无言道:“他叫小黑,对我们没有恶意的。”
“我跟他在前面开路,你后面掌舵跟上。”
洛轻舞取得这个名字简直是亮瞎赵无言的眼,不过还是很捧场的,没有说话,其实赵无言并不知道这是这小黑自己说的,并不是洛轻舞曲的名字。
殺手反穿:總裁的惹禍新娘 絲絡
于是笑着点点头:“好,那你小心些。”
接下来有小黑带路,他们很快离开了那船到火葬场。
等到视线开阔的时候,阳光洒在海面上,泛起点点星光。
海水哗啦啦的声音流淌,不时还有海鸥从上面掠过。
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起来,洛轻舞站在小黑的头上张开双臂,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感觉整个人都像活过来了一般。
而在这视线所及之处,有无数的小岛在连绵不绝。
只是这些海岛与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上面死气沉沉的,就连一点绿色植物都很少看到灰秃秃的,很是难看。
就如同爆发过的火山一般,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生气。
洛轻舞看得皱了皱眉,这个危险之后难道不是应该有那种世外桃源吗?
怎么会是这种鬼地方,想要找点吃的恐怕都难。
霸气总裁,不屈妻
要不是有空间里面的淡水,估计这段时间他们都得渴死。
其实诺青我也知道,自己拿那些东西出来赵无言肯定是有发现的,只是赵无言不问洛轻,我也不想自己主动去说。
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得很微妙,一个不问一个不提。
查找那些海岛认真看过去,这才发现那海岸边上有许多的人,声音很是怪异。
“呜哇,呜哇…”声音很大,从那边传过来,那些人还手舞足蹈的。
经历过这一次的船只火葬场之后,如今的他们更不知道自己在何方了。
如今又遇到这一群奇奇怪怪的人,也不知道是落难的人还是野人部落。
更或者是所谓的海贼,洛轻舞犹豫了,不知道要不要靠岸。
转头看向赵无言:“那边有好多的人,我们要过去看看吗?”
“你如果想过去的话我们就过去。”赵无言依旧带着邪魅而宠溺的笑。
一句话就像是你想要去冒险,我就陪着你去。
洛轻舞本就不是畏首畏尾的人,想着若是不靠过去,到时候这些人要是落难的人,那不救也说不过去。
很果断的就开口道:“那我们就过去看一看吧。”
心中却想着如果这些人不是落难的人,若是海贼的话,正好让这小黑把他们都给收拾了。
实在不行还有自己和赵无言呢,到时候让这些人所有的歪心思都埋没在心底。
一直没有上岸,也想要去陆地上走一走,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好吃的东西。
想着吃的东西恶心,我的嘴角流了一点口水。
快速的将口水擦干净,转头的时候发现赵无言掌舵,一路控制着船只跟在小黑的身后。
洛轻舞在心中与洛飞沟通:“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你不要什么都问我,把我当神一样好不好?”
“你不知道,我难道知道肯定是先问一问你呀,不知道就不知道吗?哪来那么多的话!”
“嘿,我这暴脾气,我说你就不能脾气好一点吗?一个女孩子家家,你这样到时候没人喜欢你。”
“你不是说了我是有妇之夫,现在我还是个孕妇勒,我像是没人要的样子吗?你看船上就有个大美男,我天天都可以看着他下饭。”
洛飞三个白眼,对于着洛轻舞说的话嗤之以鼻:“切,看得着摸不着,更是吃不着,你在得瑟什么?”
洛轻舞听得嘴角抽搐,这段时间和赵无炎在一块看着,他长得真的是很好看,想要伸手吃豆腐,但是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一直阻止自己。
每次快要下手的时候,那个声音总是会冒出来。
风华绝代之王爷的惑心妖妃
是一个极好听的男人声音,好听的让人觉得耳朵都快怀孕了,对于那个声音洛轻舞还是本能的觉得很亲近。
虽然想不起来这声音的主人,但是罗青我知道这个人对于自己一定很重要。
所以这一段时间以来,虽然会经常说赵妍长得好看,但始终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也让洛轻舞十分的苦恼。
就如同路飞所说的看得着吃不着,这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
也就纳闷了,这么个大美男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居然每次都伸不出手。
这绝对的是暴殄天物,郁闷归郁闷,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解决面前的问题,至于失忆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呗。
反正现在在这茫茫无边的大海,就算想起来想要回去也很难。
何况赵无言似乎有意回避这样的问题,虽然是因为自己会剧烈头疼,可是每次想要问的时候,看着他眼底有些痛的样子,洛轻舞又不忍心。
就在这样的思绪之中,小黑带着洛轻舞缓缓靠近这灰扑扑的小岛。
距离这些人越来越近,罗金武也越发的看得清楚,这些人的身高比普通的人还要高,就连赵无言这样的个子在他们面前也显得矮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