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 線上看-第844章:如果,我不給呢?相伴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问题出现了,我知道,这里面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立马问:“怎么回事?”
张辉不爽地说:“见面谈,电话里说不清,我在酒店等你。”
我说:“很晚了,下次再谈吧。”
张辉立马说:“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兄弟两同舟共济,血路一起杀过来的,你让你小弟上位,我可以理解,你想陪你老婆孩子,可以,但是,你也得教会你小弟做事啊,现在他搞不定,只有你能搞定,你却要下次?怎么?真的觉得自己可以退出江湖?上次的教训,还没够吗?权利,要握在自己手里的,不会真的要全部交给你小弟吧?他胡来的。”
我听着就很不爽,我说:“你想怎么样?”
张辉立马生气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想怎么样?搞的我在欺负你一样,你是我弟弟,但是你知道,我跟阿爸最尊重你了,我现在就是想你过来,把这件事给我摆平了,是你小弟不会做人啊,我总不能替你教他吧?这对你很不尊重啊。”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马上到。”
张辉立马说:“这才对啊,我准备好酒等你啊。”
我挂了电话,没搭理他,我悄悄地看着窗户外面。
外面人非常多,都是来玩石头的。
我深吸一口气,立马了房间,龚菲在门口等着我呢,她看到我出来,就问我:“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边境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我要过去一趟。”
龚菲立马说:“天都黑了,下次吧。”
我立马说:“我也想下次,但是人家不允许啊,我能怎么办啊?”
龚菲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我立马闭上眼睛,我现在的情绪有些紧绷,不知不觉就会发脾气。
痞子 神醫
我说:“是我的问题,你别生气。”
龚菲立马说:“孩子的问题,让你太紧张了,我能理解。”
龚菲说完就下楼去,我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很暴躁,妈的,有人想害我,让我心里没办法安静下来。
我直接下楼去,我看着吴千钰又在大口大口的喝水,我立马说:“你别喝了……”
吴千钰立马说:“你不用管我啊,我不喝孩子会有问题的,我不想我的孩子受到诅咒……”
我摇了摇头,心情十分烦躁,妈的,真是没有一件事顺心的。
陈雅媛立马说:“好了好了,阿峰,我们女人的事,我们女人最了解了,你别管了,你要出去是吗?”
我说:“出去办点事。”
我说完就走出去。
到了外面,我心里越想越不舒服,我也不敢就这么走了,我害怕。
我现在十分烦躁,我一个人,又没办法去查,我也不敢查,深怕对方发现了什么。
但是,我又不能放任不管。
我现在能信任谁?
我皱起了眉头,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人。
我立马走进黑暗的巷子里,朝着外面看了一眼,整个世界都是漆黑的,确定没有人之后,我立马拿出来手机。
“喂,独眼叔,是我,阿峰……”
独眼笑着说:“好久不见了,听说你现在也退出江湖了,有时间了,怎么不找大哥一起打牌呢?”
我笑着说:“我也想,但是敌人不允许。”
听到我的话,独眼立马就沉默了,他问我:“你从来不联系我。”
我说:“对。”
独眼这个人,很厉害,我跟他有过一次血雨腥风的经历,虽然他不说话,只有一只眼睛,但是,他是个杀手中的杀手,办事也非常的利落。
我能相信的人不多,独眼,是一个。
因为,他曾经为了啊姐,放我一条活路,所以,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这个世界上,我能无条件相信的人,只有啊姐。
独眼问我:“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说:“现在有一只鬼在暗中要害我,就在我身边,我现在没办法抽出来身对付他,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我起了疑心,所以,得有一个局外人帮我查到这个人是谁。”
独眼说:“交给我吧。”
我立马说:“还有我的家人。”
独眼说:“明白。”
电话挂了,我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悄悄的出去,直接到车库,开着之前我们一直开的别克车。
我一个人开着车,朝着小勐拉去。
黑暗的夜路,让我内心十分紧张,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这黑暗的道路上,杀出来一辆车,把我碾压死。
我能做的,就是小心。
幸而,这一路都很平安。
不过,我也十分佩服对方没有故技重施,如果,再一次有人开车来撞死我的话,那么,傻子也会知道,这肯定不是意外,就是蓄意谋杀,那时候,我肯定会起疑心。
所以,这个人很聪明。
车子到了小勐拉,我直接停在了东方大酒店,我下车之后,就看到门口站着很多人,有马帮的人,也有张辉的人,双方剑拔弩张的,感觉气氛很不好。
“大哥……少爷……”
双方的人都跟我打招呼,我挥挥手,我看着张辉跟三猫走过来,两个人都穿着西装,换了一身派头。
吴灰抱歉地说:“对不起大哥,这么晚了,还把你叫过来,是我没办好事……”
三猫立马说:“妈的,是他们要求太过分了,草,不给我们矿区自由进出的权利,还想要我们一半金矿的股份,是兄弟也不能这么算账吧?”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还没说话呢,就看着张辉走出来了。
他手里拎着酒瓶,看到我之后,就不爽地说:“你小弟很不懂规矩啊,告我状啊?”
两个人立马不舒服地看着张辉,我说:“道歉……”
两个人看了看我,虽然很不服气,但是还是低着头,跟张辉说:“对不起,辉哥……”
张辉立马哈哈笑着说:“这还差不多,兄弟,我们两个谈才对等嘛,你找个小弟来谈,算什么啊?他能做主吗?有我们的交情深吗?叽叽歪歪的,这也不肯让,那也不肯让的,咱们兄弟,过命地交情,有什么不能让的,是不是?走吧,喝酒去。”
他说着就搂着我进去。
但是我却推开他的手。
我说:“我戒酒了,有什么在外面说吧。”
张辉很不爽,他说:“你真没劲。”
我立马说:“有话就说,我很忙。”
张辉立马深吸一口气,他说:“阿爸为了更进一步,想要在内阁有一个席位,所以,想发展一下经济,现在你们金矿那么赚钱,阿爸想你分一点股份给他。”
我皱起了眉头,我试探性地问张辉一句:“如果,我不给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