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超級女神故事之二 txt-第669章終於回來了4看書


我的超級女神故事之二
小說推薦我的超級女神故事之二我的超级女神故事之二
“可是!你们要军训呀!”他喏喏道。
很是明显,他有点走神了,连带记忆力,也是退化了。
等于说,他提前进入到老年痴呆状态了。
呵呵!我差点要说出这样的话,要不要送你去养老院呀?
幸好,我没有无厘头到天上去。
不然,真会有他好笑呀!
“哼哼!”袁花朵冷笑,一只手也不再捋捋头发了,估计,想学习我的功法,直接箍箍他的手。
“你的耳朵里养鱼了吗?”她直直啐他。
不过,她在脸上,已经学习到狡猾的表情。
就是说,啐啐人的时候,她也会笑容满面呀!
我去!我的狐狸手法,被闺蜜学走了。
算她狡猾,终于明白一个人际交往的重要道理,随时笑笑,在笑笑中麻痹对手,最终攻击对手。
直到胜利在望!
呵呵!女神的心机,莫过于如此呀!
“洋芋?”搞笑的是,红薯误会了。
他压根没有想到养鱼一说的玩笑上。
真会以为,袁花朵说到洋芋之类的吃货上,和土豆马铃薯一样的称呼。
甚至,他冲她笑笑,觉得她搞笑,这个时间,竟然会说到洋芋之类的吃吃上面。
不过,红薯喜欢吃醋溜土豆丝,很是香香的一道菜,搭配米饭大肉,很是下饭。
难道说,袁花朵想吃土豆丝了?他本能上这样认为。
“呵呵!”他笑笑。
扬起右手,冲她挥挥,刻意吸引到她的关注状。
也是,他不这么动作一下,袁花朵已经偏转的眼神,很难再看看他一眼。
“你想吃醋溜土豆丝吗?”他跟着问。
眼神里满是期待。
“我去!”她回他一句,简直就是啐啐。
可见,她本能上,显得多么失望与生气呀!
“你怎会这样说话呢?”她显得不解。
“呵呵!”我在一边只管咯咯地笑笑。
也是,只有我听出真实的意思,自然,便要笑笑两个家伙。
都被对方蒙在鼓里了。
不过,我在心里稍稍有点醋意。
因为,红薯问问袁花朵,满满的温柔关心气氛,很是醋醋状。
狂妃倾世废材逆天 膤樱埖ル
我去!他说到醋溜两个字,倒是有点讽刺味道呀!让我吃醋了。
为了调节自己的情绪,我依然保持着笑笑的表情,却要舒展两只胳膊,连带手掌,左右晃晃。
晨练的状态。
不过,现在的时间属于晚上,称为晚练吧!
真想预备好,冲过去,伸手箍箍红薯的手。
让他多嘴,诱发女神的醋醋心理。
“你猪头呀!却要在这里说说吃吃!”袁花朵毫不客气,抓住机会,猛啐他。
好笑的是,听她的语气,有点女友教训男友的做派。
可是,他们之间没有建立起关系呀!
这么说法,是不是有点超前了?我暗暗嘀咕。
这个时候,我倒是不再吃醋了。
心里隐隐幻想,他们真会成为一对儿。
红薯没有生气,依然笑眯眯,算他聪明,可以如此镇定。
换做一般男孩子,早就红了脖子红了脸皮,跟着,吱唔起来,吵闹起来。
要知道,不善于玩笑逗趣的男孩子,最最容易发火了。
火影 之 千葉 傳說
还好,袁花朵幸运,遇到了红薯,真是一个温柔的大男孩子。
可惜,他已经结婚了,不然,喜欢他的女孩子,可以拥有更多的选择。
现在,即便是袁花朵喜欢上他,两人之间,已经没有结婚的概率了。
除非说,红薯离婚。
不过,男孩子做到这么一步,也是不容易。
假如,家里有了孩子,简直不可能离婚了。
除非,男孩子不负责任。
不过,男孩子拥有大把的金钱,这些困难不是障碍。
关键是,袁花朵会喜欢上他吗?
当然,两人不破坏对方现实生活氛围的状态下,可以尝试另种的爱情。
就是说,不能结婚,却要联系那种。
总之,这种事情属于他们的操作范围。
我倒是没有兴趣,我只想要粉丝的效果。
我不喜欢红薯,却喜欢他的粉丝效果。
呵呵!女神要得不多,只想拥有大把的粉丝呀!
所谓明星原理,就是这种状态呀!
“可是,我听你说,洋芋两个字呀!洋芋就是土豆呀!要知道,醋溜土豆丝最最好吃了!”红薯耐心解释。
“哈哈!”袁花朵显得手舞足蹈起来。
她发出大笑的声音,却不是淡淡地笑声。
足以证明,红薯这番话,愣是戳中她的笑窝了!
我只管笑笑,这个时候,我万万不可说上一句话。
不然,两个家伙的炮火一定会朝着我轰击。
袁花朵一头长发,随着她的笑声,来回晃动,很是扎眼。
我偷瞄红薯,果然,他被秀发所吸引,眼睛禁不住多看好几眼。
要知道,女孩子的秀发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一道美丽风景线。
许多男孩子看见女孩子的秀发,浑身便会滋生出无尽的兴奋度。
唉!爱情的想法,真是说也说不清呀!
“唉唉!注意听讲!”袁花朵注意到他走神,忙吆喝着。
“嗯嗯!我听着呢!你不吃土豆丝!”红薯明显是心不在焉,只会想着她的头发了。
“呵呵!我再说一遍,不是洋芋,而是养鱼!别再胡思乱想了!”袁花朵说完话,继续甩甩头发。
我去!她简直就是故意吸引他呀!
另种说法,她想勾引他。
看上他的出租车收入了!我暗想。
不过,和红薯在一起,也是开心的状态。
如此亮点,算是袁花朵喜欢上他的原因了。
可是,我觉得袁花朵有点亏损。
关键是,她还是一个姑娘,红薯已经结婚了,按照传统的爱情学说,他属于破身的男孩子了。
破身男之类!配得上袁花朵吗?
有点不值,我这么看法,却不能说什么。
毕竟,这种事情属于两厢情愿的结果,两人之外的人,委实不好插手什么。
“不是洋芋?而是洋芋?”红薯重复着洋芋两个字,脸上的肌肉逐渐凝聚在一起。
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
也是,他会觉得,袁花朵是个猪脑壳!简单的洋芋两个字,也会搞不懂呀!
我去!真是猪脑壳!这种问题值得如此费心吗?我瞅瞅他,心里堵得慌。
也是,看着别人犯傻,自己的心里也是不舒服,很有点冲动之念。
总不能跳将起来,摁倒这种犯傻的家伙,美美地修理一顿。
当然不能这样操作了,明显是,犯罪行为。
不过,意识里经常会有这种冲动。
我去!恨铁不成钢的状态下,真会这么冲动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