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御九天 起點-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两个才和齐达相欢过的海龙女同时露出了兴奋之色,此时,海龙王手中的龙神之剑正喷吐着海龙的魔法,只见一团漆黑的龙影扑住了空中的一道白色灵光,那是齐达最后的灵魂,龙影对着这灵魂不断嘶咬,忽然一片碎片从灵光中碎裂开来,龙影猛地转身扑住那道碎片,形似满足的吞噬下去,然后又重新扑住灵光,愈加疯狂的嘶咬起来……
而倒在地上的齐达尸首随着鲜血不断的涌出,他原本黝黑的皮肤开始失去色泽,一开始还是苍白,随后迅速地变得透明起来……
“还不过来!”
随着海龙王的一声令下,那两名海龙女飞快的站到了海龙王的身前跪俯下来,眼巴巴的看着龙神之剑上的龙影,另外两名海龙男子也都跟着上前,跪俯在地,眼中是同样兴奋而又渴望的神色,四人身上的气息不断高涨,然而就在气息既然突破到鬼级之时,天空猛地一声轰隆,晴天惊雷声中,四人的涨起的气息猛然遭斩,断在了虎巅,四人都不甘的发出低沉的吼声,身为鬼巅,一旦脱离海水,就实力骤降,站在陆地之上,就更是只能屈于虎级!强烈的耻辱让他们更加渴望地望着海龙王。
“收!”
海龙王手一翻,龙神之剑向下挥斩,正在空中撕咬的龙影不满的怒啸一声,却不得不遵令退回到剑身之中,此时,齐达的灵体已经残破不堪,但是,就在这不堪中,一道光脉显露出来。
“神路浩然,哪怕是先师在成神之前留下的遗种,经数代稀释,也仍然藏有一丝神性,真正是一人成神,一脉升天……”
光脉似乎想要逃脱,海龙王的手再次探出,轻轻一捏。
轰!
北京战争 杨叛
光脉猛地涨开,竟然抵挡住了海龙王的力量,但就在这时,一道波动从海龙王的身上传来,那是一道律令,光脉猛地颤抖,然后在这波动下彻底的松弛了下来,炼化的光脉在海龙王的手中化成了四滴神液浮在半空,每一滴都晶莹闪耀,内里光影交错,仿佛有小世界在其中演化。
海龙王微微一笑,他果没算错,从此人身上只能榨出四滴神液,若是他能修行到鬼级或许还能再多出几滴……看着四滴万端神异的神液,海龙王心中也难免生出一丝可惜之色,道不同,不相谋,神性相斥,不是同道,汲取不仅无益,还有大害,
海龙王伸手一挥,四滴神液便没入四人头顶消失不见,“神液入体,不需刻意,神液会自然化入四体百骸,自此刻起,尔等就能无惧诅咒。”
话音一落,海龙王忽然一叹,“若不是这次秘宝出世,该等到齐达的血脉诞生之后再取其神性的,命人护好他的妻子,务必令其平安产子。”
“我等必为王上夺来秘宝,不辱使命!”
四人连忙跪下诺道,鬼巅的气息渐渐从他们身上升起,四人更是喜不自胜。
……
老王猜的没错,圣城那边不放人肯定会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而且还是一个让王峰相当无语、也相当棘手的借口。
有确切证据表明,卡丽妲当年游历大陆时,在九神见过隆康……
这消息是在老王回玫瑰后的第二天见报的,时间可谓是卡得恰到好处,在联盟也是瞬间就掀起一阵广泛的议论。
坦白说,卡丽妲当初以冒险者的身份游历天下,不管是去见过谁,都不能算是什么可以被攻击的污点,可唯独这位隆康大帝不同。不管承不承认,隆康大帝都必然是现如今整个九天大陆上最有权势的人,哪怕是八部众的帝释天、哪怕是刀锋议会的议长,甚至包括海族的王,都无法否认这一点。
当初游历天下的卡丽妲虽然也算是很有名望了,但要说引起如此重量级人物的重视,那还真的是远远不够,隆康大帝肯定不可能出于欣赏才和卡丽妲见面,而且按照圣堂之光上爆料的双方见面时间,正好是在卡丽妲大陆游历的尾声上,而从那回极光城之后,卡丽妲就接任玫瑰的校长,并开始大张旗鼓的搞革新,学九神那边的‘养狼’风格……这肯定是受了隆康的影响啊!
毕竟卡丽妲这个级别已经涉及到刀锋联盟的权力构架了,圣城表示将要彻查此事,而在圣城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卡丽妲是绝不能离开圣城半步的。
乍一看,这消息似乎有点莫名其妙,毕竟就算卡丽妲真和隆康见过面,也不能说卡丽妲就叛变了刀锋,这完全就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但妙也就妙在这里,正因为这是个莫须有的罪名,因此在让圣城无法定罪卡丽妲的同时,也让卡丽妲完全无法自证,而且更坑的是,卡丽妲不但无法为自己辩驳,她甚至连拒不配合的权利都没有!想想看,如果卡丽妲在这种舆论下质疑圣城的调查,甚至说拒绝配合、强行返回极光城,那一顶‘畏罪潜逃’的大帽子绝对就要给她扣死了。
站在了道德制高点,哪怕一个蹩脚的理由都可以让你无计可施,圣城还真是一出手就是王炸。
老爺 有喜
老王算是看出来了,此前圣城对卡丽妲的攻击招招致命,每一样指控都落到了实处,那是真想要卡丽妲的命,想要一击击垮雷家,让雷龙万劫不复。可现在因为玫瑰八番战的获胜,因为鬼级班的开设,圣城换策略了,他们现在要的只是将卡丽妲困在圣城。
一方面固然是为了削弱玫瑰的力量,毕竟卡丽妲的能力有目共睹,若是让她此时归来与王峰强强联合,这鬼级班没准儿还真能被他们搞成;而另一方面,则是人质在手,让雷龙和王峰投鼠忌器的同时,也让他们有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和玫瑰谈条件的资本。
王峰逆袭也好、鬼级班开设也好,甚至包括玫瑰改革也好,在圣主的眼里其实都并不是什么天大的大事儿,他真正忌惮的只是雷龙而已。
对圣主来说雷龙肯定是死了最好,但这世界任何事儿都是可以谈的,如果雷龙愿意远走海外,再不踏足刀锋领地,那对圣主来说或许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儿,只要双方还没有彻底闹到必须你死我活的地步,那自然就都还有谈的余地,当然,前提是手里得先捏够足够的筹码,像卡丽妲这种已经送上门的,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回去?
明眼人显然都能看得出此时此刻玫瑰的被动,可老王却反而是心里踏实了,甚至心情不错有点想笑。
以为禁锢妲哥就可以削弱玫瑰的力量,就可以让鬼级班办不成?圣城那帮家伙大概是想得有点多……这局面其实对现在的玫瑰来说还真是挺不错的。
妲哥虽然一时间回不来,但至少人在圣城还是相当安全的,而且因为卡丽妲在圣城,超强的话题性和瞩目程度,反而是替玫瑰分担了更多的压力,转移了更多外人的视线,让鬼级班在各方面所遭受的阻力更小。
当然,态度还是要表示一下的,也是为了更好的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嘛,而这种表态,当然是要找雷龙。
…………
玫瑰的后山,幽静的小院,纵横交错的黑白棋盘上,一老一小正执手互奕。
不是围棋,这次换成了象棋,相比起之前那几百颗棋子,这两边加起来才三十二颗的象棋看起来显然简洁多了,棋盘不复杂,不至于让雷龙这种新手看花眼,但棋局却一样是千变万化、妙处无穷。雷龙是真的挺佩服王峰那颗小脑袋的,小小脑瓜子里脑仁儿没几两,怎么就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好玩儿东西?
这玩意儿雷龙才学不久,此时每一步都要沉吟许久,王峰却随手随下,一边漫不经心的故意问道:“我说老雷啊,圣城那边给妲哥定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你难道真就这么看着不管?”
“老喽老喽,没那能力!”雷龙目光灼灼的盯着棋盘,小心翼翼的吃了王峰一个卒:“我现在就是个钓鱼的小老头儿,哪管得了圣城的事儿。”
“我说老雷啊,你们爷孙俩这就不厚道了。”老王似乎嫌他吃得不过瘾,又给送了一只马,一边说道:“你看看我,又出钱又出力又出人,一颗红心向大哥,你们还什么事儿都瞒着我!”
“瞧你这话说得!”雷龙惊喜无限,立刻吃马,送上门的能不要吗?他心满意足的说道:“王峰啊,这局不是你组的吗?从头到尾我都只是配合你在行动,无条件信任绝不哔哔还全力支持,这么好的搭档你哪里找去?就这还叫瞒你呢?”
“瞒的多了!”老王笑了笑,激将道:“比如说……暗堂?”
修仙狂徒
“这你可就问错人了,暗堂是这几年才崛起的,老头子我都隐居十几年了,能知道暗堂什么事儿?”雷龙催促道:“别在我这里动这些歪脑筋,下棋下棋!我双车双马对你单车炮,好不容易占个上风,可别跟我在这插科打诨的,你这盘输定了!”
这老狐狸……老王心里好笑,看这态度怕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坦白说,王峰和雷龙之间的关系大概是外界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所有人都已经把王峰视为了雷家的核心,视为雷龙苦心布局后的反扑,却不知道王峰连雷龙和圣主间的矛盾,都是靠他自己猜出来的。
不是雷龙没把王峰当自己人,而是他真的没管事儿了……也不想再管事儿,面对圣主,他其实是想避让的,甚至在王峰决定八番战之前,雷龙就已经准备用离开刀锋大陆、漂流海外为代价,来向圣主妥协,只为保住卡丽妲和玫瑰了。
什么重新崛起、对抗圣主……雷龙压根儿就没有那些想法,不是惧怕圣主,而是不想让刀锋联盟再经历更大的动荡,因此很多事他也根本就没有告诉过王峰,选择配合他,是因为卡丽妲从省城寄回来的家书,让老人突然有了种想看看这帮年轻人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的想法而已。
所有人都认为雷龙是幕后大手,却不知他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
上次老王忽悠霍克兰时,提到圣主和雷龙恩怨那些话,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后连猜带蒙来的,可昨天金贝贝拍卖行的聚会,乌达干才给了王峰第一份儿有关圣主、雷龙和千珏千往事的资料。
而这其中,有两个调查结果让王峰很意外。
其一是妲哥和千珏千的关系,以前王峰一直觉得千珏千只是和雷龙有关,但从乌达干给的那份儿资料上看,真正教会卡丽妲天璇剑舞的,不是雷龙,反倒更有可能是那位已经叛出圣堂的暗堂之主千珏千,可以说是卡丽妲的半个师父了。
涉及到‘媳妇’,这个就不得不留个心眼儿了。
想想上次从冰灵离开后,来自暗堂童帝的刺杀,这事儿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是有点问题的,杀阵很足,可……杀意似乎不够啊,不是说童帝没尽力,而是说真要刺杀同级别的卡丽妲,单单只派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怎么都要多派两个人吧?那自己就绝对没有背着卡丽妲逃跑的机会。
那次刺杀,与其说是冲着‘要卡丽妲命’去的,倒更像是为了某种目的的作秀,还故意给她留了一线生机,而更奇怪的是,卡丽妲事后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否则按理说,这种遭遇重大险情的刺杀,妲哥理应是要去赏金联盟备案的,那是每个联盟英雄都应该走的、相当标准的流程,不但要录入敌人的资料,让其他英雄以后有防范的机会,联盟同时也会相应的提高童帝的赏金。
说白了,两边这种反应都不正常,妲哥跟暗堂这个千珏千的关系确实不简单,这也是老王今天真正想从雷龙这里了解一下的,可惜看雷龙的意思是并不打算多说。
而另一个调查结果就更意外了,当年雷龙和千珏千的组合并没有在争夺圣主之位上落入下风,可最后关头雷龙却突然宣布直接放弃争夺,以至于千珏千独木难支……可以说,圣主之位几乎是雷龙拱手相让出去的。
坦白说,以前老王是真不知道雷龙到底是怎么想的,说他真想隐退、无欲无求吧,偏偏又一直在暗中给卡丽妲和自己护航,可要说他有什么野心吧,这凡事随缘的态度却又真不像是有野心的样子,以他的前世的经验,……所图甚大,只可惜,这船他已经上了,想下也下不来了。
“将军。”老王落下了最后一子,那边正兴高采烈的雷龙顿时傻眼,他本是有机会守住的,可为了吃王峰那个马,他自己把棋堵死了。
他略一沉吟:“先缓两步,这个马我不吃了,来,我还给你……”
“又来了,您老刚才还说我输定了呢。”
“你小子又阴我?”
“没办法,老雷你实在是太好骗了,我一忍不住就……”
“得了便宜还卖乖。”雷龙瞪圆了眼睛:“不行不行,再来一盘!”
“再来十盘你也是输。”老王哈哈大笑:“不来了不来了,鬼级班那边的事儿我还没落实呢,您老要肯出山帮忙,我就狠心再虐你几盘,不肯?没门!”
讲真,选择放弃,这事儿不怪雷龙,不是能力不足,时代和眼光的局限性让他破不了这种局是相当正常的事儿。
圣城是一座坚不可摧、且修复能力很强的城堡,要想动摇他,靠狂轰滥炸是没用的……必须要从根源入手。
雷龙他们当年是想由上而下直接夺权,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农村包围城市才是真理。
革命,就要由下而上,那些看似不起眼的螺丝钉才是决定圣城是否稳固的关键。
只有当大多数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那才是解决问题的时候,雷龙要是不从思想上转变,这局他永远都破不了。
看来还是只有靠自己。
用王家村大佬的话,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啊。
万道神尊
“年轻人不讲棋德……”雷龙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