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帝世無雙 雨暮浮屠-第兩千三百三十六章 特殊的晶石!閲讀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不是说夏渊和血池炎侯已经没有力气跑路了,而是因为到了这样的时刻,他们已经无法接续跑路了。
很简单,因为他们终于遇到了一群可怕的虚幻秩序生灵!
是的,都是无比可怕的虚幻秩序生灵,任何一尊都要比起血池炎侯更加强大了,如果要是血池炎侯极致疯狂的话,那么也许可以对抗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之中的一尊,但要是还想着有所暴露的话,那么或者血池炎侯不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之中任何一尊的对手!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此刻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数量,真的很多很多。
足足,上千尊!
上千尊啊…
这样的一些虚幻秩序生灵,如果要是血池炎侯单独遇到的时候,那么就算是血池炎侯如何疯狂,那么也是会感到绝望的,因为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抗。
而此刻,就算是有着夏渊在身边,血池炎侯面色同样也是难看到了极致。
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速度都是奇快无比的,起码比起血池炎侯来,更快一些!
血池炎侯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那么夏渊是完全可以跑掉的。
可现在…
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了,这七天时间之中,血池炎侯得到的好处是无法想象的。
说实话,在这样的地方呆的时间越长,收获就越大,而血池炎侯就越是不想离开。
但血池炎侯知道,自己的存在已经严重拖累了夏渊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那么也许夏渊到现在为之,基本上都不会浪费多少的力量吧。
正是因为需要照顾自己,所以夏渊遇到很多的虚幻秩序生灵时候,只能选择战斗。
只不过,之前的时候遇到的那些速度较快的虚幻秩序生灵,其实实力都是一般的,而且本身的数量也十分有限,最多不会超过百尊的时候,所以夏渊出手可以斩杀,而不会担心吸引更多的虚幻秩序生灵到来。
但是这一次…
血池炎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看向了夏渊。
“夏渊,这些日子里面多谢你了…”
听到这话,夏渊微微一愣,而后他知道血池炎侯要做什么了。
只是…
夏渊却没有阻止。
因为夏渊知道,这一次如果估计真的十分危险了。
因为这些虚幻秩序生灵要是针对血池炎侯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出手守护着血池炎侯,估计也会让对方受到重创的。
所以,如果要是血池炎侯离开的话,那么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毕竟,修炼的秘境在净莲天台之中还有很多,错过了这一次,只能说可惜,但是接下来在其他的那些秘境之中,还是可以得到提升的。
这一点夏渊清楚,血池炎侯也是清楚的。
不过,就是比较可惜罢了,要是比起生命安全来,其他的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虽然在这里陨落不是百分百必死的,可足足三成多的死亡率,还是足以让血池炎侯放弃冒险了。
这可不是之前的时候,这样的时候如果要是还选择拼命的话,那么血池炎侯就不是疯狂,而是疯子了…
血池炎侯轻轻一笑,下一刻直接沟通了自己本源之中那一丝的印记。
然后…

夏渊看着血池炎侯,而血池炎侯看着夏渊。
只是此刻的血池炎侯面色却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夏渊面色无比的淡然,不过在他的眼底深处还是出现了一丝无奈。
“是不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血池炎侯沉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是的,没有任何的结果,丝毫的结果都没有。
血池炎侯已经感受清楚了。
在这其中,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
这样的结果,让血池炎侯真的有些绝望了。
“这里,有限制…”
没反应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外面的那些大佬放弃了自己。
当然这种情况只是在血池炎侯脑海之中出现一下就消失了,因为血池炎侯知道那些大佬是不会放弃自己的!
就算是他们打算放弃自己,也不可能放弃夏渊的。
更别说,现在还是处于那秘煌之约即将开始的时刻,更加没有任何的可能放弃自己和夏渊了。
所以,只有第二种可能了,那就是此地无比的特殊,让所谓的沟通成为了笑话。
“果然如此啊!”
夏渊深深叹息,无尽的叹息。
果然,这种情况自己又遇上了。
只是,现在夏渊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是夏渊最担心遇到的情况,同样也是夏渊最为无奈的情况。
可夏渊,是真的没有丝毫的办法。
他,现在也只是一尊顶尖的妖孽而已啊…
“现在,怎么办啊!”
血池炎侯眼中闪过了一丝紧张的色彩。
虽然血池炎侯不怕死,甚至在很多时候是比起夏渊还要更加疯狂的存在。
但可惜,这不代表血池炎侯就是一个傻子,就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真的什么都不害怕的白痴啊!
能够不死的情况之下,谁又愿意死去呢?
“小心点吧。”
“我们,只能等到这秘境的力量耗尽了…”
这些秘境运转都是需要无数力量支持的,一旦等到这些力量好近的话,就算是夏渊他们不想出去也没有办法了。
况且,等到这里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之后,那么估计这所谓的封印屏蔽手段也不会存在了。
“至于说我们…”
夏渊认真无比的看着血池炎侯:“千万不要陨落!”
“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们要是陨落在这里的话,那么——”
“就会真的陨落了…”
什么三成!
天降大神:萌妻打包带走
不存在的!
夏渊有着一种预感,那就是如果自己和血池炎侯真的陨落在这里的话,那么就是真的陨落了,而且还是那种时空长河之中都找不到印记复活的陨落!
听到夏渊的话,血池炎侯面色狠狠一变。
这一点之上,血池炎侯还是相信夏渊的。
因为身为一尊少年至尊之中的顶尖存在,血池炎侯也是有着一种直觉存在的。
而此刻,他也是感觉到,这里似乎充满了一种惊世的大诡异和大恐怖!
要是自己真的在这里陨落的话…
那么夏渊说的,可能都是真的!
“先别想这些了,应付过眼前的危机在说吧!”
夏渊抬起头,看着那上千尊幽魂一般的虚幻秩序生灵,眼中出现了一丝冰冷的色彩。
而旁边的血池炎侯,则是没有在犹豫,直接将自己的那些顶尖装备全部穿戴上了。
这些装备,都是造化级别的装备!
不过却只是一些比较普通的造化装备。
毕竟,造化至宝的存在,就算是在王阶道统传承之中也是无比珍贵的。
如果是夏渊的话,还有希望得到一件或者两三件的造化至宝赐予,但换成是血池炎侯的话,那么没有太大可能。
不过,净莲天台还是为血池炎侯装备了一些造化装备。
是的,就是一些…
看着上上下下将自己完全武装起来的血池炎侯,夏渊也是有些期待自己的造化六件套成型之后,自己穿戴之上会是何等的强大了。
有着一件造化装备,哪怕只是造化灵宝的存在,那么血池炎侯的实力也是可以提升不少,甚至提升一个等级的。
而现在这足足五件造化装备的帮助之下,血池炎侯绝对可以提升一阶多的实力!
不要小看这一阶多的实力,于这样的时刻,这简直就是一种本质的蜕变!
一阶的实力,在那些虚幻无尽混沌之中,几乎就是等于一尊出道境和超脱境之间的差距,实际上是无比巨大的。
之前的时候,血池炎侯如果要是爆发出全部的威能来,也许最多只是可以对抗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之中的一尊而已。
但现在,提升了这足足一阶之后,血池炎侯的实力已经无比可怕,起码对付十几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对于正常的生灵而言,提升一个小阶,本身都是本质的蜕变了,而对于血池炎侯这样的顶尖少年至尊而言,这一个小阶,足以让他的战力十倍的提升上去!
如果要是血池炎侯真的完全爆发的话,那么就算是几十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估计血池炎侯也是可以对抗的。
“你无需出手,自保就是了…”
夏渊担心血池炎侯一时间冲动,直接杀上去。
是的,现在的血池炎侯是挺强大的了,但是如果要被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围杀针对的话,那么就算是血池炎侯可以在强大一个层次,那么也是枉然的。
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被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轻易的击杀。
到了这样的时候,夏渊也不需要顾忌血池炎侯的感受了,如果要是血池炎侯非得去找死的话,那么夏渊也不会拦着。
当然,如果血池炎侯要是听自己安排的话,那么夏渊是绝对不会放弃血池炎侯的。
夏渊看着血池炎侯,而血池炎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虽然血池炎侯疯狂,但血池炎侯不是疯子,不是白痴。
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子的事情,血池炎侯还是知道的…
就在夏渊和血池炎侯沟通交流结束的时刻,虚空之中地面之上,那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已经直接出手了。
恐怖的不详气息完全爆发,瞬间弥漫了周围的空间。
血池炎侯面色一变。
这不祥的气息实在有些太过浓郁了,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你就需要分出大部分的力量来抵挡这种力量的入侵才行。
不过…
血池炎侯也是有着底牌的。
当然这些底牌和之前的那些造化装备一般,都是净莲天台提前给他准备的好的。
不仅仅血池炎侯有,夏渊也有,不过夏渊不需要就是了。
一块透明的宝玉就这样出现在了血池炎侯的手中,而后被血池炎侯直接粉碎,刹那间无数的光明气息出现,瞬间在血池炎侯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罩子。
而这罩子出现的瞬间,已经将那些可怕的不详气息完全割裂了。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
时间一长,这罩子就会碎裂。
所以,是否可以坚持下去,不是看他血池炎侯可以坚持多久,而是看夏渊的了。
那边的夏渊,终于还是放开了。
这时候,不放开已经不行了,如果他还有所保留的话,那么夏渊知道血池炎侯是绝对无法支撑到自己将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斩杀的。
所以…
顷刻间,一道道恐怖的杀伐就这样出现,瞬间弥漫天地之中。
无数诡异不祥的气息直接伴随周围那无数的力量,被夏渊直接吞噬。
只是可惜,这些不详的气息虽然恐怖诡异,但对于夏渊却无法造成哪怕丝毫的影响。
在进入到夏渊身体的一瞬间,就被完全彻底的分解,直接成为虚无了。
这些诡异的不详气息,对于夏渊不会造成哪怕丝毫的影响,这就是夏渊的强大,也是夏渊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最大的优势所在。
而这一刻夏渊出手,一拳之下打爆苍穹!
这才是全力之下的夏渊!
是全力,但不是极致,这一点血池炎侯还是可以分的清楚的。
可就算只是全力下的夏渊,血池炎侯依然还是震颤了!
因为血池炎侯从未想过,夏渊的实力竟然逆天到了这样的程度!
是的,除了逆天两个字,血池炎侯已经想不到其他的了。
这样的夏渊,实在可怕的有些过分,而且还是过分到了极致了。
血池炎侯知道,之前的时候夏渊和他战斗,根本就是没有拿出一点真正的实力来啊!
而此刻,当面对这危机的时候,夏渊才算是真正意义上完全绽放了。
是的,真正意义上完全彻底的绽放了。
恍惚之中,漫天都是那种极致璀璨的可怕杀伐,在这虚无之间不断的晃动。
诸天星辰不断坠落,漫天都是黑暗的沉沦和光明的交织。
无数的雷劫闪动,那一道道可怕的飓风似乎将整个时空都要彻底的割裂。
而恍惚之中的一个瞬间,血池炎侯似乎看到无数的长河从时空之中出现,那是可以冰冻亿万的可怕长河,河水流淌之处,一切都被彻底的冰封!
红色的火焰不断的灼烧整个虚空,不断灼烧整个天地,那种璀璨震撼的画面,是血池炎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这,才是夏渊的实力啊!
是的,这才是夏渊真正的实力啊!
之前的时候,血池炎侯并没有想到那么多,但是此刻血池炎侯才意识到,当夏渊全力催动法师威能的时候,竟然会是如此的可怕!
当初夏渊动荡的禁忌法术,也只是几万。
而现在,却是足足几十万!
是的,几十万的禁忌法术!
这一点,已经超出了血池炎侯的想象极致了。
瞬间,这几十万的禁忌法术就这样降临了。
直接完全彻底的轰击在了这天地之中,出现在了那诸多幽魂虚幻秩序生灵的周围。
瞬间,虚无一切!
一道又一道的恐怖法术不断叠加,那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发出了一种诡异而锋利无比的尖叫,那声音响彻了整个苍穹。
血池炎侯在震颤,不仅仅是因为夏渊法术的可怕威能,同样也是因为这种嚎叫之中携带的那种对于灵魂的震颤!
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虽然不是最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和之前的那藤蔓万丈虚幻秩序生灵相比,有着巨大的差距。
但,依然还是无比的可怕恐怖了,依然还是让人足够灵魂的震颤了。
禁忌法术是强大,可如果说想要凭借禁忌法术,就将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彻底抹杀的话,还是不可能的。
当然,对于大部分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而言,这些毁灭已经是彻底性的了,但是这足足上千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之中,也是有着几尊实力无比强大的存在。
他们,明显比起周围的那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来,强大了不只是一个层次!
虽然,距离那万丈虚幻秩序生灵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可如果要是比起其他的一些虚幻秩序生灵来,这几尊可怕无比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明显已经强大太多了。
相当的可怕,相当的恐怖,所以夏渊在出手的一瞬间,在那些恐怖的禁忌法术完全爆发结束的一瞬间,已经直接出现在了那几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的身边了。
虽然这些禁忌法术,如此分散的情况之下想要斩杀那几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还是不可能的,但却已经足以给他们无尽重创了!
是的,就是重创!
顷刻间,这几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都是出现了无数虚幻,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溃一般。
而就在这一刻,夏渊出现,瞬间降临了。
一拳杀出,天崩地裂!
夏渊的眼中都是疯狂无比的色彩。
这强大的一拳之中,汇聚了那无上之力,瞬间绽放的力量甚至比肩夏渊极致时刻的威能了!
毫无疑问!
那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就算是在可怕,但是面对夏渊这样无敌至强的一击,还是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一拳之下,彻底的轰杀!
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完全没有其他的方式!
就这样,虚无了!
只是,当这一次轰杀之后,其他的那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已经反映过来。
一声嚎叫,不仅仅只是在震慑夏渊,似乎同样也是召唤其他的那些可怕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
然而十分可惜,之前的时候当这几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嚎叫的时刻,是可以让诸多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都是相应的。
但现在…
当发现没有任何幽魂虚幻秩序生灵相应的时刻,那几尊最为强大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看了过去,而后看到了…
之前,那是足足上千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何等的可怕强大!
就算是强大如夏渊的存在,都是会感到一丝棘手的。
可是现在…
仅仅只是过去了这样短短的时间,曾经那无数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剩余的数量甚至连十尊都不到了…
是的,只有十尊不到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了…
而这十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似乎也不好过。
就算是他们挡住了之前夏渊那足足几十万的禁忌法术,但其中充盈的那些禁忌之力,还是让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受到了重创。
那,毕竟是禁忌之力,是真正处于一切力量最巅峰的禁忌之力啊!
在这样的禁忌之力下,任何的一切存在,都不是对手!
现在已经不是那混沌的时代之中了,那个时代之中,也许存在了很多的无上之力,而这些无上之力都是超越了禁忌之力的存在。
任何一道无上之力的恐怖都是无法想象的。
禁忌之力在他们的面前自然不算什么。
可现在,不是曾经啊!
禁忌之力…
那就是代表的几乎力量的极致层次,是无敌的层次。
所以,当面对那可怕的禁忌之力时刻,这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完全不是对手,瞬间就被彻底完全的镇压了,而就算是没有被镇压,同样也是受到了重创,无尽的重创!
夏渊的眼中,带着一种淡然的色彩。
似乎眼前的一切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这,就是夏渊的强势之处。
而对面那几尊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如今的时刻已经似乎意识到,夏渊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了。
只是,这些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并非是之前那幻境之中,遇到的那些已经产生自我意志的虚幻秩序生灵。
他们——
应该说是它们,本身就不存在什么本源的意志。
恶通于天之诛杀 花哨鱼
所以,遇到危险之后,它们只是会更加的疯狂,而不是选择逃走的。
因此,此刻这剩余的几尊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都是疯狂的朝着夏渊冲杀而去!
如果这几尊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要是还处于自己最为巅峰的时刻之中,那么就算是夏渊,也未必可以在短暂时间之中拿他们怎么样。
但现在,不是!
要他们,绝对不是自己的巅峰时刻,甚至远远不是自己的巅峰时刻。
如今的这些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都是已经被夏渊的禁忌法术重创了。
所以…
就算是几尊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一起出手,瞬间来到了夏渊的面前,就算是此刻这几尊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气息力量,依然还是无尽恐怖,依然还是可怕到了极致的存在,然而当他们面对夏渊的时刻,依然还是如此的无力!
没错,就是无力!
完全,不是夏渊对手。
只是在接触的瞬间,竟然就这样被夏渊直接轻松的一拳粉碎了。
接下来,夏渊面对这几尊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时候,完全就是一场屠杀了。
这一次,夏渊可不敢在有任何的犹豫和保留,直接就是将自己最为强大可怕的力量完全绽放出来了。
因为夏渊此刻已经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时空之中出现的那种渐渐变得更加浓郁的绝望和深渊气息,那种恐怖的不祥气息了。
夏渊知道,不远之外,肯定有着其他的虚幻秩序生灵正在不断的靠近,而在这其中,甚至可能有着不弱于之前那万丈和藤蔓虚幻秩序生灵一般的无上虚幻秩序生灵!
所以,速战速决!
天地沉沦,黄昏降临。
这是一个何等可怕的世界,无尽璀璨的光芒不断在这时空之中狰狞闪现。
那种动荡的气息,让人无法描述无法形容。
似乎,只是一片黄昏的世界,可是当血池炎侯看到之后,却仿佛就是感受到了整个无尽混沌的黄昏降临!
这是,一念黄昏碎,曾经时刻夏渊也是用这样的一招,直接将血池炎侯镇压的。
他记得清清楚楚。
可就是因为记得清清楚楚,当此刻血池炎侯在一次感受到这一念黄昏碎的无上威能时刻,他才是无尽的震撼,才是感受到那种心底深处的恐惧啊!
没错,就是恐惧,无尽的恐惧!
除了恐惧之外,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已经想不到其他了。
这比起当初对抗他的,或者说当初夏渊碾压他的时候,强大了何止十倍百倍啊!
明明是暮色黄昏,代表了死亡和消失的色彩,但是此刻绽放的瞬间,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璀璨!
实在,太过震撼。
而后,消失了,寂灭了!
血池炎侯清楚看到,那几尊冲向夏渊的顶尖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完全的虚无,彻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可怕,可怕,无尽的可怕!
这,才是夏渊以修炼者身份发动的,那最为恐怖强大的盖世一击啊!
之前的法术,让血池炎侯见识到了夏渊的法师极致威能,而现在则是让血池炎侯知道了夏渊的修炼者极致威能。
这,就是夏渊…
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一切都结束了。
之前那可怕无比的诸多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已经被夏渊完全的粉碎了。
此刻的血池炎侯有些无语,他也没有想到夏渊竟然会如此的前强势,在短短的时间之中就发动了这样恐怖的力量。
如果要是早一点知道的话,那么也许他就不会这样疯狂,就不会这样直接使用那些点力量了…
“走!”
夏渊的声音在血池炎侯的耳边响起,而此刻的血池炎侯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只是,就在血池炎侯打算离开的瞬间,他的耳边却突然响起了夏渊的声音。
“咦,这是什么?”
血池炎侯没有来得及去看那是什么东西,因为就在这一刻他已经感受到了周围天地之中,那种浓郁无比的可怕不祥气息了。
虽然血池炎侯没有夏渊那么强大的元神之力,没有恐怖的神识存在。
但如此浓郁到极致的不祥之气,血池炎侯还是可以清楚感受到的!
血池炎侯面色一变,瞬间开始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笨蛋,这边!”
听到夏渊的声音,血池炎侯有些无语,瞬间改变了方向。
这不能怪他啊!
谁让他元神不行,只能认准一个方向飞行了。
之前的时候都是夏渊飞在最前方的,而这一次夏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竟然落后于他,这让血池炎侯有什么办法。
不过好在改道不算晚,跟在夏渊身后,他们的速度奇快无比,直接朝着一个方向飞快离去…
就在夏渊和血池炎侯离开不久之后,之前的战场之中,一头庞大无比的可怕妖兽,就这样出现了。
幽深的双瞳之中,闪烁着一种诡异无比的色彩,那只可怕的足足数千丈的妖兽,似乎在思考什么…

“夏渊,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这一次夏渊和血池炎侯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没有在离开之后就瞬间在遭受到什么可怕虚幻秩序生灵的袭击,起码现在的他们已经找到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
而这时候,血池炎侯和夏渊总算是缓口气了。
名门阔少是暖男 娘子十三仪
之前夏渊和那些幽魂虚幻秩序生灵一战,看似简单无比,只是短短的几个瞬间夏渊就将那诸多的幽魂虚幻秩序生灵彻底的镇压。
但实际上,那一战夏渊也是不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啊。
毕竟,瞬间几十万禁忌法术的出现,这已经算是夏渊的极限了,就算是夏渊处于最终极状态之中,也不会比起之前的时候来强大多少的。
听到血池炎侯的话,夏渊感受到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是这玩意…”
说话间,夏渊拿出了一块透明无比,充满了一种圣洁气的晶石!
而看到那晶石的一瞬间,血池炎侯瞬间呆滞了!
因为,此刻血池炎侯竟然从这透明圣洁的晶石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庞大力量!
那是本源之力,那是生命之力,那是一切力量交织而成的最为恐怖的一种本源的力量!
这一刻,血池炎侯恍然了!
这晶石,应该就是这里那种本源力量的凝结吧!
除了这一点,血池炎侯想不到其他了!
“没错,这晶石,应该就是那些哦本源之力的凝结!”
只是单纯在这里一天时间,他们得到的好处都是无法想象的。
七天时间过去了,夏渊在融道境界初阶的道路之上,甚至已经走了将近一半的道路,虽然剩余的道路更加的坎坷,但对于夏渊来说却已经看到了希望。
而血池炎侯,同样也是进步飞快。
除了这些之外,其他方面的提升,才是最为重要的。
因为这一处秘境,这秘境之中存在的那种力量,本身就是为了让他们提升其他而存在的。
反而是这境界的提升不算什么。
可就算是如此,他们的境界提升速度依然还是如此的可怕。
而且,最让夏渊和血池炎侯惊喜的,是随着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的对于那些本源的吞噬速度似乎就越快!
是的,就是这样的。
而且夏渊如今甚至已经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境界的提升了。
有着这样巨大的帮助,夏渊感觉自己现在距离成为那融道境界中阶的存在已经不远了。
而一旦要是让他成为融道中阶的存在,那么到时候他的实力将会更加的可怕恐怖!
可就算是如此,他们之前吞噬的所有本源加起来,似乎也是没有办法和面前这小小的一块晶石之中蕴含的本源相比!
差距,真的很大很大。
这一块小小晶石之中蕴含的本源存在,给夏渊的感觉,甚至比起自己在这里呆上二十天——
不,是一个月的时间效果都要好!
这,才是最为震撼的!
“我说夏渊,这东西,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就算是平时稳如老狗的血池炎侯,此刻也无法漠视这晶石的存在了。
夏渊微微沉默,眼中带着一种诡异无比的色彩。
“这是我刚才击杀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之后,掉落的!”
击杀虚幻秩序生灵之后掉落的?
血池炎侯猛然间看向了夏渊。
而夏渊只是点了点头。
“果然,任何的虚幻秩序生灵,都不是没有说没有存在意义价值的。”
“他们本身的存在,一定都是有着各自道理的!”
“虽然说,之前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却不代表不存在!”
“只能说,曾经斩杀的级别不够,或者说斩杀的太少了吧!”
是的,曾经时刻,那些净莲天台之中走出的盖世妖孽们,在这秘境之中也斩杀过一些的虚幻秩序生灵。
不过那些虚幻秩序生灵,数量还是很少很少的,而且级别都是不够的!
在连续几次弟子斩杀之后都没有得到好处的时刻,净莲天台似乎也认定斩杀这些虚幻秩序生灵没有任何的收获了。
本身这些虚幻秩序生灵都是无比可怕的存在。
斩杀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无法想象的。
而付出那样的代价,却无法得到任何的好处,这样谁还会去杀的啊!
因此…
斩杀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之后会得到这样晶石的事情,估计就成为了一个本来不应该算是秘密的了…
血池炎侯看着夏渊,眼中带着一种诡异的色彩。
“这样谁来,我们斩杀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似乎存在意义了?!”
意义?
是的,存在意义,而且还是天大的意义!
要知道,在这核心区域之中活上一个月时间,那是何等的艰难啊!
迄今为止,夏渊和血池炎侯在这里也不过就是短短的七天时间。
可是不过才七天时间,却已经让夏渊和血池炎侯都是狼狈不堪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带着血池炎侯的缘故,如果要是没有血池炎侯存在的话,那么夏渊七天时间之中还是可以保持一定形象的。
但,如果时间要是在长一点呢?!
夏渊自己也不敢保证了!
一个月时间啊!
在这里如果呆上一个月的时间,夏渊感觉自己应该差不对可以进阶了。
而一个月的时间,在这里一个月的时间,真的太过困难了。
但是如今,只要斩杀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之后,就有机会得到这样的晶石,那么…
那么,这意义就太大了!
“你先赶紧使用了吧!”
“争取尽快的突破进入到中阶融道境界之中!”
血池炎侯不是白痴,自然知道这玩意谁使用最好。
而且,这本身就是夏渊自己弄出来的。
所以血池炎侯是没有丝毫资格觊觎的。
这时候,夏渊也不会谦让什么的。
况且,正如血池炎侯所想的那样,这本身就是属于夏渊自己弄到的,是夏渊的战利品,和血池炎侯没有丝毫的关系。
在加上此刻的情况…
夏渊看了一下周围,显然还是有些担心的。
不过那边的血池炎侯却直接开口了。
“放心,我会警惕周围的。”
“只是短短时间的警惕,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是的,如果要是血池炎侯将自己的意志提升到极致的话,那么短时间之中血池炎侯还是可以监控周围一切的。
不过这样的时间不会长久就是了。
而夏渊的突破,肯定不会太长久的时间。
毕竟这又不是什么跨境,只是一些简单的小境界的突破而已!
想了一下,夏渊觉得也只有这样去做了。
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只有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那么才可以保证自己和血池炎侯的安全。
而提升实力最快的办法,无疑就是提升自己的境界了!
所以…
没有在犹豫什么,趁着现在周围那些不祥之气还不是多么的浓郁,夏渊瞬间已经吞噬了手中的晶石了。
而后,那一瞬间夏渊清楚的感受到无数的疯狂力量,瞬间在自己的心海之中,在自己的肉身之中,在自己的意志元神之中彻底的爆发了…

堪比一个月的时间,这是有点夸张了,不过只是这晶石之中蕴含的那些恐怖之力,已经相当于最少二十五天的时间。
而二十五天的积累,让夏渊的底蕴一下子变的更加的可怕。
他的境界,在不断的提升,瞬间已经提升到了一种极致。
只是,就在夏渊即将达到巅峰的时刻,这种力量却消失了。
夏渊知道,终究还是差了一点啊!
毕竟,自己的底蕴还是有些恐怖的过分。
如果晶石要是给血池炎侯使用的话,那么估摸着现在的血池炎侯早就已经是融道境中阶的存在了。
甚至,可能都要成为融道境中阶极限乃至高阶的层次了。
境界没有提升,虽然距离突破已经很近很近了,但只是这些力量,还是不够的。
而夏渊的实力提升了一些,不过却不是本质的改变,还是没有大到让夏渊足以轻松改变的层次之中。
夏渊知道,这些事情是着急不得的。
自己终究还是需要慢慢的恢复啊。
当然,这一次的吞噬,让夏渊最大的意外,不是这晶石之中蕴含的力量,而是这晶石本身,那种诡异!
没错,又是一种诡异。
那是一种被元神所劫那的诡异气息和力量。
只是最终这一丝诡异的力量想要进入到自己心海之中,取代自己力量的时候,却依然还是遭受到了自己本源心海无情的镇压了。
如果夏渊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但如今…
看着那金灿灿的金色本源之力,夏渊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容。
“似乎,这些顶尖的大佬,这些伟岸的存在,都是喜欢使用一个套路啊…”
经历过一次的夏渊,已经明白了。
不过,夏渊不曾说出来,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
只是…
“接下来得到的这些晶石,我会全部使用的…”
听到夏渊的话,血池炎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因为血池炎侯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得到这些晶石的,况且就算是自己得到了这些晶石,就算是让自己成为了融道极致的存在又能如何呢?!
王者一生
反正,自己的存在是无法改变战斗结果的。
让自己使用,那完全就是浪费了,最终不会对于他们的生存有多少的帮助。
夏渊看到血池炎侯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样子,本身不打算解释什么的他,最终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开口了。
“这些晶石之中,确实蕴含了无数可怕的极致之力。”
“可以让你的修炼速度提升许多,不过…”
“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如果是使用的话,那么你很容易——”
想了一下,夏渊觉得这已经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几乎,是必然会出现意外的!”
血池炎侯一愣,显然他不认为夏渊这是在骗他的,因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必要,不是夏渊还是给他解释了一下,显然这是在尊重他血池炎侯。
这一次,血池炎侯眼中闪过了一丝温暖的笑意:“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这四个字已经代表了一切,夏渊没有在说什么。
因为现在真的不是说这些的事情。
“对了,现在你如何了?”
其实这才是血池炎侯最关心的事情,因为夏渊如今的境界修为,直接决定了血池炎侯是否安全和安全的程度。
那边的夏渊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尚未突破。”
不仅仅是尚未突破,甚至连这融道境初阶的极致巅峰圆满境界都尚未踏足。
“虽然实力有所增加,但是增加的幅度并不是那么大!”
听到这话,血池炎侯也是有些沉默,因为知道夏渊的实力,其实就是直接决定了未来他们的安全程度。
不过…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毕竟,如果要是夏渊真的那么容易突破的话,那么也许提升之后带来的战力就不会如此的强大了。
所以…
这是好处,也是坏处。
“那么,就继续等待吧。”
“只要熬到你突破之后,说不定我们就安全了。”
这就是血池炎侯最深的想法。
除了这些之外,血池炎侯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苟,什么时候苟到夏渊的实力足够强大,苟到夏渊突破了,那么或者他们就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了。
“而且,这段时间之中,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寻找一些虚幻秩序生灵斩杀吧!”
血池炎侯看着夏渊,此刻已经变的认真起来。
是的,之前的时候不想面对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不想斩杀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也只是因为斩杀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付出的代价太大,反而是不会有任何的收获。
这付出和收益是完全不成正比的啊!
所以,血池炎侯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
但现在…
不同了,真的已经完全不一行了。
现在血池炎侯觉得,已经是时候适当的斩杀一些虚幻秩序生灵了。
毕竟,要是万一在出现一块这样的晶石,那么或者就足够了!
那好处,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血池炎侯相信,虽然之前的一块无法让夏渊突破,但如果要是可以在得到一块的话,那么夏渊是一定可以完成最终突破的!
是的,血池炎侯相信这一点。
夏渊看着血池炎侯,想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没错,现在已经不是之前了,他们已经有理由行动了!

虽然夏渊和血池炎侯商量的,都是寻找机会斩杀一些虚幻秩序生灵的,不过这机会还是不怎么多的。
而且,现在他们也不会贸然出手的。
之前夏渊吞噬那一块晶石,花费了小半天的时间,而这小半天的时间之中,也是让血池炎侯几乎有些精疲力竭了。
这时候血池炎侯才知道,之前夏渊坚持这样的状态足足七天时间,究竟是多么的辛苦啊!
当然,更加也体现出来了夏渊的变态!
这玩意要是换成其他存在的话,那么估计早就已经崩溃了。
就算是那些传说中法师的修炼圣地之中走出的无敌妖孽,估计也无法做到夏渊这样,坚持了足足七天时间,竟然还没有多少变化的程度吧…
夏渊和血池炎侯,又一次在这里苟了一段时间,而这一次则是足足两天时间!
虽然说夏渊和血池炎侯都是打算转换一下角色,从猎物变成猎人。
不过呢…
他们也不是那么着急的。
这玩意,能够休息一天就是一天,能够多恢复一分就是一分啊!
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还能够在找到这样的地方,让他们放松一下了…
两天之后,也就是夏渊他们进入到这秘境之中的第九天时间,夏渊终于睁开了双眼。
这一刻,夏渊的口中传出了一道声音:“准备!”
这一次,不再是跑了,而是准备!
听到这话,血池炎侯身体也是微微一震。
他之前和夏渊已经商量好了。
如果夏渊说的是跑,那么证明这一次的对手很难对抗,而如果要是准备的话,那么就代表夏渊已经准备出手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血池炎侯此刻也是无比的兴奋。
当然,血池炎侯也知道,夏渊对他说准备,是让血池炎侯准备好时刻逃走。
因为,一旦那些虚幻秩序生灵要是针对血池炎侯的话,那么夏渊也不敢保证一定可以保护血池炎侯安全的。
虽然说有些悲哀,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
夏渊看着远方,这一次终究还是没有逃走。
因为夏渊可以感受到,这一次出现的不祥气息虽然同样也是无比的可怕震撼,但是比起之前那万丈虚幻秩序生灵和藤蔓虚幻秩序生灵来,还是差了一些的。
没错是一些而不是一点。
要是一点的话,就算现在夏渊的实力已经提升了许多,可他也不会选择战斗的。
而差一些的话…
当然,这即将出现的虚幻秩序生灵,或者说虚幻秩序生灵们,整体而言比起之前的那上千尊幽魂虚幻秩序生灵来,还是要强大一些的。
不过,强大的程度也是有限的。
现在夏渊虽然尚未突破,可实力毕竟比起之前已经提升了不少,夏渊有信心,一定可以顺利斩杀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之后,追逃走的。
终于,出现了…
在那些不想气息出现没有多久之后,那尊虚幻秩序生灵就已经直接出现在了夏渊的面前。
不是一群,而是一尊!
夏渊看着这尊虚幻秩序生灵,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其实如果要是让夏渊去选择的话,夏渊还是比较喜欢数量多一点的虚幻秩序生灵。
这样的话,其实对付起来容易许多。
毕竟,夏渊的禁忌法术对方这些虚幻秩序生灵,还是无比强横的。
而这些单体强大的虚幻秩序生灵,其实才是最为麻烦的。
等待那虚幻秩序生灵降临的一瞬间,夏渊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就这样直接出手了!
而这一刻,一种恐怖的气息弥漫天地之中!
虚幻秩序生灵,眼中带着一种惊悚震颤的光芒。
显然它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在那尊虚幻秩序生灵眼中,夏渊只是一个蝼蚁,只是一个虫子!
可如今一只虫子自己降临之后,竟然不是甘心受死,而是想要反抗,甚至想要攻击自己!
这让那尊虚幻秩序生灵如何不愤怒呢!
所以瞬间,那尊虚幻秩序生灵直接展现出了惊天的气息来。
那巨大巴掌就这样从天而降,似乎想要将夏渊直接拍死的一般!
然而,这注定是徒劳的。
因为,就在那巴掌即将降落的一瞬间,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无比巨大的长矛!
死神之矛!
只是,顶尖的禁忌法术,是不管如何施展,始终只有一根的死神之矛!
不过夏渊的死神之矛和其他的那些盖世妖孽施展的死神之矛,却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很简单,因为夏渊的死神之矛,已经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了!
“杀!”
夏渊的眼中,出现一抹极致冰冷的色彩。
而这一刻那恐怖无比的死神之矛,携带无数的禁忌之力,就这样轰然间在那尊虚幻秩序生灵的面前彻底的爆发了…
一股恐怖的波动传遍整个天地。
瞬间那尊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被重创了!
这,就是虚幻秩序生灵和正常生灵的区别,如果要是正常生灵的话,那么夏渊觉得自己应该是难以成功的。
但是换成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那么就十分的轻松加容易了…



Recent Posts